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夏——警探侦案日常+番外 作者:木炑丛生

字体:[ ]

 
 
书名:神夏——警探侦案日常
作者:木炑丛生
 
文案
儿童节带外甥去游乐场玩,可为什么晴天正日的居然出现雾霾,不是说本市的绿化好还无污染源吗?呵呵-.-
等雾散去后我发现……我迷路了-_-||明明是去找在我身边几步远的小外甥的,肿么会这样(*@?@*)
迷茫过后我寻视一下周遭,发现绿化做的很不错,不过我怎么觉得视角不太对→_→
 
主要剧情线不变,会增加一些自己的设定,因为明年第四季马上要上映了,所以结尾会有些开放式。
蠢作者对感情戏的感觉一向是"你个磨人的小妖精"所以不要指望基情四射,给点暧昧就靠大家自己脑补了。
最后:我要感谢看文的大家,因为我是第一次把文拿出来晒,还希望能够多提意见多留言。
 
内容标签:英美剧 穿越时空 悬疑推理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敬言/亚撒威尔 ┃ 配角:福尔摩斯,华生,雷斯垂德 ┃ 其它:剧情,见鬼,探案,吐糟,AsaWell
 
 
  ☆、第 1 章
 
  我叫沐敬言,是个稍微有那么点不普通的普通人。要说怎么不普通呢,因为我能看到鬼,除此之外我也就再没什么特殊的了。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姐上大人局里执勤忙走不开,在本市上大学的沐敬言就被抓到成为临时工,带小外甥去游乐场//(ㄒoㄒ)//
  不要误会,沐敬言这副表情的不是因为小外甥不好带,相反他可是纵观姐姐姐和姐夫两家最乖巧的孩子了。之所以这样是有原因的!
  沐敬言有一点小毛病,前面说了,他能见鬼,沐敬言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他们了。自然死亡的还好,那些意外死,自杀死,还有谋杀死的一个个特不注意市容形象,死的时候啥样它还啥样!
  因为这个还是小豆丁的沐敬言没少被同龄人排挤,家里上下也都科学的以为是小孩子在吸引爸妈的注意力,觉得沐敬言太淘气。
  沐敬言父母工作忙,孩子又多,难得清闲下来,又上有老姐下有幼弟的卡在中间自然不会有多受关注。要说沐敬言的投胎技术也是不过关,作为科研工作者和人民教师的孩子想迷信一下都会受到从头到尾的洗礼,见鬼这种事也就只能自己研究了。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在受到多年不被理解,无处诉说的重压下成长的沐敬言三观有多正了吧,他竟然不报社,还立志要成为光荣的人民警察。要是沐敬言自己说的话那就是“哥就从没有过中二期!”
  游乐场的所在地原先是比较荒凉的,虽然这片区域开发后人来人往的要好了很多,但是总有那么几个故土难离的,更别提还有鬼屋这种不’人道’的娱乐项目,那些童心未泯的老鬼最喜欢在里面吓小情侣了←_←
  看着坐在那边长椅上玩手游的小外甥,那圆鼓鼓白嫩嫩的小脸颊沐敬言瞬间就被萌翻了,心里荡漾着\'我家小外甥就是辣么可耐(○\\\\\\\'ω\\\\\\\'○)\'给小外甥买了冰淇淋付完款沐敬言向长椅边走去,边走边放好找零的钱,再抬头却发现四周雾气缭绕,恍若仙境一般……个头啊!雾霾要不要这么凶残,这万里无云晴阳高照的一瞬间就被雾埋了,这不科学!!沐敬言整个人都不好了(@_@)
  四周都是雾气,最多只能看清两步远,担心小外甥害怕乱跑的沐敬言赶紧向前走去,可是感觉走了十几米远还是没到长椅旁,难道迷雾了&gt﹏&lt
  不敢乱走怕走远,沐敬言高声呼喊让小外甥原地坐着不要动,可是喊过后却发现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没有声音。一瞬间汗毛直立,身处不科学环境中多年的沐敬言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些及不科学的东西,鬼打墙!可也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鬼打墙,新型产品吗?还真是与时俱进啊。
  虽然身边不科学很多年,而本身很科学的沐敬言跟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在原地等待,祈祷雾快点散去,希望小外甥别吓哭了,当然了抽抽哒哒的小外甥也超可爱的((^ω^))
  不知多长时间之后,雾气渐渐消散,能看到的景象也不止两步远了,可眼前的一切却让沐敬言头晕目眩,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耳畔是风吹落叶的声音,间或能听到几声鸟鸣,草地上映着斑驳的树影,天上的太阳也不是雾气弥漫前的正午,而是泛着一抹红晕的昏黄。
  此时沐敬言的心里只回荡着一个想法:幸亏是鸟叫,要是乌鸦神马的我可要像小外甥一样吓……
  “不~~~”沐敬言高喊出声,吓跑了树上的鸟儿,被嫌弃的我只能泪流满面,哭丧着脸道\"谁来都好,即使是那些有碍市容的不科学们也好,快点出来和我说说话,告诉我我那萌萌哒,软绵绵,白嫩嫩的小外甥去哪了(ToT)\"
  如果这时萌软白的小外甥在的话一定会告诉他这个大条的舅舅“我没丢,是你穿了(︶^︶)”
  其实沐敬言也没这么大条,他只是担心小外甥一个人留在游乐园会不会被拐走,不过想到小外甥的刑警母亲他姐上大人的绝对监控-_-\"在自己消失连带身上的定位信号也搜索不到时应该马上就能注意到了吧,还有我萌软白机灵乖巧的小外甥,不要玩手游把电用光,赶紧给你母上大人打电话啊!!!
  面对这种不科学的情况(其实很科学的哦!稳定状态的虫洞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呢),沐敬言只好先找寻出路,最好能遇到个人,要不来个不科学也好,总之千万不要是外星人,穿到外星系hold不住的&gt﹏&lt不过能呼吸有氧气应该还是地球,就是不知道是穿古代啊还是穿架空,或者是今穿未,可千万不要语言不通啊。
  又在发散思维了,沐敬言发现自己这种一没人和他说话就思绪飙向天际的情况好像经过穿越后有穿透大气层直奔宇宙发展的情况。不能再想了,趁天没黑要赶紧走出森林,万一森林里有猛兽怎么办,我这小胳膊小腿还不够塞牙缝呢⊙_⊙⊙▽⊙…⊙△⊙!塞牙缝!!!
  拜牙缝所赐X,不对,是拜怕被猛兽当晚餐所赐,沐敬言终于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问题=.=!
  自己的海拔从高原变成平原!!!该庆幸没变成盆地吗,身上每天坚持跑步锻炼的肌肉也不见了,就算没有八块,但老天爷你也不能小瞧我马上奔四的大好形势啊,我的标准就是四,把我辛苦二十年的成果还给我,我不要重新长啊!最主要的是我不要再参加一次高考啊~w_w~
  逐渐暗下去的天空没能给我沐敬言太多哀悼的时间,花了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熊猫背包里给小外甥准备的备用衣服,拿出手电筒(内附防狼点击的那种),开始了丛林励险求生记。
  手机在小外甥手里,没有戴手表的习惯,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沐敬言现在只觉得肩上很重,腿也很酸,小孩子的身体体力实在太差,还是说穿越的时候程序出错,初始点数下降了?
  嘛,不管怎样现在的沐敬言还是有体力发表感言的“感谢养乐多,草莓果冻,鲜奶小面包,还有辣条,当然最感谢的还是爱吃零食的小弟,我回去后一定用零食填满你的卧室,我发誓,如果我能回去的话。”
  在沐敬言以惊人的毅力爬出森林的时候月亮已经偏西了,远处闪耀的微弱光芒就像是太阳一样照暖了沐敬言的心,满心感慨的他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村里通电了真好,老乡我来了\'
  ……
  坐在\'老乡\'房子里的沐敬言只想对自己说一句话,那就是蠢到无药可救!
  森林附近的木屋不一定会在农村,而房子里的不一定是老乡,沐敬言看着眼前对自己叽里呱啦说着英语的歪果人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  穿越过程写完了,从下一章开始就直接进剧情了,不要觉得太快,我就是这么无理取闹!
小外甥很可爱,但也仅限第一章,他就是布景版,以及穿越原因。小外甥哭晕T_T
下面是原来世界的一点小交代,算是小剧场:
还在游乐园的小外甥\\\\\\\"妈妈妈妈,我把大舅舅弄丢了\\\\\\\"
姐上大人\\\\\\\"大舅舅去外太空了,宝宝乖乖等小舅舅接\\\\\\\"
撂下电话,搜索信号。结果……
这小子不会真穿了吧?
(这一家人脑洞都很大)
 
  ☆、第 2 章
 
  周末永远让人这么期待与眷恋,但让人痛恨的是她总是会毫不留情的舍你而去。
  眼看着下午的阳光已然到来,而床上的人似乎依然熟睡着。直到恼人的电话铃声响起,床铺的主人才依依不舍的把手伸出被褥拿起床头的手机,“这里是威尔,有事请留言,叙旧请挂电”
  “都这个时间了,你不会告诉我才起来吧。”虽是疑问句,可电话那头的声音摆明了是知道威尔的习性,语气笃定道。
  艰难从床上爬起来的是一个看起来20出头的青年,有着一头乌黑利落的短发,衬托着那张看起来清俊的脸庞给人一种严肃认真值得信赖的感觉,不过这一切都被那半眯着的双眼打破了。
  他回答道“报告探长,是正在起床”
  被称作探长的男子回道“你可以不用这么诚实。”抱怨一句后又马上说“立刻收拾好,那个案子有突破了,我们需要再去现场一趟。”
  听到这句睡眼惺忪的青年也不再拖拉,回了句“马上到,头儿”就撂下电话,直奔洗手间洗漱换衣了。
  这时映照在水池上方镜子中的眼睛不再是半张的了,浅棕色的眼睛看起来明亮灵动,他一瞬不眨的看着镜中刷牙的自己,只觉得兴奋不已。心想着'可算让我逮着那个挨千刀的了,有了证据我一定要把个人渣酱酱酿酿!'
  这个外表与内心严重不符的青年就是穿越过来已经18年之久,从缩水小豆丁重新长成为有为好青年的沐敬言。
  想当初好不容易爬出森林找到人求助,结果发现自己穿到异国他乡,还被一些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歪果人给围住了问东问西(其实是英语,不过地方音域比较重,只学过美式英语的沐敬言听不懂),悲伤简直逆流成河,黄河大坝也组织不了其奔腾的内心。
  好在那些发现沐敬言的人们很好心,没有把这个已经变得和小外甥一样的萌软白包子给拐了,而是打了电话给警察。
  那之后被警察带走的沐小豆丁因为没有身份信息,也没有联络家人的方式,多方查询后无果,只能被送往附近的孤儿院,算是正式落居在伦敦附近的这座乡间小镇里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被更名的沐敬言童鞋才知道自己落脚的地方竟然是大腐国,而且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大腐国,万幸不是中世纪,不记得这个时候伦敦雾霾治理好了没,还有一点要提的就是,外语不过关真坑人!
  院长嬷嬷看沐敬言长的小还以为他只有四岁,要其他大一些的小朋友多照顾一些这个找不到家人的小豆丁(沐敬言谎称自己在等爸爸妈妈,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结果迷路了,警察怀疑是遗弃),还是沐敬言自己据理力争,说自己已经六岁了,最后对院长嬷嬷卖萌才说服成功,并被取名为AsaWell。
  其实他很想说自己八岁的,毕竟早些成年很多东西都比较方便,不过自己的身板自己知道,十岁前基本都不长啊有木有!
  一直在这里生活到十六岁,因为院长嬷嬷去世,剩下的孩子又少,孤儿院被取缔,他们这些还未成年的则被分到其他的收养机构。新院长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幸好被分到这里的都是快成年的孩子,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往家里打过一次电话,电话通了,却不是沐敬言认识的人,这个世界没有沐敬言的家人。
  现在的沐敬言,大家称呼威尔,是伦敦警察厅的一名警员。就连沐敬言自己大概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学学文学的他会在目睹一次追捕行动后去报考警员,不过没有后悔过就是了。
  穿戴好的沐敬言飞速奔向自己的愛驾,一辆通体漆黑的摩托车,开往案发地,路上被冷风吹过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思考着这起案件的细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