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但惜姻缘(金七 倩女幽魂) 作者:还活着呢_

字体:[ ]

 
 
文案:
     我们之间只缺一个机会,一个走近对方,了解对方的机会。
 
而现在,机会来了。
 
-----------------------
 
本人并没有看过倩女幽魂,看了中间一集的十几分钟就无奈看不下去了。。。所以就看了一遍剧情简介。。。因为阙大的《六世封印》耽美剧喜欢上了金光七夜这一对,大爱让人心疼,骄傲到底的金光宗主,宗主值得最好的,那么什么是最好的呢,就是七夜圣君了。他们已经一定要幸福。纯属写着自娱自乐,所以文笔啊,背景啊之类的就。。。是金光X七夜,CP不可逆啊,不过基本清水,绝不会坑。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恩怨情仇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光,七夜 ┃ 配角:聂小倩,宁采臣,玄心四将,魔宫四贤,燕赤霞,镜无缘,诸葛流云 ┃ 其它:金七,倩女幽魂
 
 
 
  ☆、第 1 章
 
  
  月光清冷,照射于一破庙之中,七世怨侣浩劫终至,天下动荡,人魔,注定还是势不两立。
  焰纹加深,金衣环体,太执念于心中的正气,不也是魔性。想起了那个人说的话,“贪,恨,痴,颠,你哪样没有。”本以为是痴男怨女,不顾大局的人心中的产物,却未曾想到,自己心中一个为天下,为苍生的“正”字,却让自己迷了心,陷入最绝望的迷途。
  在破庙之中,一头红发,眼神癫狂的男子,渐渐靠着破败的墙壁坐下,红丝减退,露出本来如墨的黑发。哈哈,那人笑的惨然,落得如此地步,我,错了吗?错了吗?!为了证明自己没错,他终入魔道,现在想来这个疑问,依然心痛的滴血,苦苦寻求,终也得不到答案。我这一生为了什么,我这一生又是否有半分值得。男人的眼神一瞬间又出现执着和癫狂,不过随即就平静了。事到如今,还执迷于一个答案,还不甘心,有什么意义。到了今天的地步,总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错的,可错在哪里,也不想再去探究了,过去的事,莫不能改,如果回到当初,怕也会是相同的做法,又怎么可能不同。若真是自己错了,便错了吧,如此残生,也受到了惩罚,但愿有来世,做一个普通人。
  男人,心定,眼神从迷茫变得清明,月光洒下,照耀的好像如出世之仙,不若刚才红发披肩,令人胆寒。手中执起长剑,他想,不管有没有来生,但求这一世,快快结束,了了自己入魔的残古。想起当初自裁被止,折辱求救,今日却还是避免不了走入此途,不免又笑的有些无奈,有些自嘲。罢了,剑光一闪,便要抹入自己咽喉。
  “金光宗主”。不远处有一轻轻浅浅的声音入耳,一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庙门口,身后是漫天月光。
  宗主。。。金光被这一声叫的微微有些晃神。这个称呼,如今听来,竟然恍如隔世,也勾起了他一生的执着和痛苦。他把横在颈间的剑缓缓放下,不知眼前的女子是谁,但找到这里来,必有原因。不差这一时,不妨听听,还能有什么事。
  见金光并没有答话,却把剑轻轻放下。知他是同意听自己说话的。
  “可惜一代宗主,落得如斯地步。”女子眼含笑意注视着金光,语气却饱含叹息。
  握剑的手顿时又收紧了,他不需要同情,也不容被人嘲笑。可愤怒只是一瞬,要死的人了,还管他做什么。这一世,虽过于执着,但也无愧于心。只是。。。有人说他偏执,残忍,可为了天下苍生,必须杀伐果断,他不逃避责任。这一次,他开了口。
  “尊驾来此,有何事?”
  本以为金光会受不了自己的话而动手,那高高在上曾睥睨天下的人,怎能受得了别人指出这样的现实。可没想到他只是一瞬晃神,别无动作。声音有些过于平静,但还是有着那股傲气。可惜听来,太了无生机了。
  “宗主可知道,玄心四将一直在到处找你?”女子看金光的眼神总是带着好奇和探究。玄心四将接手了玄心正宗之后,才知道玄心正宗没有他们的金光宗主就什么都不是,他们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人有。“可惜玄心正宗走向没落,再不复当日辉煌。”
  金光自嘲一笑,二十年的心血,却众叛亲离。玄心正宗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冷冷开口,“本座早已不是玄心正宗宗主。”
  女子笑了,这次笑出了声,轻灵的笑声飘飘渺渺。“罢了,这也不是我想说的。我要说的你会感兴趣的,七夜圣君,”女子故意等了等,看到了金光眼中一闪而过的迷茫,满意的笑了笑,“没死。”
  这两个字就如晴天霹雳一样重重的打在金光的心上,没死。。。哈哈,争了半生,毁了自己,他却还没死。想了想,又自嘲的笑了,罢了,死了之后这一切都再与自己无关。只是,只是,七夜没死,又已经成为天魔,会不会无人能再与他为敌,天下苍生,又该如何?放不下,他终究还是放不下。
  女子就站在那,静静的望着他,等着他心里波动,到逐渐平静。才又开了口“再给你个机会,你想不想去杀了他?”
  只不过犹豫片刻,金光平静开口,“本座法力几乎尽失,早已无此能力,尊驾要是想斩妖除魔,不如去找燕赤霞。”他说的在理,没有法力,又不再是玄心正宗宗主,要如何去杀成魔的七夜。何况,何况自己有些迷茫。突然想起当年七夜想着人魔和平共处,玄心正宗和阴月皇朝共同解决阴世幽泉危机的事来,怎么会突然想起了这些,这些被自己鄙夷的过往。如果,如果知道会成这样,生灵涂炭,会不会,和平相处。可惜,说什么都晚了。
  “他已清醒,逃脱魔影。就如你现在一样。”
  金光实在不懂,这个女子现在出现,就句句让他想起往事,心有不安,究竟是何用意。
  “敢问尊驾究竟何事?”金光隐有不耐,都已到了此时,他不想再费心听仇敌的消息。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改变这一切,再救苍生,你可愿意?”女子的话说的轻柔,但含义却太重了。
  金光震惊抬头,不可置信。锐利的眼光直视面前的女子,无声逼问。纵然魔君没死,但方才说已不再是天魔,又怎么会对苍生产生威胁。
  女子知道他不解,淡然的道,“聂小倩复生,和宁采臣相伴。可七世怨侣,一个是心伤,一个是遗忘,终究还是有怨的。天魔冲七煞之日虽然过去,但当怨气凝聚,魔族苏醒,必会再起浩劫,而这一次,再无挽回的可能了。”
  “本座能做什么?”金光平静的问。这一世注定要为天下而死,这命,从出生起就是道法的。
  “在此地等三天。有人会告诉你该怎么办。”女子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到时候,能不能拯救天下苍生,能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看你的选择了。”说完之后,女子转身欲离去。
  “等等。”金光叫住了她,“本座怎能信你。你是谁?”
  “呵,”女子转身看着金光,“玄心正宗,几代人都是为了不让那石碑上的寓言实现而努力。但那石碑是谁刻的,从何而来呢?天意,天命,天道。”金光还欲问,女子的身影已渐渐消失在月下,而耳边却传来女子的轻笑“宗主,你还会见到我的,天意难测,可命是自己的。我奉劝你,把握机会,好好斟酌吧。”
  命是自己的。。。
  
 
  ☆、第 2 章
 
  
  这已是第三天,金光端坐在地上,凝神屏气,思考着三天前的夜晚。女子说的话让他难以平复,天道,奇石,难不成,真是天界仙家,入世扭转乾坤。不敢妄自猜测,断言,本就是没有眉目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晚上,就见分晓了。再说,就是天界,又与他何关,他在意的从来就只是人而已。人。。。
  夜已深,就像前两日月明星稀,可惜,金光并没有心情。内心平静,带着点惆怅,三天将过,他想那人也许不会来,那神秘女子可能只是说了一个笑话,就像他这一生。说不上有多失望,反正来了,重头来过,自己也逃不过道法的宿命和枷锁。这条命,从来都不是自己的。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似乎有脚步声临近。金光等着。
  来人进了破庙,站定,盯着金光,不出一言。
  金光缓缓睁眼,看向来人。
  “七夜圣君?!”不由震惊,金光惊讶出声。怎会这里,与他相遇。
  七夜微微侧头,握拳,然后松开,再次扭过头来看着金光。
  “我,来找你。”
  “。。。”金光沉思,半响无语。那女子要我等的人,就是他吗,一世仇敌,阴月皇朝的七夜圣君。呵,若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看了看七夜,又想,若不是自己,他也不会如此吧。一声叹息要从口中逸出,但还是被金光生生忍住。宿命。。。
  七夜在来的路上一直心神不定,他要去找的人,是他的仇人。不共戴天。
  自己明明与小倩共死,却不想还有醒来的一天。如梦一场,满头白发又变青丝,说不出的苦涩愁苦。他去找小倩,却见小倩已经和心爱的宁采臣在一起,也是,七世怨侣,就让怨停在这一世,真心祝福他们。明明生无可恋,却还流转人间,人魔和平共处,在清醒的时候,不免又想起这话,淡然自嘲一下。
  七夜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萧瑟树林间辗转,突然就想起了金光。自己的仇敌。那人已入魔,几近癫狂,没有多高兴,只是感慨于两人的命运,结局都这么凄惨。死过一次的人,不恨,不怨,无念,无想。就是偶尔会有一个念头冒出来,想事情有没有可能不同,可转瞬就笑自己傻,知道小倩过得幸福,他就别无所求了。然而三天前,有人告诉自己,七世怨侣的劫不会就此结束,人间地狱也早晚会来临。只有,只有去找金光宗主,才有可能改变。
  本想说人间成为地狱,他不管,可也不能骗自己,身体里被痛苦和怨恨埋葬的人性在再次醒来的时候复苏。
  如果有机会,还能不能实现当初的愿望。可想到金光,那人,怎会希望人魔和平共处。
  虽不解,疑惑,犹豫,可七夜还是踏上了寻找金光的路途。
  整整用了三天,他终于见到金光,在那一刻,他本以为自己会出手,报不共戴天之仇,也本以为金光会出手,杀死自己这个他一直想杀的魔头。可两人见了,他没动,他也没动。看他头发也不是鲜血般红,看来,也是清醒了。
  久久,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七夜突然感觉很累,累到支撑不住自己,所以靠着门口坐下。眼睛盯着月亮发呆。今天是满月,真美。人间的月亮,真美。突然感觉眼睛有点儿模糊,有泪水顺着脸颊滚落。惊异于自己就这么哭了,在月光下,在仇敌前。
  金光看着他坐下,对着天空发呆,然后流泪。金光不屑眼泪,没有什么可哭的,软弱的人们才会哭哭啼啼。可原来,魔也会哭。不愿在继续看,金光转头眼光扫到了自己身旁的剑,那人一声不吭,默默流泪,毫无防备。又只能感受到零星魔力,只拿起剑,奋力一搏,他有很大的机会杀了他,结束这浩劫。可是,视线转看向门外,眼神飘远,他看了一会虚空中的景致,遂闭上眼,身体放松向后靠在冰凉的墙上。只这一刻,什么都不想,放松疲惫不堪的身体和心灵,享受片刻安宁。敌人在身边的安宁。
  过了许久,七夜擦干眼泪,看向金光,打破了沉默。他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再开口,整个人却似乎比刚进门的时候轻松了许多。
  “有人来找我,让我找到你,说七世怨侣浩劫未解。。。”七夜说道这里,微微低下了头,说不出的悲伤,落寞。定了定神,又接着说,“天下还将大乱。而我们,也许能找到办法。”我们。。。这个词,竟然就这么自然的脱口而出。他感觉有些不妥,但也不想纠缠这些。说完,他想,也许金光会杀他,因为他一直都是这样解决问题的。
  金光没有动,亦没有说话。若是以前,他确实会想杀了他,断了七世怨侣的祸源。可现在,他只是听着七夜的描述,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然后说道:“三天前,有一女子找我,让我等人。”并作出选择。等人,没想到等的是他,但是选择,是让选择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