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原谅我男友放荡不羁爱BLACK化 作者:七月的哈士奇

字体:[ ]

 
 
文案
家里住进一个hentai就算了竟然被危险组织发卡了?!
好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主角就是酷炫主角就是喜欢刺激喜欢被追杀,不然那怎么算是主角的人生呢?
可是,这霸气侧漏的能力还有这奇妙的设定,转眼就到了异世界先别忙着动手求让主角适应一下环境好吗?
还有你这个痴汉你这次又想玩什么奇怪的PLAY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求问:我的男友是个变态还爱好奇怪我该怎么办?
小攻小受甜甜蜜蜜谈恋爱的故事。
原创CP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黑篮 网王 综漫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结城律,宫野哲凛 ┃ 配角:Z组织,奇迹众,冰帝众,尸鬼众,伏见猿比古,八田美咲 ┃ 其它:月城芽,09等等
 
 
  ☆、黑篮卷
 
  这个葬礼如同世界上所有寻常的葬礼一样,家人脸上挂着哀痛的表情,面色在满屋子白绫的映衬下苍白如鬼。
  宫野家独女因车祸去世了。
  僵硬的尸体平直的摆放在棺材中,化过妆的脸还残留着被挤压过的扭曲,她双手交叉在腹部,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踏入宫野家的大门的人都保持着沉默,像是所有到来的贵族都在上演一场无声黑白的默剧。
  结城律环顾四周,所有不同的面目表情却千篇一律的像是所有人都戴上了一个款式的木质面具,这令他感觉到非常不适。
  虚假。
  明明面具上露出来的双眼都快将贪婪化为实质。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并不适合小孩子,几乎所有大人都认为小孩子会给诵经超度带来困扰,结城爸爸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他被仆人带去了别屋,那里准备了玩具,适合小孩的零食,还有童话书籍,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小孩来说简直是天堂。
  结城律却偷偷溜了出去,他极有目的性的朝一个方向跑了过去,刚刚在庭院,他看见一个红眼睛的小孩在那边张望着,过了一会儿就往这边跑了。
  空荡荡的走廊里白绫随着寒风飘荡,越往深处走走廊外堆积的白雪反射的微光越亮,在尽头,他看见了一个小院子,上面挂了个立入禁止的木牌,结城律停下了脚步。
  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结城律踌躇不前,最后还是决定离开,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一道影子飞快地从后面袭了过来。
  “唔——”
  被偷袭不过一瞬间的事,结城律被按着跪倒在地,一只手掐在了喉咙上,他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或者说,你跟着我干什么?”
  他的语气像是化了的糖,粘稠的拉着甜蜜的糖丝,却丝毫不掩饰其中掺入的致命毒/药。
  他饱怀着恶意。
  他觉得结城律并不能做出什么有效的抵抗,绕到了结城律身前。
  那双暗红色的盛满恶意的眼睛,像是半干涸还处于固体与半固体之间的血液,刀锋一样凛冽的注视着他。
  结城律几乎立刻就摆出了妥协的姿态。
  他的做法并没有错。
  红眼睛的男孩无趣的打量了他两眼,掐在他脖子处威胁他生命的手也放开了。
  结城律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他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被男孩像是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转着圈仔仔细细看了几遍。
  “那你就当我的属下吧。”
  想象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出的结城律惊讶的张大了嘴。
  男孩露出了得逞的恶意笑容。
  他用他的表情明晃晃的告诉结城律,想摆脱我?你在做梦。
  结城律当机立断爬起来就跑。
  呼呼的风声传入他的耳朵,他用尽全力迈动双腿奔跑,即使是个小孩,爆发的力量也很是惊人,他一会儿就跑过了三个房门,他几乎快要看到了光明。
  然后他的帽子就被一只手扯住了。
  黑色发丝红色眼睛的男孩笑眯了双眼,他好整以暇的扯住他的帽子,看结城律徒劳的迈动双腿。
  结城律停止了这个看起来就很愚蠢,实际上更加愚蠢的举动。
  “你想干什么?”
  他无奈的回头问道。
  “当我属下。”
  男孩笑眯眯的说。
  “再跑,就掐死你哟。”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们支持任性的我修文,之前实在是有非常多的硬伤,这毕竟是我第一篇长篇,我想写出至少不要那么没逻辑的东西。回头一看在泪奔后果断决定修文,这篇文我修了至少三个版本,这是最终决定的版本,说实话修文比码文还辛苦,不过虽然没什么评论了但从收藏上我也知道小天使没有抛弃我【感动】,这篇七成新的文,希望你们喜欢。
感觉还可以就不要大意的戳收藏吧!【笑】
 
  ☆、黑篮卷
 
  结城律被逼无奈的应允了。
  ——回家之后谁还会记得呢。
  “我现在能走了吗?”
  “不行,要契约哟。”
  “契约?那就快点开始吧。”
  ——随便画几根线吗?
  结城律露出了然而无趣的表情。
  他的思想并不像他看上去那么年幼,他因为永远都无法持续的乐趣在这个年纪就学习了许多东西,他的专注和薄情初现端倪,契约,他也因为兴趣啃过一段时间的大部头,估计这个危险的小孩子知道的也只是随便画几根线的程度吧。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你未来的主人,宫野哲凛。”
  “等一下……主人……是怎么回事?”
  宫野哲凛压根不管他的反应,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呢?”
  “结城律。”结城律不情愿的回答。
  宫野哲凛似是完全不在意他的神色,微凉的手指下滑,解开了他的衣服,露出白花花的上半身,手指在皮肤上滑动,最后停留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左胸。
  他甚至感觉到了手指下那规律而朝气蓬勃的鼓动,那节奏让他有点着迷的轻轻戳了戳指下温热的皮肤。
  “要开始契约了哟~”
  结城律直愣愣的睁着眼睛看着他,这个发展,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他发现的为时已晚,宫野哲凛低头狠狠一口咬在他胸口心脏上的位置。
  这是他在漫画中看到的方法,他觉得很有道理,还问过妈妈,妈妈也应和了他的想法,早知道,应该和妈妈立个契约的,无论生老病死都会在一起,他就不会失去了。
  他讨厌失去,喜欢鲜活的东西还有鲜血的味道。
  宫野哲凛低头亲吻渗出血珠的牙印,那圈不规则的血痕中是一点粉红,他舔干净不断渗出的鲜血,把那粘稠的铁锈味卷进口腔,手上则给结城律拉上了衣服。
  “我唯一的仆人,从今以后请叫我主人或者大人,记住,我是你的神。”
  结城律那一瞬间以为,他一定是在做梦,不然就是掉进了异世界,这让他震惊到反应不过来。
  不然他为什么没有一巴掌打飞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呢。
  “真是抱歉,我不信神。”
  他最终懒懒的挑了挑眉,以一种挑衅的模样说出了这句话。
  他在挑衅他,而这可能导致下一秒被他夺取生命。
  其实想想也挺刺激的。
  后来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脸,扬长而去。
  雪花一样冰冷的温度残留在结城律的脸颊,他翘起嘴角,拍掉身上的灰尘,往与他截然相反的,聚集了一堆小孩的吵闹房间走去。
  两个不像小孩的小孩,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并且给彼此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不同的地方,结城律抿了口杯子里透彻的茶汤,笑得凉薄,宫野哲凛指尖落了一点白雪,他用指头慢慢的摩挲到指尖空无一物,笑得病态而肆意。
  正如结城律所想,回了家,就忘了。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不过,主人什么的,如果以后还记得,一定要把这个嚣张的家伙按在地上打一顿。
 
  ☆、黑篮卷
 
  八年后。
  八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重要的事情,更何况是扭转一个人的人生。
  已经拥有各种意义上强大力量的宫野哲凛突然觉得无聊,他将这种习惯了自己不喜欢生活的烦躁很好的掩饰在总是勾起笑的表情后,因为打心底的不愉快行事更加让人捉摸不透,而他面对着该处理的人,也绝不手软,在这个年龄性格强硬到骇人听闻。
  直到他突然做了个梦,梦里一个不像小孩的小孩挑着眉对他说:“真是抱歉,我不信神。”
  那种本来有些让人生气的神情摆在他那张精致的脸上就显得格外可爱。
  结城律,是吧。
  等着我,马上就来找你哦。
  宫野哲凛从未想过结城律已不是当年的小孩子结城律,他只知道,他现在找到好玩的东西了,大概能脱离这种无聊状态一段时间了。
  这大抵就是欲/望了吧,永远填不满的沟壑,没有会让他一直感兴趣到坚定不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宫野哲凛还没有尝试过让自己去贴近人,不过,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坏。
  结城律拿着一沓社团活动表困惑的皱起了眉头,脚下如有神助般的踩着滑板在没什么人的路上飞速滑行,享受着风刮过头皮的刺激感。
  这也是他最喜欢滑板不会感觉到腻烦的原因,刺激,新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带给你什么意外。
  一心盯着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各社团打酱油的时间表,结城律抬起头时才发现前面岔路口的小巷子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正低着头朝这边走,看样子是在玩手机。
  这里刚好是个陡坡,结城律还没达到能让滑板在下坡时拐弯或刹住的技术,他脚下试图让滑板减速,同时朝前面的那个仍低着头走路的人大声喊道。
  “前面的快让开!”
  那人充耳不闻,结城律又喊了几声他仍是无动于衷的朝他前方走,结城律只能转换了滑板方向,绕开了那人,却没想到下一刻呼呼的风声中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撞上了。
  “砰!!”
  身体撞在一起的沉闷声响后冲击力太大两人抱着滚了几圈才停下,要不是被地上的人抓住了腰,可能结城律已经在巷子的墙上砸出一个大字形了,社团申请表纷纷扬扬的飞在半空中,此刻一张悠悠落在了结城律头顶。
  “喂喂你没事吧!”不顾身上刺痛的擦伤,结城律抓住仍趴在他身上的男生检查起来,那张纸也被风吹走了,“胳膊好像骨折了,你先起来,我给你检查一下腿。”
  男生顺从的站起来,修长笔直的双腿结实有力,结城律来回摸了两遍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松了口气,还没问出心里疑惑的问题就见男生取下一只耳机,直直的看着他。
  好吧,结城律无奈的想,他根本没听见你的大声提醒,至于刚刚正好走在他滑板改了路线的前方估计只是因为他走路比较鬼畜吧。
  “你是学医的吗?结城君。”
  男生没受伤的左手把玩着细长的耳机线,发问的声音甚至因为压抑兴奋而有点颤抖,他打量着这个眉目精致的少年,心里似乎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
  结城律。
  律。
  真是有趣啊,他竟然感觉每根神经里都流窜着兴奋因子,而这种奇妙的感觉,都是面前这个少年带来的。
  “不是,不过我学过一点,走吧,我送你去医院。”等一下,刚刚是叫了结城君没错吧,声音好像很耳熟的样子,但是他不认识这张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