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游戏王][暗表]第二世界线 作者:小赢(下)

字体:[ ]

 
☆、三十一 AIBO喜欢就好
 
?  虽然说打定主意这次生日低调就好,不过在6月4日当天游戏还是收到了朋友们的礼物。
  星期四,游戏和王样一到学校,本田和杏子就把自己包装的礼物送给了游戏。
  “生日快乐哦,游戏!”杏子笑道。
  “礼物要回去才能拆哦!”本田朝游戏眨眨眼。
  “谢谢^-^ ,”游戏微笑着接过礼物,“还很神秘嘛……”
  “嘛,保留最大程度的惊喜吧?虽然说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就是了。”本田哈哈一笑。
  “怎么会,”游戏小心地把礼物放进抽屉,“朋友送的东西可都是重要的宝物呢。”
  杏子和本田相视一笑,“还真是像你会说的话呢。”
  门口走进一个嘴里含着棒棒糖白发少年,眨了眨他黑亮的双眼,径直往游戏这里走过来,“哟,游戏,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貘良君……啊,是的呢。”游戏说。
  “嗯,那么……”貘良取下背包,伸手在里面翻找着,“啊,找到了,”他眼睛一亮,拿出一个漂亮的纸盒,“BUNNY&CAKE的小蛋糕哦,很好吃的呢!”
  “多谢~”游戏的紫眸里亮闪闪的,“这家店我知道!真的很好吃的呢!”
  王样撑着下巴含笑看他。
  “游戏游戏!”城之内咋咋呼呼地从门口冲进来,一阵风似的来到游戏桌子边上,“生日快乐!”然后迅速把两个礼盒放到他的课桌上,“我的礼物!还有那个人形机器的,不过他的你可以无视就是了。”
  “哦哦……”话说不能无视的吧,游戏吐舌,“城之内谢谢了~唔,替我向海马也说声谢谢吧。”
  “啊,好,反正那家伙今天也不来。”
  “唔?海马今天不来吗?”游戏好奇地问,毕竟这一段时间海马几乎没缺勤过。
  “对啊,”城之内挠挠头,“说什么要临时出趟差,把我送过来就走掉了。”
  “诶诶,海马还送你过来了啊?”游戏的眼里闪着八卦的光芒。
  “嗯唔……话说你这样看着我好可怕……”城之内摸摸自己的胳膊,不禁后退了一步。
  “诶嘿嘿嘿,哪有啦……”游戏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都是朋友们的心意呢,AIBO。”靠在窗边的王样满脸温柔地看着坐在书桌前的游戏,此时正因为烦恼着应该先拆哪个礼物而烦恼着的游戏脸有些鼓鼓的,显得十分可爱。
  “是呢。”终于下定决心按照送礼顺序来拆的游戏随口应了一声,拿起杏子的礼物就要拆开来,不料脸被掰向一边,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唔……另一个我……”不要老是突然袭击啊……
  王样眯起眼,在他唇上细细啄了几下,“看看他们都送了些什么吧。”
  所以说刚刚不是都在拆了么……
  游戏几不可见地撅撅嘴,把手上的包装拆开,里面是一个木制相框,浅色木头,纹路细致,倒是和市面上见到的都不太一样。相框里的照片游戏从没有见过,看背景是在教室里照的,那里的王样趴在桌子上,头微微抬起,游戏转过来看着他,笑着说些什么。
  “啊……这是什么时候的啊?杏子偷拍的么……”游戏努力回想着。
  “不是拍的不错么。”王样嘴角扬起,拿起了相框,“我很喜欢,放在桌子上好不好?”
  “恩恩。”游戏点头。
  这张照片确实照的不错,背景做了模糊和柔光处理,只突出了在中间的两人,光是看着就能感受到当时两个人之间的温馨气氛,游戏笑容温暖,王样眼神柔和。
  “真不知道杏子是什么时候想起来要拍这么一张的。”王样把相框支起放在台灯边上。
  “唔……”游戏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起来,杏子是喜欢另一个我的吧?”
  “诶?”王样愣住,呆呆地看向游戏。
  “……难道不是么。”游戏鼓起脸嘟囔着。
  王样抬起手轻点下唇,挑起一边眉毛,“AIBO是在吃醋?”
  “唔……”
  “这么说,AIBO以前也是喜欢杏子的呢。”他俯下身直视着游戏的眼睛,赤瞳里有风暴在酝酿。
  游戏不自在地扭过脸,“也……也不是啦……那时候只有杏子帮我啊,硬要说的话,像是姐姐一样吧……”他又望向王样,“其实我也有想过很多啦,喜欢也分很多种,唔,跟喜欢你是不一样的……”
  “啊拉真好,”王样眼里的风暴瞬间消散,甚至还有转晴的迹象,“AIBO告白了呢~”
  “告……告白的话不是每天都有在做吗!”游戏羞恼地瞪了王样一眼,面上迅速涌上潮红,“不,不要不把那些认真对待好吗!”为了做到他可是非常,非常……
  “这次可是不一样的。”王样笑,不过也没有解释。
  “看不懂你……”游戏一哼,拿过本田送的礼物。
  长方形的扁平纸盒,白底彩色波点,看上去很可爱的样子。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游戏感受到了一丝不祥……
  嘛,嘛……应该是错觉吧……?
  把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到一边,游戏撕掉盒子边缘的封条,掀起一角鬼鬼祟祟地往里面瞄了一眼,然后……
  迅速地合上了。
  “怎么了,AIBO?”王样察觉到他的不对,开口询问。
  “……”游戏把纸盒塞进书桌一边的抽屉,“不,没什么,我来看城之内的好了……”
  王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上前一步,双手托住游戏的脸深深吻了下去。
  因为突然被袭击,游戏根本来不及反应,眼前一黑,就被侵占了嘴唇,然后就是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神魂颠倒的热吻,“……唔……”没办法思考……
  王样终于退出了他的口腔,带着点回味说道,“AIBO的防御降低了哦~!”
  “诶?”
  “这个,到手了哦。”王样扬了扬手中的纸盒,笑容狡黠。
  “诶诶诶——!”游戏慌张地想去抢,却被轻松躲过,“另一个我不要看啦!”
  “我只是有点好奇啊。”王样伸直了手,不让游戏拿到。
  “那也不能用这么卑鄙的方法(`)!”游戏努力地踮脚,却怎么也够不到。
  趁着游戏不注意,王样快速地在他脸上又啄了一口。
  “!”
  游戏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捂着自己的脸后退了两步,“你你你……”含泪控诉着这一流氓行径。
  达到目的的王样满足地打开了纸盒,然后发现里面是一套……衣服?
  “这是什么?”王样拎起衣服在空中抖了抖,柔软的布料舒展开来,显出它原来的面目。
  蕾丝围裙。
  毫无疑问的。
  白色围裙,粉色的裙边和蕾丝作点缀,显出十分的可爱俏皮来。
  “……”
  “……”
  沉默了数秒。
  “虽然确实女性化了点,也没必要那样藏起来吧?”王样歪头问。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它的穿法,游戏默默捂脸。
  “啊,还有卡片掉下来了。”王样弯腰捡起,疑惑地读出上面的字,“裸…身……围裙…?”
  略略思量了一会儿,王样的视线期期然飘向游戏,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冲着游戏一笑。
  这一笑惊得游戏魂飞魄散!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王样并没有说什么,将围裙仔细折好放回纸盒中,又塞进了抽屉。“AIBO为什么要那么紧张呢,我又不会做什么。”
  真挚的眼神。
  真……真的不会做什么吗……你确定?
  游戏惊悚地看着他,眼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王样的眼神更加真诚了。
  好吧姑且……相信你……
  掩饰自己窘迫般咳了一声,游戏拿起城之内的礼盒,“貘良的蛋糕中午已经吃掉了,话说那家的点心真的不错呢,过几天也去买吧?”
  “嗯。”
  正方形的黑色盒子,很朴素,一看就很正常。
  游戏几不可闻地松了口气。
  打开盖子,里面躺着的是……
  “决斗盘?”
  颜色是近乎黑色的深紫,在灯光下映射出低调的暗光,漂亮到不可思议。
  出于决斗者的本能,游戏立马将其戴在了手臂上,“好轻!”惊叹脱口而出,带着显而易见的喜意。
  摁下按钮,决斗盘无声展开,较之前的更贴合身体的动作。
  “唔哇——好喜欢这个!”游戏兴奋地抚摸着决斗盘,“这个感觉和之前的很不一样,是新品吗?”
  “说不定是呢,”王样看了看盒底,“有一封信。”
  “啊嗯,另一个我你帮我看吧。”游戏头也不抬,翻来覆去摸着决斗盘,显然爱不释手。
  王样耸肩,表示自己非常大度地不吃一个决斗盘的醋,毕竟作为一个决斗者,拥有心爱的决斗盘是很让人开心的……
  所以干脆承认你在吃醋如何?=_,=
  修长漂亮的手指展开了信纸,王样读到:“游戏,生日快乐!这是我亲自为你定做的决斗盘,怎么样,很酷吧!因为是试做品,也不确定性能够不够好,也算是拜托你测试啦!本大爷有没有很全能很帅?哈哈哈不要太爱我啦!对了,不要告诉海马啊!这是我偷偷弄的!”
  “城之内还会做这个啊?”王样惊讶地挑眉。
  “貌似他以前有在机械厂里打过工,”游戏小心地收起决斗盘,眼睛亮闪闪的,“太谢谢他了,我非常,非常喜欢!”
  “唔……”王样摸摸下巴,“最喜欢这个?”
  “嗯,最喜欢,”游戏用力点头,“这可是城之内亲手做的,本田……我会找他算账的…”
  “诶~这样啊。”王样随意道,赤瞳里思绪流转。
  “那来看看海马的好了,虽然好像不是很期待的样子……”游戏动手拆开,待看到盒里的东西后惊讶地挑高了眉。
  “唔?”
  游戏把东西拿出来,“也是决斗盘呢……”
  与城之内的不一样的是,它的颜色更深邃一点,整个镀着一层盈盈的赤色。
  “也有张卡片来着,”游戏读出上面的字,“绝对比克也的好……唔,海马早就发现了啊……诶,海马不叫城之内庸才了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