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游戏王][暗表]第二世界线 作者:小赢(上)

字体:[ ]

 
 
改动无数次发现文案已经没什么用了,这篇写作跨度太大前后文风差超多,大修之后前期基本就是两个故事了= =
大修的版本不会放在这里,这篇……真的不建议看,写得简直……
应该会参帝都only,详情请敲微博
需要注意的地方:
称呼问题,前期用了王样= =后面是亚图姆
有角色死亡,三观不正
前期还有时间线bug(血
关于三幻神,百度上是这样的
【奥西里斯:埃及神话传说中的阴间之王,象征善与恶
欧贝里斯克:方尖石塔,象征明与暗
拉:埃及神话传说中的太阳神,象征天与地】
本文中改为【奥西里斯:天空之神 欧贝里斯克:冥神 拉:太阳神】
 
内容标签:甜文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武藤游戏,阿迪姆 ┃ 配角:海马濑人,城之内克也 ┃ 其它:暗表,海城,巴貘
 
 
☆、一 相反的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  食用前请看文案哦,关于三神的设定是改动的o(* ̄▽ ̄*)ブ                         
  王家之谷。
  一行人走出放置石板的石室,迎面等候着的伊西斯和马利克欣喜地迎了上来。
  “法老王,你取回记忆了吧?”美丽的女神官细细打量着王样,嘴角露出一丝恬静的微笑。
  “嗯。”
  “如此一来,我们守墓一族的任务也真的落幕了呢。”马利克感慨地看向自己的姐姐。
  “没错,”伊西斯点点头,转头看向王样的眼里有些踌躇。“七件千年神器已经凑齐了,剩下的……”
  “嗯,我不会再交给任何人,它们将由我来封印。”王样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神色平静。
  “封印是……”杏子不解地问他。
  “那是我最后的使命。”
  “这我明白……”杏子咬紧下唇,“但这表示阿迪姆的灵魂将回到冥界去了吧?”
  “诶?!”其他人一惊,求证般看向王样。
  王样垂眼不语,看不出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伊西斯静静开口,“法老王,我们守墓一族所守护的冥界圣殿里,放置着冥界的石板,那个圣殿的碑文如此写着,要打开冥界之门必须将七件千年神器放在石板上面,再示出法老王的名号当作最后一把钥匙。”
  马利克接过话,“碑文上还写着,法老王的灵魂佩戴着剑便无法启程,亦得不到安息,所以要打开冥界之门还需要进行战斗仪式……”
  这时千年积木突然发出耀眼的光,待少年再开口时,俨然已是另一个人。
  “等等!不觉得很奇怪吗?另一个我一定要离开吗?这种事情太奇怪了,我不允许……”游戏双拳握紧,死死盯着伊西斯。
  “AIBO……”化为灵体的王样呐呐出声,眼里酝酿着谁也看不懂的东西。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法老王的灵魂将永远在现世徘徊,你,忍心吗?”虽说有点对不起眼前的少年,但伊西斯还是努力说服着他。
  游戏愣住,永远……吗……
  “况且冥界有冥界的秩序,已消逝之人是不能在现世停留的。”伊西斯看着他,原本一直是温顺到不可思议的人居然会这样激动,是她低估了两人的情谊吗……
  游戏咬了咬嘴唇,难道没人觉得不合理吗,只有他一个……觉得非常不对劲吗?解决的办法……一定有的,一定会有的,另一个他不用离开的办法,或者,等自己冷静下来接受现实……
  可是怎么可能接受的了呢,一直以来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将要离开!
  不会允许的。
  “游戏!”
  “游戏!”
  游戏猛地转身跑开,城之内和本田大吃一惊,连忙追了上去。
  留在原地的杏子看了看伊西斯,低声道:“伊西斯小姐不能明白吧,那两个人?”
  “嗯?啊,是呢,稍稍吃惊了下。”伊西斯眼神复杂。
  马利克皱紧了眉,“姐姐,现在怎么办?”
  “我……我也不清楚,没有千年首饰指引的我……”伊西斯突然顿住,脑海里闪过一个片段,那是以前的千年首饰显现出来的一小片光景,那时候她不明白,但是现在却突然想起来。
  以巨大的千年积木为背景,一条Y字小道延伸开去,左边的分支上有两个人并行走着,另一条上只有一个人,背影落寂,虽说看不清那几个人究竟是谁,但能感觉到左边道路上的其中一人和右边的是同一个。
  “说不定这么做也是正确的……”伊西斯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的心之迷宫。
  王样面色不愉地立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因为感受到游戏内心传来的痛苦而更显得烦躁。良久,他才冷冷开口,“欧贝里斯克。”刹那间他额上的荷鲁斯之眼发出了光芒,房间里的黑暗一点点褪去,显示出它本来的面貌。
  石筑的神殿空旷无比,四个角上的灯火忽明忽暗,给神殿增添了一丝沉重的气息。
  高坐在神殿宝座上的是一个的身着墨色长袍男人,剑眉星目,不怒自威,偏偏嘴角斜斜上挑,给他添了几分轻佻之意。
  欧贝里斯克眼睛半眯,慵懒开口,“法老王哟,汝为何事前来?”
  年轻的法老王思量了一会儿,开口道,“AIBO很伤心。”声音里透着只因为一个人才会显现出来的黯然。
  欧贝里斯克架起腿,不紧不慢道,“法老王,停留在现世的灵魂会对冥界的秩序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你的要求……”他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晃了晃,露出令人火大的笑来。
  王样也笑,他凌厉的眼角被笑容软化,配着少年精致的五官,一时竟让人错不开眼。
  “欧贝里斯克,”年轻的法老王微笑着一字一顿,“我被关进千年积木三千多年,也不见得对冥界的秩序产生了什么影响,不是么?”
  “你关进千年积木那是……”欧贝里斯克挑眉,止住了话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你若想留在人世,那可就是永远了,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永远有多久的。”
  “我想要的并不是以灵体的方式。”
  “哈,莫非你还想要身体吗?”欧贝里斯克调笑般说着,眼里却闪过一丝讥讽。
  王样向前一步,面沉似水,“如果要让我回归冥界进行战斗仪式,那我必然要有实体,这个实体莫非是腾空变出来的?”
  “唔?咳咳,这个嘛……”欧贝里斯克无赖似的摊摊手,却看到法老王毫不迟疑地展开了左臂的黄金决斗盘,“你要干什么?”
  “说不定干掉你我就能当上冥神想到办法了。”
  “行行,我怕了你还不成么,”冥神咂舌,“你的身体确实在我这儿保存着……”
  王样冷哼了一声。
  “这也是有原因的啊,当神也是有苦处的你要体谅……”冥神忽然换了个人似的苦大仇深起来,“总之做个交易吧,你也知道冥界的工作很多,人手不多又白痴,很累啊真的,所以要不你帮忙给做掉点?。”
  王样凌厉的视线扫过他,“不如来个你更喜欢的筹码吧。”他额上的荷鲁斯之眼光芒大盛,“以法老王的名义,出来吧,奥西里斯!”
  顿时神殿四周的黑夜被道道闪电撕裂,黑云深处依稀能看到红色身躯盘旋,龙吟声不止。
  欧贝里斯克眨眨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又是一道闪电,一个人影已跪在法老王身前,“我主。”俊美得有些过分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法老王没有看他,而是径直看向欧贝里斯克,“这个筹码,够不够?”
  冥神不顾形象地站起来,甚至还向前走了两步,“这……你要用奥西里斯来抵?”
  原先跪着的天空之神奥西里斯已经站起来垂首立在法老王身后一步的地方,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冥神勾起嘴角,贱兮兮地拖长叫了声“奥西~”。
  法老王悠悠道,“也许可以给你和他相处的机会?”
  “啧啧,好手段,”冥神抚掌,重新坐了回去,“那么法老王,你要的,是拥有身体与你的半身相处一世,对吗?”
  “是。”王样的睫毛轻颤,眼里渴望之色愈发浓厚。
  “呵,”冥神抿起唇,笑意从眼底泄露出来,“明日之前,还法老王一个完好的身体。”
  ——另一个我……
  ——怎么了,AIBO?
  ——我该这样插手你的事吗,但我只是,不想你离开。
  ——听你这样说,我很高兴。
  ——真的吗,但是,你该怎么办呢,我也不想你一个人在世间永远徘徊……
  ——AIBO不想我走这件事,让我放松了不少。
  ——怎,怎么这样说?
  ——AIBO,你这样说了的话,我就绝对不会放手。
  ——诶?
  ——我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明天,明天给你个惊喜吧,相信我,AIBO。
  ——……嗯。
  ?
 
☆、二 AIBO真是害羞呢
 
?  “唔……”游戏缓慢地从睡梦中醒转,失神的双眼还带着一丝水气。因为昨天连夜回到家再加上对王样的信任使他很快沉睡,虽然不清楚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他那么说了的话,自己只要相信就可以了。
  “AIBO,醒醒,该起来了。”低沉性感的嗓音里透着温柔的笑意。
  “啊,另一个我……”游戏努力翻了个身,在碰到身旁温热的身躯后自发缠了上去,“再一会儿……”
  被子突然被掀开,暖气一下子溜走,游戏也瞬间清醒了,不情愿地坐起来,“另一个我,你也太……啊嘞?!”游戏瞪大了他本来就不算小的眼睛,显得脸有些鼓鼓的。
  王样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嗯,手感真好。
  “啊啊!你你你……”脸上像烧起来了似的,游戏的身体不自觉地往里缩了缩。
  “嗯,冥神给了我身体。”王样十分干脆地揽住了游戏的肩,把他往自己这里搂过来。
  游戏也十分干脆地呆愣住了……虽然开心另一个自己终于有了身体这件事,但现在的他眼前全是那个人裸着的躯体,王样的身材十分匀称,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不张扬,也不显得单薄,紧实胸膛,精瘦腰腹,随意支起的那双腿也生得极好,线条流畅比例完美。
  对,王样此刻就如同一头小憩的猎豹,谁都不会低估他爆发时的力量。
  他控制不了地脸红。
  “你,你不能穿上衣服吗,为什么能那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我床上啊!”掩饰般义正言辞地指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