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萧景琰X林殊] 少年事+番外 作者:里斜

字体:[ ]

 
《[琅琊榜][萧景琰X林殊] 少年事》作者:里斜
 
文案:
 
琅琊榜萧景琰梅长苏年少时期同人。
 
实在手痒,开了个新坑,正剧太虐,这篇同人以温馨治愈为主,主要就是一些关于两人年少时候的脑洞。
 
本文仍坚持以甜短萌为指导思想,务求从小事中寻求幸福,于细节中获得感动,各位看官尽管放心品尝。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景琰,林殊 ┃ 配角:萧景睿,言豫津,梁帝一干人等 ┃ 其它:琅琊榜
==================
 
  ☆、报复
 
  三月的帝都金陵城,繁花似锦,春意盎然。
  萧景琰坐在书桌前随手胡乱地翻着一本游记,却完全没有看下去的心情。
  他伸着脖子朝窗外看了一眼,外面阳光温暖明媚,正是出游的好天气。
  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反而将书放下,有些无精打采地趴在了桌子上。
  他乔迁新居已有一月之久,他本以为搬出宫住,就有更多的时间见到小殊,和他在一起。他本还想着可以让小殊也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却没想到,那个没良心的家伙,自从他搬家那一日过来看了一眼,第二天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跑去苏州玩了。
  他性子成熟稳重,不及小殊那样灵活,不高兴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生闷气。
  正烦躁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着一道清越欢快的少年音,一边走一边叫着:“景琰!景琰!快出来看看我从苏州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萧景琰先是心中一喜,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按耐住拔腿跑过去开门的冲动。
  侍奉萧景琰的下人们都知道自家皇子和这位林府小少爷的关系,萧景琰也特地交代过自己这里林殊可以随意出入。
  所以当林殊一路来到书房外面,腾出一只拎着点心的手将门推开的时候,并没有人阻拦。
  萧景琰正如林殊所想一般在书房里,但是却和他想的有些偏差。他本以为照景琰这样耿直认真的性子,应该是在书房用功读书才对,一抬眼,却见那人正趴在书桌上,半边脸枕着胳膊,睡的正香。
  他随手关上门,走过去将点心放在桌子上。
  “景琰?”
  “大水牛?”
  “……”
  试探地轻轻叫了几声,那人却是一点反应也无。
  林殊索性从一边搬了把椅子在萧景琰对面坐下,愤愤道:“哼,我这么幸苦,刚回家,去看了母亲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过来找你,你这家伙居然躲在书房里睡得这么香!”
  他目光在书桌上扫了一圈,突然,脸上浮起一抹奸诈的笑容来。
  “嘿,我叫你睡!”
  林殊一边说着,一边取过笔架上的一支毛笔,蘸了墨,提起笔就往萧景琰露出来的半边脸上画去。
  萧景琰本是装睡,听到林殊那声奸笑就知道这家伙又要使坏,但是他心中气还未消,只能佯装不知,不肯理林殊,随他怎么折腾。
  可是当他感到脸上划过一道湿|痒的凉意时,才知道自己错了。
  然而事已至此,他心知这个时候起来,更会被林殊嘲笑,只能默默咬牙,心中恨恨道:等我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边林殊几笔完工,一脸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哈,看来我林大少爷在水墨写意上面有很大的天赋啊!”
  林殊将笔放下,喜滋滋地看了一会儿,突然感到有些饿了,他想起自己方才急着来看景琰,连午饭都没来及吃,于是将带来的点心拆开,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苏州的百果蜜糕还真是香甜可口。”
  他又吃了几块糕点,景琰还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他有些无聊,于是也趴在桌子上,凑过去看萧景琰熟睡的脸。
  “啧,这家伙睫毛居然比女孩子还长,嘴唇这么薄,都说嘴唇薄的人情也薄,将来哪家女孩子要是嫁给你,肯定要被你伤透了心!”
  林殊在一旁自言自语地说着,萧景琰眼睛悄悄睁开一条细细的缝,偷偷瞧他一眼。
  林殊的脸近在咫尺,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林殊淡粉色的唇,那上面还沾着一点百果蜜糕的碎末。
  萧景琰的心突然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也不知是出于报复还是什么缘故,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凑过去咬了下林殊的唇。
  两个少年当时都愣住了,房间里静悄悄的,阳光透过窗子落在书桌上,暖暖的,百果蜜糕的香甜味道在两人之间慢慢地弥漫开来。
  “咳!”
  林殊先反应过来,尴尬地咳了一声,从椅子上腾地站起来,袖子不小心扫到桌面,带翻了桌上的墨水,墨汁在雪白的纸上晕开,染黑了一大片。
  林殊手忙脚乱地去收拾。
  萧景琰坐直身体,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他。
  他脸上被林殊胡乱画着什么东西,跟他一脸严肃的样子相衬显出几分滑稽,但是林殊却没有心思去笑话他。
  林殊低着头,仿佛转移注意力一般,不满地囔道:“你这头大水牛!大笨牛!都怪你,醒了也不说一声!害得我把墨水也打翻了!早知道就不该来看你!”
  萧景琰也不说话,坐在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突然伸手捻起一块糕点送到嘴里。
  他嘴角弯了起来,带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苏州的百果蜜糕果然名不虚传,真是甜得紧。”
  闻言,林殊头低得更厉害,看也不看他一眼,口中还是不示弱地叫道:“甜甜甜!腻死你!”
  萧景琰却不回了。
  阳光正好,落在少年单薄的肩上,从萧景琰的角度望去,正好可以看到那人通红的耳根。
  这个报复似乎也很不错。
  萧景琰又捻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心中愉快地想着。
 
  ☆、争执
 
  郊野崎岖的小路上前前后后走着四个少年。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看起来稍年长一些,双手抱在脑后,一脸的不耐烦。他一边走一边踢着路上的石子,步子越迈越快,不一会儿就与后面的人拉开了长长的距离。
  此时已近黄昏,天色暗沉沉的,路边的林子繁密茂盛,从两侧黑压压地向原本就不算宽敞的道路上挤压过来,林中忽然传出一声凄厉嘶哑的鸦鸣,让人闻之不由心惊。
  不知是走了半天的路太累了还是被那一声鸦鸣吓到,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哭声,那哭声一开始还是抽抽噎噎似乎在极力压抑的样子,到后面,却抑制不住般,越来越大。
  林殊不耐烦地停下脚步转回身去,就看见年纪最小的豫津已经赖坐在地上揉着眼睛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都怪林殊哥哥,我们都……呜呜……说回去,你还要……往树林跑……呜呜……现在迷路了……天都要黑了……呜呜呜……”豫津一边说一边哭得更加厉害,话也说的断断续续,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和指印,让人单是看着,就不由生出几分心疼来。
  林殊见状眉头却皱得更加厉害,他瞪了豫津一眼,气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要是再哭我就把你丢在这里我们自己走!”
  豫津向来对林殊都有些惧怕,要是换做平时,他一定马上就会止住哭声,可是如今听林殊这么一说,反而哭得更加凶了。
  豫津这一哭,另外三个少年心中也都急了,气氛一时间又压抑了几分。
  景睿向来温厚老实,听到林殊的话后,赶忙上前捂住豫津的嘴给他擦眼泪,手忙脚乱地安慰起来,他担心林殊哥哥真的会一怒之下将豫津一个人丢在路上。
  景琰年纪最长,性格也最稳重,他见林殊做的有些过分,拉着他的手走到一边,低声道:“豫津还小,你怎么能这样吓唬他?”
  林殊甩开萧景琰的手,抱着胳膊,哼了一声,“我就说了不要带着他们两个一起,要不是他们两个又笨又碍手碍脚的,我们也不至于耽搁到现在。”
  “小殊,你……”景琰忍不住低声斥责。
  “好了好了,”林殊不耐烦地打断他,“有时间在这里跟我争论,不如想想怎么回去!”
  景琰还想再说什么,抬眼却见林殊眉头深锁,一只手习惯性地捏着袖口,便明白林殊此时心中其实也很害怕,只是因为自己年长才不愿表现出来。
  两人正沉默间,突然听到景睿惊呼了一声,林殊和景琰对视一眼,急忙走过去。
  “豫津的脚都被磨破了,难怪哭得这么凶,一定疼得厉害。”景琰皱着眉,替豫津脱掉靴子,说话时看了林殊一眼。
  林殊站在一边,神色怔怔的,似乎也没想到豫津是因为脚磨破疼得厉害才这般大哭,过了好一会儿他道:“男子汉大丈夫,不就是脚磨破了,有什么好哭的!”
  “小殊!”景琰横了他一眼,蹲下去将豫津背起来,正色道:“豫津不比你,将门世家,从小就随林叔叔在军中锻炼,他年纪这么小,又走了这么久的路,你作为兄长,不尽照顾职责还出言讽刺,你这样做对吗?”
  “你……”林殊气的想要辩解,又忍住了。
  两人相互瞪着对方,谁也不肯让步,气氛一时凝滞,正僵持间一道细细的声音响了起来。
  “景琰哥哥,你不要怪林殊哥哥了,是我硬要拉着豫津来的,要怪就怪我吧。”景睿眼泪汪汪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似乎想哭,却还是努力忍住了。
  “你看,景睿都比你懂事。”景琰摸摸景睿的头,拉过他的手,背着豫津先走了。
  豫津趴在景琰背上,又抽抽噎噎地哭了一会儿之后就慢慢地睡着了,林殊垂头恼火地走在最后面,不时抬头瞪一眼景琰。
  其实他们在林中迷路也不能全怪林殊。豫津向来调皮,进了树林之后就到处乱跑,林殊担心他,一直跟在他后面。不料豫津还是在一个山坡前不小心被树枝绊倒,林殊眼疾手快地将他拉过来护在怀里,两人便一起滚了下去。
  豫津被牢牢护着,倒没什么事。可是林殊的膝盖磕在石头上,受了不小的伤,加上护着豫津,就连胳膊上也有擦伤,他从小性格就倔强,为了不拖累大家,自然不愿说出来。
  所以当他咬牙硬撑着站起来,还狠狠地责备了豫津的时候,年幼的豫津心中只有刚从山坡上滚下来的担惊受怕,哪里还能发现自己的林殊哥哥为护着自己受了伤。
  过了一会儿,景琰带着景睿找来了,看见两人没事,只是林殊衣服上被刮破了几处,也就放下心来。
  林殊想到这里,越来越气,心中暗暗骂道:“臭水牛,笨水牛,就知道怪我!我叫你怪我!等回家了我这个月都不理你!”
  一边想着,膝盖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他脚下一顿,差点跌在地上。
  强撑着站稳身体,林殊心中更气,泄愤似地拿受伤的腿往前迈一大步:“连你也跟我过不去!”
  约莫又走了半个时辰,四个人终于走出了树林来到大路上。
  景琰走在前面,感觉到林殊在后面越拉越远,不由停下脚步转回头皱眉看去,就见林殊一瘸一拐地跟在他们后面。
  林殊一抬头,正好发现景琰停下来看着自己,他身体一僵,立即咬牙强撑着使自己走路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
  “你的腿怎么了?”景琰等他走到自己身边时,不由问道。
  林殊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径自从他身边走过去,冷冷道:“没什么,再不快点城门就要关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