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杯雪同人)寒梦衍情长 作者:云舞寒江

字体:[ ]

 
《寒梦衍情长》作者:云舞寒江
 
文案:
 
 九幻虚弧,十梦浮生。
 
天涯初雪,杯酒难忘。
 
再多的剑气纵横,再多的豪情天纵笼罩在江南细雪之中也难免平添一份旖旎的风情。那细腻的景致下,被表面的浮华掩盖了苍凉。那从温柔的朦胧之中闪现出抹抹寒光,是多少情与义的交付,是多少名与利的争夺。
 
萧衍的刀梦浮生。梦到的是初雪。
 
骆寒的一剑风华。遥想的是天涯。
 
    1.本文古风同人,萧衍穿越,原创角色攻。
 
   2. 1v1,无副cp,
 
   3.《杯雪》同人。老样子,看没看原著不影响阅读。
 
   洛河系列,萧二哥的故事。
 
  cp: 萧衍*骆寒
 
附:
 
   韩陵《这不是重点》
 
   沈陌《陌上萧郎醉》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武侠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衍,骆寒 ┃ 配角:易敛,苏辞 ┃ 其它:洛河,主攻,杯雪
 
 
==================
 
  ☆、繁华落尽宋时归
 
  金陵自古多繁华。
  金陵古形胜,晚望思迢遥。
  白日余孤塔,青山见六朝。 
  燕迷花底巷,鸦散柳阴桥。
  城下秦淮水,平平自落潮。
  秦淮河上,桨声灯影,十里长河醉人愁。
  秣陵的春是冷寂的。初春的杨柳刚泛起新绿,水面镜子般地反衬着这城中犹不甘卸落的粉黛铅华。
  这个城市据说是有着一些王气的。“钟阜龙蟠、石头虎距”,那是三国时一代贤相诸葛亮的话。战国时,楚威王灭越国,也是觉得这里树木葱郁、山势峥崚、隐有王气,所以在狮子山之北埋金块以镇之,又于清凉山建城,取名金陵;其后,秦置郡县,呼为“秣陵”;东吴时称“建业”;至东晋时则称“建康”、“江宁”;唐一度呼为“白下”;到宋时则又名之为“昇州”。
  只是小小两个字的变化,压入《地理志》中还不足薄薄一页吧?但其间之歌哭交接,繁华相替,却怕是一千册一万卷也说不尽,道不完的。
  一叶扁舟在淮水上漂泊,青衫的少年坐在舟头,他只是盘膝而坐在那里,就自有一种豪放不羁的气度。偏生他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人,身上哪来许多豪杰也无法拥有的大气?
  少年的眉目却不同他的豪爽的气质,生得极为秀气,可以说是眉清目秀的,不过他的五官很是自然干净,没有半点脂粉气。
  这种长相和气质的反差出现在少年的身上,融合得却极是自然。
  坐在舟上,马上就要停靠岸边,少年眉眼一弯,脸颊上露出浅浅的酒窝。这么一笑,当真是眉眼如画,繁华独占。
  舟已停,
  俊秀的少年轻巧地纵身一跃,落地时,已在岸上。
  他回身对撑蒿的中年人笑道:“多谢钱叔相送。钱叔可知道这次急着把我叫回来是为了什么?”
  那中年男子哈哈笑道:“我这一路上一直在猜你什么时候问出来,没想到你到了岸上才问了出来。”
  “钱叔你还是痛快点,我素来是不耐这些的。”少年随意摇摇头,无奈道,“可别是什么麻烦事。”
  钱叔摆摆一只手,回答道:“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就是他们想不开,想让你去撑撑场面。”
  少年人微微皱眉,又很快舒展开来,却是叹了口气:“过眼云烟,何必眷恋。跌宕变迁,自古如此。”
  钱叔放声大笑:“你这小子,到真不像十五六岁的少年。寻常人你这个岁数,正该是气盛的时候,哪有你这样想得透彻?好一个浮生刀,好一个萧衍!”
  萧衍眉眼弯弯,他笑得爽朗。却没有接话。
  疏狂之色在他身上表现得很明显。可那疏狂,不似少年人的锐气,而是一种奇特的漂泊江湖的落拓。
  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名门大家的公子。实际上,他的出身,也确实有些来历。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有如此沧桑的经历才对。
  钱叔想不通,江船九姓的那些人也想不通。琢磨不透的东西,他们就保持沉默地观望着,萧衍这些年来过得如此轻松,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
  这些人又如何会知道,萧衍本就不真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他们都不知道,少年人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个来自几千年后的灵魂。
  现在是宋朝,萧衍很清楚。但他还是很想念遥远未来的洛河时代。
  自打人类进入洛河时代,资源越加不足。联邦实行精英政策,享有联邦精英资格的人才能拥有足够的资源。想获得联邦精英资格,至少有一个宇宙S级专业执照,以及A级或以上的格斗证书,A级战略指挥证书,四个或更多B级以上的非主专业证书。
  萧衍和几位好友是自小相处的交情。
  他们长大后就各自得到资格,组建了一个星际狩猎团,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是黎明星猎团依旧在几年后成为了联邦第一星猎团。
  在一次任务中他们遭遇了王级星海兽,萧衍只记得当时眼前一花,他就成了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来到了银河时代的宋朝。
  而且还不是宋朝最繁华的时代,却是它由盛转衰的时代。如果一个家国,一个民族总有由盛而衰的必然历程。那么,这时的宋王朝和它的子民心理只怕也正像一个微露疲态的三十余岁的女子。她已懂得了人生的倥偬,掠一掠鬃,该铅华粉黛上场时还是要上场。但洗妆之后,总有一股媚后的倦态。这倦也是一种美,却是世路经过、杀伐经过、仍不舍余温的一种依恋。是明知什么都抓它不住、一切美好终归疲倦后的异样的安然。
  看着歌舞升平,面上花团锦簇。这一切只是水中月,镜里花,骨子里已经开始腐烂。萧衍不喜欢这种感觉。他的性子若是穿越,只怕最适合的该是大唐盛世。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萧衍纵情而活,他不愿拥有势力,也不愿成为别的势力手中的武器。
  如此,肆意。
  萧衍慢慢走在街上,腰间挂着一把刀。少年身上的刀,刀鞘朴实无华。缠绕在刀鞘上的白布甚至有些破烂。但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刀鞘下封存的刀刃的凛冽锐利。这份凛冽,是刀的主人赋予它的。
  萧衍忽然停下了脚步。
  “你们真是……”
  萧衍看着前后左右把他包围的人,眉眼一凛,笑意尽散,竟然显出几分威严。
  这十几人俱是分属石、柴、王、谢的九姓中人。
  萧衍现在这个身份,也是出自江船一门。
  江船九姓萧姓一门。
  九姓中的萧姓原出于南朝萧梁王室,算是帝室之胄。
  江船九姓,分为刘、陈、萧、李、石、柴、王、谢、钱,各为十五支帝室之裔。要把他们来历一一数清楚话头儿可就长了,大抵归溯于南朝时的南齐、南梁、南宋、南陈与五代十国时的后汉、南汉、北汉、后唐、南唐、后晋、后周、闽、前蜀、后蜀与吴越。因为颇有重姓,所以九姓本为十五支帝王宗室的后裔。
  说起来,江船九姓虽然出身不同王室,但师门渊源却是一样的。他们祖上遇到的俱是一个名师,那就是曹魏后裔曹清。他是南朝时的一代高手。当日这个曹王孙可能因为自伤身世,尝于梁、陈家国破败之后,救其遗孤,收为弟子,教了他们些功夫,让其以船为家,浪迹江湖之上,以为不臣之人,这就是‘江船九姓’最早的由来。
  九姓一门自此以后,门中就有了条规矩:如身为门中高手,如遇某一王朝宗庙崩毁,社稷变迁,必须要设法救其一二遗孤,授以功夫,使其可以漂泊江湖,以承宗祧的。所以,这‘江船’一门虽然松散,还是颇有联系。虽不至于同气连枝,但也是绑在一起的。
  现在其中四姓族人这么公然围住萧家人的情况,还真是少见。
  “几位,有何贵干?”                        
作者有话要说:  当时想主角名字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决定下来后才想起来,萧衍这个名字和梁武帝重名了。主角的身份设定,应该避讳,不可能叫萧衍的。但是懒得改了。
求考证党放过这个问题吧……
 
  ☆、只闻君名不见君
 
  萧衍的眼神太过锐利,刀锋上凛冽秋水似的寒气逼人。有些秀气的五官露出威严压迫的感觉。分明该是个俊眉朗目的少年郎,可墨色的眼瞳里盛着的是种无端令人畏惧的清凛,仿佛一眼万年看破你的一切。他沉静地站在那里就给人以渊渟岳峙之感。
  “大家同属江船一门,自然是荣辱与共,同进同退。”有人先开口了,萧衍看了他一眼,石家的人。
  他没有搭话,依旧冷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第二句话。脸上却又有了笑意,酒窝浅浅。只是这笑容一点也不友善,坏坏的、戏谑的、淡漠的。
  萧衍的长相其实看上去像一个文弱的书生,过于秀气,又还在少年时期。但是他身上的气质是书生万万没有的,也不会有人傻傻把他当成书生看待。他身上疏狂不羁,尤其是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流露出痞气,连所谓的大家公子的气度都会被临时丢到一边去。反正那也不过是一种保护色。
  “滕王阁下,有人挑衅我江船九姓,你不去会会?”这一次说话的,萧衍瞥了一眼,是柴家人。
  这就是要撑的场面?看来问题还挺棘手,连他这个长年游离在边缘的闲人都找回来?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和江船九姓直接对上了。更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本事,逼得江船九姓如此地步。
  “我没功夫和你们磨叽。”
  萧衍终于开口了。萧家在九姓中向来比较低调,只除了萧衍的一位堂姐声名在外。萧衍很庆幸这一点,让他少了很多麻烦。但是他从不会委屈自己,低调和忍气吞声,那就不是一回事。
  “我回来,是外面玩累了,目前不想挪地方。”萧衍咂咂嘴,“我也饿了,得回去吃饭了。你们是好样的,不要挡道。”
  这那里还有和钱叔说话的乖巧有理的样子?
  “你们是好样的,不要挡道”还不如说“好狗不挡道”呢。不知道的,真以为是夸人呢。明知道他不是好话,还指责不了,别提多憋屈了。
  “萧衍!”这声音绝对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萧衍一看,这几个年轻人都憋着说不出话的样子。
  这就急了?也太没用了些……
  江船九姓里的老人,一个个老狐狸似的。年轻人却是没什么出挑人物。
  “恩。还有什么事啊?”萧衍瞅着这几个年轻人,意尽阑珊道。话语漫不经心,语调懒散,看样子明显已经不耐烦了。墨色的眸子清澈却凛冽。
  “事关江船九姓的颜面,身为九姓之人,你居然……”
  “哈?”没等人说完,萧衍扯扯嘴角,“江船九姓的颜面?那是什么?能当饭吃吗?我也正好饿着,能吃的话,我就勉强当晚餐了。”
  “你……”
  “算了,一看就知道不能吃。你们少拖拉了,不要……”萧衍一手握住了刀柄。
  所有人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刀未出鞘,那迫人的锐气就已经溢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