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恐]不见前路 作者:zi衣(上)

字体:[ ]

 
    
    文案:
    这个游戏很简单,线索和范围皆有限,你需要做的,只是活下去。
    “如果是安君的话,我不介意陪你一次次重来。”——“谁要你陪了。”
    本文于2015年12月2号完结倒V
    #安弥和他的伙伴#
    #愉快的收集队友之路#
    #快来和安弥一起推魔女#
    #窝总在不明世界里翻滚#(特别喜欢读者大大给的这个题目)
    。
    入坑需知:
    1.作者玻璃心
    2.设定猎奇
    3.RPG恐怖路线
    
 
 
    内容标签:火影 家教 恐怖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弥和他的同伴 ┃ 配角:太多不想写 ┃ 其它:RPG
 
==================
    
    ☆、第一章
    
    天空上黑压压的一片,不知是乌云还是什么,就盘旋在眼前日式建筑不远处的空中,周围也被灰色的浓雾覆盖起来,眼睛所能视之物,仅留眼前的房屋。
    安弥坐在屋外的草地上,透过窗户看着里面黑漆漆的屋子,光是看着就觉得不详的房屋,仿佛发散着黑色的令人不舒服的气息。
    所坐的草地是非常灰暗的颜色,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被倾倒其上,染上了非常污浊的色彩。
    安弥从草地上站起来,靠近了门口的栅栏,他已经很多次试图推开这个栅栏靠近那些看起来有些令人不安却也比身后像是鬼屋的房间好很多的灰色浓雾,可是手上的栅栏就像被什么固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安弥想要从上面翻过去,却被什么东西阻隔住了一般无法成功。
    再一次失败之后,安弥黑色的无机质的双眼看向了栅栏旁边的铭牌,像是铁质的铭牌上覆盖着斑驳的锈迹,隐约可辨「泽田宅」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的房间,虽然不想进去,可现在的情况确实无可奈何。
    拉下了头上的兜帽,身着深蓝色连帽卫衣的少年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眼眼前的两层和式建筑,然后上前准备打开房门。
    安弥的脚步一向很轻,走在地上发不出半点声音,他缓缓踩上台阶,握上门把,手握着冰凉的门把,安弥顿了一下,才做好准备转动门把拉开门。
    咦?怎么打不开?
    安弥再次转了转门把,却发现门把纹丝不动。
    安弥:盯——
    门把:▼_▼
    最后安弥是在门口已经枯萎的盆栽下找到钥匙的,至于中间他盯着门把盯了五分钟那种事他才不会告诉谁呢!
    如愿以偿的进了房屋,安弥看着晦暗的房间,在这样暗色调的渲染下是极度压抑的气氛,在门口停留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空气中是一股腐败的味道,潮湿的气味混合着什么东西变质的味道并不好闻,玄关处摆着乱七八糟的鞋子,扁扁平平像是被很多人踩过,已经分不清原本的颜色。
    鞋柜上摆着装着土的盆子,看上去应该是个盆栽,只不过原本该有花的位置只有一团已经腐烂的奇怪物质纠结在了一起。
    眼前是一个并不十分宽阔的走廊,右边是直通二楼的楼梯,看起来就像普通的久未打扫的民居,略显灰暗的光线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蛰伏在暗处。
    安弥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换鞋,不过看见里面已经被灰尘盖了好几层应该不会被他踩脏,还是决定不换鞋。
    屋内的地板应该是很久没有修缮过了,踩上去的时候在这寂静的空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吱声,于是一直没听到什么声音的安弥在原地多踩了几下。
    眼前是走廊和二楼的楼梯,安弥看了一眼楼上被什么东西笼罩着一样,黑漆漆的二楼,还是先走向了走廊。
    走廊上靠大门最近的第一个房间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打开门之后入眼的就是大大的饭桌,等弥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还右侧还联通着厨房。
    房间里的摆设非常的生活化,无论是墙上停止旋转的时钟,墙边的矮柜摆设或者打不开的通往黑黑庭院的拉门还是桌上早已经腐烂变质传出恶臭的食物。
    安弥靠近饭桌,作势挥了挥萦绕在鼻间的臭味,瓷碗的碎片在地上,和发黑的像是饭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看得出来这家主人原本在吃饭,可是因为什么原因或者遭遇了什么事无法继续吃饭了。
    安弥围着桌子转了一圈,慢慢走进了半开的厨房门。
    原本白净的瓷砖斑斑驳驳,灰黄的污迹看起来非常恶心,蒙灰的厨房用具四散着,本就是个一眼就可以看完的不大空间,所以安弥匆匆扫了一眼便准备出去,却在转身时,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极轻的声响。
    安弥低头,那是一张纸,大概是因为放的时间过长所以已经泛黄变脆,被他踩了一下便脆弱的踩掉了半张纸,安弥拿起那只张来,即使有些看不清楚,弥眯起眼睛也能勉强辨认出最上方的字迹“数学周考,泽田纲吉,零分”
    “……”这里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愉悦到的安弥。
    那张试卷已经很脆了,无法折叠,安弥看了看,也只有将它放在了料理台上。
    料理台边放着一把菜刀,铮亮铮亮的,并没有被灰尘所染,安弥能清楚的看到刀光投射出的自己的影子,额前细碎刘海服帖的盖着额头,看起来干净利落,不苟言笑的少年,满眼满身都是冷清孤寂。
    安弥停顿了一会,才转过身准备离开厨房,跨过半拉的门。
    “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传来的尖利叫声像在耳边叫喊着一样让人心惊胆战,女人的声音带着痛苦绝望,撕心裂肺的哀嚎着“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容不得他慢慢思考,急忙大跨步跑出房间,快速的逃窜到走廊,直到狠狠的关上门,女人的声音才像被关在门后,逐渐虚弱了下来“别伤害我的孩子…”
    心有余悸的看着已经关上的门,安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无波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第一个微微皱眉的表情。
    安弥在走廊前站了许久,才慢慢看向走廊上第二道门,他有些无助和茫然,背后也惊起了一身冷汗,可现在除了继续探索这间房屋,他又能做什么摆脱现在的境地?
    弥注意到发黄的墙纸上有一道像是被什么液体溅到的痕迹,比墙纸的颜色要深些,只是像是经过的时间太久而有些褪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地上被他踩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串脚印,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脚印下面有什么奇怪的痕迹,让人看着就心生不适。
    第二道门也是顺利打开了,因为有些老旧而螺丝松动,打开的时候‘吱呀’一声让人很不舒服。
    看摆设应该是卫生间,白色的磨砂地砖面应该是为了防滑,正对着门口的是马桶,一边摆着梳洗的镜子,左边有一扇关着的拉门,门口摆着一个小篮子,里面应该是浴室。
    安弥走进卫生间,白色的镜面上蒙了一层雾气一样,模模糊糊的倒映着他的轮廓,安弥想要擦擦那面镜子,但想了想现在身处空间的诡异性,还是作罢。
    洗手的面盆里有一个白色的亮晶晶的东西,弥走进一看,才看到是一把小钥匙,半卡在了出水管。
    安弥默默的看了一会那把小钥匙和黑洞洞的出水口,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看向像是浴室的关着的小隔间。
    手才刚触及冰凉的推门,只听‘哗啦啦’的水声突兀的响起,浴室里的水声不知是恶作剧还是警告,安弥急忙收回手后退几步,‘啪’的一声,身后的镜子突然碎裂,玻璃的碎片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安弥急忙退到门边,‘砰砰砰’三个像是拍打着什么的声响,浴室紧闭的推门上印出三个血手印,毫不停歇的,推门便不知被什么力量所拉开,一串血红的脚印从里面走出来却看不见任何人,连串的事件叫人应接不暇,安弥急忙拉开身后的门跑出门去,猛地带上了卫生间的门。
    安弥余惊未止的连步后退直到抵上身后的墙壁,紧盯着关上的门,确认门锁没有打开也没有脚印跟上之后,才握紧了拳头冲到大门处。
    ——打不开…
    安弥感觉自己就像陷进了什么奇怪的陷进里,也许是厨房的那个声音,或许是卫生间里那串血脚印,再或许是其他潜伏在那片黑暗中的人,正紧紧的看着他,看着他的所有动作,看着他一步步走进这为他而设的圈套。
    而他却不得不按照那个人的心思来继续。
    “在玩弄我吗?”安弥说出了他第一句自主意味的话,声音如落盘玉珠般清脆寡淡。
    安弥在玄关站了很久,久到他在这沉闷的空间竟有点开始习惯而产生困意,久到他真的产生了坐在玄关打会盹的心思,才重新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再次踏上走廊。
    「泽田宅」并不是很大,就像普通的房屋一般的面积,所以当安弥走到第三个房间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踩完了整个一楼的地图。
    第三个房间看起来很普通,在微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莫测,安弥的手握上门把,鼻尖隐约的捕捉到一阵奇怪的铁锈味,像是从房间里传来的味道,粘稠刺鼻得有些令人反胃。
    手腕微微动了动,安弥也压低了自己的心跳,不太好的预感让他半转开脚步,他确信就算打开了冲出一只疯狗,他也能先跑出去。
    等一下?大门不是锁了吗?
    ……
    安弥当机立断的立刻放开手里的把手,转身朝玄关走去。
    排除掉打不开的和不想打开的,一楼算是逛完了,安弥的目光停在了二楼楼梯,屋里明明没有开灯,也没有任何光线,不知为什么可以维持住一种刚好能看清物体的晦暗程度,就算是刚刚无法透进光线的卫生间也是一样,安弥面无表情的盯着楼道,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心思朝楼上走去。
    
    ☆、第二章
    
    二楼同样昏暗,除了近处看得比较清楚,远处的东西都有些影影绰绰。走廊看起来不比楼下的走廊宽多少,同样的积满了灰尘。
    安弥向走廊里走了两步,走廊上方挂着一副蒙灰的框架,不知是画作还是相片,安弥看向靠他最近的第一个门,手刚触上冰冷的把手。
    ‘啪’瓷器破碎时的脆响,安弥急忙弓起身子一副准备逃跑的样子转头捕捉声响来源,却见走廊尽头确实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在原地迟疑了许久,见并无其他事件,安弥才慢慢走上前去。
    安弥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都放得很低,眼睛状似淡定的不停扫视四周,浑身也保持在一种紧绷的状态,不远的走廊尽头有一个矮柜,看不清颜色的瓷器碎片落了一地,与之一起掉在地上的是一束开得正盛的花,安弥不解的上前拿起花,才发现是塑料制品,并不是真花。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掉落的花瓶,是在警告他不准进入那个房间吗?
    安弥看了一眼阴森压抑的走廊,还是转过头看向了走廊尽头的离他最近的房间,轻轻的扭动门把,门把里的部件应该也有些生锈了,缓缓转动门把的时候可以感觉到那种磨砺在铁锈上的凹凸不平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