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师兄系统[综武侠] 作者:夺命蛊(下)

字体:[ ]

 
 
☆、第50章 虫蛊
 
沈禄心中一团火气难以消下,他觉得自己最近越发控制不住心底炽热的感情了,天越冷,他却越难抑制自己的情绪。
    “沈禄!”身后传来祁欢喜的叫喊,他脸色一僵,冷着脸回过头:“干嘛?”
    祁欢喜披着一件纯色的银狐大氅从院外快步走进,清冷的月光落在他的长发上少了几分风流多了几分冷酷:“无量不过是喊得亲近了些你就有如此大的反应,还想说你和你大师兄之间没什么?”
    沈禄两眼几欲喷火,他转过身走过去,狠狠攥住对方衣领道:“不要装作什么都懂!”
    “你大师兄把你教的和他一样诚实,几乎藏不住事儿你知道吗?”祁欢喜轻轻问道,伸手按住沈禄滚烫的手指,而在双手相碰时他却微微变了脸色:“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沈禄以为他在岔开话题,十分不耐烦地试图甩开对方,不料祁欢喜反手一划扣住了他的手腕,探出手指紧紧按住他的脉搏。
    “放手!”自觉收到羞辱的沈禄怒吼,祁欢喜却脸色难看地继续扣着,抬眼问道:“你中蛊了你知道吗?”
    沈禄一愣,半晌未反应过来,祁欢喜却把他衣袖抹上去,修长手指细细按压他手臂上的每寸筋脉,越压脸色越差,最终低声骂了一句听不清的话,眼神狠厉。
    “你什么意思,我中蛊了?”沈禄傻傻地看着他,一双浅褐色的双瞳泛着茫然的水光,祁欢喜目光一沉,不自觉放柔了语调:“别怕。”
    沈禄有点懵,他刚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不是怕,而是想到……大师兄可中蛊了?但他看着祁欢喜紧抿的双唇,竟鬼使神差地决定不要在他面前问起,以免再被这人羞辱,他顿了半晌,沉声问:“你怎么知道我中蛊了,是什么时候中的?”
    祁欢喜看着他,似乎想透过他的双眼看进他的心里。
    他自然知道,在这里,除了另一个人,大概就属他最了解蛊毒,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沈禄居然会在他眼皮子底下染上蛊虫之祸。
    “我不知道,我绝对不会骗你。”祁欢喜哑声道,同时握紧了他的手,力道之中几欲想把对方揉碎。
    沈禄咬牙不吭,沉默地与其对视,在皎皎明月之下恍惚生出一丝霸道而禁忌的美感。
    ……
    这边许持废了天大的劲儿才在众人面前稳住了这些普通人的伤势,魔教实在太过凶残,直接扯断了普通人的舌头再给灌进一嘴的金疮药止血,同时点上穴道不让他们张口,导致许持刚给他们解开穴道,鲜血喷涌而出,场面一度失控。
    “阿弥陀佛,造孽,造孽啊!”无果方丈紧闭双眼握紧佛珠,字字掷地有声,许持强忍心头不适给这些人按住血脉不让他们失血更多,同时有条不紊地安排下人递过清水毛巾和药米分,按这个出血量来来看,魔教是掐准了时间让这些人被抓到祁门的,否则再多一会儿他们就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
    峨眉的女弟子皆白着脸不大敢碰触这些人,许持好几次因为力气过重引起对方嘶吼痉挛,十分骇人,周芷若虽然好一些,可终究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递给许持毛巾的时候双手都在不自觉颤抖。
    “让我来吧。”段无量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温声解围,周芷若面上一红,点头低声道:“有劳佛爷。”
    段无量目光充满深意:“应该。”
    许持接过毛巾,手压在伤者的脉搏上暗中施以试毒手,结果对方的体内并无毒素,这下他倒有些摸不清门路了,魔教究竟有何目的才送来这些人的呢?
    “可有什么问题?”段无量贴近他而站,低声询问。
    许持摇头:“没什么,我开始以为魔教会在他们身上夹带毒药送过来,可似乎并没有。”别怪持哥多疑,毕竟非常时刻得非常对待。
    段无量沉吟片刻:“那还是让他们休息一阵,等伤势好些再做询问。”
    “只能这样了。”许持看着这些可怜的人,心里一时乱了套。
    这些日子他们过得是比较闲适,闲适到让他都忽略了暗地里还有一只毒蜘蛛在窥探着一切,如今这些人的惨状提醒了他,若不能尽早铲除魔教,还会有更多的无辜人受到牵连。
    几日后,金陵皇城的使节来到祁门,再次对祁欢喜提及了年末的武林盟大会之事,许持恰好听到,心里如同被车轮碾过一般纠结。
    这日许持正要去厨房,打算给祁门主看看药有没有煎好,结果刚踏进去便看到沈禄端着一碗药。他眨眨眼,心想阿禄怎么在这里,于是站在沈禄背后喊道:“阿禄?”
    沈禄双手一颤,差点打翻药碗!幸好许持眼疾手快直接把药端了过来,皱眉道:“太冒失了,熬了半天,再熬就耽搁祁门主服药时间了。”
    沈禄一愣,目光落在许持手中的药碗上:“大师兄,你说这是祁门主的药?”
    “对啊,”许持点点头,可又怕自己弄错,于是低头闻了闻药味儿,“这是解毒药。”他还有一句没说,那就是祁门主每天要喝两服药,另一服则是要他亲自煎熬的养身汤,里面偷偷加入了龙心草。
    许持觉得不能再拖了,于是加大了龙心草的剂量,而又担心被其他人看出药的不对劲,所以干脆承担了煎药的工作。
    沈禄双瞳骤缩,藏在袖中的双拳紧紧握住:“祁门主体内的毒可还有事儿?”
    眼见沈禄最近神经病脾气下去了,许持也乐得,毕竟阿禄是他养了七年的孩子,有事儿他还是愿意同阿禄说。
    他摇摇头,看向四周,见无人才低声对沈禄说道:“其实我发现,祁门主体内的毒之所以不容易被别人发现,是因为他中了蛊毒。蛊虫在体内潜伏,在他的血脉中融合,故诊脉查不出,可我从来没见到过这种东西,所以还不敢轻易断定。”
    沈禄声音更寒:“此药能去毒,可否能杀死蛊虫?”
    许持想了想,不大确定地点了点头:“应该可以,我用的药都比较有效,虽然不大清楚是什么蛊虫,但大体都能杀灭。”老神棍的医书配上他惊天地泣鬼神的种草技能,解毒驱虫应是不在话下的。
    沈禄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脸色惨白道:“那大师兄你快去吧。”
    许持点点头,走到门口才想起什么,转身对他说道:“这几日大师兄太忙了,都没空跟你聊聊,今晚有空我们师兄弟谈谈话吧,大师兄有很多事情要问你。”
    这要搁在平常,沈禄必定会欣喜地答应,可如今他却摇摇头,目光涣散地垂下眼皮:“大师兄,最近我都很累,睡得早,等我好些了我去找你吧。”
    许持皱皱眉:“可要我给你煎几服药?”
    “不用,你快去给祁门主送药吧。”沈禄抬起头微微一笑,清澈地让人觉得这孩子心底没有藏任何事,许持慢慢点了点头,略带着奇怪地转身离开。
    许持走后,沈禄浑身僵硬地站在厨房中,目光盯着不远处一壶还在煎的药,耳畔不断回响大师兄刚刚所说的话……祁门主是中蛊了,这药是解毒驱虫的药,而他……
    “阿禄,药好了吗?”祁欢喜从外面走进来,风姿摇曳,一束晨光辉映在他比沈禄还要浅的双瞳中,心情又莫名的好,大约是因为最近沈禄愿意和他说话。
    沈禄站在原地慢慢地抬起双眼看他:“好了。”
    后者扫视了一圈,最终朝之前沈禄盯着的那个药壶看走去,抿嘴笑道:“我就不该让你看着,都快焦掉了。”
    祁欢喜慢慢倒出药汁,浓郁的药香同此前许持端走的那晚药汁散发出的一模一样。
    沈禄浅褐色的瞳孔几欲缩成一个点。
    “这味道……可否有些不对?”沈禄强迫自己镇定,淡淡地看向把药向自己端来的青年。
    祁欢喜脚步一顿,皱眉闻了闻,随即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没有不对的,药材均是我亲自挑选,既然能与你做药草生意,我自然不会辨错。”
    那碗药汁泛着深褐,热气袅绕,沈禄端着药碗只觉手里千斤重。
    这药,从他被祁欢喜发现中了蛊毒后就一直被迫日日进服,本一直是祁欢喜亲手熬药的,只是今天对方中途恰好有事出去了一会,沈禄才会自己来看着,结果大师兄过来却端错了碗,拿走了他看着祁欢喜熬的药。
    他现在手中所捧的其实是大师兄为祁门主配的药。
    两人都说药没错,而这两人对药理方面的知识沈禄也从不质疑。
    “你怎么了?”祁欢喜挑挑眉,看沈禄在发呆不悦的发问。
    沈禄呼吸一滞,缓缓摇摇头:“没事,我只是在想,你既然如此通晓医理,为何不早点去照顾你爹。”
    祁欢喜一愣,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提起这个,不过祁大公子的反应能力和他钱袋一样不可轻视,他笑了笑摇头道:“我爹已经病倒很多年了,就算如今知道是中了毒,以我这种小伎俩充其量也就辨辨药、做买卖的时候故意让点利给你,真的要医治,还需真正懂得医术的人,”说到这里,他不禁想要讨好一下沈禄,于是加了一句,“比如许少侠这般青年才俊。”
    沈禄静静地听着,最终一言不发地将药一口闷下,仿佛在喝着什么高度的烈酒,不顾祁欢喜叫嚷着小心烫,他只觉得自己仿若坠入冰窖,寒不可言。
 
☆、第51章 迷踪
 
年关将至,徽州显得越来越冷,这日一早许持刚出门便看到天上飘飘扬扬洒落下雪花,已然步入了深冬。
    院落中的桃树凋敝了枝桠,树干上湿漉漉的一片,不知是早晨的雪花融化,还是一夜的露水未干,湿气混杂着冰寒吸入鼻腔,不一会儿便觉得干涩发麻。
    许持运转了下身体中的内力,坚持以心脏为中心以四肢为辅助缓缓开启自身开始发热功能,暖洋洋的堪比中央空调,搁在现代绝壁是个人见人爱的暖男,而他心情好不过三秒,正准备踏出院子看看厨房门开了没有,猛然看到人影晃动在院外,一闪而过,他如遭晴天霹雳。
    “别走……”他话还没喊完,那身影已经蹿出老远,许持几欲忘记呼吸,朝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呆滞半晌!
    老神棍!!!你把持哥丢在山上七年,持哥化成灰都不会忘记你的!!!
    他足下如风起,怒吼一声拔腿飞奔,心中已经列好了“锤炼”师傅的九百种方法,这个时候就别提尊老爱幼了,捉到先吊起来打一顿才是王道才能解气不是吗?
    老神棍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放松步伐让许持与他保持到了较近距离之后又猛然提速,像吃了盖中盖一样生猛。
    许持:“……”
    这种忽快忽慢的速度,仿佛刻意引导他去往某处的意图……竟让他蓦然想到了此前在唐家堡外的黑衣人,那夜也是有人将他引到了唐家堡,也正是那个黑衣人的有意指引他才遇到了段无量和别人打斗,并间接发现了唐门密室。
    难道那晚的人也是老神棍!?
    这么一想,许持突然浑身一震,速度更快,势要追上去好好问个清楚,再实施“锤炼”师傅的九百种方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