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血检同人]周而复始 作者:昔日和风

字体:[ ]

 
 
文案
 
韩国OCN出品《吸血鬼检察官》同人
 
一个喜欢挖掘别人隐藏的秘密,而后感到愉悦的不能再镇定的变态男人穿进血检
一个不知道剧情的男人和血检四人组的故事 确切的说是和闵泰延检察官的故事
已定CP是甜是虐没想好
 
 
周律是个什么玩意儿已经揭晓(:з」∠)_
第一季剧情已经快到尾声 我尽量把前面挖下的坑解释完填好
如果有你觉得是坑我没有填的地方请务必指出【鞠躬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日韩剧 血族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律,闵泰延 ┃ 配角:黄顺范,太东万,俞静仁,张哲吾,L ┃ 其它:血检;男穿;莉莉丝计划
 
 
  ☆、周律
 
  周律镇定的抬手摸了摸脖子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不,或许不应该称之为伤口,两个孔能说明什么呢,被什么东西插了吧。
  微微扬眉,扶着墙站起来后才有机会打量自己周围的环境,昏暗的小巷加上漆黑的夜空,果然是个适合作案的地点,远处能看到高楼,说明这里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自己应该死了才对,那么……这里是哪里?
  从中学就被称作心理素质最好的伪面瘫警察周律,在活了二十九年之后成为一场银行抢劫事件的牺牲者,但在确定自己牺牲后,却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醒来并且上身的白衬衣有了些许血迹。
  或许……应该再加上脖颈上被不知名的凶器伤害的伤口。
  周律摸着脖颈淡定的想,却完全没有反应为什么自己是失血过多的表现,现场却没有那么多的血。
  “你还活着?!”巷口有个男声带着些许喘息惊诧的响起,对方三两步跑过来伸手摸上周律的脖颈,像是在摸他是否真的活着一样。
  刚才扶着墙站起来的动作已经让失血过多的周律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靠着墙本想挥开对方的手,却没有力气抬手,周律看着对方精致却显得苍白的面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对方说的……不是中文。
  现在这种状况也想不了那么多,还好自己大学第二语言学的是韩语。
  缓了缓,抬手打掉男人冰凉的手,再镇定不过的用手捂住还在冒血的脖颈,哑着嗓子开口:“如果你还有脑子,就不要问这种问题,送我去医院。”
  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喉咙处翻起血腥味,周律知道这是失血过多要昏迷的征兆,却硬撑着直到对方架住自己确定不会放任自己自生自灭后,才闭上眼。
  周律最后的印象是那个人清冷的声线紧张的喊“周检察官”的声音。
  闵泰延抱起已经昏迷过去的人迅速跑回车旁,将人放进去用最快的速度到了BLOOD,粗暴的拉开玻璃门,“哥!医药箱!”
  正端着酒杯坐在那里的罗惊的起身快步将医药箱拿来,中途只来得及瞟了一眼闵泰延怀中脖颈上满是血的男人,迅速打开医药箱,“怎么回事儿?!”
  罗将人接过去放在沙发上的同时,闵泰延松了口气,血腥味实在是让他难以忍受,从冰箱里拿了袋“食物”打开站在旁边缓了口气,“是他,我开车回家闻到了血腥味,看到那个人在……结果没想到是周检察官。”
  “他又出现了?!这个人你认识?”罗手中熟练的清理伤口上药,摸了摸昏在那里的周律的动脉,“知不知道是什么血型?”
  闵泰延抬眼开着那个半身血的人掏出电话,今天特意安排了东万值班,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两声传来太东万朝气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特检组。”
  闵泰延口齿清晰迅速的说了之前体检报告单的所在,得知对方的血型后果断的挂了电话,转身拿了血包出来:“B型。”递给准备输血的罗。
  “哥,被咬的话……也有可能不变成吸血鬼吗?”闵泰延想起在他确定周律当时已经死亡,去追那个人却追丢之后回来,看到对方清醒的眼那一瞬间的惊诧,开口问。
  罗将血袋挂好,洗干净手之后坐在那里,闵泰延将西装外套盖在躺着的周律身上,而后才平静下来喝着东西。
  罗给自己倒了杯红酒,靠在靠背上舒了口气,“不知道,但是应该是会变的……你是说他没有反应?”
  “对,什么反应都没有。”闵泰延复杂的看了眼躺在那里的周律,“还是说,这个还有潜伏期?”
  罗坚定的摇头:“潜伏期?你在说笑?不会有那种东西,被吸血鬼咬了……有可能也不会变成吸血鬼,毕竟我们了解的太少了。只能等他醒来再说了。”
  屋内沉默了半晌,闵泰延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他应该知道吸血鬼的存在了吧?”
  “你要告诉他?”罗扬眉看向那个沉稳的男人,“他看到你的形态了?”
  罗的尾音上扬,低沉的声音更显疑惑,闵泰延摇摇头,“不确定。”
  “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好了。你看着他,可能会有些发热,这是正常的,我去前面。”
  闵泰延是昨天接到有新的检察官来特检组报道的,按照惯例看了一遍档案,新上任的检察官是明天才来报道的,还好新检察官的面容俊朗的让人印象深刻,或者说……是他从眉梢到鬓角的疤痕让人印象深刻。
  闵泰延看着周律脸上的疤痕陷入沉思。
  下班的点到了,和值班的太东万打了声招呼,开车想直接回家,记得他已经从罗那里拿了储粮回家,所以今晚就不用去BLOOD了,将车窗半摇,夜晚凉爽的风和美丽的夜景也无法让已经成为吸血鬼的自己感到什么愉悦的心情。
  正想关上车窗,却敏感的嗅到血腥味,侧脸看了下那边有些昏暗的小巷,两个明显是男人的身形让闵泰延愣了一下,车已经开过巷口,踩下刹车,光线并不能让闵泰延看不清到底是谁,距离的远近却只能在他的眼底留下身影。
  打开车门迅速的跑回巷口,其中一个将自己罩的严严实实的男人侧头笑了一下,露出闵泰延无比熟悉的尖牙,而后转身像是施了魔法一样迅速跑走不见人影,闵泰延寒着一张脸摸上已经顺着墙壁滑倒在地上的人的脖颈,已经死亡了,自己来晚了。
  饶是闵泰延这般不轻易显露情绪的人也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按着刚才那人的路线追去。
  十字路口一定是他闵泰延这辈子最讨厌的东西,站在十字路口的闵泰延不悦的眯了眯眼,拿出手机准备按照发现尸体的流程报备,却不想看到本应该躺在地上的尸体,撑着墙壁慢慢的站起来靠在那里。
  惊诧的情绪下闵泰延高声惊问:“你还活着?!”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第一次写文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务必指出来 谢啦!!☆⌒(*^-゜)v
 
  ☆、荒谬
 
  陷入自己记忆的闵泰延被一声若有似无的□□惊醒,躺在沙发上的人皱起的眉和压抑的声音显示出主人正在承受的痛苦。
  闵泰延伸手触上对方的额头,温热的体温顺着接触的肌肤传来,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蠢,自己摸谁的额头都是热的吧。收回手的同时,也看到了对方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盯着自己。
  “……周检察官。”
  周律有些迷茫的看着离自己有些近的男人,眼珠转了转,将视线能触及的地方看了个遍,装修格调以及灯光的颜色都直接告诉他这里不是医院,那个人是医生吗,竟然不用送自己去医院?还有……究竟是为什么自己会被袭击?
  脑子迟钝的转了几圈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在几秒前叫了自己,周……检察官?自己明明死了怎么会突然变成检察官而且周围人说的还是韩语?
  闵泰延看着对方盯着自己明显是反映过来有人叫他,却在下一秒又迷茫起来,只得再次开口叫了一声。
  第二声将沉浸在乱七八糟的问题里的周律唤醒,周律镇定下来,脖颈上的刺痛让他的思维却更加清醒,“你是谁?这里……不是医院?”
  闵泰延想起来对方还没有来报道,确实不认识自己,手中的火机习惯性的开开关关,“周检察官,你应该收到明天来特检组报道的文件了,我是特检组的检察官,闵泰延。”
  看到对方眼里带着些许戒备的情绪,闵泰延又答了句,“这里是我朋友的酒吧,因为你的状况坚持不到去医院,所以只好带你来这里。”
  周律盯着自称为闵泰延检察官的人的脸,在发现对方完全是没有表情的在和自己说话,连微表情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只得礼貌的道谢:“谢谢,闵……检察官。”
  微微垂下眼,自己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周律沮丧的抬手抹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更清醒的考虑接下来的事情,这种状况,自己也不可能从TC的抢劫现场甚至是殡仪馆来到韩国,只有一个解释,红遍了TC大江南北的俗套电视剧桥段,穿越甚至重生。
  真是太荒谬了……
  周律拧着眉想,这种事情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简直丧心病狂!周律习惯性的抬手想去摸眉梢的疤痕,却想起来现在的自己不是自己,脑子转过来了手却没跟上,熟悉的疤痕触感让周律心里更乱。
  虽说心里慌乱无比,但周律毕竟是从小到大都是镇定淡然到让人咂舌的人,只是给自己做了些许心理建设,顶着一张同闵泰延一样看不出喜怒的脸发问。
  “我为什么会被这样?”
  周律的话表述出来有些模糊含义的意味,因为他自己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究竟自己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闵泰延听到问话,眼神有些锐利,虽然周律模糊了话语的含义,却不代表他听不出来对方完全没有什么印象,暗自舒了口气。
  “对凶手没有印象吗?”闵泰延微微蹙眉,完美的诠释了一个未来工作伙伴和现有职业应有的反应,即使两个人都在互相试探。
  叹了口气,周律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把事情复杂化的人,同样也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懒得和对方试探来试探去,索性直接坦白。
  “什么都不记得了。”话一出口,便捕捉到对方舒心下来的微表情,周律瞳孔微缩,心下了然。
  其实周律并不是没有印象,而是一些片段、完全连不起来的画面,只记得救了自己的人是蓝色瞳孔,只是闵泰延……是黑色的,但精致且苍白的面容确实是同一个人。
  微微眯眼,遮住眼底的情绪,不想把这件事说出口,周律等着对方接下来的安排。
  闵泰延确实是松了口气,他什么都不记得就意味着自己不会暴露,靠在沙发靠背上给了一个模糊的回答。
  “周检察官最近有没有接手什么棘手的案子?会不会是报复。”
  周律抬手摸了摸脖颈,原本平静的面上露出一抹笑容,“但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我脖颈上的伤口,是用什么造成的。”
  因为看不到伤口的模样,只凭手摸只能摸到两个孔,其他什么都没有,周律心下有些烦躁,眼角扫到挂起来正在给自己输血的血袋,怔了一下。
  酒吧为什么会有血袋……这种本应该在医院或者是献血站的东西?眼神锐利的看向坐在那里把玩火机的闵泰延。
  “闵检察官,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酒吧里,会有血袋这种东西吗?”
  因为穿越这种荒谬的事情让脑子暂时反应迟钝的周律并不是没有脑子,完全清醒之后的周律找回了当初在刑警队的敏感思维。
  周律没等对方回答,抬手拎了拎身上衬衣湿润的领子,半边唇微微挑起,带有些压迫感的继续问下去:“我失血过多,衣服上的血量以及地上几滴血迹,不可能造成失血过多。闵检察官,您……隐瞒了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