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无声喧嚣+番外 作者:焦糖一一

字体:[ ]

 
文案
 
原著向,并非剧向。
 
小哥从青铜门出来以后的故事。
 
目前规划是不会去挖坟了,
 
好好过日子,
 
讲讲那些人之后的故事,
 
常日里的折腾之类的。
 
小哥累了太久,
 
也该歇歇了。
 
暂时不知道大概多长。
 
酱紫。
 
本文不会入V,不能上榜,所以只能靠积分爬自然榜啦。
 
希望觉得还不错的小天使们看完能留言打分顺带收藏,拜谢。
 
只是爱了而已,而,
 
爱长得过时间,十年,百年,
 
你依旧是你。
 
内容标签: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王胖子,解雨臣,黑瞎子 ┃ 其它:盗墓笔记,铁三角
 
 
 
  ☆、第一章
 
  八月的杭州,时不时就飘起小雨,常常看着看着就多了一丝惆怅,不过惆怅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挺奢侈的,这十几年里,我常常没有时间惆怅就被推到一个个陷阱里去了,忙忙碌碌来来回回的被耍,自己解锁升级了之后再耍别人,现在突然空闲下来,看着这烟雨蒙蒙,还真有些不真实。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原本故事就从我这个小小的古董店开始,也该在这儿结束了吧。
  不过,人们不是常常说么,一件事情的结束,只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始。
  那天,我们从长白山出来之后,小哥一路上话都很少,几乎和十年前一模一样,他一点儿没变,倒衬托出了我和胖子这么多年的沧桑。
  他没有说他接下来要去哪里,我希望他先跟着我们一段时间,现在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他离开,我心里不踏实,等一切处理好之后,他要去哪里,就是他的自由了。
  不过看他的意思也是先和我们在一起,多余的话我没问,他想说的事情会说,不想说的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
  小花说他和秀秀可以处理后续的事情,于是带着其他人回了北京,我和胖子小哥三个人一路慢悠悠的回到杭州,一路无事,乐得自在,我确实不想再搀和进那些事情里,小哥回来了,我所做的一切都画上了句号,不过想起小花让我们三个人好好叙旧的话,还是不禁有些好笑,我和小哥的关系很奇怪,其实这十年,我不仅一次怀疑我们到底是不是朋友,但是在青铜门外看到他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了,而且,我也和胖子说过,其他事情的谜题,我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再深陷其中了。
  把小哥接回来之后,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身心俱疲,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只想好好回家睡一觉,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完成,其他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把胖子和小哥带到杭州的家里,开了门才后悔没有提前找钟点工收拾,我这几年多数时间都待在全国各地,没什么时间在家,家具上都落了厚厚一层灰。
  “哎我操,天真你这房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主人故去了呢。”胖子一挤进来就埋汰我。
  我看了看放在地上的也落了灰的拖鞋,放弃了换拖鞋的想法,“你他娘的废话怎么那么多……”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房子一呼吸都是满鼻腔灰尘,根本待不了人,胖子倒没事儿,让小哥住在这儿也显得我太没诚意了,“要不,出去住宾馆吧,我没想到这儿能有这么脏。”
  胖子看了看小哥,大大咧咧走了进去,“要住你们出去住吧,胖爷我是累得不行了,现在就想睡觉。”
  “哎……”我叫了半天没叫住,眼看着他直接轻车熟路走进客房,罢了,住就住吧,“你把床上的东西一换,干净的在柜子里。”
  “知道了!”他喊着回答。
  小哥也擦着我的肩走过去,“小哥……”我犹豫着,“要不,我们出去住吧,得先找人把这儿收拾一下。”
  “不用。”他头也没回,随意的坐在沙发上,也不管落没落灰。
  得了,也是一个随意的主。
  我随他们去,一个人把卧室的床上用品都换了,再到客房看了一眼,胖子睡的天昏地暗,被子什么的意料之中,都没换,我理解他现在的感觉,应该和我差不离,身心俱疲,所以也没忍心叫他。
  回到客厅,看到小哥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道睡着没有,我过去轻轻摇了摇他,他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看来刚才并没有睡着。
  “回房间睡吧。”
  他看了我半天,点了点头,没说其他的话,就走进我的卧室,也不寒暄。
  我翻了半天,才找到好久之前物业留的家政服务的电话,打过去竟然还没倒闭,看来确实专业敬业。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来了位打扫的阿姨,看起来五十多岁,我说屋里睡着两个人,让她动静小一些,不要进两间卧房,那阿姨爽快答应了,也很好说话,速度很快准备工作做完就开始动工,左擦擦右洗洗,我看了一会儿,这样放松下来眼皮一直打架,实在撑不住了,倒在沙发上,感觉还没过几秒钟就睡着了。
  不过做了好多梦,梦到我走到青铜门前,却忘了带鬼玺,还死活想不起来放在哪里,胖子蹦出来跟我说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鬼玺也能开门,我问他是什么,他说要用我的血填满青铜门上面的缝隙,我想,这他娘的,要是全部的血都填不满,小哥出不来,我也死了,之后的事情怎么办呢。
  又梦到我找不到鬼玺的时候,三叔突然出现,跟我说,“大侄子啊,小哥早就走了,当时跟我一起走的,他根本没进青铜门,都是骗你的,就想让你十年后来守门。”我说“滚你娘的,你他妈这么多年死哪儿去了?!骗我的不是小哥!是你!是你们!你们都想骗我!”
  ……
  然后感觉没办法呼吸,一直挣扎,恍恍惚惚听到有人叫我,却怎么也分辨不出是谁的声音,像胖子,像小哥,还像三叔,正挣扎着就醒了,揉揉眼睛半天才聚焦,发现叫我的是那位家政阿姨。
  看了看周围,才确定自己到家了,长舒一口气。
  再也不会经历那些事情了。
  “怎么了?”我迷迷糊糊的问她。
  她压低声音说话,“我都收拾好了,先生你看看哪里不满意的。”
  我摆摆手,拿出钱包,抽出几张票子递给她,“不用看了,差不多就行了。”
  那阿姨顿时眉开眼笑,去洗了条毛巾又把我刚才睡过的沙发擦了几遍,擦得挺仔细。
  “卧房里的人醒了吗?”我看看墙上的挂钟,早就停了,还显示的是十二点,也不知道是中午十二点还是凌晨十二点,之前看时间还是看的胖子的手机,“现在几点了啊?”我伸了个懒腰。
  睡了一会儿,精神果然好多了。
  “卧房里没人出来。”她把钱喜滋滋的数了好几遍,“现在下午五点了。”
  我“嗯”了一声,过去了大概三个小时,家政公司报的是五百,我没还价,给她的多的不止三四张,她也没推脱,这几年我已经习惯用钱去解决很多问题,减少了太多麻烦。
  那阿姨收拾好工具之后还没直接走,我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先生啊,你给我这么多钱我也不好意思,反正快到饭点儿了,我给你们做些饭吧。”
  我拿出手机,黑屏,这几天一直关着机,也不知道确切时间,不晓得小哥和胖子什么时候会醒,我想了想,万一晚上醒的晚了,我可不会做饭,外面也没卖吃的了,“行吧,三个人的份儿,我家没菜,得麻烦你出去买。”说着又给她拿了三张票子,阿姨“嗳”了一声,欢欢喜喜收下了,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就准备出去买菜,动作倒快。
  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回过头来,“先生啊,两个卧室里我没收拾,还有……你书房里放着的那个大箱子,里面装的什么啊?太占地方了,太重,我搬了半天没搬开,箱子后面都没收拾,你给钱给的这么实在,要不,一会儿你朋友醒了你们把箱子搬开了我再好好收拾?”
  箱子?
  什么箱子?
  我疑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用收拾了。”
  那阿姨还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没说话,走了,很有心,关门的时候还刻意放慢了动作,声音不大。
  我坐在沙发上简单思考了一下,书房里的箱子不是我放的,这是在我家,中午进门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闯进来的痕迹,或者是我根本没注意?不对,房间里灰尘这么厚,有人搬东西进来我不可能发现不了,就算我没发现,还有小哥和胖子呢,他们警惕性比我高多了。
  那就是很久之前,有人跑到我家来,搬了个里面不知道是什么的大箱子放到了我的书房里。
  我揉了揉太阳穴,真是一刻都消停不了。
  书房里很黑,我摸到墙上的开关,没有灰尘,那阿姨干活儿还挺认真,开了灯确实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正中央的大箱子,还是密封好的,走近看了看,手放在上面感受了一下,没有温度,没有被强行拆过的痕迹,没有任何动静,里面应该不是活物,那会是什么?
  推了一下,推不动,确实很沉。
  想了下,难道有谁会给我寄些恐吓的东西?
  但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这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我放弃了让胖子和小哥一起来打开的想法,在书房抽屉里找到一把美工刀,顺着胶带划了下去,如果有危险,我们三个人都会完蛋,如果没危险,在他们醒来之前我就可以搞定。
  箱子有人那么高,我打开的过程并不轻松,虽然预想过很多种可能性,然而等里面的东西真正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惊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了瓶邪的坑,一直觉得写瓶邪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所以思考了好久才下笔,说一下吧,是小哥回来以后的故事,会很平静,真的很平静,小哥融入吴邪的生活,融入这个世界的过程,非常简单的故事,不喜误入。
晚上十点更新,不定时更,写了就会存在存稿箱里,定在十点,如果十点之后还是没有,就不会更了,也不会在其他时间更,如果发表时间不对,就是我在捉虫。
爱你们。
 
  ☆、第二章
 
  因为打开的方向不凑巧,我先看到的,是我见过的,一个背影,小哥的背影。
  是那时候在喇嘛庙看到的那个石像,穿着一身黑色的雪地冲锋衣,当然这件冲锋衣原本不是黑色,是因为时间过了太久,原本的颜色无从考证,戴着防雪帽。
  我不用走到前面都知道这就是当时在喇嘛庙看到的那一个,非常粗陋,没有细节,并且,还没有完成。
  实际上我不太敢走到前面去,因为我记得这个石像上小哥的表情,他在哭泣,那个表情我从来没有在小哥的脸上看到过,但是这个石像很精准的呈现出来,我不忍心再看第二遍。
  我没有走到前面去,重新套上箱子把它装起来。
  感觉很奇怪,小哥现在就睡在我的卧室里,可他的石像却放在了我的书房。
  现在和当时在喇嘛庙看到石像的时候的心情大相径庭,平静了许多,那时候的我只会横冲直撞寻找真相,现在他回来了,我连走到石像前面的勇气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很沉,一时半会儿移不走,需要人手,但是如果叫来其他人帮忙必然会惊动胖子和小哥,肯定是瞒不住的,但是我需要时间考虑,这件事到底让不让他们知道,怎样让他们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