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仙古]囧途漫漫 作者:山村老湿(上)

字体:[ ]

 
 
书名:[综仙古]囧途漫漫
作者:山村老湿
 
文案一:嘛~这就是一只猪立志成为火影被扔到了伟大航路和黑崎一护成为把兄弟乘船到毛利事务所偷了坂田银时的草莓牛奶又被一棍子抽飞到马勒戈壁大草原最后成为了羊村村长的蛋腚人生。(众:拍飞)
嘛~文案神马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好吧下面开始放文案。
一只猪。。。。。。。。。。。。。。。的故事(众:掀桌)
 
文案二 谢衣是个熊孩子,不仅因为他老爱爬矩木,出鬼点子,摆弄那些木疙瘩还总惦记着拆七杀祭司的偃甲腿,屡次想给廉贞祭司的箜篌改善装置,大祭司为他逢的衣裳三天两头冒窟窿……更因为他养了只好吃懒做,专门卖萌的熊。
 
文案三 方兰生失神的望着天空中的那条巨龙,他知道他完了,终此一生他再无可能将百里屠苏四个字从心上抹去,这个名字,那个人将成为他今后的梦魇。流芳过后,光阴的尽头,等待着所有人的又会是什么?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山 ┃ 配角:钟鼓,重楼,霄青,紫云,沈谢,则异,苏兰和其他酱油与炮灰 ┃ 其它:
 
 
 
☆、起始
 
?作者有话要说:  嘛,说是综仙古,得看篇幅,要是篇幅过长有可能会拆开。
剧情方面努力不崩,不白。
内容是仙四,古二,古一,可能会把人气较高的角色拉出来遛遛。
                        
  我妈妈是一头猪。
  妈妈说我也是一头猪。
  但我总觉得我不是猪,至少我不是普通的猪。你见过有哪只猪能写下这样一段有哲理的话吗。于是这一切说明了我是一只天赋异禀的猪,也注定我猪生的不平凡。我和妈妈之前生活在族里,直到有一天妈妈把我带离族群,再也没有回去过。后来妈妈死了,我就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白天要躲避人类的捕杀,晚上要躲避野兽的攻击。以前都是妈妈出去弄吃的给我,现在我天天吃草喝露水过日子。天晓得一只猪为什么要过得像咩咩!幸好还有我的小伙伴时不时过来接济一下,此时的我正趴在草地上一边想着以上的话一边幸福的打盹冒泡。背上猝不及防的重量,差点把我的屎给挤出来。
  我愤怒的砸蹄子:“你丫的阿槐竟然偷袭我!”
  阿槐不以为意的在我的背上蹦跶:“你这只好吃懒做的死肥猪,就知道睡觉,哪天被人宰了吃。”
  我被他压得四蹄扑腾,白眼外翻,到嘴的咒骂也变成杀猪的嚎叫。没等我回过神身上的重量骤然消失,阿槐一身血躺在不远处,我呆呆的看着那只浑身上下散发着可怖寒气的庞然大物向我走来,在它的周围草木甚至来不及枯萎就被冻结,那怪物喷出鼻息几乎瞬间苍郁的大地变成一片冰晶,阿槐在冰里闭着眼一动不动,我愣在那里忘记逃跑,明明没有被冻住却连步子都迈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巨大的爪掌从我头上落下。
  电光火石间销金断玉的琮琤蓦地炸开,一个清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出门买个酒都能碰上这种事,愣在那里作甚还不快跑。”
  我僵滞的思维突然疯狂涌动,拔腿狂奔,直到脱力停下才发现几乎跑到了人类居住的地方,来不及喘口气又跑了回去,虽然人类都是可恶的,但那个人救了我,猪也有猪的义气,更何况阿槐还在那里。这样想着我顾不上酸软的四蹄,跌跌撞撞跑回去,却发现那个人身上覆满冰霜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那怪物正打算给他致命一击,而我做出了一个直到多年后仍未想通的举动。
  “住手!欺负人类算什么好动物,有种冲我来!”
  怪物不出所料的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使出了吃奶的勇气才没丢脸的趴下,它一步步向我走来,我一点点向后退却,很快它巨大的身影笼罩住我,在它庞大的身躯前我简直连一颗小石子都不算。它抬起硕大的爪掌向我缓缓压下,滔天的恐惧扑面袭来,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快要跳出嘴巴。
  ——我要死了?
  ——不要!我还有……还有……
  我紧闭双眼不敢去看,预想中的痛楚迟迟未来,我大着胆子睁开一条缝儿,那个怪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般。
  “喂~大块头,活着吗?”
  我用微不可闻的声音挑逗着怪物,见没有动静,小心翼翼的伸出蹄子戳戳。这么大个块头竟然就死了,我简直无法相信我上一刻还笼罩在它死亡的阴影中。哈哈,一定是被本大爷的yín威吓死的。
  “笨,笨蛋,还不快去看看那个人类……他,他快死了。”阿槐虚弱的说着,他身上的冰大部分都碎了,但汩汩流出的血还是让我的心一阵凉。
  我忍住不安奔到人类身边,失血过多让他清俊的脸显得异常苍白,那怪物用它锋利的爪子在人类身上划开一道触目惊心伤口,自肩膀到腰部,血肉翻开,隐约可见白骨。
  “阿,阿槐!怎么办?这个人,这个伤……喂,人类,别死啊!呜呜呜~”
  “笨,笨蛋,别嚎了,听我说。这怪物这么厉害……肯定是修炼已久的大妖……你将它剖开取出内丹,或许,或许能救人类。”
  “内丹?!好,我马上就去。”我望向那把断成两截的剑,咬住剑柄,疾奔到怪物的尸体边,还未等我站定一个蓝荧荧的圆珠子缓缓浮空。
  “快!那就是内丹!”阿槐大吼一声,我浑身一个激灵立马吐出剑,一跃而起咬住小圆珠,狂奔到人类身边,把小圆珠放到人类嘴上用两只蹄子撑开他的嘴,等看到人类的喉咙微动才长长舒出口气。
  “阿槐,阿槐,我做到了!”我赶忙跑到阿槐身边,却发现阿槐闭着眼躺在地上,冰面上残留着未干涸的血渍,“阿槐,别吓我,你醒醒啊,阿槐。”
  “莫慌,我学过一些疗伤法术,这就为他施术。”
  我怔怔的望着人类,除了衣服上的血迹,根本看不出他受了重伤,那个皮开肉绽的伤口也神奇的愈合了,一个内丹这么有用?!
  “应该是失血过多暂时晕厥过去了,休息会儿就好了。”
  “那是当然阿槐命那么硬,他可是本大爷的长期饭票。”
  “行啊你小子,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了,我下次再给你吃的,我名字就倒过来写!”阿槐眼睛还没睁,嗓子就扯开了。
  我苦着脸(别问猪是怎么苦脸的)埋着头,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
  “哈哈,小猪吃瘪了。”人类挤眉弄眼的看着我,幸灾乐祸的说。
  “啊呸!谁是小猪!”
  “我之前见你会说话,还以为你是猪妖,仔细看却没有妖气,退一步说就算你是猪妖,种族也还是猪啊。”
  虽然种族一样,但是品种绝对不一样,我这么聪明的猪上哪里去找?!人类果然都是可恶的!
  “你这邪恶的人类,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叫山猪吗?!”
  我愤愤的看着人类那张笑得合不拢嘴的脸,没忍住一蹄子踹了上去,他没想到我会来这招,龇牙咧嘴的捂着受伤的脸。
  “死猪,别再秀你的脑子了,真是……丢人。我是阿槐,这只笨猪是小山。”
  “我叫云天青,正四处寻访仙山。路经寿阳打算买点蜜酒,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事。”云天青无奈的摸摸鼻子。
  “仙山?你要去当神仙?!”我惊讶的看着云天青。
  “神仙,哈哈,神仙哪有那么好当的,我只是为了修仙。”
  “修仙……修仙好玩吗?有没有好吃的,或者好玩的也行。”
  “哈哈,都修仙了还吃,最多喝西北风,大概连酒都只能偷着喝,唯一的好处应该就是御剑而飞了吧。”云天青挠挠头。
  “没吃的,真无聊。”我撇嘴,“那御剑而飞是啥玩意儿。”
  “以气御剑,乘空飞行,看万里河山,行天下之路,此生无憾。”
  随着云天青的描述,我的思绪也飞了千万里,我似乎能看到那个潇洒无羁的云天青,似乎触到了那个闪闪发亮的未来。
  “蠢猪,回神。”阿槐恶狠狠打破了我的妄想,“我仔细想过了,我得回家了,可能再也不回来了,你呢?”
  “什么!!!你要回家,你竟然有家!!”实在不能怪我大惊小怪,跟这家伙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他家。
  “你当谁都跟你似的,野猪一头。”阿槐鄙夷的看着我。
  我踌躇了,如果是今天以前我一定会和阿槐一起走,但是现在的我……似乎有什么改变了我,阿槐从来不开玩笑,若是他离开了,那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没心没肺的猪,我就知道,不过我回家娶媳妇儿,你这家伙跟着也碍手碍脚的,云天青我把这家伙交给你了,你受累照顾吧。”
  “呜呜呜~阿槐你这是要抛弃我吗?”
  “我好像不能说不,但是我是去修仙,那边伙食应该不太好。”
  “没关系,肥猪一身膘,就欠饿了。除了馋了点,很好养。”
  “阿槐……”
  “我走了,再也不见。”
  阿槐鄙夷的瞟了我一眼,淡定转身,悠悠前行。我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终究没忍住,呜哇哭出声。期间有谁摸了摸我的头,但我没在意,我只是很伤心,很伤心,我在今天失去了唯一的朋友。
  ?
 
☆、太清
 
?  “轰隆”
  “呜哇~”
  “闭嘴……”
  云天青扶额,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甩了甩差点被烧焦的尾巴,想要去抚慰一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只得追着尾巴跑。没多会儿,就被拎了起来。
  “听着今天天黑前,我们至少要到寂玄道,你要再闹腾就不给你手抓饭吃。”
  “呜~是雷劈我,我才是受害猪……”
  “嗯~你说什么~”
  云天青给了我一个极尽威胁的眼神,迫于手抓饭的yín威,我只好忍辱负重,诅咒这家伙被雷劈。
  “米有~小青抱抱~~~”爷这是战略性撤退,才不是撒娇卖萌。
  “小青……”云天青的脸色瞬间比吃了一只苍蝇还难看,一把把我抱住,狠狠给我屁屁来了一记。
  “播仙镇附近黄沙百丈,除了镇内,其余地方罕见人烟,而此地草木繁茂,倒像绿洲。”
  “既然那么好,播仙镇的人为什么不来这里住。”我边吐泡边看着云天青。
  “笨啊你,这是琼华派入门考验的场所,怎能随随便便给人住。”
  “嘁,说白了就是小气。人类都这样,爷懂~”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在琼华就不要说了,要知道人类都是小心眼儿。一个不高兴拿你去炖汤,我也保不了你。”云天青一面说着一面扫开周围的青蛙。
  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以人类的小气劲儿,拿我炖汤这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事肯定能做出来。我打了个呵欠,在云天青怀里蹭了蹭,反正还早再睡会儿。
  云天青见怀里的小猪又没心没肺的睡过去,哭笑不得。又懒又馋,脑子笨不说还总爱惹麻烦,但是漫漫修仙路有他陪伴或许就不那么寂寞了。这样想着,云天青一路走到了白灏道,一眼望去满目秋黄,地上铺积了不少落叶,连温度也比刚刚略低了些。就在云天青啧啧称奇的时候,几个流寇打扮的人窜了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