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攻无门都是职业的错[娱乐圈] 作者:小猫砸

字体:[ ]

 
《反攻无门都是职业的错[娱乐圈]》作者:小猫砸
 
文案:
 
 孟毅第一次见徐昊义是在火车上,那一股飘香,一记眼神,嫌死他了
 
徐昊义第一次见孟毅就想那什么。【然而这并没有什么鸟用】  
 
小受身强体壮个子又高武力值超强,凭啥子是受受!要反抗要崛起!可是娱乐圈是个○啊,受命天注定。
 
然而,谁说经纪人艺人一家亲了,他们俩就天天撕逼,越撕越爽,爽到爆棚!
 
这是个直男被掰弯,受小白登巅峰的正经故事。
 
各位小天使的收藏评论会让作者更有动力,特此感谢小天使的收评O(∩_∩)O
 
<fieldset style="width:400px;border:#DC143C dotted 3px;"><legend> 防雷区,小心咩 ①本文逆cp,攻主大人小黄瓜不纯,但绝对1V1非虐文。
 
②本文职场精英(经济人)攻VS强壮炸毛(艺人)受。
 
③评论区可尽情吐槽,切勿人身攻击,考究党勿入。
 
④后文可能会有歌词出现,如果脑洞够大就是本人自编,如果不成就是搬来的。
 
内容标签:强强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毅,徐昊义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
 
 
==================
 
  ☆、初见(修文)
 
  开往A城的火车上,阳光明朗,仿佛有种穿透心扉的震慑力,那样强烈。
  靠近透明窗户旁的座位,孟毅戴着耳机:“好,妈,表弟那边我会照顾到,你也小心点身子。”
  “诶,妈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到了城里休息一晚再去你原叔介绍的地方,别累着,还有哪天带佳佳回来给爸妈瞧瞧,别老藏着掖着,跟个宝贝似的,还有还有……”
  孟毅毅失笑:“好了妈,别唠叨了,没事儿的话,我先挂了,拜。”
  “你这孩子,等等……”
  孟毅没听完就把电话挂了,他了解自个儿的妈,要是一直说下去能嗑一晚上。
  通信被截断后,耳机里传来一阵绵延的音乐,他撸撸身上的衣服,闭上眼昏睡过去,家离A城挺远,坐火车估计也要七八个小时,还不如痛痛快快睡一觉。
  透明窗外一幕幕熟悉而陌生的景象飞驰而过,看着眼花。
  这次来A城,不仅是为了原叔介绍的工作,还有带表弟孟简回去。算起来表弟有整整四年没回家了,他老爹老娘怪想他的就让他顺便带他回去。
  身边的座位空荡荡的,却有人宁愿站着累也不想坐到孟毅旁边,好像他会吃人似的,这也难怪,服过军役的人体格自然比普通人强健许多,古铜健康的肤色,刚毅的脸庞,还有遗漏在外的块状肌肉的手臂,旁的人见着,不惊恐才怪,哪还敢打扰人家睡觉。
  别说孟毅睡着的模样确实有几分迷人,普通寻常的五官搭衬起来尽显柔和分明。来来往往的姑娘就瞧着眼熟,她们为了看人家一眼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光这厕所就去了好几趟,可惜胆小竟没一个敢上前搭讪的。
  忽然,一道儒雅的声线骤起:“你好,请问这里有人么?”一男子在一众‘你是白痴么’的表情堆里,踱步到孟毅旁,见有位子空余,沉稳磁性的嗓音,说着顺手指了空下的位子。
  孟毅虽听着歌,但他听力好,自然听得见有人叫他,惺忪地睁开眼,侧头看了看那男子,挺帅的一个人,也很高:“没有,你坐吧。”说完,又闭起双目。
  男子坐下,卷起一浪风潮,扑面而来的一股古龙水味不禁让孟毅眉头皱起,他一直讨厌大老爷们儿喷这些鬼玩意儿,对他而言男人汗流浃背时,浑身散发出的阳刚之气才是最好闻的,当然狐臭除外,这种人要是在部队里活该被罚绕操场跑一整天。
  这味儿让孟毅对男子刚萌发的好感瞬间泯灭。
  男子标准的职场式微笑:“免贵姓徐,徐昊义,不知您贵姓?”
  “孟毅。”斜躺着,衣服盖好,连眼都不睁随意搭腔。
  任由氛围再尴尬,徐昊义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孟毅几眼,果真一副好身板,长相也不错,比起公司里那些个艺人好太多了,可惜,是个直的。
  随意的笑了笑,倒没像他一样睡死过去,默默的摆弄手机似乎看一些娱乐消息,车厢内很安静大都是去往远处的人,熬不过长路漫漫就都靠着硬座睡下了,时而打起呼噜,过了不久,又到了乘务员例行检查的时间,从一列车厢的头走到尾,一男一女,女人每到一排座位嘴里重复念叨一句话,男人什么事没做也不说话估计就是一护花的,没啥作用。
  “您好,请出示乘车票据。”轮着来也总算轮到孟毅这伙人,孟毅还没熟睡听见声音便也起身,从盖在身上的衣服口袋中掏出给她看,乘务员看过后回给他,又问身边的男人,“您的票呢?”
  徐昊义摸进口袋的手停了下,望着乘务小姐很恭敬的笑着,“请问能补票么,好像掉了。”乘务小姐被这一笑迷住了眼,身边一直不说话的男人倒是先放了话:“不行,车上没有票能补,请您下一站就下去。”
  他没搭男人的话,继续问女乘务:“一张票都没了么?”
  女乘务深深被他勾了魂去,又迷了眼。
  男人见身边人这样暗自不爽,“对,一张票都没了,马上就到站如果您不下去,我们就得架着您往外抛。”徐昊义还是没理,一直望着那女人。
  女乘务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狠狠地掐了把男人,男人一声鬼叫,吃痛,让孟毅没法睡觉,开着眼瞄了眼现在是什么场景。
  女乘务刚张嘴要说什么,两只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过来,架着张票,“这是他的票掉地上了。”
  徐昊义望着那张票微微愣了好一会,才转而微笑,这次好像明白了些东西的样子,“看我都不知道在地上找找,谢谢你了。”拿票递给女乘务,孟毅收回手暗想:你丫的就会装,别在打扰我睡觉。
  “诶好的。”女乘务接过票在本子上写了什么,弄完后同边上男人去了下列车厢,那男人一个劲叨咕说什么离那家伙远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列车还在运行,窗外景色飞逝,阳光也郁郁葱葱,徐昊义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那张票,“你哪来的票?两份?”
  徐昊义根本就没买票上车,本就打算好了先上车后补票才跟着女乘务耗了好一阵,他在外地办事由于时间紧急没订成高铁,刚好发现这趟火车能到就抱着也许能补票的心思上了车。
  孟毅闭上眼睛安然躺着,“不,是上个坐在我这个位子的人扔掉的票。”
  列车行驶时发出的响声不小,徐昊义听完他说的无奈扶额,叹息声略长,自己怎么就碰上个白痴?
  果不其然,没过几分钟,他们核实完乘客信息当即把徐昊义弄下车,当然还有孟毅也是。
  “喂!你有毛病啊,我有票你还把我弄下来,没票的是他!”说着边指向徐昊义。
  外面的风挺大,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刚才那个护花使者站在车上俯视孟毅的样子很嚣张,“帮凶!按照规定一起滚下去,窝藏逃犯同论罪,你没读过书啊!”
  列车准备开走,一道系统般的女声响起,孟毅被说的有点火大,他只不过是想好好睡个安稳觉而已,“你他妈说谁没读过书!喂!别走!有种的下来!”列车在系统声和嘶吼声中前行,也不知道护花使者听见他的满肚子怨气没有。
  徐昊义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撕逼炸毛的样子,莫名的觉得很好笑。
  “你笑个屁啊,要不是为了帮你,我至于被轰下来吗!”孟毅见他满脸笑意的模样,真想抽他消消气!然而这无济于事,他望着自己一大推的行李再看看徐昊义手上提着的小包,那团闷火噌噌噌往脑门蹿。
  “好了,消消气,”徐昊义手中多出两张票,其中一张递给他,“刚才买的票,拿着,车票钱就不用给了。”
  孟毅疑虑地接过车票,看着它有些走神,“你怎么知道我要去A城?”
  徐昊义拿着票似乎在找检票口,“你拿票给乘务的时候我看到的,”好像找到了,“在那儿,赶紧来,这张票时间很早马上就能走。”
  孟毅看了看票,别说还真是,带着满脑子疑惑提着一大堆行李跟着跑了过去。
  他是怎么买到票的?什么时候买的?太快了吧。
  的确,他们很快又上了另一趟列车,上车的时候孟毅才发现原来他和自己要去一个地儿。
  上车后徐昊义一直在看手机,那时知道肯定会被赶下去就在网上看了时间,刚好有一挡车能到就买了,后来在孟毅和那男人撕逼的时候领了票。
  孟毅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徐昊义一会儿后就睡了,他实在太困,为了去A城这几天都没合眼,因为兴奋地睡不着。
  他一觉睡到站,也奇怪,头一遭坐车睡的这么死,乘车的人基本走光了他才醒,旁边的座位也空了人。
  孟毅起身舒展下睡得僵硬的身子,浑身嘎巴一通乱响,忽然一张白色便签纸从衣服上滑落,弯腰拾起,隽秀不失罡风的字迹跃然于纸上:
  徐昊义手机号:xxxxxxxxxxx,很高兴接到您的电话。
  孟毅一声“哼”,白色便签纸揉成团,随手一扔,划过一个漂亮的曲线,“啪”,正中垃圾桶中心,虽说帮自己买了车票,可要不是他,他早到了,也不至于被人轰下来。
  随后,拿上行李,下车,找他的表弟,孟简。
  孟毅出火车还是白天,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出来就东张西望找寻表弟的身影,兴许是节假日的关系,今天返程的人较多,火车站到处是人,如潮涌,如山倒,似乎要把人挤瘪才甘心,亏得他身体很稳很健才没逐波逐浪的挤出去,悻悻地从众人头上望去,唯独找不到孟简的影子:“该死,人上哪儿去了!”从兜里掏出手机,指尖飞快按下几个键。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
  ‘滴——’孟毅忿忿地挂了。
  此时,手机上忽然收到条短信。
  ——哥,现在我有事,就不去接你了,你自己去原叔家吧。
  他妈的!原叔家在哪?人生地不熟的叫他上哪找去!
  今天是倒大霉了么,果然出门得看黄历。
  ……
  大概下午2点半,才到原叔家,来的路上还被司机绕了好大一个圈,就是贼钱的,下次别再遇上,否则把方向盘拆了!
  孟毅在A城没有房子,就只能暂住在原叔那儿,原叔是孟毅父亲一辈子的老友,也是战友,孟毅在A城的工作就是原叔帮忙找的,听说工薪待遇各方面都不错,他从心里实打实的感激原叔,要不是原叔,估计他一生都出不来。
  自己以前都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县城中,没见过什么世面,四年前听到表弟能外出闯荡的消息特羡慕加激动,而现今在大城市有了工作出来也是情理中事,父母也反对不得。
  把行李及一切事物整顿好,浑身上下跟蒸了桑拿没什么两样,又累又热,明明不是夏天。他瞅几眼原叔家的房子,不算大,三室一厅的样子,装潢风格也很符合老人家的口味,清静的很,年纪大了嘛,都想静静地享会福,安稳度过下半辈子。
  孟毅四处打量着,原叔端来茶水:“怎样?我这房子还成吧?”
  接过水杯,一口猛灌,当真是渴了:“成!当然成!我都还没谢原叔,帮我在北京城找着工作,这里的工作很难找吧?”
  “不算很难,来,把水杯给我,我再给你倒一杯去。”原叔讲的不差,呆这儿许久的老人,混的也算好,找个工作还不容易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