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 明唐]殊途同归路 作者:丁楠汤圆君

字体:[ ]

 
 
 
书名:[剑三 明唐]殊途同归路
作者:丁楠汤圆君
 
在洛阳城外,他们相遇了。
在西域大漠,他们分离了。
在枫华谷中,他们……
这是个脑洞文,脑洞源于自己乱写的歌词,可能会很狗血,但是我写的很爽啊咩哈哈哈【滚犊子_(:з」∠)_
给大家扫雷:有囚禁play,有肉掉落,可能有时间bug,一定是HE
大纲已拟好,绝对不坑,更新时间不定
每一条评论每一个收藏都是我码字的巨大动力QAQ跪谢各位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弥升,唐翎 ┃ 配角:卡卢比,陆琪 ┃ 其它:剑网三,明唐,相杀相爱
 
 
 
☆、序
 
?  仲秋·枫华谷。
  传说的血染枫华已初现当年模样,红枫遮天蔽日落英而下,悠长小径积满枯叶,足尖轻踏便吱呀作响。有些年岁的人们定当不会忘记那年枫华谷一役,不会忘记那年丐帮唐门与明教子弟的屠戮厮杀。
  “此处还是这般模样呐。”枫林深处忽然传出低沉动听的男声。说完,那人轻笑一声,带着些感慨惆怅。
  “可如今已物是人非。”另一个声音更加清冷,音调毫无波澜,轻轻说道。
  脚步声愈来愈近,循声望去,小径尽头两名高大男子缓步而来。一人白袍白帽,一人黑衣蓝冠,衣袂纷飞,步履生风,气宇非凡。?
 
☆、一 初见
 
?  洛阳城外茶馆里人来人往,紫衣罗裙的老板娘穿梭于各桌间端茶送水。
  人声鼎沸中,角落的那位客人很是古怪显眼,独自一人自斟自饮,看似悠闲却又不与他人聊天说话。
  看衣装,那人浑身暗器飞镖银光闪亮,蓝黑皮衣包裹出完美腰线,马尾用缀着银饰的发带高束着,老板娘不消细细打量便猜出了那人是唐门弟子。
  不错,这人便是唐家堡大师兄唐翎,一套天罗诡道心法修习得出神入化。此番千里来到中原,是为开阔眼界涨些阅历,与各位江湖侠士切磋切磋武艺。
  唐堡主使他出蜀时,话说得晦涩难懂,只道是他学有所成破了瓶颈才可回来。
  他已在此处坐了半个时辰,周遭清冷的气场让旁人都自动让开了几个空位。在喧闹漫谈中他却坐出了几分独坐幽篁的冷寂。其实他并不想像个雕塑似的在这扰人生意,只是方才他眼见一簇白影飞身遁入了洛阳城门,看轻功身手,乃是上乘。何方神圣须如此尴尬入城,放着大开的城门不走非要飞檐走壁?那人定当不是正道中人,看轻功步法飘乎莫测也不似中原武功,莫非是突厥吐蕃?他这般入城又是为何?
  唐翎难得的兴致,竟被一道神秘白影勾了出来,莫名想试试那人身手。
  又是两柱香的时间了,晌午已过,太阳往西山缓缓坠去。
  唐翎已有些不耐,起身结账。
  收好找回的铜钱,随意抬眸望向城门的方向,唐翎竟惊得心中一凛。
  是那人!他竟弯腰弓背,正以一种奇异而又疾速的步调从大门出城!他背负双刃,弯刀溯彩流光,守城侍卫居然视若无睹,让他就这么随意出了洛阳城!
  那功夫唐翎认得,可浮光掠影乃是唐家独门密技,那人又如何会得?何况唐翎自知,浮光掠影之技一旦施展,步法受限功力受阻,若想隐蔽身形只能缓慢挪步,那人又是如何箭步如飞?
  眼看那人抬手一撩白袍便要飞身而去,唐翎顾不上留手抽出千机匣便是一发蚀饥弹射出。飞弹拖着蓝影呼啸而去,正中那人长靴。
  白衣人吃痛,身影却只一个踉跄便已恢复挺拔。他慢慢转头,望向唐翎所在的方向。
  这下唐翎才算是真正看清了那人的衣装,又是一惊。那人穿的竟是西域之服,兜帽遮面,胸口大开露出麦色肌肤和健硕胸肌,身上金饰闪耀衣摆轻扬,腰间的白骨匕首还泛着血光。只犹豫了眨眼功夫,权衡利弊,那人便抽出双刀乘风攻来!
  双刀砍在千里匣上,铿锵之声震耳欲聋,唐翎只觉虎口发麻。要不是他本能格挡,弯刀割断的就是他的喉管。一出手便是如此凶狠,直攻要害,唐翎不禁在心里盘算起来。
  片刻分神,双刀又是破空迎面而来。唐翎艰难闪身躲过,紧接着一个迎风回浪拉开了几步距离。
  茶馆里众人的目光早已被城边打斗的二人吸引,看得津津有味还不忘评头论足。更有甚者竟拼起两桌开了小局压上二人输赢。
  赌桌上自然是压唐门弟子的更多,唐家堡个个身手非凡的传说,中原人尽皆知。
  可他们不知道,这西域外蕃亦是来历非凡,大漠刀法更是诡异精妙。其名陆弥升,乃明教夜帝卡卢比门下影月弟子。明教影月一支,专由教中精英组成,负责教外刺杀以及密探情报。陆弥升来到洛阳正是为了探听局势,为明教进取中原探好前路。他的武功自不用说,他自幼便历经魔鬼式训练,单论焚影圣决的修为同代弟子中无人能及。
  喘息之间,陆弥升又并起双刀狠狠抡来,唐翎堪堪避过,不料刀锋却倏而疾转直扑面门,他只得抬手而防,腕上坚利暗器生生被劈成两半。碎裂的暗器斜□□泥土,唐翎被那人刀尖戾气震得后退了几步。他正欲抬弩发招,却被陆弥升抢攻先手,快踏几步一跃而起,犹如一只矫健的波斯猫。唐翎已顾不得去想为何会将那人比作猫儿,连续不断的攻击已使他应接不暇。
  唐门武学不善近战,几个回合下来唐翎已渐落下风。这样下去必输无疑。想扭转战局必须拉开两人距离。
  狠下心来的唐翎这一次不再格挡,迎面向陆弥升冲去。他用身体拦住了刀尖,任由利刃划破衣裳割开皮肉也没有慢下脚步。陆弥升出招方知不对,此时收手来时已晚,待他停下脚步时,唐翎已在他十尺之外。
  陆弥升又想近身而来,却只觉脚腕吃痛,竟被机关锁了足。瞬息之间唐翎竟向他脚下埋了鲲鹏铁爪!
  陆弥升不急反笑,兜帽阴影下的嘴角微微扬起,是个好看的弧度。唐翎有些诧异却丝毫不敢放松,又放出个天绝地灭炸开了花。陆弥升斜眼瞟向自己脚下旋开的绿色毒雾,笑意更深,竟是反持起弯刀,伸出舌尖轻舔去了唐翎留下的鲜血。
  带着血腥的残忍微笑就这么深深刻进了唐翎心里,哪怕是经年之后忆起也是背后发寒。
  陆弥升抬头瞟了唐翎一眼,挽了个刀花,突然弯腰弓起了背。唐翎还未看清,陆弥升脚下竟扬起一阵尘土。纷飞的黄沙迷乱了视线,唐翎暗道不妙又往前方射出几发蚀饥弹,可并没能听到命中目标的闷响。
  耳畔忽然刮过一阵阴风,陆弥升居然到了他背后!还没来得及转身,唐翎只觉手腕被握住大力向外撇去,听到“喀拉”一声,大概是脱臼了。就这样陆弥升已将千机匣缴入了自己手中,抬腿又是一脚,把唐翎踢得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这次,唐翎没能等到爬起来就已被华丽的长靴踩在了胸口。唐翎皱了皱眉,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陆弥升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笑得诡异,用不太标准的中原话问道:“你是何人?”
  唐翎毫不畏惧的回瞪:“唐门弟子唐翎。”
  没想到陆弥升听了这话,笑意更深,问道:“为何出手?”
  “……”唐翎不答。
  “按照我们西域的规矩,你输了的就得听我的了,唐、翎。”
  说完,陆弥升将唐翎从地上拖起,从腰上扯了根腰绳困住他双手。
  冒失的中原人么,有意思。陆弥升心里暗道。?
 
☆、二 旅途
 
?  明教·死亡之海
  沙漠里有两个身影,在一片苍茫的黄沙中显得有些突兀。驼铃悠扬,在秋风萧索中飘向远方。此地山穷水恶,极尽目力也只能望见茫茫沙漠,风沙刮在脸上有些微疼,将原本光滑的肌肤打磨得有些粗糙。唐翎和陆弥升一前一后坐在双峰驼上行着,陆弥升还时不时的甩鞭加速。唐翎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奋力挣扎了一路,口里还说着:“放我下来——”
  陆弥升凑到他耳边轻轻笑道:“放你下来?让你在这大漠中变作一具枯骨?”
  这时一直赶路的陆弥升才有些回过神过来了,他自己是早已习惯大漠风沙,可唐翎呢?这不是一般人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能受得住的。陆弥升的手不安分的从唐翎的腰线一路摸索至喉结,再向上捏住了他的下巴,将他的头摆向自己。仔细一看,果然,唐翎已经双唇发白干裂,满眼血丝。唐翎一直带着半脸面具,陆弥升也是图个新奇并不摘下。
  “放开。”唐翎的声音有些沙哑干涩,他不由自主的动了动喉结想生津润喉,可惜全身的水分都快被榨干,根本不起作用。陆弥升会意一笑,从骆驼后背取出了一个皮质水囊。将水囊拧开,陆弥升将它递到唐翎嘴边。
  “不喝可就要渴死咯~”语气中带着几丝愚弄和调笑。
  唐翎并不买账,皱着眉将头猛转到了另一边,马尾辫甩了陆弥升一脸。陆弥升斜视了一眼唐翎:“脾气还挺大?但你还有点用处,死了可惜。”说着又卡住他的下巴硬生生把他掰了回来,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将唇压了上去。没办法,只能撬开牙关以口渡水。陆弥升清清楚楚地看出了唐翎眼里羞愤的怒火,趁着他的牙齿狠狠咬下之前将舌退了出来。唐翎看着陆弥升一脸餍足的笑意就恨的牙根发痒。不过总之是灌进去了几口水,能保证他暂时不死。
  唐翎第一次骑骆驼,更是第一次被绑着骑骆驼,气力消逝得很快,没多久便四肢酸软难以反抗了。陆弥升的手越来越不安分,几乎要抚遍他全身每一块肌肉。
  唐翎完全不能理解陆弥升的作为,怒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何不给我个痛快。”
  “不做什么。就是出任务被你发现了,带你回教里问几句话。”陆弥升说的风淡云轻。
  “……”
  陆弥升见唐翎不回话,又笑道:“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死的。”不知是不是唐翎的幻觉,他竟然从这话里听出了几分认真。
  驼铃仍在有节奏的响着,蹄子踏入沙中的闷响也不紧不慢,唐翎的千机匣被挂在骆驼背后,跟着骆驼左摇右晃。?
 
☆、三 回教
 
?  两人一路颠簸,总算是到了明教地界。唐翎靠在驼峰上已然精疲力竭,陆弥升牵着骆驼笑着向守卫通报。
  过了一会儿,守卫去而复返,做了个招手的动作,示意他们进去。陆弥升点点头,正欲抬步,那人又伸手将他们拦了下来。唐翎此时意识模糊,没有注意到守卫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只知道眼前一黑,脸上便被蒙了一层黑布。
  如此一来,守卫才肯放行。
  唐翎维持着自己仅存的意识,竖起耳朵听着一切细小声音。
  他在驼背上又被驮了一段路。陆弥升在前方的脚步声有些沉重,唐翎总觉得他走得越来越慢了。
  “喂。”陆弥升突然开口,唐翎被惊了一下。
  “待会别出声,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可不给你收尸。”还是熟悉的语气,三分调笑三分威胁还带着半点漫不经心。
  唐翎皱了皱眉,干渴的喉咙已经不允许他说话,只得从齿间吐出个气音:“嘁。”有点不屑和倔强。
  不过至少代表着他已经听见了,陆弥升无奈的笑笑。
  唐翎大概已经猜出了陆弥升将他掠来的七八分用意,大概是为了从他口里挖出点中原武林的消息。只是他也是初出师门,并不了解江湖世事,陆弥升只怕是要白忙一场了。
  回过神来时,骆驼已经停步了。一只手伸了过来,在他脸上轻轻摩挲,那熟悉的热度唐翎一触便知是陆弥升。
  手在他脸上抚去了沙尘后,便收了回去,竟没什么过分之举,唐翎反而有点诧异。可目前体力透支,他连转头的力气都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