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逗比贾侦探 作者:诗念(上)

字体:[ ]

 
 
前世,贾瑞是个侦探,穿越到红楼里,遇到了与爱人长相相似的凌銮。
凌銮说:我做你爱人的替身,你予我欢情。等到你找到他,或我不想要你时,我们好聚好散。
贾瑞说:好。
他们一起查案,一起谋权,终于他位列人臣,他登上九五之尊。他不再需要他,他也找到了他爱的人……
属性:
凌銮:高冷帝王攻
贾瑞:逗比腹黑受
柳湘莲:妖孽女王受
冯紫英:豪迈大侠攻
卫若兰:温润治愈受
 
也来说点什么吧~本来是想YY北静王和柳湘莲的,不知怎么就YY起贾瑞来了,好吧,我其实是想写破案文了……首次尝试,逻辑推理能力弱,所以如有破绽,请指点啊,嗯,拍砖时候也请手下留情点,这是重点。
既然是破案文,所以与闺阁里的事情牵扯就不多,宅斗不会有,官场斗争倒会有些,小攻是皇子嘛,要抢皇位的。又因某念实在太喜欢探春与宝姐姐,觉得二人困于闺阁太可惜了,所以会将二人拉出来。
至于原著中人物,我还是觉得人性的美好多点,不会去黑里面的女儿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瑞、凌銮 ┃ 配角:水溶、柳湘莲、冯紫英、卫若兰 ┃ 其它:
 
 
☆、贾天祥风月鉴还魂
 
?  金陵城里第一场雪落的时候,距贾瑞借尸还魂有已一个月了。
  被他借的这具尸体是《红楼梦》里,因调|戏王熙凤,被她毒设相思局害死的那个贾瑞,而他之所以能还魂,也是借助于那个跛足道人和风月宝鉴。
  既来之,则安之。这一个月来,在贾代儒夫妇尽心尽力的照顾下,贾天祥这具被掏宝的身体养好了,精神也不似原先那般痿靡,又因换了灵魂的原故,原先的猥琐下流之态完全不复存在,倒多了份俊朗温和,使得代儒夫妇常叹因祸得福。
  躺了这么久,贾瑞也腻烦了,他前世出生在沿海,还未见过这般琉璃世界,便想出去走走。于是穿了靴子披着鹤氅,一步一步在雪地里跋涉。
  身边走过一位大爷,骑着个小毛驴经过,他跟着小毛驴走了不远,就见一片红色在白雪中若隐若现,近了果见是梅花,一株株望之不尽。
  忽然想起那年,也是在这样无限的桃园里,他与他个人携手漫步,嘴里哼着歌曲,偶尔四目相对,眼里情义,如桃花潭水深千尺。
  他心里悲痛,扯着嗓子长啸数声,怀念地哼起那首《沧海一声笑》。吹了两遍才发现身后还有赏客,看到那人的脸,瞬间呆住了,“沾青!”呼出这个念念不忘的名字时,他下意识的便扑过去,想要将这个人狠狠的揽入怀里,再也不容许他背叛,再也不容许他离开。
  然而,那人只是稍稍一侧身,他便扑了个空,脚底一滑,撞到梅花树上,梅与雪纷纷落下,洒下一片萧索。
  他回首,目光悲戚是望着那男子,却听他身旁的少年哈哈笑着,“瞧你这蠢样,还想扑倒我四哥?”
  贾瑞对他的嘲笑充耳不闻,深深地望着那男子,目光殷殷,“沾青,我是贾瑞啊!”
  梅下的男子略模三十来岁,目光锋利地盯着他,有着粟色的皮肤,轮廓深刻,眉若剪裁,眼瞳深邃而目光清锐,头戴白玉冠,着件二色流云暗纹雪青箭袖,银色羽纱白狐皮里的鹤氅,自有股威严高贵之态。
  少年凑到贾瑞身边,在他眼前挥挥手,“喂,你是撞傻了吗?沾青是谁啊?”
  贾瑞却只是直直地盯着男子,目光悲戚,呐呐自语,“沾青,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么?只是换了身皮囊,你不认识了么?”
  少年撇撇嘴,走到男子身边,“原来是个傻子,没劲!四哥,我们走吧。”
  贾瑞见他要走,疾步过去要牵他的手,还未触碰到衣袂,便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都被掀翻了出去,摔在雪地里。男子回眸看他,眼里满是杀伐之色,不怒自威。
  贾瑞一下便被这眼神定住了,这不是沾青的眼神,沾青看着他的眼神,一向是温和的,从来没有这么冷过。然后才注意到男子的身材,比谢沾青硬朗,宽肩窄腰,双腿修长,有武强的阳刚之气,却并不显得粗豪,很有男人味。样貌也与谢沾青不是十分相似,他长着双丹凤眼,冷冽而霸气,而谢沾青的目光比他温暧。
  “你……不是沾青?”
  少年听见他的声音颤抖着,好似带着恐惧,然而眼神又十分殷切,令他看不懂,“废话,那个沾青是什么东西,怎么能跟我四哥相比?”他着身银红色撒花箭袖,白红猩猩毡斗蓬,头戴紫金冠,样貌不过十四五岁,神情颇是骄傲。
  贾瑞的眼神瞬间就死寂空洞起来,“……不是么。”
  少年见他凄惶的样子,有点不忍心,好像自己刚才的话,抹杀了他心里最后一点光亮,“那个沾青是谁?你要找他吗?”
  贾瑞没有说话,只是殷殷切切、近乎贪婪地盯着紫衣男子,好似稍一眨眼,连沾青仅存的幻像也没有了。
  许是目光太露骨了,紫衣男子不悦地皱起眉头,拂袖而去。贾瑞下意识地跟过去,脚下被什么绊着,“扑通”声便钻到雪堆里。
  少年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这也太矬了吧!”
  贾瑞感觉雪下有什么人,忙扒开雪,见那人身着铠甲,面色青白,四肢僵直,气息微微。
  少年也止住了笑,问紫衣男子,“四哥,这是……他怎么会在这?”冻僵的是位参将。
  紫衣男子果断唤道:“小颜、小宋,生火救人!”话音刚落梅林里便闪出两个人来,一个风流俊秀,一个硬朗刚毅,身手俱是不凡。
  贾瑞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中一人已将那参将背在身上,听见他们说要生火,忙道:“不可!如不温其心便以火烤,冷气与火相争,他必死无疑!”
  紫衣男子审视着贾瑞,刚才撞到梅树上时,额头蹭破了,血淋淋的,又摔到雪堆里,别提多狼狈。只是忽然正色起来,说出的话竟让人觉得十分可信,便让贾瑞跟着去梅林内的庄院里。
  贾瑞跟在他们身后,除了这少年,其他人都是会功夫的,在一尺深的雪地上,走得稳稳当当,尤其是那个紫衣人,身材那么健硕,留在雪地上的脚印不过半寸,再看看自己几乎被雪埋没的膝盖,贾瑞就有点懊恼。前世他也是十八般武艺在身,格斗、擒拿、柔道哪样不会?只是这个身体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没半两肌肉,功夫完全施展不开。
  那硬朗的随从叫小宋,他将参将背到梅林边的庄园,准备好一切,才见贾瑞才一步三晃、慢腾腾地过来。
  在贾瑞的指点下掏出灶下锅灰炒暖,以口袋盛了熨在参将心口,冷了便换,如此来回几次参将便睁开眼睛,他们再喂以温酒及清粥,参将的命是保住了。
  少年方才还用戏谑的眼光着看贾瑞,这会儿已然改变,“喂,你就是那个死而复生的贾瑞?”他四哥身边那个叫小颜的随从,最擅长收集情报,因此刚才在小宋他们救人的时候,少年已经了解了贾瑞的身份。
  过了这么长时间,贾瑞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淡淡地一点头。
  少年好奇地移到他身边,“哎,说说你是怎么起死回生的?”
  这一个多月来,贾瑞早想好了说辞,“我的灵魂被面奇怪的镜子吸进去了,通过它观看了些奇闻轶事,然后又被放了出来。”有了这样的奇遇,日后别人发现他与贾天祥有什么不一样,或是超越常人的见识,也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少年不信,“有这等奇事?明儿我去找你,和我说说你在镜子里的见闻吧。”
  贾瑞淡然道:“贾府向来出奇葩,有衔玉而生的公子,当然也有我,你若不信,有机缘见着那跛足道人,问问他。”
  他方才满头都是雪,被火一烤雪化了,将头发也弄湿了,鬓边两缕青丝沾在脸边。擦去血迹后的脸白皙如玉,眉目如画,尤其笑的时候,眉眼弯弯,嘴角还有两个梨涡,竟显得很纯真、很诚挚。
  少年不由对他心生好感,悄悄地附到他耳边,“你刚才问我四哥是不是沾青,沾青是你什么人?”
  贾瑞笑容一下就僵住了,那漫不经心地眼神也在看向紫衣人时,变得深切起来,“他是……我的爱人。”
  少年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咋咋呼呼地叫起来,“你是断袖啊!”这时代,富家子弟有点养戏子或相公的癖好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将他们当成“爱人”。接着又八卦兮兮地问,“那个沾青和我四哥长得很像么?”
  贾瑞神色黯然,“有些相似。”回头时,正见紫衣男子站在身后,对上贾瑞的眼神儿,有瞬间怔忡,接着便高深莫测起来,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像他?”他的声音也是清朗而不失质感,还有点邪魅。嘴唇很薄,这样笑起来很冷情凉薄,偏偏勾动嘴角的样子又极为性感,让贾瑞有种扑上去,撷取这双唇的冲动。
  贾瑞禁不住愣住了,这回是为他的声音,清朗而不失质感,似笑非笑的时候,还有点邪魅的感觉,一下便撷获了他这个音控的心。
  男子狭长的凤眼半眯,带着抹狠厉,“你这么看着我,便不怕我剜了你这双招子?”
  贾瑞愣了两秒,从理解话的意思,知道这并非威胁之语,男子身上带着很凛冽的杀伐之气,久经沙场的人才有。忙正了神色,拱手道:“四爷可听过《越人歌》?”
  男子凤眼微挑,“如何?”
  贾瑞正色道:“昔日鄂君子皙乘船出游,听闻搴舟的越人歌声宛转,便命人翻译过来,得知越人爱慕之心,捧被邀之共枕。今日我不过是多看了四爷几眼,想四爷雅量定不会怪罪。”
  男子眉宇横轩,斜睨着他,“莫非你也想我捧被相邀?”声音微扬,邪魅之色愈发的浓郁。只是声音便令贾瑞心跳不已,恍恍惚惚地低呐,“一生一代一双人,怎教两处销魂。我只是……只是怕忘了他,想多看看这张脸……抱歉,失态了。天色不早了,在下告辞。”说着披上鹤氅,落荒而逃。
  少年看着他背影,扯扯紫衣人衣袖,“四哥,他好像要哭了,为什么?”
  男子没置声,看着贾瑞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去时见路边有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穿着破破烂烂地衣服蜷缩在墙角里,贾瑞一刹就想到了买火柴的小女孩儿,忙将鹤氅脱了给她裹上,问,“你是哪家孩子?大冷天在这里做什么?”
  小女孩儿哆哆嗦嗦地摇头,都说不出话来了,贾瑞见她脸冻得青紫,手上脚上全长着冻疮,再这么下去这孩子估计会被冻死,也顾不了什么,抱着这孩子匆匆回家。
  他身边的丫环莲儿正在做针钱,见他抱着鹤氅进来,奇怪地问,“大冷天的,爷有鹤氅怎不穿着?抱在怀里做甚?”
  贾瑞放小女孩儿放在炕上,对莲儿道:“快去倒杯热茶来。”
  莲儿倒了茶来,见鹤氅里还有个人,一张脸青青紫紫、满是脓疮,吓得差点将茶杯摔了,好在贾瑞眼急手快,接过来喂小女孩儿喝了,又找来汤婆子暖在她心口。对莲儿道:“别愣着了,快去找些热粥来。”
  莲儿如梦初醒,等端来粥小女孩儿也缓过来了,她实在饿狠了,一连吃了两碗才停下来,跪在地上要给贾瑞磕头。
  贾瑞又将她抱放在炕上问,“你家里人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在外面?”
  小女孩儿哭了起来,奶声奶气地道:“奶奶被冻死了,他们说要不到饭,不让我回庙里。”
  “他们是谁?”
  “大乞丐。”
  贾瑞心痛地揉揉她的脑袋,“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小女孩儿不可置住地眨着大眼睛,“……真的吗?”她眼睛非常的漂亮,长长的睫毛,水灵灵乌黑的眼瞳像是会说话。贾瑞一颗男儿心瞬间就被这眼睛给萌化了,揉揉她的额头,“当然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