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池畏]双向暗恋+番外 作者:盛淮衣

字体:[ ]

 
 
大畏暗恋大池三年,是个大怂货,不敢说。
大池暗恋大畏两年,算盘打得响,不明说。
这是池爹暗地里利用《逆袭》剧组追媳妇儿,等着媳妇儿自投罗网的故事。
 
①池畏脑补真人向ooc
②由于青哥和大宇全名不详,文中所有角色名沿用原著小说
③封图来自微博@护宇队队长大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所畏,池骋 ┃ 配角:姜小帅,郭城宇 ┃ 其它:《逆袭》网络剧,柴鸡蛋
 
 
☆、暗恋
 
?  “大畏,在哪儿呢?”
  收到池骋短信的时候,吴所畏正和姜小帅在食堂里吃午饭。吴所畏瞬间就没了胃口,平日里最喜欢的红烧肉搁现在也成了味同嚼蜡。姜小帅瞥一眼他坐立难安的样子,淡定地翻了个白眼:“池骋的短信?”
  吴所畏心不在焉地“嗯”一声,紧紧握在手里得手机被一把抢过去。姜小帅熟练地输入池骋的学号后四位数,解锁后就直奔收信箱。吴所畏的手机密码还是姜小帅给支的招。
  偶尔一次姜小帅趁吴所畏洗澡时拿他手机玩密码破解时,发现吴所畏设置的解锁密码是池骋的生日时,当即就给他换成了池骋的学号。吴所畏从浴室里出来后,姜小帅一阵劈头盖脸的教育:“我说大畏啊,你这也忒明显了吧!就我们学校里池骋那庞大的后援会来说,还有谁不知道池骋生日的。你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暗恋那货吗?!”
  吴所畏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那条密码就一直用了三年。而今年,正好是他和池骋认识的第三年。A大里几乎没人不知道,吴所畏是池骋池大少的哥们。当然,池大少关系好的哥们那么多,其中不缺乏从小穿一条开裆裤的。而吴所畏自己,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不过,A大里除了他自己和他的室友姜小帅以外,也几乎没人知道,吴所畏暗恋了自己的哥们池骋整整三年。当然,池骋也不知道。
  姜小帅大喇喇的语气将吴所畏跑远的思绪拉回来:“我说大畏啊,都好几年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池骋就发了这么一句话,你现在脸上写满了五个大字!”
  吴所畏深知姜小帅喜欢吊人胃口的恶习,顺从地开口问:“哪五个字?”
  姜小帅恨铁不成钢地在吴所畏的脸上比划:“你想去找他!”
  吴所畏抿着唇没说话。姜小帅缓了缓语气,又苦口婆心地道:“要我说,池骋哥们儿那么多,他对你,夸张了来说,就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吴所畏大方地笑了笑,起身留下一句“你自个儿慢慢吃”,就离开了。他脚下步子生风,手里还不忘给池骋回短信,心里想的却是,姜小帅其实一点也没夸张。他作为池骋的朋友之一,确实和池骋关系不怎么亲近。
  基本上都是池大少什么时候想起他了,就召他过去叙叙,要是没想起,就一直搁旁边晾着吧。而他们俩叙叙的地方,大概不会超过以学校坐标为中心方圆五百米。每次池骋找他时都是一个人,池骋两个最好的哥们,吴所畏从来没见到过。
  吴所畏猜想,大概是池骋不怎么愿意把自己介绍给他最好的哥们。不过就算是没见过,吴所畏也知道池骋在学校里有两个关系最好的哥们。池骋天天把他们带在身边,无论是去健身房还是去酒吧玩。而池骋出去玩时,从来都不叫上吴所畏。
  吴所畏看着手机屏幕上“在寝室等我一下。”的回复,刹住脚步改道朝寝室走去。喜欢池骋三年,吴所畏却一直没敢和池骋说。除了深知自己就是个怂货以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全校都知道,池骋是直男。
  当然也有许多长得白白嫩嫩的小男生,明明知道池骋不喜欢男人,却还是忍不住扑上去撩拨他。而撩拨的后果……吴所畏不得而知。
  吴所畏跑回宿舍没几分钟,虚掩的宿舍门就被推开,池骋一手提着自己的黑色外套大步走进来。吴所畏疾跑后的起伏胸膛和微红的脸被池骋一眼收入眼底。
  池骋走过来摸一把他光洁的额头,竟然有些湿手。池骋皱眉:“有这么热?”没等吴所畏回话,他又几步走到寝室门口,将寝室里的吊扇打开。寝室里还有一个室友,是个戴眼镜的文弱书呆子。书呆子望了望窗外阴阴的天,抖了抖瘦弱的肩膀,敢怒不敢言地爬到床上去了。
  吴所畏看着池骋的一系列举动,心里却亮得跟明镜似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池骋态度忽冷忽热,他还能喜欢对方三年的原因。而将摸额头这种事做得这样自然的人……却是个直男。
  他抬头直直地看向站在一米八的自己面前依旧高高大大的池骋:“找我干嘛呢?”?
 
☆、角色
 
?  池骋“啧”一声,将手臂里的外套稳稳地抛到书桌前的椅背上,双手按在吴所畏肩上,将他推到椅子跟前坐下,这才微弯着腰居高临下地道:“前几天接了个耽美网络剧,剧组还缺个浓眉大眼的角色,我看你挺合适的。”
  吴所畏压根没听清池骋在说什么。早在池骋弯腰靠近他时,吴所畏整个人就差点溺毙在对方那双幽深肃穆的黑色瞳孔里。
  他视线有些涣散的视线回拢,条件反射般地“啊”了一声。池骋眯起眼睛,按在他肩膀上的双手力道加重,半响才忍住脾气抬手捏了一把吴所畏的脸:“想什么呢?跟我说话也走神?”
  吴所畏龇牙咧嘴地将自己的脸颊肉从池骋的手里解救出来,视线从对方宽大的掌心落到浑然天成的帅气又凌厉的五官上,情不自禁拔高了音量:“耽美网络剧?!”
  池骋将自己的视线从吴所畏又大又亮的眼睛移开,语气里染上几分不耐烦:“我一发小求我的。”
  “你演的啥角色?”
  “……主角攻。”语气更加不耐烦了。
  吴所畏耷拉下眉毛,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池骋还能为他发小做到这种地步。保不定那位发小君演的就是主角受呢。
  见吴所畏沉默,池骋奇异般地挑起眉毛:“你不问我让你接的角色是什么?”话音落下没三秒,池骋又迅速不容置喙地补上一句,“那就这么定了,明儿个记得来剧组报道,地址回头发你。”
  “……”吴所畏难得无语,这角色得有多讨人嫌啊。不过,池骋这霸道强势的性格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池骋走后,吴所畏回忆起很长一段时间里,学校里的女生私下里都抱怨池骋的“双标脸”,吴所畏不明所以。之后一次专业课上,他隔壁座的黑长直姑娘拍拍他肩膀,礼貌地问他借了手机,当着他面打开吴所畏的微信,调出他和池骋的聊天界面,又打开自己的聊天框放在旁边,主动给他解惑。
  吴所畏粗略一看,就明白了那姑娘的苦逼心酸。自己和池骋的聊天界面上,总是对方一长串语音下来,自己才堪堪回复几个字。隔壁姑娘手机里的状况却是截然相反。
  吴所畏到现在还记得那姑娘义愤填膺的脸:“卧槽简直就是两种极端待遇啊!你说他怎么能这样!整天就当自己一移动冰箱啊!更何况,我这是在和他说工作!工作好伐!不过,”姑娘面上一缓,从容微笑起来,“看到你这么高冷地对待他,我就放心了。我就说,他这么对我们迟早会遭报应的!”
  吴所畏笑起来。他心里再明白不过的是,并不是他“高冷”,只是池骋那强势的少爷脾性每次都不等他有所反应,就帮他安排好之后所有一切,永远都是那么的不容置疑和反驳。
  池骋从寝室楼里出来后,几步外戴着墨镜懒懒地站在大树下的郭城宇迎上去一拳砸在他肩上,然后搂住池骋脖子往前走:“你丫说个话也磨磨蹭蹭这么久,不知道还以为你们在里面干过一炮了。”
  池骋眼角带风扫他一眼:“行了啊你,我是怕他不答应。”
  郭城宇吹了声口哨:“哟,看样子是答应了啊。答应得这么快,可不像是你说的干干净净的小直男啊。平常还藏得跟什么似的,不带出来玩就算了,人都不让见。”
  池骋挑眉冷笑一声:“是啊,人家哪能跟您这一天到晚在会所里玩群P的爷比哪。”
  其实要说玩,池大少作为“京城第一炮”,什么样的花样没玩过,只是自从他知道了吴所畏这么个人以后,池骋就一直守身如玉。
  郭城宇心知自己已经撩拨起了旁边这位爷的火,随即适当的转移话题。眼看着池骋的面部线条渐渐放松下来,郭城宇满心的“邪了门了”,恨不得自戳自己那双吊梢眼。
  晚上十二点,吴所畏在床上辗转难眠。半小时后,好不容易挨到已经昏昏欲睡的状态,在大脑陷入深度休眠的前一秒,吴所畏心底突然涌起一个不太好的念头:“我擦,池骋该不会是想让自己演夹在他和发小中间的情敌吧!”
  ?
 
☆、见面
 
?  第二天上午没课,池骋也没说让几点过去,吴所畏就自己挑了中规中矩的八点整出门。刚走到公交站牌下,对方就一个电话砸过来:“到了没?”
  吴所畏:“……没有。”
  池骋:“到哪儿了?”
  吴所畏:“……校门口的公交站。”
  池骋:“别搭公交了,你直接打车过来,下车我给你报销。”
  吴所畏:“……哦。”
  半小时后,出租车稳稳地停在一栋写字楼前,吴所畏低头翻钱包的时候,外头就有人敲车窗,示意他出来。吴所畏瞥一眼司机手里捏着的钞票,从车里钻了出来,却猛地地撞上了硬邦邦的胸膛。他抬头一看,是池骋。
  吴所畏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整理好表情开玩笑道:“你还真守在这等着给我报销车费啊?”
  池骋将手上的烟叼嘴里,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冷不丁拍上他的屁股:“接你上去呢。”
  吴所畏的表情瞬间僵硬,脸腾地一下就热了。从玻璃门后面走出来的郭城宇恰好瞧见这一幕,顿时就叼着烟乐了:“还真是稀罕的纯情小直男啊,摸一下屁股脸就红成这样。”
  “……”卧槽这谁啊。
  池骋一边带他往里头走,一边说:“这我发小,郭城宇,直接喊郭子就成。”
  吴所畏瞬间神经紧绷,不动声色地打量起面前这个男人。这人身上一件深V和破洞牛仔裤,领口处松松垮垮地挂着一副墨镜。一头卷发拢到脑后扎成小辫。池骋的五官是大气硬朗的帅,这人的五官却是精致的帅。配着一双透着邪劲的吊梢眼,整个人看起来玩世不恭。
  吴所畏跟在他们身后进了电梯,然后上了十七层的工作室。虽然说是工作室,里面的装修布置看上去却像是温馨舒适的住房。
  客厅的沙发前围了一圈人,中间的矮茶几上凌乱分布着饮料瓶和多份文件。有个披头发的姑娘最早注意到门边的响动,视线先是跟激光似的直直射过来,然后满脸激动地朝吴所畏奔过来。
  那姑娘走到面前亲切地执起他的双手时,吴所畏略微惊讶,“是你?!”这姑娘,就是上次在教室里对他抱怨池骋的“双标脸”的黑长直姑娘。
  池骋将黑长直的手简单粗暴地从吴所畏的皮肤上掰开,“林推推,剧组官方微博推送君。你认识她?”
  吴所畏一脸纠结,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跟池骋解释他和林推推画风清奇的认识过程。
  林推推并不在意池骋的行为,她打断吴所畏的思绪,嚣张地叉腰大笑:“我就知道池骋找的演员是你,也只有你才治得了这位大爷了!”
  “……”吴所畏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就是大畏?”清亮惊喜的女声突然□□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