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逗比贾侦探 作者:诗念(下)

字体:[ ]

 
☆、藏秘辛宋氏换乞儿
 
?  贾瑞打断他的话,言语冷漠,“除了兄弟情外,我不希望你对我抱有任何情义,你若是做不到,从今往后,我便不再见你。”
  兰舟脸色瞬间苍白如死,“大哥!”
  贾瑞再一次强掉,“我一生,我与你都仅止于兄弟。”
  兰舟见他态度如此绝决,心如刀绞,黯然伤神,却也无可奈何。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比不过凌銮,人家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他只是曾被人玩|亵的伶|娼之流;他英武强势,手握三军之权,他却一无所有,寄人篱下。云泥之别,拿什么与人家争?
  只是,不甘心!
  贾瑞有伤在身,大家便没让他过多参与此案,冯紫英、柳湘莲在江湖上有许多朋友,替他们打听这四个黑衣人的事。卫若兰依然在询问那孩子,想找到更多的线索。只是这些孩子不识字,又不会手语,交流起来实在困难。又问了几日,才根据他所描述的建筑猜测出,他们原来乞讨的地方,在荣县山区的一个小镇上。
  恰巧冯紫英也查到消息,那四个人前几日去过荣县一个小镇,叫长宁镇。
  他们迅速赶往长宁镇,到长宁镇后那孩子便十分熟悉,带领他们到被关押的地方,只是已人去楼空。
  就在他们感叹人去楼空时,孩子蹲在一起泥印记边,看上去有点像脚印,只是没有五指。他往前寻找,果然隔不远又见着一个,再往前又有。看来是那群小伙伴给他留标记了。他们忙顺着找到,隔不远就有个泥印,只是越来越浅,渐渐没有了。眼见到了岔路口,正不知该往哪里寻找时,又看到了个血脚印,而后一路上都是血。
  贾瑞似乎能看到留下这印记的小孩儿 ,刚烈渴求的眼神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他们,却不惜自残来留下印记。被拐这些年,他们是不是也一次次这样求救,却一次又一次被抓入魔掌?
  那孩子看到血脚印,疯般的往前寻找,比他们这些练家子的还快。血脚印一直没断,血这样流下去,纵算大人怕也受不了。
  所有人的脸色都十分沉重,似乎能看到那瘦弱的孩子,拖着血淋淋的、没有五趾的脚,一步步前行,他的表情一定是痛苦而坚毅的!
  终于,他们在森林里发现了座破庙,迅速围了上去,小宋他们轻巧的破窗而入,然后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破庙里躺着五具尸体,皆是一剑断喉,然而却找不到那些小孩子。
  “有人提前带走了他们了。”卫若兰道,从尸体上拿出张纸来,上面写着几个字:
  ——欲救孩子,许木氏来换。
  结果出乎意料,果然凌銮说得没错,这些人心思之狠,远非贾瑞能及。他们不救自己的同党,而要许木氏,究竟她身上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这五假乞丐显然不是忠义亲王党的,否则他们不会被杀,那么他带走那些孩子的目的,便是换许木氏。
  贾瑞望向凌銮,那眼神儿是现在怎么办?
  凌銮也沉吟不语,他不知道许木氏身上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便不知道这场交易值不值得。他一向不喜欢拿未知去冒险。
  “先回去再说。”
  准备走时,那孩子“扑通”声跪在凌銮面前,一个接一个的磕头,怎么拉也拉不起来,以致头都磕破了,鲜血淋淋。
  贾瑞看不下去,眼神恳切地望向凌銮。他知道凌銮的做法是正确的,谁也不能肯定许木氏隐藏的秘密危害有多大,而这边只能七个孩子。
  众人都沉默着,半晌,柳湘莲道:“或许,还有个办法。”
  次日他们就贴出告示来,说愿意换人。
  傍晚贾瑞就收到封用箭射来的信件,今日申时,千山崖,过期不候。
  凌銮看了地方后,眉头微蹙。他原想论人力,对方肯定不如自己,只需将他们包围住,待换回孩子后,便可发动攻击,对方那么看中许木氏,定不会让她受伤。然而对方选的地方竟是在绝壁上,不可走回头路,任里有千军万马,也无用武之地。而且申时,距现在只有半个时辰,只够他们快马加鞭赶到那里,派兵堵住出口已经来不及了。
  此人心计,果然非常了得。
  他们赶到千山崖,见悬崖峭壁上,八个黑衣人分别押着个小孩儿,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
  凌銮对许木氏使了个眼色,她向前走去,同时对方也放出小孩儿,然后许木氏没走几步,便见为首那个黑衣人搭弓上箭,一箭便向许木氏射来。
  贾瑞最擅射击,一眼便看出,那箭是朝着她心□□来的!“闪开!”与此同时,许木氏身子一侧,箭擦着他胸□□过,割破衣服,一只馒头从胸口掉下来。
  黑衣人的声音冷冽带着嘲讽,“不要再耍什么花样。”收起箭押着孩子离开了。
  众人沉默。
  让柳湘莲假扮许木氏这事儿,只有凌銮、小宋和他们四兄弟知道。柳湘莲与许木氏身量相仿,化了妆穿着许木氏的衣服,隔这么远,那黑衣人是怎么发现是假的?
  他们回到县衙,都有点一筹莫展。让许木氏去,还是不让她去?
  这时,许木氏求见,进来后见他们都在这里,有些羞怯,“民妇见过诸位恩公。”
  贾瑞忙掬住她的礼,“你快起来,可是有什么事?”
  许木氏恳切道:“换孩子的事儿,民妇已经听说了,恳请恩公让我去吧。”
  众人皆有些惊讶,冯紫英道:“此去凶多吉少,你可清楚?”
  “民妇知道,用民妇一命,换七条孩子的性命,划算的很。”她目光坚定无畏。
  贾瑞想起未寻回许庭时,她整日只知道哭泣,柔软无用,此时,竟有着男子难以企及的勇气,不禁由衷敬佩。
  凌銮眼里也是赞赏,“夫人大义,只是此事并非如此简单。”
  许木氏道:“我只是位妇人,不知道恩公们的考虑。只知道那些孩子们的父母丢失孩子后,也如我先前那般痛苦;只知道他们都是无辜的,因为大人的造孽,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们不能再受到迫害,如果今日我们有能力,而未去救他们,将来……将来必将会悔一生。”
  这席话说得众人皆默然。
  这时忽听外面有刀剑声,是昆仑卫与人交上手了,只是打着打着,刀剑声竟越来越小,好像昆仑卫收手了,没听见对方逃走或是被擒啊?
  正疑惑着听个轻松欢快的声音道:“哎呀,又被你们认出来了。”竟是小颜的声音,他先对门口的小宋道,“木头,许久不见了啊。”
  小宋声音依旧冷冷的,不过掩饰不住开心,“将军在屋里。”
  小颜笑笑拍拍他的肩,便进屋来,“属下见过将军。”又对贾瑞眨眨眼,“你们都在啊。为什么感觉气氛很沉闷的样子?”
  凌銮道:“蜀中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小颜看了眼儿贾瑞,“此事说来话长,容后再禀。将军是有……”说话间目光扫到许木氏,脸色倏然大变,“你是……”
  许木氏垂着头行礼,“民妇许木氏。”
  小颜疑惑皱眉,“你姓木?”
  许木氏道:“奴家姑姑姓木,便随她姓。”
  “你原本姓什么?”
  “民妇是孤儿,并不知晓原本姓氏。”
  贾瑞觉得他问得奇怪,插话道:“你知道她真实身份。”
  小颜从袖里取出张画轴来,“你们看罢便明白了。”
  画中是位方过而立的男子,身材修长匀称,容颜清俊,蓄着飘逸的胡须,目光清湛若水,望去只觉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贾瑞一瞬间就犯起了花痴,美大叔~好面熟的美大叔~
  再看冯紫英、柳湘莲二人,比他还要激动,眼里甚至有泪光隐隐,连最为含蓄的卫若兰都激动的手在颤抖。
  怎么回事儿?他们三人也都是叔控?这兄弟结的。
  然后贾瑞看到旁边用楷体写着首诗:玉山倾倒花间醉,竹骨诗眸燕子颔。下面还有枚红色的印章,贾瑞准备细看时,凌銮收起了画卷,目光凛然。
  贾瑞还觉没有看够,意犹未尽地叹了声,一回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许木氏身上,这才发现,那美大叔竟与许木氏有七分相像!
  贾瑞一下就惊了,“那画中人,是你什么人?”
  小颜正色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她的父亲。”
  贾瑞又问,“那画中人是谁?”
  “宋语冰,宋御史。”
  ?
 
☆、小颜归偶然知隐秘
 
?  “宋语冰,宋御史。”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那么忠义亲王党要找的东西,必然与宋御史有关,会是什么东西呢?那东西又在哪里?是不是找到那东西了,就知道是谁杀害了宋御史?不对!这与杀害宋御史应该没有关系,忠义亲王党是不会想着替宋御史申冤的。那么,到底会是什么东西?
  小颜见众人皆在觉思,悄声问小宋,“宋御史的女儿怎么会在这里?”
  小宋便将经过说与他听,说到孙三时,小颜道:“我在路上救了个人也叫孙三,莫非就是你们要找的?”
  许宋氏问,“是不是蓄着八字胡,身形微胖?”
  “正是如此。”
  “他在哪?”
  “就在门外,他被人追杀又不会功夫,我救人救到底,让他帮我牵马呢。”已有人去叫孙三,不刻他便到了,见到许宋氏扑跪在地,“夫人,奴才对不起您,小主人他,他被人拐走了。”
  许宋氏道:“庭儿已经被救出来了,他没事儿。”便将事情经过粗略的说了遍,贾瑞见孙三听到后来,脸色就变了,有些迟疑,欲言又止。后来听猜测许宋氏便是御史宋语冰的女儿,终于跪了下来。“几位先生猜得不错,我家夫人确实是宋御史的女儿。”
  许宋氏惊问,“你怎么知道?”
  孙三悲叹道:“是你姑娘告诉我的,我这些年留在许家,就是为报她的恩情。她知你性子柔软,一旦有人威逼,怕守不住秘密,就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贾瑞等人忙问,“到底是什么秘密?”
  孙三摇摇头,“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它藏在夫人身上。”
  许宋氏惊讶,“我身上?你是说我背后的刺青?”
  孙三点点头,为了揭开秘密,也只能先将礼法放在一旁,用剪刀剪去背后的衣服,果然露出纹身来。
  令人惊奇的是,那刺青竟是幅极具诗意的山水画,用不同色泽的蓝或青色渲染出暮色四合的感觉,深深浅浅的黑色勾勒出江南水巷,小桥、扁舟、人家。雪白如玉的肌肤则为初雪,细细碎碎,洒落在屋顶、小径上,点点滴滴,装点成琼枝玉臂。
  卫若兰啧啧称奇,“这幅画本已绝妙,何况更是刺在人的身上,真是……真是叹为观止。”
  孙三摇摇头,“不光如此,有酒么?”
  小宋拿了坛酒给他,孙三却将酒坛给许宋氏,“喝半坛。”
  许宋氏虽有疑惑,还是按他的话将半坛酒喝下去,她酒量不好,喝几口脸上就开始泛红,半坛下去脖子也红起来,然后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背上,那些刺青留白的地方,竟渐渐泛出红色来!
  众人惊奇地凑过去,见那红色一簇簇,如雪地里绽开的红梅花,冷艳无双。小舟上也浮现出个身影,横笛舟头,红衣如火,张扬中亦带着飘逸风流。
  旁边是首诗,
  浅匀暮色慢摇艄,偶得山水玉为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