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 作者:醉舟一梦(下)

字体:[ ]

 
  ☆、月灵花
 
  青宣捉弄够了,玩笑也开够了,正了正神色道:“此次来,其实是想同你道别的。”
  百里屠苏一惊,连忙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青宣说道,他已经答应了襄铃,准备陪她一同去寻找父母亲的下落。襄铃提及,她的父亲极可能是青丘国中的一只狐狸。青宣很早以前便知,青丘国乃狐族聚集之所,可他孤身修炼惯了,一直不知何处去寻。现如今知晓或许能借此打听到青丘国下落,他自然要寻访一番。再者,襄铃待他也有朋友之谊,他愿意陪着她一同前去。
  百里屠苏不禁问,那方兰生呢!青宣无奈笑道,有襄铃里的地方当然离不了他。
  百里屠苏点点头道,若由你陪着他们,如沁姐也能放心一些。
  青宣道:“之前我一直在山上,苦心修炼,只盼有一日能得证仙缘,却不想竟陷入红尘纠葛之中,几百年的修为尽数化作乌有……这些日子里,我也曾茫迷无措,全然去了生存的方向,也不知今后,该往何路去走。现在想想,若我能回到孤族之中,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百里屠苏也不知该说什么,想了想道:“希望此次旅程,能令你达成所愿。”
  青宣说了一声多谢,顿了顿,又道:“我若能回来,也必将在月余之后,说实话,我着实有些担心你。”
  百里屠苏凝神看他,眼中带有不解之色。他见青宣欲言又止,忍不住道:“你我既然是朋友,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青宣所担心的,其实也不过是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之间的纠葛,之前他便发觉,百里屠苏常有忧色,自从知道百里屠苏心中挂念一人之后,他暗暗留了心。猜出百里屠苏喜欢的是欧阳少恭并不难,可他愈是观察这二人之间的情状,愈是为百里屠苏担忧。这欧阳少恭行事妥贴,待人接物无不恰如其份,令人心生好感,可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长久地放任这样的一种情况?
  昨日,他见欧阳少恭劝说方如沁,放下对他的情意,还说什么“情深不寿,执着是苦。”他虽不认识方如沁,但若论执着,谁又能比得过屠苏?如若欧阳少恭是真心为屠苏,怎么不同他说出对方如沁说的话?又何必一面跟妻子情深如许,一面又让屠苏苦苦等待……
  但青宣也知,如果屠苏能听进别人的劝说,也不会纠结至今,他想了想,轻描淡写道:“也不过是担心你太过儿女情长,让自己过得不痛快罢了。”
  百里屠苏眼神一黯,也不回话。
  青宣看了看他,又道:“这样不清不楚的也太难受了,你们凡人不过短短几十载的光阴,何不活得随心一些?屠苏,你若是真喜欢他,就不顾一切、用尽手段的把他抢过来,让他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哪里都去不了,谁都见不着。快快活活地陪你过完这辈子,不是很好么?”
  百里屠苏一愣,连忙摇头道:“我怎么能违背少恭的心愿,做出这种事情?”
  “你不是说,他也喜欢着你的么?”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敛了神色,正色道:“你不明白,人活着,是不可以全然循心而为的。少恭有他的责任,还有……”
  青宣笑了一下,打断百里屠苏:“又是一样的话。你们凡人总有那么多的规矩,那么多的责任,连你也是满口的大道理。既然你不愿意把他抢过来,那就把他忘了。不属于你的人,总是不会在你身边太长久,与其到时候被抛弃了再难过,还不如自己早日解脱。”
  百里屠苏有些失神,喃喃道:“想要解脱,又谈何容易?”
  临走之际,青宣终是按捺不住补充了一句道:“这世间并非你捧了真心,他人就会真心待你。若一个人真心喜欢你,绝不会舍得令你受半分委屈,受半点的苦。屠苏不妨回顾过往,好好想一想,自己这番真心相付,究竟值是不值?”
  百里屠苏不明白为何青宣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快,想也没想便反驳道:“我从未怀疑过,也不必怀疑。”
  青宣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不再多说。
  方兰生、襄铃和青宣离去后,红玉也召集众人商量了一下今后的打算。红玉道,自己下山也有一段时日,紫胤真人出关在即,她要前去守候;且如今肇临一事水落石出,她也好回去同掌教真人秉明情况,还屠苏一个清白。但她心中仍有不安,青玉坛雷严虽死,但他余党众多,青玉坛百年大教、实力非凡,若是作起乱来,恐怕周围百姓会不得安宁。
  她给陵越使了一个眼色,陵道立即接口道:“不如我先留下,尽快去一趟青玉坛,调查情况。”
  红玉点点头。其实之前她已找了陵越私下商谈,认为鬼面人一事尚有情况未能完全掌握,尤其是,打伤幽都婆婆的鬼面人,比千觞还要高强,但他并非雷严,青玉坛中一同到自闲山庄的长老一辈人物,她观察过,并没有一人有如此高深的武功。要么此人还隐匿在青玉坛之中,要么这个人,一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而时刻伪装自己……
  红玉话里的意思太过明显,陵越不可能听不出来。
  陵越知道,她仍是怀疑少恭,他虽不认为少恭会和雷严勾结,但每每一想起他在秦始皇陵中的失态,心里总有一道阴影挥之不去。欧阳少恭身上,的确隐藏了一些秘密……
  他心里面隐隐有了一些打算。
  欧阳少恭本就想提醒红玉离去,如今红玉自己主动提出,倒也省了他口舌。只是青玉坛这边……他余光瞥了一眼陵越,却正好和陵越的目光撞上。陵越像是被人看穿了心事一般,目光立即游离了开去。
  欧阳少恭心中冷哼一声。如果是他留在此地,倒也没什么要紧。
  他又看了一眼百里屠苏,见对方脸色虽略有苍白,可已不再是满脸病色,身体似乎也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奇怪,玉横复生一事,他明明当时欣喜若狂,现如今怎么半句不向他提及?
  一个时辰之后,欧阳少恭来到百里屠苏的房中,屠苏正在打坐,见欧阳少恭竟主动来找他,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他们叙了一会话,欧阳少恭见他桌上放了一个差不多喝干净的药碗,走了过去,拿在手中端详了一会,又凑近鼻尖闻了一闻。百里屠苏眼睛一眨不眨地睁着欧阳少恭,见他低垂着头,睫毛密而长,微微地颤动着,心尖也随着颤了一颤。他知道这在浓密睫毛的后面,掩映着的是如秋水般动人的眸子,望着他时,倒映着的全是他一人的身影,这般一想,心中孟然焦灼起来。他抿了抿唇,忽而想起早上青宣同他开的那个玩笑。
  青宣凑近他,媚惑他时,他除了惊讶,心中并无半点波澜。
  也是奇怪,这世上闪亮惑人的眼眸并非没有,可他怎么偏偏只对眼前这人才能动心动情?
  胡思乱想着,欧阳少恭已经抬起了头来,又伸出手来查看了一番他的脉象,蹙了下眉头道:“内伤几近痊愈,怎么还给你抓这么重的药?你修道之人的体质,强于寻常人数倍,剂量早应作调整……”欧阳少恭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懊恼道,“是了,是我这些日子太忙,没有及时替你调整药方。屠苏,我实在对你不住……”
  百里屠苏忙道:“少恭千万不要这样说。”这里日子里,他鲜少看到少恭,知道他在为巽芳受伤而忙碌,待在他们住的小院里几乎不露面。他不敢去打扰他们,可心中说不想念肯定是假的,要说不难过,也是假的。只是他已习惯了压抑自己,即使心里有再多的想法,也只是沉潜于心。
  但此刻被欧阳少恭举轻若重的那么一提,无限的情绪便漫生了开来,如春潮般决了堤破了岸。他握住欧阳少恭纤手的手指,紧紧相扣。
  说起巽芳的病情,欧阳少恭道:“已无大碍了。正是如此,我才特地来找你。”
  百里屠苏不解地看着欧阳少恭。
  “屠苏曾提过,想用玉横复生你娘亲和族人,你一这愿望,我一直都放在心中。这些日子我虽大半时间在照顾巽芳,可若得了空,便一直钻研古籍,终于找全了起死回生丹药的全部配方,我多次比对,已有七成的把握,相信这配方不会有误。”
  欧阳少恭此言一出,百里屠苏又是意外又是惊喜,更有许多的感动,他心道:少恭果然一直将我的事情放在心上,他对我的情义当真无可怀疑。
  百里屠苏难掩激动地说道:“那少恭接下来便可替我炼制丹药了么?”
  欧阳少恭摇了摇头道:“没有那么简单,尚缺几味名贵的草药。别的倒还好办,让千觞替我去别处采购即是,只有一味最重要的药草,需以它为引子,缺之不可。但采集起来,十分不易。”
  “是什么?”
  “月灵花。这种花千年开一回,唯有榣山之巅开一朵。”
  百里屠苏眼神坚定,毫不犹豫地说道:“那我即日便启程去榣山……”
  欧阳少恭止住百里屠苏道:“榣山是传说中的仙山,路途漫漫,极为难寻,更听说山顶险峻非常。我之前游历四方之时,曾听说在姚家镇一处渡口可以去往,不过那也只是传说……你一个人去,我有些不放心。不如过几日我与你一同前往……”
  欧阳少恭主动提出与百里屠苏一同去采药,百里屠苏心中自然开心。只是……他按捺住心情,平静道:“少恭,你还是留在这里照顾巽芳姐。外面路途遥远,你陪我奔波太辛苦。况且,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你已帮我太多,我不能再劳累你。”
  欧阳少恭瞬时沉了脸,不满道:“你我之间,还谈什么麻烦与劳累?难道你不知,在我心中,你的事便是我的事?”
  百里屠苏见少恭忽然生了气,不免有些慌乱;可听他话中意思,心中的喜悦又不由主地满溢了出来。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处传了过来:“苏苏……少恭,你也在这里?”
  
 
  ☆、风波起(一)
 
  风晴雪看到欧阳少恭出现在百里屠苏的房中,着实有一些惊讶,因为她也知道,这段日子以来少恭一心照顾巽芳,极少出来,更是几乎未曾与屠苏接触。她与大师兄每日照顾着屠苏,屠苏虽有询问过少恭的情况,但大师兄告诉他此事之后,他也就没有再提。
  她以为,他们之间,或许已经起了一些变化,但是看到此刻屠苏盯着少恭的眼神不免又恍惚了,心道:他们之间的事情,终究是我无法揣测的。这般一想,心中不免有些发闷。
  百里屠苏刚与欧阳少恭说到玉横复生一事,见风晴雪恰好过来,便也将此事说与她听了。他以为,以晴雪事事对他的支持,知晓此事,定也会替他高兴,不料,风晴雪听后却神色复杂。正自纳闷,听风晴雪边思索边道:“起生回生,是逆天改命之举,此事怎么能轻易为之呢?况且,生死有命,人一死魂就散了,又怎么能起死回生?”
  欧阳少恭从容道答:“之前,或许不可能,但现如今我们有玉横在手,自然可以一试。”
  风晴雪不解道:“人死了以后,灵会在大地上散尽,然后汇入天河之中,这是不可能逆转的。即使玉横有强大的力量,又如何改变这自然的规律呢?”
  欧阳少恭道:“玉横可以引灵,可以找回散去的魂魄,若是用炼制丹药,有死而复生之能我倒觉得十分顺理成章……况且这是龙渊残卷上的记载,上古卷宗想来不会作伪……”欧阳少恭见风晴雪仍是有话要说,又继续补充道:“当年我为复活巽芳四处追寻之时便明白了一个道理:凡人若想逆天而为,都不得不付出一番代价。我如是,屠苏亦如是。屠苏日夜想念娘亲和族人,我才有这一提议。此事的决定权,全在屠苏手中。要不要一试,端看屠苏自己的意思。”
  百里屠苏见他这么一说,连忙接口道:“如果真的能复活娘亲和族人,再难我都要试一试。”
  风晴雪见百里屠苏语气之句全是坚定,心知复活亲人的愿景对于屠苏来说着实充满了诱惑,自己再多说什么屠苏都不会听进去,当下把所有疑惑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