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策花·长风醉花间 作者:刀and鞘

字体:[ ]

 
《剑三·策花·长风醉花间》作者:刀and鞘
 
简介: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你我追逐错过爱欲情仇华年看透。
回首相顾之际,不过回首一场风月事。
情爱之争,你我从未赢过。
 
CP策花
 
不知属性攻X未知属性受(傲血)X(花间)
 
讲述了两只阵营指挥成长相爱相杀的故事。
前排扫雷:
本文非全员BL,有BG情节,BG支线剧情
有姐弟恋等雷点小伙伴勿入
非双洁
理想主义完美主义的小伙伴可以不用看了
受掰弯攻,军爷是直男(暗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哥舒夜方墨岚 ┃ 配角:慕辰月曲明璎顾清羽沙利亚裴巧巧 ┃ 其它:基三系列第三部
==================
 
  ☆、前言
 
  方墨岚生的巧,他十四岁生辰那日正好是立春。
  那日他出师,于晴昼海中落星湖畔抚一曲风月。
  白衣青山,落雪飞花,无边风雅。
  同样是那天,红衣银甲的哥舒夜一箭乘龙,于闹市中刺杀前来求和的西突厥沙颉利部族首领鞑博。
  圣上震怒,令神策将刺客缉拿归案。
  哥舒夜纵使武艺高强也抵不过人多势众,重伤之时穷途末路,为不拖累天策府毅然跳崖。
  而这一跳,被出来觅食的羽墨雕阿墨给抓了回去。
  方墨岚正抚弦摇琴,忽的听见羽墨雕欢快的长鸣——
  ——应当是抓住猎物了吧?
  方墨岚抬头一看,自个养的羽墨雕抓着个人正在冲自个邀功。
  红衣银甲,一身血污。
  阿墨欢鸣一声,一个俯冲把人丢给了方墨岚。
  方墨岚差点没压死——
  回神定睛一看——
  这身银甲红衣,应该是天策府的人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上掉下个兵哥哥?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见
  ☆、序章
 
  这是哥舒夜在长安骆宾王墓躲的第三天。
  他抱着自己私盗库房弄来的火龙沥泉,窝在一棵枝叶茂密的树上大气都不敢喘。
  神策的军士就在树下搜寻,恨不得把地皮掀了。
  自他一箭射杀鞑博,朝廷便下令万金追杀刺客。
  突厥部落首领在天子眼前遇刺,这令朝廷颜面无存,更置圣上于无物。
  最令朝廷难堪的是,这个在朱雀大道公然行刺的刺客,竟然逃得连根毛都没抓着。
  旁人不知刺客是谁,而神策知道。
  那一支乘龙箭,箭头是精铁混了红铜,这工艺是蜀中唐门传与天策府,除唐门外,只有天策有。
  纵使天策不认,咬死了说这是唐门做的——可神策想扳倒天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这么好扳倒天策府的机会,谁会白白放弃?
  他们几乎把长安周围的地皮给掀了——愣是把哥舒夜揪了出来。
  哥舒夜手上拿的是封藏在天策府的火龙沥泉,若把他捉回去,天策便背上了欺君之罪。
  也许单这一条也许扳不倒天策——天策完全可以说他是个贼。
  可哥舒夜身上穿的是天策的铠甲,身上戴着是属于天策天杀营的铭牌。
  这可真是说不清了。
  哥舒夜一边轻手轻脚的给自己包扎着伤口,一边想着如何不拖天策府下水。
  若是自己一死还好,如今大仇得报,他亦无憾事。
  可他这些衣物,铭牌,武器该如何销毁?
  还有这把火龙沥泉——
  此枪虽凶戾,可也是□□至宝,锋锐难挡。若销毁太过可惜。
  哥舒夜思至此处,转念却想到若是此枪落入神策之手——
  后果难以想象。
  树下人声渐渐少了,估摸是神策军没找到人准备回长蛇谷营地。
  眼下已入夜,林中虫鸣狼啸。
  白天防神策,晚上防野兽。
  哥舒夜饿了三天,见着离树下不远有只负伤的狼。
  现下不可生火,可这狼肉狼血也是美味的很。
  哥舒夜无声的从树上滑下,一枪穿云刺向那只夹着尾巴的狼——
  火龙沥泉的枪尖在黑夜中带起一丝熔岩一般的反光,野狼被捅个对穿,然而哥舒夜却忙收枪回身,一挽战八方。
  一张从天而降的刀片精铁网被火龙沥泉划成碎片。
  “既然埋伏了这么久,何必躲藏。”
  哥舒夜收枪,出口声音早已听不出少年的干净清亮,已然是嘶哑。
  他已三日未进任何食物,包括水。
  四周缓缓亮起火把,神策军的统领挥手止住欲上前活捉哥舒夜的军士——
  “你们不是这小狼崽的对手,想去送死?”
  哥舒夜暗道不好,难不成真折在这群杂碎手上?
  “这把火龙沥泉倒是好枪,可惜现在的主人,却配不上。”
  那神策统领也不上前,反倒是对着狼狈的哥舒夜冷嘲热讽。
  哥舒夜后退一步,这队神策并不多,若是自己强力突围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们不敢贸然而上,也是因为第一天在银杏林自己一人屠灭两队神策而退。
  这次他们怕是去叫援兵了吧?
  哥舒夜暗暗捂住腹部的伤口,他不是全身而退,那两队神策送给他四处刀伤两处箭伤。
  若不是自己随身携带应急药物,只怕是那天就折在这帮杂碎手中。
  “我配不上,难道你配的上?”
  哥舒夜冷笑一声道:“我看这枪倒是十分厌弃你,连饮你的血也不愿!”
  那神策统领似乎被激怒了,上前正欲叫人捉了哥舒夜,却见一道血光飞溅而过——
  沧风逐月龙出海,龙牙出时天下红
  神策统领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枪穿喉 !
  哥舒夜疾突而出,窜入密林深处。
  他不敢恋战,那记绝杀的龙牙也撕裂了他腰上的伤口。
  身后火光冲天,神策竟放火烧山逼他出来。
  人声愈来愈近,哥舒夜一路奔逃。
  可这深林之中,四处起火,待他躲过一夜耐不住浓烟被迫出来时,已是天光大亮。
  密林之外神策早已守株待兔——
  见哥舒夜出来,全部都一拥而上。
  无论是杀了他,还是活捉,这可是头功!
  封侯拜相可就指望哥舒夜的人头!
  哥舒夜咬着牙,一个啸如虎冲了过去。
  他无论如何不能落入神策手中!
  神策忽的让出一条道——
  不是惧怕他,而是哥舒夜的前方,是万丈悬崖。
  哥舒夜重伤,饶是轻功绝伦的唐门弟子也难以翻越这悬崖深渊。
  现在不过是瓮中捉鳖。
  神策军士一步步靠近他,双眼充斥着极度兴奋的神色——
  哥舒夜就是头狼,如今不过是条重伤的狗。
  没了牙齿利爪的老虎也不过是只猫。
  哥舒夜咬牙回首,悬崖深渊云遮雾罩,不清楚究竟多深。
  只希望自己这一跳,倒能将自己摔的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只是可惜了这把火龙沥泉要给自己陪葬——
  思至此处,哥舒夜回身猛突,纵身一跃!
  神策军士愣了,竟不想哥舒夜这小狼崽刚烈至此!
  而在云海之下,一只羽墨雕长鸣飞掠而过,一爪子勾住了哥舒夜,飞向了另一方。
  那羽墨雕飞过之地,山壁有几有力飘逸的刻字——
  绝情谷。
 
  ☆、第 3 章
 
  立春之时,恰是林白轩之徒方墨岚出师之日。
  说起方墨岚,万花谷里倒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奇葩。
  师从画圣,却跟着裴元师兄学的一手精妙绝伦的医术:画艺一般,却得了画圣夫人琴圣苏雨鸾一手空谷天音真传。
  若不是万花一脉武学医武交融,醉心医道的方墨岚怕是绝不会修习花间游。
  那日立春,风清天朗 ,落星湖畔清风逐柳,积雪因为即将融化而显得格外莹润。
  说是万花谷内四季如春——但也分四季,冬天雪落花海,掩住一片繁花烂漫也是美如仙境。
  方墨岚今日出师,需得行谢师之礼。
  那日他换下万花谷的墨衣,仅着依稀白衫,抱着素音冰弦坐于落星湖畔。
  不多时,远处仙迹岩便传来泠泠乐声。
  每年立春,琴圣便会抚一新曲,仿佛是为了唤醒这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幽谷。
  方墨岚细细聆听这琴音,起弦而奏,和上了这曲。
  苏雨鸾的琴音空灵,仿若空谷幽兰般,缥缈又婉约。
  而方墨岚则稍沉重,仿若青山,绵延苍翠,转音却是灵动欢快,仿若高山流水。
  二者交融,甚至能以琴入画,空谷间那望不断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碧水幽幽。
  曲至高(咳咳)潮,那落星湖上的薄冰竟缓缓碎裂!
  阳光之下,碎冰折射出绚烂光晕,映得万花谷这青山碧水瑰丽烂漫;碎冰之声衬着这琴音仿若天音。
  此曲只的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此等境界不过如此。
  这也是方墨岚的谢师之礼——
  画圣正坐在琴圣身边绘一幅初春雪融图,听得和音不再言语。
  “这画可得重画了。”
  一曲终了,苏雨鸾回首问道:“夫君这是何意?”
  “墨岚这曲不就是谢师吗?我原意赠他一幅画,不曾想夫人已替我一曲相赠墨岚。”
  苏雨鸾闻言轻笑道:“这只是妾身谢的,怎能算夫君的?”
  林白轩笑道,“我自认这幅画配不上你们之间这曲空谷天音。”
  苏雨鸾抱琴上前,观画中青山风骨,花雪交融,饶是意境悠远。
  “夫君可是觉画中缺少三分灵气?”
  林白轩点头称道,此画如同无目之龙,精美绝伦不假,无奈无神韵。
  苏雨鸾沉吟半刻,轻声道:“夫君可否让妾身执笔修饰此画?”
  林白轩立刻让出位置,一边接过了苏雨鸾的琴。
  “夫人以为应当如何?”
  苏雨鸾但笑不语,挽袖拭砚,几笔勾勒出一位少年抚琴而奏。
  白衣青山,落雪飞花,饶是风雅无边。
  “妙!实在妙极!”
  林白轩执笔,一泓碧水流于画中,更衬得画中少年俊逸非凡。
  苏雨鸾笑道:“这下夫君不必重画了吧?”
  林白轩轻轻摇头,笑道:“这幅画等下次墨岚来便赠与他。”
  那厢画罢,方墨岚这厢曲毕。
  弹完琴该去给裴元师兄采药——
  正当方墨岚欲起身离开时,一声鸟鸣破云传来。
  “阿墨回来了?”
  方墨岚抬头,正想叫阿墨载着他去揽星潭采药,却见自己养的羽墨雕好像抓着什么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