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陆小凤同人)惑月 作者:冻米糖

字体:[ ]

 
《惑月》作者:冻米糖
 
文案:
     双城的独立番外。
 
接在双城正文——卷五 离人谷之“分离”后,是另一个走向。
 
假设是,如果叶孤城离京后第二年按时赴京,那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要不是画风突变,它作正文结局也可以啊,糖微笑摇扇。
 
作为江湖话本的标题可以是——
 
《叶孤城行刺失手原因之我见》
 
《某朝实录-皇帝与叶孤城之卷-初遇对话实录及成因探究》
 
《独家揭秘——叶孤城收徒内`幕》
 
……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帝,叶孤城 ┃ 配角:很多, ┃ 其它:
 
 
==================
 
  ☆、月圆
 
  叶孤城坐在马车里,透过半掩的帘子望向窗外。
  一轮明月挂上树梢,银晃晃的月盘,清亮的月光。又将月圆……他微微敛眸,几分感慨。
  时光过得飞快,转眼到了春天。圻儿的信一封接一封,小孩子热切的期盼跃然纸上。他见着信不免失笑,圻儿是怕我不去京城么?
  朝廷第三次竞投后,与海务相关的纷繁事务又涌向了白云城……虽说白云城对相关事务已然轻车熟路,但船队一次比一次庞大,让全城上下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对。第三批船队出洋,一切顺利,朝廷照例嘉奖。在此之后,各路南洋商队接二连三作访白云城,白云城里更加热闹。他这个城主要应付的杂事也多了许多,自然。
  三月,他将城中事务托付给余总管后,起身赴京。他不想让圻儿失望,虽然一想到京城心里就生出几分说不出的滋味,但……他是大忙人,就算在那里待上一个月也未必能见到一面,无妨。上次就是如此,不是么?
  明月当空,月色如水。
  叶孤城的车马在联络点停下。
  “城主,客房均已安排好,城主可要用膳?”主事躬身上前。
  叶孤城望了眼月色,淡淡道:“路上用过了,不必。”
  叶孤城在院子里练了一回剑,银色月光在剑尖跳跃,冷华耀然。他心中倏然一动,信步跃起,在一重重房檐屋脊间飞掠而过。清冷的风划过耳边,呼呼作响,他突然觉得像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时他剑法初成,最喜欢在月下舞剑,在深夜的白云城上御风而行……这些让他的心情舒畅而宁静,最为平淡纯粹的一段时光……
  伯父逝去,继任城主的,是自己,在大多数人包括自己的意料之外。
  而欠南王府的旧债……南王的耐心很好,也很会选时机。
  于是,有了决战紫禁之巅。
  他原以为可以在紫禁之巅终结这一切,但他遇到了他。那个眼神清澈,笑意耀眼的年轻人……
  他微微勾了下嘴角……朝廷……海务前所未有的繁荣……他……很守信,对白云城的信任也从未动摇过,只是……
  他脚下不停,心思却已飘向很远的地方。
  突然,他的眼角扫到一处房檐,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他轻落到地面。
  一座道观,几分破旧。殿前灯烛架子上散落着几点烛印,看上去香火不算旺盛……有些奇怪。
  此地正在京城繁华的永乐坊附近。皇帝有笃信道家的传言,达官贵人闻之纷纷效仿,在繁华之地出现道观并不奇怪。但……这个道观……地处繁华却像隐匿于世般清净……叶孤城略皱眉,沉吟了下,往大殿方向走去。
  正殿供奉着三清四帝……偏殿是纯阳祖师等民间推崇的八仙……应该有的都在,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叶孤城脚步不停,往殿后而去。简陋的厢房,隐隐的灯光,几处人影投在窗棂上。也很平常。
  只是个香火不盛的道观,但……叶孤城顿了顿,为何心中涌起一种难得的异样?
  叶孤城的脚步极轻,道观里的人都已准备歇息,自然无人察觉。
  他穿过道士们的厢房,来到后院。后院里寂然一片。一棵参天大树格外醒目。树旁月光下一物莹莹生辉。
  他不由走了过去。
  斜支在基座上的汉白玉圆石台,面上镂刻着精细的轨迹。
  月晷。
  叶孤城凝视着月晷上的月光投影。
  真巧,时辰已近子时,那么就是说……
  “月相盈亏不定,满月之时,月晷上的时辰才是准确的。”一个含笑的声音突兀加入。
  叶孤城一惊,极快地侧身。
  一个胖和尚站在树下,悠然的笑脸。
  叶孤城微拧眉,刚才的确有些出神,但此人大大方方地现身,自己居然毫无察觉,此人的功夫……
  他凝神打量着眼前的和尚,不动声色:“何人在此?”
  和尚仍然笑嘻嘻的:“无名小卒路过而已。大半夜的,镇南王居然也在这里,好兴致。”
  叶孤城冷然道:“和尚路过这里似乎更稀奇些。”他心中暗自绷了下弦。此人长相平常,游方行脚僧的模样,但一眼看不出深浅,于他而言很少见。
  和尚望向中天的明月,叹息了一声:“和尚只想亲眼见一见,果然,惑月……天地间有多少世人不能领会的玄妙呢?”
  叶孤城盯着他,冷然不语。
  和尚慢悠悠地走上前,指着月晷上的影迹,自语:“嗯,快到了……”
  和尚的周身有一股天然平稳的气息,温和而深不可测。他看到叶孤城眼中的疑色,轻轻摇头,又叹息道:“王爷您看,这个月晷有什么特别么?”
  叶孤城瞥了他一眼。此人看上去没有恶意,但半夜三更卖什么关子?
  和尚一点都不介意自言自语,弯下腰,轻抚着月晷的一角:“是这里。一般的月晷不会这么精巧。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纹路,世间罕有,您说是不是,王爷?”
  叶孤城循着他的指向一看,心中一惊。月晷角落的纹样被日晒雨淋,磨平了大半并不显眼。但这个纹样,他却再熟悉不过,这是——他的眼里精光大盛,直直向和尚刺去。
  和尚笑得坦然,像没看到他眼里夺目的光:“……嗯,算是多年前吧,我偶然得知……这种纹样一般人只会当作云纹,但这其实是月纹……对么?王爷?”
  叶孤城一恍神,被蛊惑般伸手掏出怀里的一件事物。一枚寸长的白玉,月色下玉石中的纹理折出细微的光,荧然不定,好像在里头流动似的。叶孤城微微皱眉,不对,这块玉石何时有了这样的光辉?
  他抬头盯着和尚:“你如何知道……”这是月纹?
  和尚凝视着月晷,低声道:“……啊,到了。现在正是十五,满月时分。”
  他抬起头来,看着叶孤城:“已是惑月之夜,王爷。”
  叶孤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映在白玉上的月光大盛,瞬间将他整个人笼了起来。他皱眉,全身像被轻柔的月光缚住似的,无法动弹。和尚还是微微笑着,几分意料之中的神情。你究竟是……他正要喝问就被腾起的白色耀光完全遮住了视线……
  永乐坊。
  暖光流溢,精巧别致的灯笼一眼望不到头。人很多,摩肩接踵。
  突然,人群里一个锦衣男子凭空飞起,越过人墙,撞到街角的牌楼上,顿时昏了过去。
  人们不由惊呼,放眼望向出事之地。人潮涌动,看不出任何肇事者的影子。这是……怎么回事?
  人们瞅了半天看不出真凶所在,不由都回转目光,投向锦衣男子,议论纷纷:
  “诶,你说,这位爷是咋回事?”
  “得罪人了呗。这个,不是麻子胡同的蒋二爷嘛。嘿嘿,他那好色风流的德行,也有吃瘪的一天哪……”
  “他得罪的人来头不小吧。瞧瞧,都看不出是谁干的……”
  “可不是……”
  角落里,有人嬉笑:“小四,你看那小爷的功夫咋样?”
  有人懒洋洋地:“不错。够狠。”
  “身手利索,轻功了得,甩人脱身一气呵成。”似有所指的语气。
  “哼。”
  “小四,你可别不信,他的轻功好过你。”
  “哼。”
  “也没啥。小四你还小那,不过师父说依你的天资往后一定是……诶,你……”话没完,一个身影已经窜了出去,半空里留了一句:“谁好,我这就让你看看。”
  还有一句:“知道你嫌我懒,师兄。”呆坐半晌,松松筋骨也好。
  白衣少年飞跃在房檐屋脊间,片刻后缓下脚步轻轻落在一处背街小巷里。
  他的眸色如冰,神情冷然,袖着双手往前走。
  突然小巷里刮起了一阵莫名的狂风。顺着风一团粉腻的细尘迎面而来。他本能地往侧边一闪,只觉得腰上被人轻撞了下,然后黑影一掠。有人长笑而过。
  他抬手摸向怀里,眼眸顿时极冷,蹦出两个字:“该死。”提气飞纵,直追那个黑影而去。
  黑影的轻功了得,在街巷房檐间闪转腾挪,敏捷利落。他的眸色愈冷,愈加发力急追。
  黑影一连使出好几个解数也无法摆脱他,但他亦不能将距离再拉近一分。
  一个有趣的飞贼。他的嘴角微微一勾。
  飞贼似乎不想走远,带着他在永乐坊一带兜圈子。不知不觉,夜已深沉。坊间的灯火渐渐黯淡下去。飞贼转了一圈又一圈,气息终于带上了几分杂乱,看到坊间灯火一黯,怪叫一声:“啊,这么迟了。”他陡然停步,将手上的东西往后一掷,大叫:“不玩了不玩了,还你。”说着咬牙急纵,脚尖轻点墙垣,滑身往小巷的阴影里遁去。
  少年见他掷出一物,月色下闪过锦色的光,便不再与他纠缠,直追此物而去。
  锦色急急下落,少年拼尽全力却只在它落地前抓住了一个角。他皱起眉看着手心。一个五彩锦丝密密缝成的荷包,上面绣着连续的云纹,袋绦扯松了所以里面的东西漏了几样出来,落在地上噗噗作响。
  少年没顾上掉出来的几个小银锞子和金豆,弯腰拾起掉在青苔上的一枚一寸来长的小东西,轻轻抹去上面的一点青泥。一枚小小的白玉,玉色里现出几缕纹样。少年摩挲了几下,隐隐露出些心疼的模样。放在夹层里还是掉了出来,该死的飞贼。少年心里暗骂。
  如水的月光洒在少年身上,也洒在少年手中的白玉上。
  少年手握着白玉有点出神,没有发觉盈盈月光凝聚在白玉上,莹润的光华里纹样隐隐流动。
  一阵风掠过少年的耳鬓。正月里,风凉入骨。少年回过神来打量四周。偌大的院落,不见人气;青石阶的石缝里满是杂草,荒凉而破败。
  突然,他的目光落到不远处,一丝诧异现在脸上。他走了过去。
  一个斜支在基座上的汉白玉圆石台安静地卧在草丛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