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来生不见+番外 作者:重回七岁

字体:[ ]

 
 
文案:
       吴邪坐在地上抽着烟,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他的烟头一闪一闪地亮着红光。这个夜晚没有月亮,星星只有零星几颗挂在遥远的天际。吴邪的眼神放空着,思绪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许久之后,地上的烟头乱七八糟地铺满了脚下,他才转过身,轻笑一声,然后说道:“我愿意做你的媳妇儿,不过只有这辈子,下辈子,你不要再遇见我了。”
 
日更小天使呵呵呵
 
 
内容标签:强强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眼镜,吴邪 ┃ 配角:张起灵,胖子,解雨臣 ┃ 其它:生离死别
 
==================
 
  ☆、第 1 章
 
  第一章
  吴邪从那个凶斗出来已经半个月了,他受的伤并不严重,现在也彻底好起来了,只是他总是殃殃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力气。
  胖子来看他,一向欢脱跑火车的他看到了吴邪这个样子,竟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陪他坐了一个小时,最后实在受不了他的死样子,扔下一句:“老子亲自去找他回来,你收拾收拾,别吓到人了!”
  吴邪看着胖子许久,才点头,说:“拜托你了,谢谢!”
  胖子看他脸上还有犹豫,似乎不想牵扯到自己,心说这天真还是这么龟毛,兄弟之间有什么好计较的。胖子一拍大腿,说:”好好等胖爷回来!”
  胖子刚走,解雨辰就来了,随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这副样子是要做给谁看?别像个怨妇似的让人看笑话!”
  吴邪默默地转过头,小花下手重,他半边脸都麻了,但是他知道掌印很浅,不近看别人也不会知道他的脸上有个巴掌。小花说的对,但是他一点也不想理会,他心里很累。他觉得自己自从回到地面,就失去了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东西。他有想起了枕头底下的那个笔记本,那是黑眼镜的笔记本,他已经看了几页,然后再也没有勇气看了,而现在他突然又很想再看看它。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只有这个笔记本才能给他一点空气活下去。
  解雨辰淡淡地看着吴邪,他的脸上全是淡漠,仿佛这个世界怎么样都和他没有关系了,他就好像,一个死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别人就不会发现他。
  哀莫大于心死。
  解雨辰知道自己的眼神一定充满了悲哀,吴邪的心死了,而他自己的好像也随着吴邪死了。
  年幼时相遇,便已倾心,虽多年未见,心中却总有一丝念想。青年时重逢,他对自己带着不知所以温和地笑,自己并没有立刻认出他,但是在那一刻心突然就软了,所以才会陪着他在大门口傻笑。如今两人出生入死数十次,不是相濡以沫也是同生共死快十年了,他一直的等待,到了这一刻再也没有了意义。
  解雨辰只觉得心里涌起了无尽的悲伤,伴随着一股汹涌的愤怒,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双手都发起了抖。他不能再看着吴邪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不会亲手掐死他。
  解雨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摔门离去。
  吴邪看着解雨臣气冲冲地离去,才慢吞吞地从枕头底下拿出黑眼镜的笔记本,他的动作很慢,仿佛那薄薄的宣纸承载了千斤的重量,让他几乎不堪重负。
  这是吴邪回到家里在自己枕头底下摸到的,黑眼镜在离开之前,把这个放在他的枕头底下,在那之前,吴邪根本不知道这个笔记本的存在。
  原来在那个时候,黑眼镜已经预见了自己的命运。
  吴邪拿到它时,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因为他终于意识到,黑眼镜真的走了,这个对他无比温柔,永远不会离开他的人,终于再也不在了。
  吴邪在屋子里抽了一整晚的烟,可是再也没有人凑过来,亲他一口,然后把烟拿走摁灭了。
 
  ☆、第 2 章
 
  第二章
  这是黑眼镜的笔记本,上好的宣纸订成并不厚的一个本子,有32开那么大,还有几页就写满了。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一些黑眼镜觉得重要的东西,还有他的日记。
  第一页是黑眼镜的日记,落款时间:一九五零年十月十三日
  这个笔记本,比吴邪的年纪还要大。
  一九五零年十月十三日
  我对自己的年龄并不确定,隐约有几十岁了吧,毕竟已经很多年了。可是有一件事我非常清楚,这几十年来我仍然保持着20多岁的模样,一点儿变老的迹象都没有。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我意识到时,我的年纪都一大把了。
  不会老也不会死吗?那我岂不是有一大堆的东西要去记忆?
  我决定把重要的东西记下来。
  爷出生于八旗,是个满人,家族本来非常的显赫,小时候过的日子很是奢侈惬意,没想到好景不长,在清朝到了我的这一代,就不行了,家里人没有为将来做打算,富贵到了头,最后落得个香火不继的结局。我的汉姓是齐,但是现在提起我本来的姓氏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更何况现在新国家成立,看样子不会在短期内消亡,这个姓氏也必要提了。出事的时候我正好在德国,逃过了一劫,回来时又在打仗,身份尴尬,想出力也没个地儿,便在西北一带混,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为什么就当了外国考察队的掮客,说是考察,其实是盗墓。爷不是计较的人,看着没什么正事儿做,便也两脚一跨,当了盗墓的手艺人,咯咯咯。
  爷的身手倒是继承了八旗勇士的勇猛利索,在德国那会儿又练了,于是很快就在道上出了名堂,又因为爱穿一身黑色,便有人称一声“黑爷”。
  爷对盗墓这事儿没什么意见,就把它当成一门手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进多了死人的宅院,才得了这不老的怪事,也不知道爷的寿命会不会延长。爷不稀罕,真的不稀罕。爷的家族只剩爷一个人了,这些年来也没想过找个伴儿,就是打了早死早超生的打算,因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嘛。爷这个年纪,孙子也有狗五爷的儿子那么大了,却还挂着一副嫩脸,像个什么样子!
  今个儿有人送了爷一副墨镜,带上去黑乎乎的,所有东西都好像蒙上了一片夜色,看着人都有一种阴森的感觉,让爷有一种自己还在墓里头的错觉,啧,什么玩意儿!这西洋人的东西,就是华而不实,远远比不上咱中华人的东西,看样子他们洋鬼子的智商还是落了我们炎黄子孙一大截的。啧啧!
  说起洋鬼子,爷前个儿眼睛不太舒服,便去了看了个洋人医生,半个鸟蛋都没有看出来,只说没事儿!爷要不是看你就住在附近,还不屑踏进去呢!
  现在的人民都敬仰□□,对盗墓很是不宽容,爷听说长沙那里盗墓贼混得开,收拾一下,如今正在火车上,一会儿就到长沙了。
  虽然是第一次到长沙,爷倒不担心,就凭爷这身手,到哪儿哪吃香!黑爷就是这么有自信咯咯咯!
 
  ☆、第 3 章
 
  第三章
  黑眼镜的字就像他的人,一行行的小楷写得自然宁和,一看就是个心宽的,这样的人没有什么牵挂,活得才自在。
  吴邪又往后翻了几页,写的都是些年代比较远的事情,就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打算往回翻,谁知一看之下就愣住了。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隽秀的瘦金体,细细密密地写在一张便签纸上,白色的纸张已经泛黄,被紧密地贴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的宣纸上。上好的宣纸依然白皙如旧,并无半分岁月的痕迹,一如它的主人黑眼镜,而那张便签,就好像他自己,铺满了时光的年轮。
  “小三爷,在这里还能遇见你,真是有缘分啊!”黑眼镜坐在饭馆的靠墙的矮凳子上,微笑着向他打招呼。这个饭馆的凳子比普通的凳子要矮很多,黑眼镜的腿又很长,只好随意向前伸着,正好挡到进来的吴邪。
  吴邪低头看向他,不由也笑了,黑眼镜一身黑色皮衣裤,又带着墨镜,修长的肢体隐藏着未知的力量,一般人看着都会觉得一股子煞气扑面而来,所以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吴邪订了饭菜,便坐到黑眼镜对面,笑问:“你这么来这了?有生意?”
  黑眼镜咯咯咯地笑,盯着吴邪的脸笑了一会,喝了口青稞酒,说:“瞎子闲人一个,整天无所事事,只好四处走走,长长见识,小三爷可不要笑话瞎子。倒是小三爷大忙人一个,来墨脱是有什么事吗?有没有瞎子能帮忙的地方?瞎子闲得很,不介意的话让瞎子搭把手。”
  吴邪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青稞酒,避过黑眼镜探究的目光,说:“哪有什么事,不过是来收点货,回去救救我那破铺子,不过是一点小事,又何苦劳烦黑爷你。”
  “小三爷见外了,瞎子不过粗人一个,干的都是苦力活,哪有什么爷不爷的,莫要太看得起瞎子我了。”黑眼镜轻笑,给吴邪添酒。
  “黑爷过谦了!”
  青稞酒醇香清爽,绵甜醇厚协调,回味悠长,吴邪不知不觉地就已喝了一瓶。
  这时候饭菜上来了,吴邪也不说话了,埋头苦吃,黑眼镜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吴邪虽然觉察了黑眼镜的眼光,倒也不十分介意,这黑眼镜虽与他不甚熟络,却从未加害于他,吴邪对他还是很放心的。
  酒足饭饱,吴邪也不觉得有什么好聊的,便想起身告别。这时黑眼镜从桌子对面伸手过来,正好握住他的手腕,却什么话都不说。黑眼镜的手掌火热而且有力,眼神牢牢地看着吴邪,他的全身都透露着一股坚定。吴邪看着他,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只好沉默着等他开口。
  正值夏天,墨脱并不很炎热,只是饭馆不大,人又多,坐久了就觉得闷热。不一会吴邪的手心就出了汗,更觉得黑眼镜的手像一块烙铁得吓人。
  “黑爷,什么事?”吴邪终于受不了,不光是黑眼镜似乎有温度的眼神和火热的手掌,旁人看过来好奇的目光也让他不好意思起来。
  黑眼镜指了指旁边的墙壁,吴邪转头便看见墙壁上贴满了写了字的便签贴,刚刚他并未细看,现在才发现那是旅客的留言。
  “小三爷一手好字,何不留几句?”
  吴邪觉得好笑,黑眼镜拉住他就是因为这个,没想到他还挺有旅客的心态的。
  “没什么好写的,”吴邪试着收回自己的手,黑眼镜却没有丝毫放松,“黑爷你的手……”
  黑眼镜身手把桌角的纸笔递到吴邪面前,指着一张纸说:“小三爷不知道写什么就照着这个抄好了。”
  粉色的小纸张,上面是女孩子的笔迹,写着一首诗,是很流行的仓央嘉措情诗,是不是仓央嘉措写的还是未知。
  吴邪见他大有你不写我就不放手的意思,叹了口气,便拿起笔。黑眼镜果然收回手,然后盯着他写。
  吴邪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便签纸很小,所以他的字也要写得小一点,为了防止写出纸,他每一笔都很认真,额头甚至渗出汗来。黑眼镜伸手过来,给他擦了汗,吴邪也没多想。等他写完,黑眼镜便把它贴在墙上,说:“谢谢小三爷。”
  吴邪心说你又不是店老板跟我说什么谢,真是深井冰啊!然后道别,就先走了。
  原来后来被他拿走了。
 
  ☆、第 4 章
 
  第四章
  吴邪翻到二零一零年八月,果然有一篇日记。
  “吴邪去了尼泊尔,然后又被人引到墨脱,我跟着他,看着他傻傻地入套,很想阻止他告诉他这是一个骗局,但是我知道他不会理会我的。他这几年为了哑巴几乎是迷障了,就算是套,他一定也会心甘情愿跳进去的,我以前还会笑他傻,现在只能苦涩地笑笑了。我理解了那种为了心上人可以不顾一切,乃至自己的性命的心情了,只是当理解了,心里更苦了。哑巴真的好福气,有人愿意为了他,倾尽一切,连自己的生命也不顾及,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悲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