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神]且听歌吟(白一/海一)+番外 作者:落絮轻沾

字体:[ ]

 
 
书名:[死神]且听歌吟(白一/海一)
作者:落絮轻沾
 
※前话:本文乃死神原背景穿越,长篇,欢乐向(?)。
白一:朽木白哉×黑崎一护
海一:志波海燕×黑崎一护
嘛,会有这文主要是因为自己想看海一这对CP,但是我知道这对忒冷也没人写……于是这种时候只能期期艾艾地自力更生了(我已经自力更生惯了抹泪)……但是又因为白一是我死神的本命CP……于是……咳= =。
 
内容标签:死神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崎一护,朽木白哉 ┃ 配角:志波海燕,市丸银,蓝染…… ┃ 其它:死神,白一,ALL一
 
 
☆、第一章(上)
 
?  【死神】且听歌吟(白一/海一/隐all一) BY 落絮轻沾
  当风响起的时候,你会想起谁?
  如果注定我将死去,请允许我化为风,
  萦绕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且听风行,自在歌吟。
  ——题记
  第一章听,风在歌唱。
  一护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忍不住破口大骂,该死的朽木白哉@%¥@##@&*¥%#!!(此处因内容不雅自动屏蔽3000字)
  至于为什么一大清早就迫不及待地对着贵族大人开骂,一护痛苦地扶着酸痛的腰一脸愤恨提都不想提……
  幸好那个死面瘫不在……一护心虚了一下,想起昨晚连自己都无法忍受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对方的热情交缠就面上一烫——否则他绝对没脸就这样爬起来的啊啊……更不要说让他当面指着贵族大人那张万年面瘫——除去某些特定的时刻——的冰山脸开骂了。
  原因当然不可能是害怕樱花飘飘之类的。好歹对方亲口承认自己打败过他不是么!虽然那个“算你赢了”的“算”字让他至今还耿耿于怀。
  总之像昨晚那样之后的早晨起床后没看见任何认识或者不认识的面孔真是太好了!
  于是归根究底什么“该死的”或者“混蛋”之类的咒骂只是少年别扭害羞地表达着自己的宣泄情绪。
  啊啊不管是做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自己主动迎合上去还是快三点的时候开口求饶最后很丢脸地不幸晕过去的事实都足够让他把欲求不满的某人月牙天冲了去。
  羞愤不已。
  可是当初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谁能想到那个平时一脸你欠我八百万的冰山面瘫贵族大人在某些个时候却恶质到让一护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要是当初没有因为看见他在夜月的樱树下高傲清冷寂寞孤独的背影而忍不住对那个男人产生怜惜和心痛之情自己也就不会傻愣愣地一头撞死在这块大冰山上……现在回想起来,高傲?清冷?寂寞?孤独?啊呸!真相却是从不懂得节制为何物的禽○!!(怒)
  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还有一个真相是某贵族大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独占欲极其强盛的霸道家伙。这个大醋缸,自从交往后就不允许他在外面和他那群“狐朋狗友”们接触了。比如勾肩搭背什么的。
  根本不会给他任何后悔的机会啊啊!
  当然这并不代表一护对两人之间的关系要后悔什么的。
  一护心虚地看了看四周,这个念头千万不能让贵族大人知道啊……哪怕只是个微小的念头被知道后自己的下场肯定十分特别异常惨烈。
  一护自从认识到自家恋人的霸道与任性后早就彻底放弃反抗,欲哭无泪啊。
  可是为什么每当看到那个家伙的霸道与任性后却满心的甜蜜与幸福?!被粗暴地占有的时候还会不由自主地主动迎合,特别是对方在自己耳边说着“因为是一护才会不受控制”之类绝对不符合那面瘫冰山形象的情话后,自己的双腿会不由自主地张得更大些……
  ……果然自己难道是那些看见两个男人在一起就会无比疯狂激动的女人们口中那所谓的受虐狂么么么?!!啊啊啊他不要这辈子被一个面瘫吃得死死的啊!!
  ……不出意外死后依旧会被吃得死死的。 
  一护估算了一下这个假设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暗自唾弃并且毫不犹豫地鄙夷了自己三秒钟,终于爬下床捡起昨晚被某人随手扯下扔在房间角落的死霸装胡乱地穿上拉开卧室的和式门,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像浮游生物一样在走廊上游移着。
  虽然在尸魂界待的时间不长,很多地方还没认熟对一护来说迷路基本属于每天的家常便饭,但好歹来尸魂界后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待在这个朽木大宅,虽然这并不能成为一护在这个占地为尸魂界三分之一的朽木宅里不迷路的理由,但从主卧室到用餐室这条路他算是最熟悉不过了,几乎每次来都会走一遍,咳。顺带一提,从书房到主卧室的那条路他也很熟。 =  =
  迎面管家走来,一护赶紧放下撑着酸痛的后腰的手和对方打招呼,“清川爷爷,早啊。”
  “夫人,早。”对方恭敬地弯腰行礼,一护差点闪到了腰。
  “夫夫夫夫夫夫……人?!”一护涨红着脸,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了,但是反应还是像第一次听到一般,差点跳起脚来,“说了不要这样称呼我了!”当然也不是第一次驳回这个称呼了,虽然依旧反驳无效。
  忠心的老管家依旧一丝不苟,恭敬地回道,“当家吩咐了,礼数不可少,作为下人不可以越礼。何况夫人早晚要嫁进门的,早点习惯也好。”
  好个鬼!我呸!谁要嫁给那个面瘫!不对不对,问题不是这个!“我才不会嫁!我以后是要娶老婆的!是娶啊!就白哉那张脸称呼他为夫人还差不多!”
  会有想法要娶朽木白哉的人估计也只有一护如此神经大条兼万年长不了多少记性的人了。也不想想就朽木白哉那面瘫(?)性格会甘愿嫁人?!
  怒,那他黑崎一护就该甘愿让人娶么?!!!!!
  这叫什么?□□裸的反攻之心啊!
  虽然结果往往只有无疾而终。
  老管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看上去并且也听人称赞过很聪明很勇敢很元气的半死神少年到现在这种时候还看不清形势呢。只能目送着气急败坏骂骂咧咧远去的橘发少年低声轻叹。
  唉!夫人啊,所谓有名无实不好过,有实无名更揪心!您还是趁早认了吧。
  关于正式入籍朽木家这件事白哉曾和一护说过一次,当然被一护毫不犹豫的态度配上抵死不从的表情给拒绝掉了,惊讶的却是自那次后白哉也再也没和一护提过入籍的事。语言上是不提了,可是行动上却分毫不退让,该有的夫人的礼仪都有,不管是当家夫人还是队长夫人的。
  有时候碰到朽木家的下人或者六番队的下属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称呼他“当家夫人/队长夫人”的时候他总是又恼火又无错,羞愤交加。而某人却只是轻轻地一瞥他,眼神却像是在说“你不愿入籍我都不逼你了但保留该有的礼节并不过分吧毕竟该亲的都亲了该摸的都摸了该做的都做了难道要让人说我朽木白哉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这种明显无赖却又无比冠冕堂皇的话。
  男人气定神闲施施然远去,一护愣是没说出半个字来。
  所以说了一护这辈子都会被这个面瘫冰山男吃得死死得了,贵族大人难得说那么长一段话只为了突显一个词——负责。
  从小被灌输着“先出生的哥哥当然要保护后出生的妹妹们”这种思想的一护也变相地接受了关于“责任心”的概念,所以露琪亚死刑啊女同学被抓啊这些他本可以完全不管安安心心继续当他爱妹妹爱家爱学习的好学生却义无反顾地奔去尸魂界啊虚圈啊之类的鬼地方。嗯,鬼地方。可见我们外表不良小强内心热血温柔的主角同学有一颗相当强烈的责任心,于是面对贵族大人的“负责”二字一护还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毕竟自己整个人整颗心从灵魂到身体都是那个男人的了。负责的话当然要,不负责一护才要拿斩月去砍他,但是不是这样的负责啊混蛋!
  一护掩面,往事不堪回首啊。对,那就是个得寸进尺的混蛋!贵族大人在吃掉灵魂(?)后不久便迫不及待地跑去现世……………………………………
  第二天早上对着刚睡醒的他还深情款款当然依旧一副面瘫脸地说着什么“一护你现在从里到外都是我的了什么时候入朽木家的籍?”
  嗯,这个就是贵族大人第一次提出也是唯一一次提出关于入籍的事的时候,一护想也没想一脚把还想温存的某人踹下床,“做!梦!!”相对于被毫不犹豫踹下床并且拒绝入籍提议的自家恋人是否有自尊或者面子上挂不住的问题,他比较关心还差半小时就要迟到的课。
  好学生啊好学生,哪怕头天晚上没节制地××○○第二天管他腰酸背痛还是恋人的低气压都坚持去学校报道。
  当然最后贵族大人也只是稍稍郁闷了一小下,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拢拢袖子施施然回到尸魂界。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啊!
  人都给他吃拆入腹渣都不剩了还郁闷个啥!
  ?
 
☆、第一章(下)
 
?  一护用完早餐后习惯在院子里散一会儿步,虽然这个习惯是和白哉在一起后被他带出来的,反正他现在也习惯了饭后散散步,消消食,毕竟朽木宅不比现世一般的公园,空气好环境好,也够清静。
  一护其实本身并不是个多话的人,又总是习惯性地皱眉露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加上他那一头鲜艳的橘子头被人误以为是不良少年也不足为奇。所以他以前总是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烦让他心烦不已,被人找上门来欺负了不还手绝对不是他黑崎一护的性格。但是如果可以不动手,没有恶意的,他还是不愿轻易出手的。这里可以稍微联想一下,小时候被女孩子打就会哭的小一护。
  呐,如果没有那些莫名其妙的打架与麻烦,一护本质上还是个安静而温柔的少年。
  朽木家大归大,可清冷却也是事实,这里只住着家主,没有主母更没有子嗣,如果有孩子的话会热闹一些吧。一护叹了一声,琥珀色的眸子黯淡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常。他并不知道白哉是如何摆平朽木家那些传说中顽固不化腐朽不化的长老,身为男性的自己,注定无法给朽木家一个继承人。
  其实这多少也是他拒绝入籍的理由之一。
  他有自知之明,他担不了那个责任。
  可是白哉不同于白天冷冰冰的脸温柔地搂着他近乎深情地对他说“一护,一切都交给我吧”的时候让他所有忧虑烦恼不安通通抛到脑后。
  至少我是爱着这个男人的,这个男人也爱我。
  至少这个男人现在还需要我。
  一护已经习惯了在那个男人身边,在朽木家,散步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在六番队,工作的时候,休息(自从六番队队长和死神代理交往后出现的名词,六番队队员们感激涕零,真诚而恭敬地称呼一护“队长夫人!” = =)的时候,下班的时候……
  他身为死神代理起初被强制命令双休日来尸魂界跟从静灵庭最完美的死神模范暨六番队队长兼四大贵族之首的朽木白哉朽木队长学习,学习着学习着,一来二去,有了交集。而交集,却是意外的开始。
  一护看着樱花飘落的时候突然想到,明天周一了,又得回现世去了。
  一护一直没对人说,和白哉开始纯属意外。那是醉酒后最惨痛的意外。醉酒的人是他,不是贵族大人,如果受害者暨被压的那个人是对方的话一护大概还要为自己争辩一番,反正都是男人啊又没有贞操可言!可是事实是第二天醒来后除了宿醉的头疼还有全身上下的腰疼背疼还有……那啥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