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 作者:醉舟一梦(上)

字体:[ ]

 
 
文案
 
本文是电视剧版《古剑奇谭》同人,主CP为苏恭,副CP越恭,不喜勿入。
 
因作者看完电视剧已经有数月了,所以情节记不太清楚,不保证故事性、逻辑性的完整统一。(就是作者脑洞开到哪里是哪里的意思)
 
某方式解煞气应该是一个烂大街的梗了,本文就是这么的烂俗。
 
以下为文章简介:
 
百里屠苏被焚寂煞气所折磨,每逢月圆之夜就会发作;欧阳少恭为夺焚寂剑取回自己的一半仙灵,勉强发动血涂之阵导致灵力受损,时时无法正常运行。一个偶然的夜晚,少侠煞气发作,他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解煞之后,就开始了一段不寻常的故事……
 
本人文案苦手,就这样了~
 
+++++++++++++++++++++++++++++++++++++++++++++++++++++++++++++++++++
 
原本随便开的一个脑洞居然写到了这么长自己也是没有想到。
本身设定大三角还没有这么大偏差的,写下来发现最通的一条线就是苏恭。
所以如果再不标明主CP和副CP恐怕会有误解,
主CP是苏恭,副CP是越恭,两对CP都会有非一般亲密接触,洁癖者慎入。
结局是苏恭HE,如果我有幸能写到结局的话。
谢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是你们的支持能让我写了目前为止最长的一篇小说XD~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游戏网游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欧阳少恭,陵越 ┃ 配角:紫胤真人,风晴雪,巽芳,方兰生 ┃ 其它:古剑奇谭
 
 
 
 
  ☆、凡事都有第一次(一)
 
  因一把上古凶剑焚寂,昔年百里屠苏的家乡乌蒙灵古惨遭大劫,族内生灵涂炭,母亲韩休宁在临死前将焚寂剑灵注入当时名为韩云溪的屠苏体内,保全了他年幼的性命。
  然而焚寂剑灵除困有天界琴仙太子长琴的一魂四魄外,还有千万冤灵魂魄所形成的凶残煞气,如今这煞气与仙灵一起,悉数进入了百里屠灵的体内,虽让他得以活命,可这滚滚来而阴煞之气带来的巨大折磨却让他凡人的身躯难以承受。
  幸亏“天墉城”的执剑长老紫胤真人用一身修为,暂时封印住了百里屠苏体内的煞气,让他安稳地长到成年。但是,焚寂毕竟是上古凶剑,其煞气的威力并非紫胤一力之力就可以消除,时隔数年,封印的力量在日渐消退,而煞气之势却日益增长。从十五岁起,每个月的月圆之夜,百里屠苏就要经受一次煞气的折磨。每回,百里屠苏都需寻一静处打坐调息,运行法诀来慢慢忍过煞气在体内流窜的煎熬。
  三年过去了,煞气发作得越来越厉害,也折磨得他越来越辛苦。幸亏每次都有师兄陵越为他护法,陵越是“天墉城”中的大弟子,年轻一辈中修为最高,有他的灵力作辅助,抗衡焚寂煞气时方才轻松许多。
  却说这一天,百里屠苏私自带新入门的弟子欧阳少恭下山祭奠其死去的恋人巽芳,恰逢鬼面人来“剑阁”盗剑,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在回来的路上被一群黑衣人围攻,引发了一场风波。虽然危急关头,俩人被陵越赶过来所救,可百里屠苏私自下山之事却让掌教真人十分恼火。他勒令百里屠苏去后山石洞面避三天,好好悔过反省。
  百里屠苏自知触犯门规,也不辩解,乖乖领命受罚。
  他躺在洞中的石床上,却觉得辗转难眠。一股熟悉的阴寒之气从丹田往上流窜,整个人开始慢慢变得躁动起来。
  他翻身下床,站在洞口仰望夜空,却见一轮圆月当空,清光流泻。
  难怪,原来又到了每个月煞气发作之时。
  百里屠苏回到床上,开始打坐调息。方才途中,陵越师兄转身又去追了那鬼面人,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这次对抗煞气,只能他一个人了,想必会困难很多,千万不能大意。
  是夜,月上中天。
  欧阳少恭偷偷从房间出来,往后山方向走去。
  关在后山的是百里屠苏,他这次偷偷溜出来,当然是为了探望百里屠苏。天墉城人多眼杂,他与百里屠苏不寻常的亲近,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他自然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可若是因此徒增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当然是能免则免。
  天墉城这么多师兄弟,作为新弟子的欧阳少恭对百里屠苏很是不同,刻意接近,处处示好。为此,不惜得罪资历较高的陵端等大弟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很不寻常。
  其实,欧阳少恭来天墉城的目标本来就是百里屠苏,他原本是上古仙人太子长琴,因触犯天条被贬,仙灵一时不察被人间铸剑师捕获,命魂四魄被生生抽离铸成凶剑焚寂,只留下残缺的二魂三魄在人间流连,靠着渡魂之术残喘至今。这千百年来,他历经人间苦难,无时无刻不受这魂魄分离之苦侵扰,此生最大执念就是寻回命魂四魄。
  而历经上千年渡魂之后,他的仙灵之力日渐薄弱,怕最多只能维持这一世寿命,若魂魄继续不全,他只能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间,成为一缕荒魂,因此,合体的想法也就越发迫切。
  十年前,他费尽心机布下血涂之阵毁去乌蒙灵谷,可不料最后关头焚寂仙灵竟被韩休宁注入了其子韩云溪体内,韩云溪和焚寂剑又被紫胤真人带走,害他精心布局成了一场空。那时,他不顾身体与魂魄融合未稳,勉强催动血涂之阵,于自身修为已是极大的损耗。当时既不能取回一半仙灵,他余下的灵力也几乎被消耗殆尽,别说去强夺韩云溪与焚寂,就连自保估计也困难。他只能暂时放下执念,寄居在青云坛,一边修炼一边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十年后,他踏上天墉城,一步步地按照心中计划实施图谋。
  一切都很顺利,他来的路上居然还碰到了幽都灵女风晴雪,风晴雪苦苦找寻当时见过几面的韩云溪,怕是对他有情。幽都的人也一直都试图拿回焚寂,是自己计划中的阻碍之一,既然现在遇见了风晴雪,又取得了她的信任,也算是一件好事,今后对他的计划肯定有不少帮助。
  跟风晴雪到现在还不能确定百里屠苏是不是韩云溪不同,他看到百里屠苏的第一眼,就知道对方是自己要找的人。毕竟,魂魄的吸引力,太强烈,又太玄妙,除他之外,根本不会有旁人!韩云溪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又被他师尊更名为百里屠苏,这对他来说,又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毕竟,当初他在乌蒙灵谷跟幼年的韩云溪可是有过一个照面,若他记得往事,难免会有一番猜想,到时候可会是个□□烦。
  或许是因为遭逢了人生巨变,百里屠苏与他当年见到的韩云溪相比,性格仿佛判若两人。脸上挂着万年寒冰,故意与人保持着距离,对一切事物好像都不关心,这偌大的天墉城,与他交好的,似乎只有大师兄陵越一人,还被旁人视作“怪物”。这种被人排斥、视为异类的处境,倒是与自己的经历颇有相似,他对自己这个“半身”不免又多了几分好感。
  可是,虽说屠苏表现看上去冰冷,可在他看来,在某一方面他与当年的韩云溪并没有相差太多。他不过小小施了一些苦肉计,用了一点小恩惠,这百里屠苏待他的态度已经全然不同。
  呵,不过是个渴望关爱的少年罢了,装得再无情,内心还是柔软无比。就像当年的韩云溪,初次见他,他不过和善地笑了笑,那孩子就对他莫名亲近。
  可惜,他们这一世注定要成为仇人!
  不过,毕竟那百里屠苏已经不比过去,不可能再如孩童那般好哄骗。感情的维系,还是要随时加深,不能断了自己与他之间的羁绊。唯有如此,才能利用他来真正达到自己的目标……
  他摸了摸藏在袖口中的丹药,这是他为了百里屠苏特意带来的。方才,百里屠苏为了保护他,又受了一些伤。虽然伤势不重,他在掌教真人面前也未提及,可作为他的“好友”,一个时时刻刻关心他的“欧阳大夫”,怎能放任不管呢?
  夜半送药,对于鲜有人关怀的百里屠苏来说,肯定又会在心里默默再记上一笔……
  从欧阳少恭的住所到后山,需要走上一大段的山路。
  夜间更深露重,山间阴风袭人,虽未到深秋,可却寒意逼人。欧阳少恭不由得打了一阵哆嗦,他出门时未披外套,此刻回过神来,已是晚了。
  即使如此,他也还是不愿借用灵力来温暖自己。
  因为对他来说,目前最宝贵的,就是身上残存的灵力。
  他难免又想起,勉强发动血涂之阵的严重后果,让自己这一世仅剩的仙力竟面临着失去的危机。虽然在青玉坛静修了十年,可之后凝聚起来的仙力远不如从前不说,且极度不稳定,有时候他甚至孱弱得就像一个普通人。他尝试了很多方法,却始终无解。
  所以他在天墉城,虽然大半时间都在故意示弱伪装自己,可也有一些时候,的确是力不从心。这是他目前计划最大的阻力,有时候想想也恼火,最大的弱点竟来自于自己。一念至此,就更恨韩休宁当日所为,若不是她横生枝节,他现在已经拿回了自己的半魂,何至于还要受这苦楚?
  欧阳少恭不自由加快了脚步,后山禁闭之地已近在眼前。
  千鬼嚎哭,万魔丛生。
  月圆当空,阴煞之力如这满月势力最为高涨,百里屠苏捏了一个清心诀来抵抗自己这自灵魂深处满溢上来的阴煞之气。
  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来自上古凶剑焚寂的煞气又哪里能够这般轻易抵挡?百里屠苏只觉得深身上下躁动难安,汗湿重衣,脑海被无数冤气怨气缠绕,无数个声音叫嚣着让他坠入地狱。
  为保灵台清明,他不断催动口诀,坚定意志,誓不被这煞气所侵扰。这样的抵挡极费心力,好像独力一人对战千军万马,他奋力砍杀、追击,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可这煞气层层不绝,一波又一波向他袭来,撕扯着他的心、他的神志、他的肉体。心底深处最无助、最痛苦、最黑暗的记忆统统被调动起来,几乎要将他吞噬。
  他紧咬牙关,苦苦支撑。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声音:
  “屠苏……”
  是谁?谁在叫我?
  心神一松,无所不在的冤煞之气瞬间占据他的脑海。他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作者有话要说:  情人节总要发点萌的东西,突然开的脑洞~~~困得要死也要发出来先~
 
  ☆、凡事总有第一次(二)
 
  欧阳少恭刚踏入这山洞便发现了不对。
  他来时发现洞里烛火发出昏暗的光,猜想百里屠苏应该尚未就寝,可自己脚步声重,按屠苏的修为,肯定有所察觉,可却丝毫反应,于是便试探着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洞里传出一声极低的,仿佛兽类的呜咽声。
  欧阳少恭心神一动,脚步已踏了进去。
  第一眼,就看到了百里屠苏,此刻,百里屠苏的状态好像很不对劲,只见他全身好像被笼罩在一层热气之中,表情狰狞,双目通红,眉间现出一道血般的红痕。
  这情况,难道是焚寂的煞气发作?
  百里屠苏曾告诉他,自已身带灾寂煞气,这自然是当初韩休宁把焚寂剑灵注入韩云溪体内时,煞气也随之就带到了他的身体里。
  虽说知道了此事,可百里屠苏煞气发作是何种情状,欧阳少恭倒还没有真正见过。
  “屠苏?屠苏师兄?你怎么了?”他一步步地靠近,观察着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愣愣地看着他,突然抱住头痛苦地一声长吟,好像在脑海里作着激烈的挣扎。片顷,他的眼中红光消退,恢复了一丝清明。
  百里屠苏见来人居然是欧阳少恭,正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不免一阵焦虑。自己神志好像已经快要失控,他为何会在此时出现?
  “你快走……不要在这里……”
  百里屠苏一边与体内的煞气对抗,一边挥手试图赶走欧阳少恭。焚寂煞气发作时,他会失去所有的意识,变得六亲不认,哪怕伤害了最亲的人也不知道。少恭他……是自己的朋友,千万不能因他受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