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国士无双 作者:夜雨凭栏

字体:[ ]

 
 
文案
是前世的孽缘还是今生的魔障,
林海和司徒睿,阴谋重重的背后,
十多年的离索,最终携手同行,
天下与你,拱手相让换你一生相伴。
 
我还是喜欢红楼梦,这回把手伸向最喜欢的大叔探花郎,希望有人喜欢,当然作为妹妹的脑残粉,妹妹幸福是一定的。
其实这就是林爹爹和林妹妹的故事。
日更,偶尔有事就见谅。
 
内容标签:红楼梦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海林黛玉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贾氏病重扬州城
 
  七月正中,处暑时节,就算是江南也是一片炎热,今年更是较往年热一些。不过这只苦了一般的贫穷人家,至于大户人家早早的就摆上了冰盆享受着暑天的凉爽。
  扬州自来都是鱼米之乡,因着浩浩荡荡的大运河在此,经济较其他城市繁荣许多,江南的许多官衙都在此处,比如说总理江南盐政的巡盐御史府就在扬州。
  此刻巡盐御史府的后宅却不见平静,反而呈现出一种混乱。府邸的主人一回来就看到这种混乱的模样,眉头微皱。跟随的人立刻明白了老爷的不满,自有管家出面料理,不一会儿就各归各位。
  府邸的主人,现今的巡盐御史可以说是大名鼎鼎,虽然官阶还没有到底,不过以刚过而立之年坐到虚衔二品,实权三品实在是难得。
  林海本来在府衙办差,听到家人来报夫人病重忙匆忙回来。直接进了后院刚好和诊病完的老大夫碰了个正着。老大夫拱手问礼,林海回礼道:“辛苦郑老,不知内子如何?”
  这位郑老乃是从太医院告老归来的,医术自然极高,又兼他祖籍扬州与林家有旧,因此与林海关系不错,因此林海为着他夫人的病求到他门前时也没有推脱,如今见林海问却只是摇摇头道:“我已经开了方子给下人去煎药,只是林大人心里有准备吧!”
  林海闻言身子摇晃了下难过的道:“当真到了这个地步?”见郑老不言,叹了口气,神情恳切的道:“不管怎么样,剩下的时日还请郑老多费心,总是尽人事。”
  郑老本来就因为不能治好林夫人的病心中有愧,闻言忙道:“老夫自当尽力,只是林大人是否也看看。”郑老见林海脸色晦暗实在有心要为他把把脉,却不想林海摆手道:“多谢郑老有心,我无事。”见郑老还要再说忙道:“小女自来体柔,难得郑老在此,也看看可好?”
  郑老不好强求林海,只能作罢,林海让下人领着郑老去给林家姑娘看病不提。
  进了正院,就见廊下立着几个婢女,其中一人见林海来了忙上前行礼问安。林海认得她是夫人贾氏的大丫鬟见她站在门外遂问道:“怎么没在里面伺候夫人?”
  绿意以为林海认为自己偷懒忙回话道:“回老爷的话,半夏姐姐和张嬷嬷正在里面伺候夫人喝药,夫人说人多晃得更难受就让我们出来了。”
  林海闻言点点头,绿意待要传话,却被林海制止了,示意她不必。绿意忙掀了帘子让林海入内。
  进了内室见自家夫人脸色苍白的靠在床上,边上还有一个婢女和一个嬷嬷在劝她喝药。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半夏和张嬷嬷正劝着自家夫人忽闻声响转身看确实自家老爷来了,忙见礼。
  林海接过张嬷嬷手上的瓷碗,示意他们出去,在床边坐下,按下了要起身的林夫人贾氏,亲手给她喂药。
  面对丈夫的亲身关切,贾氏就算是再怎么不心如死灰也不会不吃药。少许药吃完,林海放下瓷碗,从一旁的小茶几上取过一个蜜饯味给贾氏冲淡口中的苦味。
  看着温润如玉的丈夫,贾氏真的有些恨老天爷,为什么是自己。林海拍了拍贾氏的手安抚道:“你好生修养,会好的。”
  贾氏低下头苦笑道:“夫君不要安慰妾身了,妾身的身体如何心中有数,自打瑜儿去后我就没出过这院子。”
  想到去年走了的幼子饶是林海一向坚强的人也有些湿了眼眶,只是这个时候怎么也不会再让夫人更加难受只安慰道:“如果瑜儿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这样,再者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你就算不为着我,也该想想玉儿,她还那么小,没有娘亲,我一个大男人哪里照顾的周全。”
  提到自己唯一的女儿,贾氏神情一顿,自己现在只是再熬日子,不知道哪天就去了,夫君自然是好,可是自己走后肯定要续娶的,这后宅的事情男人哪里懂得,自己女儿只怕要受苦,踌躇了会,贾氏轻声道:“正有件事,想同夫君商量。”
  林海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但说无妨。”
  贾氏低着头淡淡的道:“我想着若我有个万一,母亲若是有意来接,还请夫君准许玉儿进京。”
  林海闻言眉头紧皱,只是看着病重的夫人不好说重话只道:“你好好的养病,想这些做什么?玉儿有我呢!”
  贾氏轻咳几声,却不死心继续道:“我自然知道夫君疼惜玉儿,只是玉儿是个姑娘,总要有人教导,若是能得母亲教导,我也安心些。”
  林海看了贾氏一眼,叹了口气道:“再说吧,你好生养病。”又安抚了贾氏几句就离开了。
  林海一走,张嬷嬷和半夏就进来了,看着空了的瓷碗,张嬷嬷高兴的道:“太太,老爷还是关心太太的,太太只管好生养病,来年自然就好了。”
  贾氏苦笑道:“老爷自然是好的,可惜我福薄。”张嬷嬷是贾氏的奶嬷嬷,看着自家姑娘瘦骨伶仃的模样哪里不心疼的,听了这话立时就道“姑娘是国公府的嫡女,什么福享不得,姑娘只管放宽了心,老太太不是来信说在京中找大夫吗?说不定就能找个好大夫。”
  贾氏摇摇头不愿再提,见自家太太累了,张嬷嬷也不再说什么,只为她捏好被子,在一旁陪着。
  贾氏并没有入睡,只是闭着眼思考,自己时日无多,可恨之前为着瑜儿伤心,没能为玉儿打算,如今却有些力不从心了。送玉儿入京却是她的无奈之举,夫君是男子不清楚,自己掌管内宅岂有不知之理。如今贾家的当家太太是她二嫂,自来和她关系不算和睦,若是玉儿到了那府里,虽说有母亲护着,只怕也不会太好,可是她真的没法子。
  至于夫君,自己只盼着他不要忘了自己,好生待玉儿就好了。若是可能的话,不续娶,玉儿留在府里也是好的,只是哪里可能。
  似睡非睡时,贾氏不期然想到当年离京时那个人愤怒的眼神,若是?
  林海离了贾氏处,直接去了一旁的小院,那是林家大姑娘的住所,林海和贾氏成婚十余载,因着一成婚就母忘,守孝三年,因此长女如今不过六岁。
  贾氏孕期时恰逢林海调任扬州,事物繁忙,竟然没有发现有孕,险些流产,哪怕后来保住了胎儿却由此落下了不足之症。
  时下之人难免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是林海却是另外,一方面是这个女儿是第一个孩子,另一方面正是因为她自来体弱,难免多疼些,更兼有虽是女儿但是聪慧过人,时常让林海叹息不已。
  走了不远就到了黛玉的院子里,只是刚走近就闻得隐隐传来哭泣之声,林海不觉眉头紧皱,加快脚步走进了屋子里。
  只见奶娘王嬷嬷并着黛玉的大丫鬟雪盏围着黛玉规劝,只是成效不彰。林海上前抱住女儿道:“玉儿怎么了?”这话却是问得一旁的王嬷嬷。
  王嬷嬷忧心老爷责罚懦懦不敢言,黛玉回过神来被父亲抱在怀里,忙要下来见礼。林海心疼女儿,自然免了,看着王嬷嬷这般皱了眉头让她们出去,心中却是打定主意要给女儿选过些人,内宅之事他向来交给贾氏管,现在看来贾氏病重多时,内宅却是有些疏漏了。
  黛玉看着父亲沉默不语,以为父亲因为他哭泣而生气难免惴惴不安。林海回神看到玉儿担心的小脸,忙安抚道:“玉儿告诉爹爹,为什么哭?”
  黛玉将脸埋在林海怀里,话语中还带着哭腔道:“刚刚郑爷爷来给我把脉,我听到王嬷嬷他们说起母亲的病。爹爹,母亲是不是要像弟弟那样离开我们了?”
  林海抚摸着黛玉的头顶迟疑了会道:“玉儿不要想太多,你母亲没事,有爹爹在。”
  黛玉聪慧从林海的未尽之语中就明白自己母亲只怕真的不行了,为着怕林海更心烦,只是靠着林海身上强忍着不哭。
  林海哪里没有发现女儿的小心思,未免担心这么小的孩子心思太细,只怕于身体无益。想到之前夫人所提之语,如果是刚刚是为着不想送女儿进京的话,这会却是实实在在的担心女儿的性情若真的寄人篱下只怕越发不好。
  林海心中的千思百转,黛玉自然不知,她只是沉浸在母亲病重的伤痛之中不能自拔。哪怕她再早慧也不过是个孩子,去年弟弟一病不起没了,紧接着母亲病重卧床至今,林海虽然疼他,只是他忙于衙门的事情,怎么有时间注意黛玉心中的担忧。到今日一场哭泣将心中的郁结发出,于黛玉倒是好些。
  林海没有同往日一般看过就走,而是好生的抚慰女儿,陪着她进食,到哄他熟睡才离开。离开之际更是好生敲打了一番伺候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又开了篇红楼文,探花郎的年龄拉小了些。
求收藏,求评论
 
  ☆、第二章林海谋断扬州事
 
  林海虽然正值壮年,但是在这种时候也是疲惫不堪,今日郑老要为他把脉,他不愿倒不是真觉得自己身体多好,只是家中的情况委实由不得他再有什么了。
  书房内,林海收下最得用的谋士看着自家大人满脸倦意忍不住道:“大人,今日晚了,不若明日再细谈何如?”
  林海苦笑了下,摆摆手道:“静之的意思我明白,我自己的身体心中有数,政事要紧。把你查到的情况说一说。”
  杜若字静之,长林海十几岁,是林海同科的举人只可惜命运不尽,科考无望,他与林海有同科之谊又兼志趣相投,林海敬佩其才能,不愿他就此埋没,延其为幕僚门客,而杜若也倾其能以报林海的知遇之恩,两人倒是一向相得。
  见劝不动林海,杜若只能作罢,说起来林海明面上只是总览江南的盐政,实际上却是皇帝放在江南的一枚暗棋,身负监察江南官场的重责,可以说是权力极大,虽然这是皇帝的信任,只是如此一来林海难免得罪江南的一些豪族,今次江南盐价波动甚大,林海委杜若彻查,果然又是有人在背后作怪。
  杜若将自己查到的情况账册递给林海细观,一面叹息道:“这江南一尤其是金陵,因着是旧都,现有几家豪族,实在是胆大妄为。尤其是甄家,侵吞公款,纵容恶奴霸占良田,逼死良民,眼中实在是没有王法。”
  林海细细的看了下账册,看到其中的数字,忍不住将桌上的杯盏扫到地上,怒道:“甄家,当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为着一己私利致万民于不顾,我就不信我斗不过这甄家。”说着却是重重的咳了几声。
  杜若见此忙安抚道:“大人暂且息怒,为这气坏了身子不值,这甄家如何我们还要从长计议。”不是杜若胆小,他自己倒还罢,只担心林海,林海自当来了江南和甄家也不是第一回交恶,去岁林家幼子去的不明不白,这其中若是没有甄家的手笔他再是不信,可惜没有证据又当如何。
  林海过了会终于冷静了下来,这甄家于公于私他都不会放过,且看着以后,当务之急是想稳定江南的局势。因此道:“甄家如何先放着,竟然有了证据,就先拿这几家盐商开刀,我看看还有哪些人不知死活的要和甄家掺和在一起。”
  杜若点头道:“大人尽管放心,我自当料理妥当。”又见林海还是愁眉不展,恼不得说些好消息道:“这甄家如此猖狂,不过是看着忠义王爷,听说睿王爷南征大胜即将还朝,睿王爷是陛下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向来对陛下忠心耿耿,有这位在,京中局势只怕可以缓解一二。”
  林海闻言,眉头微平,睿王,忠睿亲王,太上皇第四子,今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更是大庆过的战神,领兵作战战无不胜。之前他领兵在外,才会让忠义借着太上皇的势逼得今上节节退让,如今睿亲王还朝,忠义只怕没这么容易蹦跶了。只是想到那个人,林海的嘴角扬起一抹苦涩,屈指算来也有十二年,他中探花后奉母命娶妻,母丧离京,到如今整整十二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