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篮同人)暴君的沦落 作者:阎王姥姥

字体:[ ]

 
 
《暴君的沦落》作者:阎王姥姥
    
 
文案:
 
  一介心狠手辣的暴君被迫穿梭于各绝色小攻床笫之间的故事。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一切只为小受的NP,一切只为大家的“性”福,贯彻小受是用来虐的宗旨,切记各小攻是渣渣的思想,脚踏实地的迈向NP界的大堂。
    深入,深入,再深入。
    (黑篮同人,火神总受,奇迹的渣渣。)
 
 
番外独白
更新时间2015-10-24 11:09:03  字数:341
 
 我曾居于高位手握重权,却迫于现实的杀戮,不得不以冷血示人,然而“山河拱手,只为君笑”,满怀温柔只许一人,奈何作践沦落至此地步。
  若只虚空一场,汝当初为何妄下诺言,邀我共享人世繁华;若只误会一场,汝又为何欺瞒成瘾,让我犯下这滔天罪恶;
  若汝只求这玄寒之气,何必又满含歉意,助我苟活于世;若汝只为报复于我,何须大费周章步步伪装,只让我深陷这天地落差。
  活于世上二十多年,却被众人玩弄其中,怪我生性愚钝无知??还是因为尔等运筹帷幄??
  当没入那滔滔忘川江,我又岂会妄图得来生?
  只是我恨,恨我做了一生负心人。
  世人弃予,天地难容,归人已复,许予白头。
  他曾说:除非黄土白骨,守予百岁无忧。
  兜兜转转,在世间逛了这么久身边还只剩一个你,而我此生终究负你。
  青峰,
  我本无情之人,莫再想我,你这一生我愿拱手相让。
 
第一章 美强(古代NP总受)
更新时间2015-4-29 16:02:24  字数:3093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如羔羊般束手无策的任人líng辱。
  黑夜如墨,那萧瑟的竹林子里被路过的野风一扫,便“簌簌”的卷席落下,恰好将隐藏在黑暗中的两具摇晃着的身体增添了莫名的美感。
  幽暗中,依稀可见一具修长有力的男性着装整齐的俯视着身下凌乱不堪的男人,然后自顾的浅出深入,那只白皙细长的手正死死的按住身下的人,然后尽情的抽送。
  而那正在极力隐忍着不适的男人被迫跪趴在地上,被剥夺了自主权的他没有任何权利来阻止这耻辱的一切。
  他被强制性的暴露在仅有的一点月光下,那烈火一样的头发在随着动作颤动着,他紧咬着下唇,双眼丝毫不被其影响到有所波动,依旧如寒如霜,只是深处更为冰冷而无情。
  听到施虐者讽刺的冷笑,那清朗带着满腹的寒意,他恼羞,挣扎无果,脑海中强烈的向他反应着:
  ——杀了他,
  ——杀了他。
  四周浓烈的杀意顿时四起,遗憾的是无任何改变,他依旧被迫摇晃,依旧任由骑于身下,这晚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他是谁?!
  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野生虎,御虎唐堂主——火神大我。
  他居高巅峰之上,手握重权,人人熟知他残暴冷血,天性孤傲无情,如若一丝不意,即使六亲不认也不在话下。
  可是偏偏这样一介生猛冷酷的男人却有着令人无法想象的容忍痴情的一面,知他这面的人仅此一人,唯一的一人,一个与他同样冷漠又无比高傲的男人———赤司。
  那夜荒yín之后,他被那个袭击自己的男人吸走了将近七成的内力,对于一个靠武力竞争而存活的武者来说,这无遗给了他一个间接性的慢性自杀,那些在暗处偷窥他脑袋的人在蠢蠢欲动着,等待他松懈的那一刻。
  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
  独居阁
  名如其实,跟这个男人自身一样,独居一格,清冷洒脱。
  这是他特别为自身修行而建造的一个地方,那处境跟他自己一模一样。
  他现在要洗净自身的污秽,他知道,如若被赤司知晓自己的肮脏,那个男人一定会更加厌恶他的,所以,他想要瞒下去,不惜任何的代价。
  男人精干结实的身体隐于温泉之下,清冷的月光打下,热气中隐隐可见波光粼粼,而水下那若隐若现的修长双腿引人遐想。
  年轻俊秀的侍从安分又一丝不苟的为靠在水壁上的男人擦拭着后背,那火红的长发被蕴湿贴上蜜色的肌肤,那交错中还能清晰可见情y后的粉红。
  只是一眼,那侍从便移开了目光,他不敢逾越,即使是憧憬着这个冷酷的男人,他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深知,这个男人不是他能染指的。
  直到水中的男人呼吸平稳,带着淡淡呼吸的时候他才小心抬起了目光。
  那个男人正在梦寐,他有些欣慰,因为只有到男人位临独居阁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一丝轻松,远离江湖的仇杀恩怨,自在又安逸。而此刻,也只有被有幸选做看门人的他才能得此一见。
  侍从贪婪的目光移至那被热气湿润的双唇,这个一脸凶相又精干的冷酷男人竟然有着饱满丰盈的双唇,那唇角轻抿,薄汗勾勒出了那优美的唇型,让人无法扼住一种来自原始的冲动。
  “尤十,在这几天里可曾有人报信给我?!”
  双唇的主人开口了,那满带质问的语气立即将侍从的思绪拉回。
  “回主人,不曾有人亲临。”
  他回答,稍感慢怠。
  “哼。”火神冷笑着缓缓睁开如红魔般的双瞳,“他果然不在意我是否横尸了街头,没准现在正在我的府上举行庆祝仪式呢。”
  他的语气引人发寒,不知是自嘲还是讥讽,侍从感到了一丝隐藏其中的不满与落寂。
  火神毫不忌讳的起身,那修长精装的男性躯干毫无保留的裸露在了月光下,侍从连忙带着微红低下头,以尊敬又谦卑的姿势递上了材质高昂的浴衣。
  他随手接过,双眼不悦的一眯,那双精明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一切般,赤裸裸的俯视那名年轻的侍从。
  “别忘了你的身份,若是再有下次,我立马斩了我两二人几年来所建立起的主仆关系。”
  火神非常大方的提醒了他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浴池。
  那侍从有些被吓到,他怎么能当着主人的面有那些逾越的想法呢,果然是该死。
  他愤愤骂着自己的不小心,然后不由自主的看向那高大的背影越来越远,他知道,那是他一直触摸不到的永远。
  火神离开独居阁时又已是两天后,他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他本就不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只要有心伪装必不会让外人觉得有一丝可乘之机。
  依旧如虎般生猛有力。
  御虎堂内。
  火神还未停歇自己匆匆的脚步便直往幻园的方向而去。
  黑色的长靴踏入这片熟悉又明媚的地方,却没感知到那多日未见的气息,他一个皱眉收回扫视八角亭的目光,心下一个糟糕,几步踏入回廊推开了那虚掩着的雕花大门。
  安静的奢华屋子里毫无一丝人气。
  火神恼羞,原本悬着的心顿时一阵猛的下沉。
  那个男人果然趁着这几天的时间逃离了,不管自己使出了如何强制性的举动,他总能想方设法的来藐视他,没有一丝的犹豫。
  他大步来到肃穆的大堂,招出自己私下的得力助手兵队。
  鬼隐兵。
  虽十二人,却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杀戮极高的神秘杀手,江湖只闻其名,叫做十二无常。
  那清一色着黑装的健壮躯体们谦卑的跪在脚下,等着主人的吩咐落下。
  “给我马上找到那落跑的男人”火神低沉的嗓音威严响起,随后降下语调特地提醒道:“不准出手,如若他伤着半毫,我唯你们是问。”
  火神知道这十二人杀人不眨眼,即使是他这个主人也不得不强制性的极力压迫他们的动作。
  “是。”
  十几声浑厚的声线响彻整个宽阔的大堂,出了大门身影便一闪不见,只留得慢了半拍的风声呼呼直响。
  火神相信这十二无常的办事效率,只剩三成功力的他只要等候消息便好。
  他一抚身上的黑袍便坐于凝重威严的宝座之上,随即将冰冷的目光落于一旁瑟瑟发抖的管家身上。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火神开口,没有一丝情绪,可是那中年的管家分明听见了其中的不悦,他拘谨的低着头,如实回答他。
  “前几日自称是赤司大人的表兄上门来探望,而赤司大人也默允了,下仆本想告知堂主,不过您曾发书回来不要打扰到您,下仆也不敢轻举妄动,再者,赤司大人也称小事便不要惊动于您,所以.。。”
  “所以你就放他们私自离开?!”火神拦下他的话,“你可知谁才是这大堂的主人?”
  火神气急攻心,削薄的内体经不住这强烈的动荡,使得他一阵阵的眩晕袭来,不得不以手支撑自己的头部。
  堂主少有的愠怒惹得那管家连忙跪下以示自己的忠心:“当然是火神大人。”
  此时的火神的内心没有过多的闲情,不知是因为头痛还是那男人的离开,他只是反常的挥挥手打发走那管家。
  “下去自领二十棍罢了。”
  管家连连磕头跪谢:“多谢堂主不杀之恩。”
  那管家走后,火神略显难熬的侧头望向那扇巨大的镂空大窗,被拒绝于窗外的明媚让他有些眼花。
  眉间不知觉的忧虑让这个强大的男人看起来分外的寂寞。
  赤司,
  你要我如何做才能安分的留在我身边?
  这几年,你是不是恨毒了我?
  如果只有这样你才能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那么,你便一直恨我罢了。
   
 
第二章 美强(古代NP总受)
更新时间2015-4-29 17:13:05  字数:1383
 
 等待着的时间分外难熬,直到一只纯黑色的信鸽穿过窗台落上宝座后,火神的心绪才再度的泛起了涟漪。
  他起身取下鸽子身上的纸条,一句简单明了的话他便不动声色的勾起了唇角。
  十二无常的行动果然利索。
  火神唤来自己的良驹,那马儿身形健硕有力,少有一身黑的发亮的毛发,又修长又漂亮。
  他翻身上马,道了一句:“青州碧竹楼。”
  碧竹楼是青州数一数二的豪华酒楼,火神路过青州时曾进过几次,这酒楼不愧声名远扬,装潢与接待算是上等货色,可知其创始人家当不少。
  连一向不屑尘嚣的他也不得不赞上一番,火神心下有几分较劲的疑惑了。
  赤司在我堂中吃的用的也尽数上等货,不比那酒楼底一档次,为何他要弃我御虎堂而去,反而明目张胆的留在了碧竹楼?!
  他到底还有何不满?
  赤司的离开并没有故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不过正好,这让火神方便了不少。
  名叫疾风的马儿仿佛通了人性般,高大的躯体便如风一样的离去,带上一阵尘嚣。
  青州碧竹楼。
  月色清凉,悠长的廊上方挂着几盏暖色的灯笼,明灭的幽幽烛光下,有一沉稳修长的身形正在行走,墨色的青丝浮动,随着一步步的前行而轻抚着那黛色绣花的衣裳。
  幽光下看不透这男子的神情,从他一举一动来看,该是出自极有教养的家庭,一股淡雅的气质浑然天成。
  他手端精致的陶具,那令人垂涎的食物香味预示着其中的各种佳肴。
  正当男子要转弯之际,只觉得眼前有银光一闪,随即迎来的就是一柄发着寒光的利剑架在脖子上,他不慌不忙的看向剑的主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