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唐]月夕花朝 作者:莫凡莫烦

字体:[ ]

 
 
书名:[明唐]月夕花朝
作者:莫凡莫烦
 
文案
喵哥x炮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辞,陆何夕 ┃ 配角: ┃ 其它:剑网3,明唐
 
 
  ☆、一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窗户缝隙挤进屋内的时候唐辞已经醒了,也可以说这一夜他几乎就没怎么睡。
  一直都在发呆的唐辞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人,如果是昨天之前的他绝对不会选择这种事,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与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发生关系,唐辞到也不是有些后悔,只是清醒与冷静过后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傻。
  被曾经认为会共度一生的人甩了,喝醉了的唐辞随便找了个人放纵自己,甚至连对方的脸都还没看清就跟着对方来到了这间客栈,唐辞现在回想起来即使这样糟践自己,那个甩了他的人也不会知道,只是让自己更心疼。
  唐辞见那人还趴在床上睡,不太想与他再有什么交集,匆匆穿上衣服正准备离开之时,那人睁开眼扔了几两银子给唐辞,出于本能唐辞也接住了这银子,他苦笑着看着手中的银子随后再次抬起眼皮看向那人时,那人翻过身似乎还想多睡一会。
  收起银子唐辞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房间。
  早上的集市热闹非凡,清新的空气与各种早点的香味也迎面而来,唐辞并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些,即使他的肚子饿的已经咕咕叫了,他满脑子想着的还是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会被甩。
  离开成都城,唐辞也不知自己该去哪儿,以他现在这个状态执行任务也是一死,他想着不如在外面继续散散心,漫无目的前进的唐辞突然停住脚步,干净利落的拿出千机匣转身就射出一箭,只不过一直跟在唐辞身后的人一抬手就抓住了唐辞射出的箭。
  「小子,是我。」
  出现在唐辞面前的是个明教弟子模样打扮的人,就在思索着这人是谁的时候唐辞看到对方那双宛如湖水一般透彻的蓝色双眸就认出了他,唐辞也一下变得暴躁。
  「你跟来做什么?!」
  「我想知道你的联系方式,你比我找的其他人感觉都棒。」
  「滚!我他妈又不是出来卖的。」唐辞恶狠狠的瞪着对方。
  「有意思,钱都拿了还说自己不是卖的?」
  「你的破钱谁稀罕,拿走!」唐辞听到这里拿出先前这人给他的银子摔到了地上。
  明教弟子没有去捡银子,看唐辞转身要走他也迅速来到唐辞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还是你觉得钱少?要多少我都有,开个价吧。」
  唐辞到也没客气,拿起千机匣顶着明教弟子的下巴,完全一副对方敢多说一句话他就打爆对方头的模样。
  明教弟子没惧怕什么,他心里清楚唐辞不会对他怎样,只是勾起嘴角对唐辞笑着。
  「难不成你是那种和恋人分手然后到街上随便找个人糟蹋自己,觉得之前的恋人会心疼你?」
  听到对方这么说,唐辞手一抖,也因此被明教弟子抓住漏洞把他的千机匣抢过来丢出去。
  「都说唐门之人诡计多端,怎么让我遇到个傻子?」明教弟子伸出手抬起唐辞的下巴好好端详着他这张脸。
  昨晚刚执行完任务的陆何夕正准备找间客栈,在街上看到唐辞喝的很醉走路都走不稳嘴里又在骂着一个人的名字,他原本只是出于好心看唐辞快摔倒而上前搀扶,看到唐辞那张俊俏的脸之后使得原本想问是否需要帮忙的他一下心慌意乱说了句「一晚多少钱?」。
  喝醉的唐辞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只是愣了几秒,回了他一句「不要钱!」。 
  「……算我求你,忘了昨天的事吧。」唐辞将视线看向别处,被对方托着下巴又与对方对视不管怎样都太暧昧了,唐辞还没那个心情开始和对方逗着玩。
  「我还真忘不了。」明教弟子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跟他纠缠,一直以来都是早上付了钱就与对方江湖不见,比唐辞容貌与身材好的也大有人在,可不知怎么就有些舍不得这个家伙,他觉得可能是昨晚唐辞哭着喊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时他看着很是心疼,并且今早唐辞接住他抛过去的钱时那一瞬间的苦笑也有些触动了他。
  「你这个人!」手中没了武器的唐辞本能抬起手就要打向明教弟子。
  「给彼此一个机会,互相了解下?」明教弟子抓住唐辞的手腕,视线就没从他脸上离开过。
  「我不要。」
  「我叫陆何夕,因为我娘生我的时候没想起那天是哪天,就这么随便给我起了名字。」明教弟子故意脸贴近唐辞,他看得出来唐辞也不像那么随便的人,这么做只是想捉弄一下他。
  「……」唐辞侧过脸去不想跟对方贴那么近。
  「……心里还有那个混蛋?他叫什么,我去杀了他你就不想了。」
  「不要!」
  「他叫不要?」陆何夕笑着看向唐辞。
  「你不要管我,我们继续当陌生人吧。」唐辞甩开陆何夕的手,转身就要去捡自己的千机匣离开这里。
  陆何夕没说什么也没拦着唐辞,他知道对方露出反感的样子就应该停手反正继续说下去对方只会更烦他。
  对于陆何夕来说现在要追求唐辞是有难度的,他们的关系毕竟和正常的追求顺序有点不太一样,而且根据他的推算这唐辞又刚刚失恋,不管怎样这一次要追到手实在太难了。
  陆何夕以往的对象都是自己主动送上门,过些天腻了他就踹掉,可唐辞对于他来说是个意外,原本只是想在感情空窗期时随便找个人玩玩,可现在却越来越对他有意思。
  唐辞被陆何夕跟了一路,不管是快速跑还是施展轻功都没法甩掉他,甚至就在唐辞以为真正甩掉陆何夕之后,结果只是这家伙隐身在他身后一段时间。
  就这样陆何夕跟着唐辞从成都城来到了广都镇,不过唐辞不得不承认有陆何夕跟着他的这一路,他一直都在想着怎么甩掉陆何夕都没有什么时间去难过,原本唐辞也无处可去,在走下去就是回唐家堡的方向,于是一个转身唐辞又往成都城走了回去,陆何夕自然乖乖跟着。
  又回到成都城,唐辞的视线内突然闯入一个人,唐辞呆愣在原地看着那人所在的方向一动不动,陆何夕也感到奇怪这唐辞怎么一动不动?好奇心驱使下他走到唐辞背后,略微俯身顺着唐辞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男子穿着普通人的衣服看不出是哪个门派之人,又或者根本就不是江湖中人,男子搂着另外一个男子站在卖发带的摊子前,看着俩人如胶似漆般的样子唐辞也不禁握紧了拳头。
  男子不经意间看到唐辞,唐辞原本是准备转身就走,结果这一转身就撞进陆何夕怀里,陆何夕当然也看出俩人的关系直接把唐辞按在怀里,有些得意的样子看向男子那边。
  男子什么也没说,在对陆何夕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之后带着身边之人匆匆离开。
  「就是他把你甩了?」
  陆何夕盯着远去男子的背影思索着,他在觉得对方眼熟之时怀里还紧抱着唐辞,反正能多占一会便宜是一会,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在庆幸什么,明明昨天晚上已经把对方吃干抹净却丝毫没成就感。
  「跟你没关系。」
  「怎么会跟我没关系?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这样拒绝我吧?」
  「……就算没有他,我也不会接受你。」看到那男子逐渐走远,唐辞才轻轻推开陆何夕。
  「为什么?看外貌我并不会输给他。」
  「你已经抱过很多人了吧?就不专一这一点我绝不会接受你。」
  「以前那是没遇到你。」
  「你对每个人都这么说吧?换个人,放过我。」
  「我想认真一次,给我个机会,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也好。」陆何夕也明白刚失恋的人也没法那么快就接受其他人,而且多数也会一直说气话,虽然这个时间段的人是最脆弱的同时也是最容易增加好感的,只要把握好机会就可以成功,所以他不太想错过这个。
  「唐辞。」唐辞本来就烦,现在身边又多了个缠着自己的家伙,他见识过陆何夕的力气肉搏根本打不过他,远距离用武器说不定还能打的过。
  「诗词的那个词?」
  「告辞的辞。」
  「那你这是答应我追求你了?」
  「啊。」唐辞觉得陆何夕实在是太烦了,先这样答应再说,反正他认为对方过几天对他就失去兴趣了,他也不太想看到陆何夕,昨晚那件事他完全想当作没发生过,可现在陆何夕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只要看到他的脸就能想起昨晚的事,唐辞真心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二
 
  事实上和唐辞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三天了,这陆何夕不但完全没走的意思,还一副要包养他的样子,只要他想要付钱陆何夕一定会先他一步把钱付给对方。
  独自在外时唐辞从来没有脱衣睡觉的习惯,所以一早起来他就直接穿好鞋子隐了身从他住的客栈溜出去,在距离客栈很远的大街上自以为甩开陆何夕总算松了一口气时,等他再次转身望去看到陆何夕又出现在他的视线内,唐辞那一刻真想在这大街上行凶。
  「你这人属狗的?」唐辞有些不耐烦。
  「你的味道很好记。」陆何夕笑着,其实也不是,而是陆何夕常年执行任务与敌方的暗杀者有过不少周旋,所以不管是怎样的伪装都逃不过陆何夕的这双眼睛,唐辞对他来说这种隐身技术就显得有些拙劣了。
  「……」
  「今天你是带我去逛街?去爬山?还是去森林?」陆何夕知道这都是唐辞为了甩掉他特地去的地方,可唐辞这么做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引起陆何夕对他更多的兴趣。
  「……」
  「别生气嘛,我只是想闯进你这里。」陆何夕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唐辞心的位置。
  「别碰我!」唐辞出于本能连忙打开陆何夕的手,陆何夕只要碰他一下他就背后有些凉意。
  「隔着衣服碰一下而已,你在紧张什么?」陆何夕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唐辞。
  「闭嘴。」唐辞见说不过他,继续调头就走。
  「就不闭。」陆何夕继续跟在唐辞身后。
  这个人脸皮到底有多厚?唐辞走几步就回过头看一下,结果每次看到的都是陆何夕的笑脸。
  实在是越想越烦,唐辞忍不住还是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猛然转过去就拿千机匣再次指向陆何夕。
  「陆何夕,别在跟着我了,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你都答应我追求你了,现在突然反悔我可不干。」陆何夕的笑容从脸上瞬间消失,这几天接触下来这唐辞和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个唐门弟子给他的感觉都不同,不止想了解唐辞是个怎样的人,就连唐辞的过去他都好奇的不得了,虽然唐辞从来不和他多谈什么。
  「我以为你过三天觉得无趣就会自己离开。」
  「我当初还以为我们愉快过一晚就会江湖不见,可是你……真的让人忘不掉,那个甩了你的家伙,是不是还没尝过你的味道?」陆何夕舔了一下自己的唇,告诉唐辞他还犹未尽。
  唐辞咬紧嘴唇上前就向陆何夕射去一箭,陆何夕轻易躲开绕到唐辞背后也抽出弯刀架在他脖子上,唐辞抽出匕首就往陆何夕腹部刺去,陆何夕抓住唐辞刺向他的手腕,唐辞一个飞星遁影与陆何夕拉开距离。
  见到这个情况陆何夕也不打算下手对他温柔些,如果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直接用武力制服唐辞。
  陆何夕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唐辞的视线内,唐辞连续丢出几个机关也没能把陆何夕炸出来,就在唐辞环顾四周的时候陆何夕的气息出现在他身后,唐辞刚刚侧过头就发现自己被对方从身后控制住动不了,还没来得及惊讶为什么对方动作那么快,唐辞手中的武器就被对方夺去。
  陆何夕将头探到唐辞耳旁。
  「你输了。」
  唐辞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但陆何夕的刀刃还面向着自己,唐辞也没多想咬了陆何夕一口趁着对方松手的那么一瞬间,唐辞扬起脖子就往刀刃上去撞,陆何夕看出唐辞的意思直接把自己的弯刀丢了出去,并顺势抓着唐辞的胳膊往前走了几步将他贴在墙上,唐辞脸贴着墙壁实在是不舒服,瞬间心灰意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