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同人来得及的明天 作者:青青青青的柠檬

字体:[ ]

 
书名:【琅琊榜同人】来得及的明天
作者:青青青青的柠檬
 
林殊作为梅长苏的十三年完完全全的是为7万赤焰军冤魂而活。
在北征大渝的最后,林殊终于为梅长苏活了一次。
这唯一作为梅长苏而活的时光让蔺晨如何甘心!
林殊可以死在战场,但梅长苏必须生活在他蔺晨的未来!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 ┃ 配角:蔺晨,飞流 ┃ 其它:蔺苏,流苏
 
 
 
☆、大渝溃败
 
?  一只鸽子在天空中扇动看翅膀,小心的避开着从下方飞来的乱箭,并不像一般鸟类那样会受到下方各种噪音的影响,依然坚定地带着自己的使命,顺着气流飞往自己的目的地…梅岭…
  咚咚咚……激昂的战鼓声响彻这片硝烟弥漫的修罗场,战场上厮杀声、嚎叫声、战马的哀鸣声混杂,双方将士混战在一起。
  虽然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交战的双方一方已经是强弩之末,一方却还是气势如虹。 
  
  战场中央两方主将骑着战马正在相互搏杀。
  "你叫林殊你是大梁名将林燮将军后人你们大梁皇帝杀你满门,让林氏一族受他人践踏,他梁帝、梁国欠你们林家上下甚多,你不为族人报仇血洗大梁,却为了自己荣华富贵为仇人卖命,不知你父帅在九泉之下会不会瞑目"
  说毕,一刀砍向对面的人。来人穿着一身银色战甲,提剑挡住了对面来的进攻,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他双目清澈又意志坚韧,丝毫不会被对方的诋毁所动摇,他,就是近年来搅动得大梁朝堂风云变幻,成功除掉前太子和誉王,辅佐不受梁皇喜欢的靖王上位的梅长苏,亦是当年的炽焰军少帅林殊。 
  梅长苏提剑挡住对方来势,顺势将对方的力量引向一旁,自己又调转马头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切入对方后背,提气挥剑,一剑砍掉了对方将领的头颅。
  看着从马背上滚落的无头尸,梅长苏才似自言自语的说到
  "多少沧桑付流水,常念家国在心怀。大梁是大梁人的大梁,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大梁,父帅一生为国为民,一生所有皆出自大梁,纵有奸臣谋害身死,却决不会为了私仇而背叛大梁,让大梁百姓身陷苦难。殊自幼受父帅教诲,深知父帅忠君爱民之心,亦决不会让任何外敌踏入我大梁一步"
  抬头凝视战场一圈,挥剑叉起掉落在地的敌方将领人头,抬起大声示意道"大渝主将人头在此,看谁还敢来犯。众将士听令,犯我大梁者,虽远必诛!" 
  大渝将士本已是强弩之末,在看到主将人头被人插于剑上示众时更是丢盔卸甲、溃不成军,而大梁将士却越战越勇,在副将蒙挚的带领下冲向溃败的敌军。 
  夕阳西下,大渝兵败全线崩溃,十万精兵折损六万,剩余残兵急退回本国。 
  梅长苏骑在马上凝望着渝军溃败的方向,望着刚打完最后一场大战,精疲力尽正在整休及清理战场的将士,恍然间觉得耳边传来有大军向此地奔来的马啼声,以及断断续续的"主将林…谋反,皇上圣旨…杀无赦…"心陡然一跳,梅长苏急忙转头向背后望去
  战场中蒙挚正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人手押管战俘,清理战场。黎纲和甄平正扶着宫羽向他走来,宫羽战袍上沾有血迹,但并未受重伤,战袍上多是敌人的鲜血,之所以让人扶也只是因为脱力所致。蔺晨、飞流已策马来到他身边。
  "长苏,怎么了这么慌张""苏哥哥"。耳边的马蹄声、宣旨声逐渐退去,现实的场景映入眼帘,呵呵,梅长苏自嘲一笑,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这次不再是十三年前,现在在朝堂上的是怀有赤子之心,绝不会为权力而蒙蔽双眼背叛朋友的景琰;在身边自己也有亦师亦友,能让自己能放心依靠之人。
  "蔺晨,林殊没让你失望。"肯定的语气,飞扬的笑容映在蔺晨的眼中,蔺晨心口莫名一疼,随即眼睛不自觉湿润起来,"是的,长苏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梅长苏笑得更开心了,似乎是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头也微微向后抑去。
  然而笑声并未出囗,梅长苏已顺着抑头的姿势向马下倒去,"长苏!""苏哥哥!"宗主!" 蔺晨飞扑上去拦腰抱住梅长苏,飞流、黎纲、甄平、宫羽在蔺晨抱着梅长苏落地时围住了他。
  "苏哥哥"飞流眼睛红了一圈在一旁急得大叫,"宗主,宗主怎么了"黎纲等人虽知道梅长苏身体不好,寿命不长,但绝不会想到梅长苏会服食冰续丹激发本元,只为搏得时间打败大渝军队,只以为有了蔺少阁主的治疗宗主身体逐渐恢复,都可以上阵杀敌了,所以当苏长苏突然倒下时,他们都懵了。
  蔺晨没有回答他们,勿勿把完脉将梅长苏抱起冲向主帅帐篷中… 
  ?
 
☆、林殊的结局
 
?  梅长苏一直觉得自己被一片黑暗笼罩,只有远外隐约闪烁着一点亮光,但那点光那么弱,那么远,丝毫不能帮助梅长苏看清周围的一切以及前路的方向。
  梅长苏一直朝着亮光方向走,但无论走多久那亮源依然远在天边,时隐时现。除了那微弱的一点银白闪光,这片黑暗中看不见任何事物,即使眼睛拼命盯着自己手掌的方向也看不见任何轮廓,好似连自己身体都溶化于这片黑暗中了,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忽然,一股药香从远处飘来,温柔又坚毅的紧紧缠绕住梅长苏全身。漫漫的,梅长苏感到有萤光从药香中散发出来,照亮了他的周遭,牵引着他走向远外的光源
  "苏哥哥,醒了!"飞流的声音在梅长苏耳边响起。费力的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飞流一双红肿的眼睛。"醒了"梅长苏微微一笑,本想安慰飞流,无奈出口的声音却气若游丝,似随时都可能断去。 
  "小殊…""宗主…"蒙挚、黎纲、甄平、宫羽一听到飞流声音立即就往床榻方向围过来。他们的眼睛都红红的,显然都是哭过的样的,看来他们也都知道他服食冰续丹而命不长久的事了,梅长苏想。
  "小殊…""蒙大哥,我睡了多久,现在战情如何了"梅长苏叹了口气,赶在众人之前问出心中所想。 
  "小殊!你现在还管这些,你不看看你现在…"
  "蒙大哥!"梅长苏提高声音打断了蒙挚的话。 
  蒙势看着梅长苏双眼瞪着自己,忽然明白了梅长苏的意思。既然结局已定,又何必让他人执拗他梅长苏当初的选择,图惹他人伤心。
  蒙挚握紧拳头,深吸口气,说道:你已经睡了三天了,此次战事已毕,大渝折损六万精兵,剩余残兵已退回本国,昨日传来消息大渝已上表请和。 听到此,梅长苏自醒来后就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飞流,将我前几日交给你保管的盒子拿来"
  "哦"手一轻,才发现原来刚才飞流一直握着他的手。
  "宗主…""小殊"众人围在梅长苏周围无语哽咽,事已至此,众人已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梅长苏默默看了一圈围着他的人,却没有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
  想必,他定然是气极了吧,不知他是否能如往昔那样原谅他的任意妄为。偷偷叹了口气,暗暗压抑着想见那人的渴望。
  "苏哥哥,给"飞流将锦盒轻松放在床边。打开锦盒,里面放着一封信和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梅长苏将信和盒子拿了出来,凝视片刻才将物品分别放至宫羽和蒙挚手中。 
  "宗主""小殊,你这是"梅长苏伸出手掌制止了他们开口。 
  "宫羽,你即刻起程,将信亲自交给霓凰,告诉霓凰我对不起她,望她珍重"
  "蒙大哥,大渝惨败,七万将士死伤于梅岭,想必他们已无再战之力,你留二万军士在北境重巩防线,其余将士休整完毕就即刻回京吧,想必景琰一定等得不耐烦了吧"嘴角微微翘起,如释重负般说道"麻烦你回京后将此物交给景琰,告诉他,谢谢他一直记得林殊,也请他以后不必再为林殊挂怀,相信他定会当个好皇帝。"说到此处,梅长苏明显已无力气再说下去,挥挥手示意众人下去。 
  "小殊,你有什么话就自己跟太子说,我们一起回京,京城有御医,对,御医一定有法子救你的"蒙挚双眼通红大声吼到。 
  "宗主,我不走,我要守着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只要我能见到你就好,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宫羽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她知道她挚爱一生的男人将要永远离开她了,她无法忍受这个男人将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咽下最后一囗气,她不知道他在最后一刻时会不会疼,会不会难受想到此,宫羽便无法抑制的激动起来。
  "你们就让长苏省省心吧!他看着你们难过,难道他就不难受难道你们要让他临死还要来担心你们,安慰你们他会死不瞑目的"只见蔺晨斜靠在门边望着梅长苏幽幽的说。 
  众人一愣,还来不及说什么,蔺晨又开口道"你们都出去,让长苏静静"语气不容拒绝。 
  众人看看蔺晨又转过头看梅长苏,见他并未关注他们,已微眯着眼睛假寐起来。
  唉… 无奈,众人只能退出。
  "我不走,苏哥哥,一起"飞流急了,紧紧拉着梅长苏的手央求着,眼睛里泛着泪光。 梅长苏拍拍飞流的手,眼睛并未睁开"飞流,乖,去给苏哥哥拿碗粥来,好不好,苏哥哥有些饿了。"
  飞流盯着梅长苏看了一会,随即咬咬牙,飞快的走出房间。 飞流路过蔺晨身边时,两人都未看对方一眼,似乎对方是不认识的路人。
  刚刚还挤满人的帐营此时已只剩梅长苏和蔺晨两人。 蔺晨慢慢踱步走到床前,在床沿边坐下,轻轻将梅长苏拉起,抱入自己怀中。看着梅长苏迅速消瘦的身体,蔺晨知道,冰续丹的效力即将用尽,之后便是不想再想下去了,蔺晨紧了紧抱着梅长苏的双臂,低头埋入梅长苏的肩膀。 
  梅长苏半躺在蔺晨身上,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包围着自己,觉得自己的身体甚至连心都一起暖了起来, "蔺晨,让黎纲和甄平回江左盟吧,把江左盟交给他们我也放心。飞流、飞流就跟着你吧,你不要再欺负他了" 
  “那我呢梅宗主要怎么安排我的" 
  "要麻烦你送我最后一程了"梅长苏将手覆上蔺晨的手背,轻轻的说道。
  "呵呵,你真是残忍,为了不让黎纲他们难过就把他们都赶走,难道你以为他们见不到就不会伤心,不会难过吗!你那你怎么不让我也走,我难道就不会伤心,不会难过吗!"蔺晨收紧双臂恨恨的说。 
  "对不起"梅长苏猛的睁开眼,眼中尽是不舍和迷恋,抓紧蔺晨的手,"对不起,我知道是我自私,但我真的,真的希望你能陪我走完最后这一段路。作为梅长苏,我在这世上睁开的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你,我也希望我在这世上的最后一眼,看见的依然是你,这样,才不辜负了梅长苏的一生"说完眼泪已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滚落,滴在蔺晨的臂膀上。
  泪水的温度明明是温暖而柔和的,但蔺晨却觉得这泪滴滴烫在他的心上,让他的心不禁抽疼起来。
  "我会陪着你,当年我就说过,不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会一直陪着你,即使你忘了我却决不会忘!"
  ?
 
☆、作为梅长苏任性一回
 
?  大渝 北境梅岭
  天,刚蒙蒙亮
  "蒙将军,不好了,宗主走了!"黎纲、甄平、宫羽面色慌张的冲进蒙挚营帐。 
  "什么!小殊走了!"蒙挚刚起床乍然听闻噩耗来不及反应便向梅长苏营帐冲去。黎纲他们看蒙挚冲了出去也跟着跑了出去。 
  "小殊是什么时候走的"蒙挚神情激动,双目充血。 
  ”不知道" 
  "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照顾小殊的!明明知道小殊"话嘎然停止
  "小殊人呢!"看着整理干净的床踏蒙挚突然怒了。小殊才刚走,这些人居然就… 
  "宗主走了"黎纲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