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神话]寡人有疾 作者:无良的过客

字体:[ ]

 
《[综神话]寡人有疾》作者:无良的过客
 
文案
现代妹子穿越商纣王,努力不被炮灰
本文又名——
纣王的脱轨人生
诸天神仙一锅烩
假如纣王是个GAY
PS,不要在配角栏找CP,人生需要悬念嘛~~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洪荒 传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帝辛(子受) ┃ 配角:妲己姜后 ┃ 其它:封神神话
 
晋江金牌编辑
生来是炮灰命,也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走出不一样的人生。且看一个现代妹子穿越商纣王,如何在求生路上逆转封神,将诸天神仙一锅炖,共建和谐神话,成就人生赢家…… 本文延续作者一贯欢脱风格,以诙谐的笔调,描述不一样的神仙路。各位传说人物陆续出场,一路神展开,情节跌宕起伏,令读者领略全新东方神话。
 
 
第1章
  穿到古代当皇帝,怎么样?当然是左手小弟排排站,右手妹子成后宫。不如此,怎配“穿越”二字。
  叮!打住!小弟什么的,就算了。后宫什么的,作为一个笔直笔直的前妹子,敬谢不敏啊。啊,汉子也不要!没有套套的世界,不管是走后门,还是被走后门,都太恶心了。
  穿到商朝当大王,怎么样?当然是八百诸侯全灭尽,丰功伟绩媲始皇!
  嘟!暂停!让我先把纸捣弄出来。竹简什么的就不提了,出恭用竹片,妥妥的菊花残的节奏啊!清水而未见荤腥,先菊花残,太虐了。
  穿成商纣王,怎么样?当然是拳打准提,脚踩原始,逆天改命,所向披靡!
  啊哈!先缓缓!待我躲过了黑色料理再说。土豆、地瓜、茄子、苹果、辣椒,都是见不到的;煎、炸、烹、炒,想都不要想。一个青铜鼎——对,就是博物馆里的那玩意——扔一大堆肉,放点儿盐巴,煮!没滋没味的,就是最顶级的御膳了。烤肉倒是有,酱料就不要想了。唉,别说纣王这花样作死选手了,就是秦始皇那人生赢家,也是吃不上西红柿炒鸡蛋的可怜人。
  所以,到底怎么样呢?修仙吧,不求长生,但求辟谷,不吃不排,便是极好的了。
  某不学无术的现代女穿越古代,子姓,名受,性别,男。按照现代人的习惯,给他(她?)取个昵称,应该是“小受”“受受”“小受受”。幸好,古人不走这种萌蠢路线。都说,名字寄托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愿望。所以,攻不起来,真心不是他的错。
  很想将愉快的吐槽生活进行到底,残酷的现实告诉他,穿越的人生不可以这么没心没肺。虽然历史是数学老师教的——真的哦,那哥们后来真的去教数学了——并且大半还了回去,杂七杂八、胡编乱造的书,他还是看了几本。叫“子受”的古人,他恰好知道一个——传说中的殷纣王嘛。因为这名字太特别,他还特意百度过这货——在正史中还有几分正面评价,野史传说中,就无限黑了。当然,重名也是有可能的。虽然想不出怎么会有人给孩子取暴君的名字,但万一是架空呢?但是,“子受”这个名字,加上被称为“大王”的老爸,再配一个时不时出现,头生三眼,唤作“闻仲”的大臣——这个“子受”还能是别人吗?
  真不幸啊,不只是纣王,还是头上压着一大堆神仙的纣王呢。唉,他能指望那个闻仲只是个天生畸形的普通人吗?
  很快,子受发现,最糟糕的,不是几十年之后的封神,而是生活中的种种不便,比如出恭用的竹片,比如黑暗料理。
  子受为他的人生定下了三个目标:
  一、发明柔软的厕纸
  二、逃离黑暗料理
  三、不当纣王
  第一条在子受七岁的时候完成了。商是个什么社会,不学无术的子受不知道。他只知道,商是有奴隶的。什么是奴隶呢?那就是等同于货物的人,随奴隶主怎么折腾,都是理所当然的。殷商王室是最大的奴隶主,身为最大的奴隶主之一,子受年纪再小,提出的要求再无理取闹,奴隶也要拼命完成。
  子受也没让奴隶做什么艰难的事,不过是捣草木汁而已。之前已经说过,子受学问不好,乱七八糟的书看了不少。他知道纸的原料大概有草根、树皮、破布什么的,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在一块儿又是煮又是捣的,最后烘干了就是纸了。他让奴隶们按照这个法子造纸。
  不用想也知道,如果真的按照这法子造纸,他这辈子都看不到纸。不过,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尝试了三年整,子受终于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纸。
  洁白光滑是不用想了,新鲜出炉的纸,黄不拉几的,还能看见植物纤维的痕迹,滴上一点水,晕开一大片,写字是完全不成的。这纸,真的只是厕纸。
  说实话,子受都不想承认那是纸。
  子受的挑剔影响不到其他人。包括帝乙在内的殷商贵族,都为“纸”的发明点了赞——虽然他们都不知道“点赞”是个什么玩意。纸迅速风靡朝歌,并向其他诸侯国扩散。
  但凡今穿古的穿越者,都能点亮诸如“发明小能手”“生财有道”的称号。因为对“纸”百般嫌弃,子受没能保住技术专利,借以大赚特赚,劣质厕纸的发明依旧让子受名声大噪。更因为毫不利己的行为,他得到了更多的称赞。
  都说人的所作所为直接显示他的格调,于是,子受的格调就是劣质厕纸等级的。
  第二条,子受无法可想。他不是贤惠的家务小能手。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说的就是他。即使将来他上位,派出了殷商版的张骞,再等上十多年,等回了原产自西域的种种食材,他也只能生吃,或是扔进鼎里煮了。何况,谁能保证神话世界的地图和历史的地图一样呢?万一,压根儿就没有那些地方怎么破?
  子受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看见了曙光。
  厕纸问世之后,帝乙觉得他这个小儿子是个可造之材,不应该荒废下去了。于是,子受被送到出身截教的太师,长了三只眼的闻仲手下学习。
  在子受之前,闻仲还有一个弟子——比子受大了两岁,整天上房揭瓦,熊得不能再熊的黄飞虎。另有一个不记名的小拖油瓶,黄飞虎的妹子,黄飞凤。
  子受亲眼看见,闻仲的第三只眼睛中射出精光,将上蹿下跳的黄飞虎定在原地。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他还以为闻仲那是先天畸形呢!
  于是,子受下定决心要修仙。神仙嘛,都是吸风饮露的。换句话说,都是不用吃饭的。或许他吃不到后世的诸多美食,但是,他可以逃离黑暗料理啊。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闻仲本是不想教子受法术的。不是子受不好,而是,修道之人有一条默认的规矩:帝王不能修道。这个很好理解嘛。东方修道之人,尽出三教门下。修道之人有师承,有道统之争。帝王若是拜入哪家门墙,那还让不让别家活了?至于帝王长生不老,永不换届什么的,本就是长生不老的仙人们,还真不在乎。
  闻太师意志坚定,却敌不过子受破下限、掉廉耻的撒娇卖萌。于是,今天教两句心法,明天教一个法术,等闻太师回过味儿来,才发现,他已经教了子受许多不该学的东西。更要命的是,这位小王子学得有模有样,兴致十足。无奈之下,老太师只能自我安慰,大王和王后不止这一个孩子,下一任君王不一定是这个。当然,闻仲没忘记告诫子受,不能把学了法术这回事说出去。但凡有点儿名头的人都知道,点亮了修道技能点的,当不了君王。所谓王子,就是君王的备胎。当不了君王的王子,那和养废了没区别。如果帝乙知道他闻仲把小儿子养“废”了……那场面太美,还是不要想了。
  第三条,不当纣王。如果没有那些个神仙,子受可以老老实实地当商君,励精图治,广施仁政,防患于未然,那个“纣”的谥号怎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但是,这是个有神仙的世界,也就是说,某些事情是注定的。即使他不去调戏女娲的塑像——百合+恋物癖,好重口——封神之战也会以别的理由打起来。所以,达成“不当纣王”这一命题的先决条件就是不当商君。
  这个好办,他已经在做了——君王不能修道,他已经在修了。只要在他的便宜老爹挂了之前,修出名堂来,王位就没他什么事了。
  其实细算算,王位也不一定就是他的嘛。帝乙儿子一大堆。子受的亲娘手段高超,不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都被打压得死死的。在子受之前,王后还生了两个儿子,子启和子仲。论资排辈,子受才第三。前面的两个身体健康,不像熬不过帝乙的模样。
  所以,只要子受自己不蹦跶出来争王位,他还是很安全的嘛。
  就这么盘算了一圈,子受彻底安稳了。没有了那种被命运追赶的紧迫感,子受终于能欣赏人生道路上的风景了。→_→啊喂!你说谁是风景啊?!
  黄飞虎和黄飞凤的父亲是镇边老将黄滚,母亲已故,两个孩子没人照顾,就被托付给了闻太师。→_→所以,闻太师手下的学生,都是关系户。
  正常情况下,特权阶级家的孩子,都是坐在家里,等老师上门,没权没势的孩子才在老师家里头蹭吃蹭喝。但是,闻太师不一样,他是仙人。(在古早的年代,神权总能压王权一头——子受语)身为商朝王子的子受才是送货上门的那个。
  于是,子受和黄氏兄妹成了邻居。
  黄飞虎啊,殷商名将,老婆被纣王逼死的那位,现在还是个上房揭瓦的熊孩子,每天都会被闻太师定在阳光下暴晒一个时辰。
  黄飞凤啊,疑似纣王黄妃的那位,对,就是被纣王从城楼上扔下来的那个,现在还是个挂着鼻涕的小丫头。
  看着这两位,子受觉得,纣王的命运,离他真的很远呢。
  作者有话要说:  《封神》中,黄飞虎还有2个弟弟,黄飞彪和黄飞豹,但是算上他们人就多了,反正也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就当没有他们吧。以后如果需要,大概会找个合适的理由冒出来……
  
 
第2章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子受成了十一二的半大少年。修道五年,子受不知道自己的本事究竟如何,翻个墙,生个火,抽翻大他两岁的黄飞虎,不在话下。当然,闻仲收拾他也不在话下。辟谷那玩意,他一直没学会,每次尝试,都饿得个头昏眼花。瞧着闻仲平日里该吃吃,该喝喝,无所顾忌——难道修道之人没有该项技能?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子受的小伙伴们也有了长足的长进。
  黄飞虎初步摆脱熊孩子状态,有那么一丁点儿少年将军的风采。听说闻仲下次出征的时候,会带上这小子。黄飞虎为此炫耀了许久。
  黄飞凤接替了她哥哥“熊孩子”的称号,整天调皮捣蛋,一点儿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闻仲不只一次怀疑,当年黄滚托付给他的,不是一儿一女,而是两个儿子。
  这年春天,新上任的东伯侯姜桓楚带着一双儿女来朝歌朝贡。每一个新上位的当权者都面对一个尴尬的境况——地位不稳,程度不一而已。姜桓楚这个严重了点儿:他老爹给他留下了好些个能干的兄弟,不老实的臣属。为了安抚住这些人,姜桓楚来朝歌求援了。他这双儿女,儿子嘛,哪儿来的带回哪儿去,女儿就要留在朝歌了。
  姜桓楚的意思,明眼人都看得明白,帝乙自然不是瞎子。他让与姜小姑娘年龄相仿的子受和小姑娘好好相处。
  东伯侯的女儿,和子受年纪相仿——这姜小姑娘就是那个被剜了眼睛的姜王后吧。
  平心而论,姜小姑娘举止端庄,模样标致,虽年纪尚小,亦可看出其可观的发展前景。然而,她是原本纣王的王后,立志不当纣王的子受怎么能娶她呢?不,应该说,就冲着她是个女人,子受就不能娶她。
  子受斜眼打量了小姑娘半晌。就在小姑娘害羞的低头的时候,子受刻薄地说:“前面和后面一样平,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女人!”既然对人家无意,就不要去刷好感度。而且,这小姑娘纤腰袅娜,还有那什么最是一低头的温柔——十多岁的小萝莉,竟比他上辈子的成熟女人还有女人味儿,有没有天理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