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野良世界观]高天原 作者:专业网骗

字体:[ ]

 
 
黑白的界限谁又能说明?
彼岸的神明,此岸的人类,夹缝中的死灵与妖怪。
 
“现世...会把你污染”
“你的缘,太深了”
“无论是什么,你只需要斩杀”
 
术师觉醒,武神重生——
高天原,八百万神祗聚居之地,还会平静吗?
~﹡~﹡~﹡~﹡~﹡~﹡~﹡~﹡~﹡~﹡~﹡~﹡~﹡~﹡~﹡~﹡~﹡~﹡~
此文世界观基于《野良神》;人物致敬语c群“高天原”的大家。
在下明白第一二章内容实在不讨人喜欢,若是愿意给在下一次机会,从[9 危机与暴露]开始是小虐部分【鞠躬】
 
内容标签:少年漫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澜,修一 ┃ 配角:仞城,鹤见雀,猫敷屋明治,红袖等 ┃ 其它:野良神,半原创
 
 
 
☆、武神
 
?作者有话要说:  撒娇打滚卖萌求收藏评论~
第一章不合胃口的话QAQ请给在下一次机会,后面会很有意思的QwQ
顺便谢谢捧场【鞠躬                        
  墨澜踱步于街上,不时向身边几人询问着什么。他浑身都有种奇异的杀气,虽浓重,但却也干净,不带丝毫血腥味。身边那女子微笑着向他说着些什么,男子则时不时插话补充,礼貌但疏离。
  直到这画面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击碎。仿佛是有什么无形的壁障倏忽间展开,将那男子包裹在内。是个结界,其余几人以非常人的反应速度向后掠去,避开结界,却也错失了相助的机会。
  “去吧,榕鬼,杀了他!”黑色的人影轻挥手中的黄泉之语,巨大的妖怪在空中现形,身形一掠直冲神祗而去。
  墨澜并不慌张,侧身闪过,略略蹙眉:“现在连一把神器都没有,真是很被动啊。”轻盈的身姿在空中翻转,躲过险之又险的攻击。妖物的利爪一次次击打在地面,尘土飞扬。
  “虽然没有神器在手,也不负武神之名啊。”远处的那名女子,也就是稻荷神倚在神器身上,惊叹地如是评价。
  “但没有趁手的兵器,还是很难对付这等大妖,而且术师还在场。”一旁的福神则看得更透彻些,确实,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墨澜再一次落地,体力已经耗费得差不多了,再不速战速决就麻烦了。必须要找到神器,就是现在!
  用心体会着周遭,是什么东西在周围呼唤自己?内心传来的悸动不会作假,“肆器!”全身的血液几乎像是燃烧起来,与手中的神器共鸣,战意愈浓。
  接过空中器化后的肆,迎上了面妖,“斩!”几枪利落过后面妖的身体便即破碎崩坏。“术师么”刚刚的担忧的神情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微微上翘的嘴角,墨澜身形一闪向人冲去。
  好久没有战斗了,真是有负了武神之名。刚刚的就算是给自己的热身吧! 
  “不错啊,是真的很不错!”感觉到强大的力量,青年术师浑身都开始颤栗起来。好开心,好开心,“七器!”
  “第二个神器?”墨澜挑了挑眉,颇为意外,“据说术师的神器都是野良,传闻不实么?这下有点麻烦了。”
  “黄泉可不是神器那种东西。黄泉是唯一的,不可以失去的挚友啊!”术师随意地挥了挥刀,与对笔的珍视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所剩不多的温柔都留给了黄泉,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了吧。
  “果然还是两个神器啊,”墨澜不甚在意地笑笑,攥紧了手中的长·枪,“黄泉,黄泉这个名字,真的适合你。”说着说着脸色一变,枪刃一转冲着人胸膛挑去。
  “说了,黄泉是挚友!”术师扬起七器挡下了致命的一击,反手虚划一刀。右手执笔在空中画出弧度:妍鬼,封鬼!“杀了这个胆敢侮辱黄泉的武神!”
  不满地闷哼一声后退两步准备斩妖,银光闪过:“挚友么?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吾墨澜神降临于此,臣服于肆器之威,佛除种种污秽障壁!”利落地斩杀二鬼之后看向术师,嘴角嘲讽地勾起,“只有这点本事吗?”
  “你小看黄泉了呢...”术师低喃着,轻抚黄泉之语。斩碎的妖怪竟又蠕动起来,慢慢堆积,在时化的黑沙中组成了一只新的面妖,更加巨大,也更加恐怖。那面妖的獠牙闪着死亡的白光,让人不寒而栗。
  街道末端福神并同稻荷神的神器不由向前一步,戒备着可能有的一切威胁。
  看来,这个术师还是有点本事,“斩不死的妖吗?”墨澜琥珀色的眼眸中燃起了兴奋的火光。掠过两只不死的妖直接冲向了术师本体,速战速决!“那么,让我看看术师的近战如何吧。”
  术师反手抽刀,锋锐刀锋蹭擦刀鞘在日光下映射淬寒冷光。嘴角上扬,眼中蓄满了杀意。“你,就那么想见识七器之威么?”轻描淡写,仿佛对手已是尸骸。
  眼前术师杀意满满即便勇如武神,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并不多言,手腕一转直面刺向术师,简单而不缀余的攻击带了凛凛的杀意:这个术师,不能留。
  “很强,”虽然看似很轻松地说着,术师的面色却凝重起来——能与新收服的神器这样配合,这武神不简单。侧身闪避,枪尖贴近脸颊,寒意刺骨。回手直指对方要害,招招都不顾回护,似是决意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对方斩杀在此。
  连防御都不防御了吗,有意思的术师,捏捏手中神器,相性还可以,然而并不能与这术师的熟练度相以抗衡,墨澜咬了咬牙硬生生接下第一招,侧转枪身贴着术师的胳膊刺向咽喉。
  见对方只攻不守,术师也猜到是拼着两败俱伤而要迫使自己防御。轻笑一声,刀刃去势不改,竟不打算抵挡,只左足尖用力点地,偏移方向,硬生生用肩膀扛下了这一击。肩膀上的疼痛令人愈发兴奋战栗起来:“真好,真好!”刀尖已触及对方胸口,斜下划去。
  看着这两败具伤的架势,墨澜心里一沉:“果然,是疯子。”收枪借力,枪尖点地,往后一推,勉强后撤,刀刃刺破皮肉发出渗人的声音,飞溅出点点的温热的鲜血,还好后撤的及时并没伤及要害。“嘶…”皱皱眉苦笑,多久没打一场了,这手到有点生疏了,汗水微微打湿额前碎发,而眼前术师依然狂妄如故。真是棘手。
  “疯子?好词!”术师的声音已变得低沉喑哑起来,刀尖上鲜血缓缓滑落落地,似是引人入魔的音符,“真难忍住,”疼痛就是保持清醒的唯一办法,在面对武神时若是不慎陷入毫无章法的状态,可大大不妙。这么想着,伸手狠狠地按压着伤口,感觉得到黏腻的血液,撕裂的肌肉。舔舔嘴角,再度攻上前去,刀尖上挑,直逼咽喉。
  “喂,我说你是真的不要命了是吗?”墨澜长·枪一转,横在胸前,做了短暂的防御隔开攻击,刀刃贴着耳边划过去削掉一撮碎发,“不过刀是把好刀,跟着你这种人倒是可惜了,呐,我说疯子术师,跟我打了这么久不腻吗?”长·枪倒转劈向术师腰部,带起风声:“肆器,也不比你的刀差!”银色□□在夜色中就像闪电一样掠过,带起呼啸而过的风声。
  “命?早就放弃了,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术师猛地后仰避过来势汹汹的横扫,无需抬头确认,刀刃转向,反手向斜上划去,刀尖堪堪在武神颈间划出浅浅的血痕,直起身来,眨了眨金色的澄澈眼睛,“呐,澜子酱...晚安!”
  刀刃已然架在脖子上,折射了月光,明晃晃的闪的有点刺眼,寒意,那是刺骨的寒意。墨澜松了手,长·枪应声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眸子里竟是释然:“啊,这算是解脱了吗?也许又要重生了,真是麻烦。”笑意不减道,“晚安哦。”
  “真是,”看着武神释然的表情,青年几乎要大笑出声,“连神器,都扔掉了?”好有意思,“澜子酱误会了,只是玩闹而已嘛。”
  术师笑着收刀,杀死就没有意义了呢,玩耍的意义。太刀化为红发少年,侍立在侧。术师轻轻向武神点头致意,转身离去,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随着木屐的踢踏声远去,稻荷神鹤见雀这才从浑身僵硬的狼狈状态中解脱。并非战斗神职的她,只是应对杀气和威压都很困难了。福神仞城虽然看似笑得轻松,后背却也被冷汗浸湿。
  “有点熟悉的套路。这术师,是何方神圣?”墨澜喃喃自语。
  ?
 
☆、疑惑
 
?  墨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无法入睡。白天的刀光剑影不住地在眼前闪现,伴随着一个致命问题:为什么自己重生后没有神器傍身?
  虽说是换代的新神,最浅显的道理墨澜还是明白的——神大都有道标,为自己指明善恶是非,而重生之后则由道标,以及前代神器辅佐成长。
  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有?完全不知道以前的事情…自己到底是为什么陨落的?烦躁地从床上坐起,抓着头发。但即使是神,对自己的记忆也无可奈何。
  隔壁的肆语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纸门被轻轻拉开,女孩走进屋,跪坐在榻榻米边上,眼中充斥着担忧,“墨澜大人,您有什么困扰吗?”今日赐名之后,墨澜才发现肆器只不过是个孩子。轻叹了口气,依他的个性,若非万不得已,如何会让一个小孩陪自己上战场?虽说用的顺手但终究也是新的神器,还有一段得磨合的日子呢。
  “没事,你去休息吧。”摆摆手,目送女孩乖巧地走出房间。眨了眨眼,思绪兜兜转转,又到了术师身上——据雀说,此任术师是个棘手的疯子,以杀人为乐,偏偏每次都能逃过天的追查,狂妄得很。想到稻荷神提到术师时略微流露出惊恐的眼神,这的确是个难对付的人物,只不知为何弗一见面就与自己大打出手?
  既然是个嗜杀成性,与妖怪为伍的恶神,为什么又放自己离开…而且那个称呼…“澜子酱”?可自己分明是个男子,当时过于震惊来不及反应,现在仔细想来又不得其解。与其说对方临时想出了侮辱性的称呼,不如说是习惯性地脱口而出,怎么会?不可能的吧…
  再说晚安…这个术师是在耍着自己玩吗?越想越气,睡意全消,干脆披衣起身,准备出去走走。
  在街上随意晃荡着,漫无目的。夜晚的街道很寂静,只有零星的行人。但是深夜,却又的确是妖物与死灵的天下。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惊呼,无奈地停下了脚步——这分明是个灵。斩杀妖怪是武神的天职,见死不救却也非墨澜的本性。
  几个起落,迅速赶到了妖气浓厚的一栋大楼跟前。时化的黑沙在四周蠢蠢欲动,吞噬着一切可触及的能量。就是这只妖了吧,看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庞然大物,为难地皱了皱眉,肆器没有跟来,麻烦了。
  就这样离去确实很不甘心啊…伏低身子,屏住呼吸,绕到妖怪前方,隐藏在阴影之中,打算先观察一番局面,再考量如何救人。
  这是…蓝发的少年跪在地上,双手撑地,伤口中止不住的血液染红了衬衣。突然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头,撞上了墨澜的视线。墨澜一惊,那是怎样一双眼睛?面对无法匹敌的大妖,眼神却充斥着倔强,不屈,隐藏得很好的恐惧…独独没有软弱。
  没有软弱之处的灵,一往无前无人能挡的兵器,捡到宝了!墨澜盯着那少年,这样想道。第二把神器的人选,得来毫不费功夫呢。对少年摆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开始轻声吟唱:
  给予无处可去
  无法逝去的你归去之地
  吾名墨澜
  获持讳名止于此地
  假名命汝为吾仆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