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王之光景如旧+番外 作者:XIZIKA

字体:[ ]

 
 
 
书名:网王之光景如旧
作者:XIZIKA
 
犹记当年初遇时的年少轻狂。骄傲飞扬的对方,那样的神采,从不曾忘怀。
在德国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因为内疚而暗暗帮助自己治疗。那样小心翼翼的温柔。
接力比赛时,察觉到危险,那么奋不顾身地推开自己,如此不经大脑的本能反应,或许自己就是在那一刻深深地陷入对方不经意编织的情网中。球场上的关注,彼此信念的传递,自己了解了对方高傲冷漠下的执着和温情。
每当自己陷入困境时,每当午夜梦回时,那张脸一直不断地出现,一次次让自己更加坚定。
虽然,自己知道,对方对此并不懂,所以才会如此耐心的等待。
待到自己足够强大,足够优秀,能够站到那人身前,为其遮挡一切。
此时此刻,手冢眼里心里,只有那个人缓缓走来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心里,落地生根。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手冢国光,迹部景吾 ┃ 配角:伊藤未名,伊藤惠子,源久暝 ┃ 其它:
 
 
 
☆、重逢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深紫色的窗帘从两边分开,微风送来玫瑰清香,景吾深吸几口,穿上白色休闲套装,优雅的走出房门。
  管家尽责地介绍今日的早餐及接下来的行程。景吾听得有些分神。自手冢离开U-17去往德国,已经2年了。自己力排众议留在了冰帝高中部,今年已然三年级了。这两年来为了追上手冢,自己每天都在接受不同程度的训练,每每听说那个男人在德国的消息的时候总会想着,下次遇见,一定让你拜倒在本少爷华丽的球技下。什么时候开始,对网球的热爱,因为那个人而发生了偏移。
  景吾微微按了下太阳穴,起身吩咐管家,今天不用安排,我要出去走走。管家的景吾少爷之后的话在微微斜视中,低了下去,最终妥协。
  第一次,放下奢华和排场,自己一个人行走在热闹的街道,虽然有些不习惯,但好在新鲜。一路上不乏偶尔红着脸上来搭讪的女孩,在自己完全无视之后,变成远观和私语。
  “小偷哥哥,竟然在这看到你,太巧了,你不是在德国吗?”
  “回来有点事。”仿若万年不变的冰冷声音传入耳朵时,身体在瞬间就判断出声音的方向并转向了那里。深蓝色的休闲装,波澜不惊的双眼透过镜片向自己射来。双方皆是微怔。
  “迹部?”千叶不确定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哥哥,小偷哥哥在这里哦。”
  “手冢?”千叶这回的声音更加惊奇。
  “千叶,好久不见。”手冢走近,微顿了一下,“迹部。。。”
  “手冢,你不会是在德国呆不下去,所以被赶回来了吧。”景吾半开玩笑地骄傲道。
  “小偷哥哥才不会呢。。”对面的女孩立刻不满道。
  千叶看到两人之间的火花,立刻拉起妹妹的手,“那个,我们还有事,先走啦。”
  “海棠带领的青学赢了你的冰帝。”男人微顶了顶眼睛道。
  “所以?”
  “当年的赌注,是不是该兑现了。”
  赌注啊。
  思绪回到U-17集训的那天。
  教练让大家自由组合后,竟然要求组合的2人单打对决。
  自己选择的日吉,本意是要培养。不过,通过对决的方式似乎更能告诉他。和自己比邻对决的是手冢和海棠。看到手冢将海棠逼至极限,换场经过的时候,忍不住说道,看来我们想的是一件事。做部长真不容易。手冢只是微微看了过来,就继续投入比赛。
  赛后,手冢竟然说,海棠带领的青学会保持称霸全国。自己自然不会服气。手冢淡淡地说,“不然你我赌一次。”
  “这必赢的赌局,本少爷当然同意。说吧,赌注是什么。”
  “输的一方必须无条件答应赢得一方一件事。”
  “好,一言为定。你就等着给本大爷拿外套吧。”当时的自己笑得十分张狂与得意。
  “本大爷愿赌服输。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陪我去京都。3个月。”
  “好,什么时候去。”
  “现在,你不可以带任何东西和人,只有你和我走。”男人在说这句话时,目光坚定。
  “好。”景吾干脆应道。
  事后想起当时自己或许是疯了,不然怎么会立刻答应了。
  ?
 
☆、度假
 
?  “手冢,你到底回来做什么的,而且你能告诉本大爷,你把我带来这地方是做什么。”景吾站在这个看起来风雨飘摇的破旧温泉旅馆前,拼命忍住想要拿球拍行凶的冲动。
  “度假。”手冢眼中也有些迷茫。其实来这里是教练的安排。他也是第一次来,并且到现在也不知道教练要自己来的目的。
  一个星期前(教员室内)
  白人教练站在窗前优雅地吸着烟,“手冢,这一次的比赛你不用参加了。”
  “为什么?”手冢的语气淡的像是在谈论今天吃什么一样。
  不是因为对教练的不敢武逆,而是因为信任。当年正是教练在日本相中了自己,发出了橄榄枝。可是那个时候背负着青学的队员,自己没有立刻答应。教练当时只是笑笑。说着,你若是从那条道上走出来,你会联系我的。便潇晒离开。
  其实自己何尝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阻滞不前。但是,正因为有这些,才有今天的自己。可是那个人,当时在球场大声地告诉我“手冢,支柱不是你一个人的专利吧,啊,也信任一下我们吧。”放下支柱的负担的那一刻,我享受到了专属于自己网球乐趣。是啊,我的使命已然结束,新的时代将由他们创造。比赛结束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很想去德国吧,啊,那就去吧,我一定会马上追来的。”他遵守着与我的约定,在3番和5番的洗牌战时,与入江坚站到底,将他的信念传达给我。来到德国后,曾一度陷入十分被动的局势。是教练和他给了我坚持的力量。
  “手冢,你找的了自己的网球吗?”
  自己的网球?自己现在选择的职网不就是自己的道路?手冢没有回答教练。
  “你的网球是什么,你的人生是什么。你的人生不可能只有网球,你的网球能够代表你的人生吗?我想你需要想想这个问题。”说着,教练拿出一张泛黄的名片,“给你3个月的时间,找个人到这里陪你想。”
  “找人陪?”手冢终于有丝惊讶。
  “网球和人生都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我想你心中早已有了人选吧。”说着,教练转身笑道。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十分狡黠。
  人生与网球的平衡吗?手冢在心里笑了笑。看到景吾一副发飙的表情后,这个笑容便泛上嘴角。景吾正在天人交战中,预备用眼神杀死手冢时,看到那抹来不及收敛的微笑时呆住了。然后,手指不由之主地抚摸上,在触到那温暖的皮肤时,方才猛然回神。
  紧接着,双手在手冢脸上用力向上扯,“早想这么做了,不会笑的面瘫,本大爷最讨厌了。”手冢好像仿若才被话语惊醒似的,向后退了退,摆脱了景吾的触碰。
  “手感不错。看在你娱乐本大爷的份上,就陪陪你吧。”说着率先推门而入。
  木门上的铜质风铃和景吾得意的笑声,停留在手冢耳里。
  阳光透过古树的缝隙洒在少年纤细却挺拔的身影上,如梦似幻般地像是一触就要消失似的,手冢仿佛被蛊惑般地喊道“景吾。。。”低沉地嗓音,带着意味不明地情感,和铃声一起消散于风中。
  ?
 
☆、光景如旧
 
?  迹部景吾,这是个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众人拥护的存在,无处不彰显奢华。手冢国光,这个永远一副不动如山的坚毅面孔,全身散发出的领袖气质,让你仅看一眼就会铭记于心的男人。这两个青网的神话人物。可若是你看见现在的他们,一定会觉得自己混乱了。
  小小的庭院中,有两个忙绿的身影。穿着浅蓝色运动装的男子,正在努力清洗手边堆积如山的衣物。穿着银灰色休闲服的男子,正在从一口不大但很深的井中打水,然后将水灌入屋内的水缸中。
  你若是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着浅蓝运动装的男子冰山脸上带着微微的无奈以及着银灰色休闲服男子脸上愤慨不已的表情。
  你没有看错,这两个正在辛勤劳动的正是前来“光景如旧”温泉旅馆度假的手冢国光和迹部景吾。
  这已经是他们到“光景如旧”的第五天。除去第一天,他们已经为这个旅馆工作了四天。你肯定有很大的疑问,谁可以指挥这两个灵魂人物做家务。
  其实景吾也很想问这个问题,他为什么会答应手冢陪他,又为什么会和手冢一起输给那对奇葩兄妹。
  让我们将时间推回四天前。
  “你们是谁?”清脆地声音从屋内传来,人未到而声先至。
  “应该是小白教练说的那个人吧。”温文尔雅的声音同时传来。
  “小白?”景吾张狂地对着手冢大笑,“你教练的名字一点都不华丽。”
  手冢面朝屋内,恭敬的深鞠一躬,“您好,非常抱歉打扰你们了。我是手冢国光,这位是我的朋友迹部景吾。我们是德约科维奇教练推荐过来,今后请多多指教。”
  话音刚落,从二楼的木窗上跃下一名红衣少女,瓜子脸上大大的眼睛,清秀灵动的相貌让手冢微怔片刻,再抬眼间脸色已如常。
  “你就是光?”少女好奇地围绕手冢打量。完全忘记旁边还有一人的事实。
  “咳咳。。。”景吾咳嗽了两声以唤起对方注意。还从来没有人忽视过本大爷的存在呢,尤其是母猫。
  红衣少女果然转头打量起景吾。
  “本大爷迹部景吾。。。”景吾话未说完,对方只是听到名字,突然眼中精光四射。
  “哦,你就是景啊。果然是女王受。”少女一边点头一边转头喊道,“哥哥,冰山帝王攻和傲娇女王受,鉴定完毕。”
  “野丫头,你说什么?像本大爷这么强大的人,怎么可能是受。本大爷可是君王。”景吾一副不认同的模样。
  “哎呀,哥哥,他傲娇了。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惠子。远来是客,今天爷爷不在,我们要替他老人家好好招待贵客才是。退下。”柔柔地嗓音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但丝毫不减话语中的气势。
  手冢和景吾直觉这会是个十分棘手的人物。
  从屋内走出一位金发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清澈的双眸和淡淡桃红色的嘴唇柔和了原本的刚硬的线条,微微翘起的弧度,给人温良儒雅的感觉。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尹腾未名,这位是我的妹妹伊藤惠子。欢迎来到‘光景如旧’,接下来的三个月,希望可以相处愉快。”未名伸出右手,手冢握上,“打扰了。”
  “喂,你为什么会来?”惠子好奇地看着景吾。
  “本少爷迹部景吾,不是喂。”景吾微瞟了瞟对方,趾高气扬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丫头。”
  “恩。。。小景景,我看你是不知道吧。。。哦哈哈哈。。。”少女笑得更加张狂。
  “伊藤惠子,带客人到客房去。”未名轻飘飘的一句,轻易制住了少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