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之一画杀情 作者:乌呀龟

字体:[ ]

 
 
文案:
     杀阡陌饮下一壶酒,那酒竟颠倒时空,来到了一切的开始之前。这一次,他只想保护好琉夏,保护好小不点儿。
 
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关系走歪了?
 
文案无能,这其实就是一个杀姐姐回到许多年前,打算扳正白子画那偏执的三观,最后被白子画攻了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杀阡陌白子画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魔君,魔君?”
  春秋不败匆匆从大殿外赶进来,恭敬的微微垂头,唤了两声,却始终不见回应,他微微抬头,那张诡异的阴阳脸上隐隐有着担忧。
  自从魔君回来之后,就一直神情恍惚。
  前一段时间里,那一段惊动仙魔两界的打赌,可谓是传遍天下,魔君的态度一直是坦然而苦涩的退让,面上却是不显分毫,但是作为最了解他的人,他怎么能看不出他心中的难受。
  但是无论何时,他对于花千骨,都喜欢不起来,魔君受这么多苦,和情感上的折磨,都是因为她。
  若是魔君就此慢慢忘情,于私于公,他都乐见其成。
  “有事?”
  杀阡陌本是神色恍惚的在对镜梳妆,拿着玉梳宝贝的护理着自己心爱的紫发,只是眼中,隐隐还有伤感失落之色。
  小不点儿以后一定可以幸福了吧,自己也可以放心了吧,她有了他的师傅,终于相守,以后,再也不需要自己了吧……
  虽然十分看不惯,不爽白子画,但是既然只有他能给小不点儿幸福,他也只能将心里那点不甘给咽下,祝她幸福。
  “回魔君,属下已经打听到,花千骨眼睛不日将治愈,以后魔君也不必再挂怀……”
  那个女子次次陷魔君与危险之中,春秋不败在心里不断的腹诽着,祝她和白子画长长久久,最好永远也别再来打扰魔君……
  他欣赏她,但并不喜欢她。
  “知道了,你下去吧……”
  杀阡陌低低应了声,小不点儿已经无碍了,看来自己果真不必再担心了呢。春秋不败听闻,正默默退到了殿门外,却听他突然道:“将八味壶拿来……”
  春秋不败闻言,猛然瞪大眼,那张脸显得更是可怖而怪异。
  “魔君,你……”
  “拿来!”
  杀阡陌声音微沉,春秋不败轻叹一声,然后恭敬的退下,过了片刻方才握着一只玉壶前来,只见那玉壶精致华贵,一看非凡品。春秋不败却隐隐担忧,这壶里的酒,乃是他一直珍藏,从未碰过。
  所以,这次依然是因为那个叫花千骨的女人么,春秋不败心里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你出去吧,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杀阡陌无视他的担心,春秋不败欲言又止,想要劝止,但亦知自己劝他不住,倒不如让他一醉方休得好。
  待他离开,杀阡陌艳绝的脸庞浮上一抹苦笑,冰白雪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晶凉的壶柄,然后轻轻揭开盖。
  这不止是一壶酒,更是一壶会让人沉醉的酒。
  这是他以前从前妖王手里抢来的宝贝,但是从来没有喝过,听人言这酒比之仙酿还甘美,自然更让人入醉。
  他只想醉过这一晚之后,明天醒来,就只做小不点儿的姐姐,再不带一丝异样情丝,她希望的是自己做她姐姐,但永远只做姐姐吧……
  “小不点儿,姐姐祝你幸福。”杀阡陌喃喃着,朝着空中举了下,现在,他应该和那个叫白子画的老顽固在一起吧,哼,白子画,当真是让他占便宜了……
  八味壶,装的自然是八味酒。
  冰冷的酒水下肚,一瞬间百般滋味滚上心头,除了那平常几味,他还喝到了痛和涩的滋味。
  醉意上头,但又似乎不止是醉意,杀阡陌饮下整壶酒,早将当年妖王的警告抛之脑后,现在他只想任性的醉一晚,第二天,便永远是小不点儿的杀姐姐……
  只是身体却开始泛起了异样,浑身发热不说,还传来一阵阵剧痛感,杀阡陌在痛感中想要清醒过来,却已晚矣,执壶的手指力一软,只听砰地一声响,摔在地上成了粉碎,而他亦是眼前一黑,竟是失了知觉……
  一阵刺骨的冷意袭上,天上飘下的雪花落在脸上,身上。
  寒风凛冽……
  怎么回事,现在应该是春天才是,他住的魔宫殿几时有这样的寒冷了?
  杀阡陌被一股冷风吹醒,发现自己身在异处,心中大惊,自己明明前几秒正在饮酒,怎么一醒来,却是在长留的绝情殿外?
  “杀阡陌!伏羲琴你休想染指,有我在一天,便不许尔等邪魔妖人觊觎——”
  在他正在恍神之迹,只闻一道清冷喝声,如雷震耳,接着便是一道冰冷锋利的剑锋扫过脸庞……
  白子画本来是欲直取他面门,但未想他竟是在比划之中发呆,眉头微敛,当下剑锋一偏过,虽是未伤到命门,但依然划过了他珍之若宝的皎容。
  一捋柔顺的紫色发丝,飘然落下。
  白子画心中微愕,这魔君竟是在比武对阵中如此走神,若他再卑鄙三分,必可取他性命。
  还在恍神中的杀阡陌,终于被脸上的刺痛感惊得回了神,大怒:“白子画!你竟然划伤了我的脸,还断了我的发,你简直该死!”
  一向爱美臭美的他,哪能容忍如此伤害,气愤之极。
  白子画听他气愤的吼声,楞了下,本以为他会愤怒得提起剑朝自己攻击而来,一边还暗暗作了防守准备,这魔君实力不小,不可小视。
  却未想,杀阡陌一脸震怒的抚着脸颊的伤口,却是没有朝他拼命而是飞身上了坐骑火凤,瞬间飞驰而去,只见碧空中划过一道红影,像是从未出现过般。
  绝情殿上一向清冷,除了他,竟是无人知晓杀阡陌来过。
  白子画本已经作好再次应敌的准备,没想到对方却因为宝贝脸蛋而逃了,让他一瞬间有种伤了女人的错觉。
  眉头微微拧起,盯着那一抹黑影飞快消失在天际,久久才回神。
  低下头,却见地上一捋紫发。
  他想了想,然后将发丝拾起,握在手中本欲毁灭,最后却又想到了什么,反而将发丝打结,放入袖中。
  杀阡陌气呼呼的赶回了魔界,全身煞气冲天,便是他的冠世美貌,也敌不住身上三千杀气,惹得外面属从无人敢前来。
  一进了殿里,他便拿起镜子左右直瞧,看见左颊上一道长口子,心疼不已,一边连连咒骂,“该死的白子画,竟然这么不懂怜香惜玉,敢划伤我的脸——”
  “哥哥,你终于可回来了——”
  一道欢喜娇声传来,惊得杀阡陌手里的铜镜砰地一声摔在地上,震惊的转身,看着站在门口处那个巧笑倩嫣的女子,说不出话来。
  “琉,琉夏?”
  他瞪大了眼,看着她,粉红的唇瓣抖动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琉夏,她,她怎么还活着?
  “哥哥,你怎么了?”琉夏见他呆呆样子,走了进来,这才看清他脸上的伤,惊得跳了起来,哥哥一向最在乎外貌,谁伤了他。
  当下一脸煞气:“哥哥,你的脸怎么了,谁伤了你,我为你报仇去!”
  还未说完,就被杀阡陌紧紧抱在怀里,琉夏震了下,随即俏脸通红,“哥哥,你怎么了,你脸上的伤先处理呀!”
  平时他最在乎容貌,比起自己更重要呢。
  “不,不,先让哥哥抱抱你。”杀阡陌心中酸涩又狂喜,一定是那酒,定是那酒了。
  那妖王曾言,八味壶乃上古女娲神所造,倒之不尽,饮之不竭,壶之中酒,应所饮之人心中所想,欢喜时饮甜,伤心时饮苦,从来酒多伤身,八味壶更是如此,一滴便可入梦,一壶可倒时空……
  是以当年妖王虽垂涎其味,却从不敢贪杯沾饮,只稍闻其味,便足矣。
  他从未当真过,未想那妖王竟并非欺骗。
  他微微抬头,绯红的眼眸是掩不住的喜意,莫非这是老天在怜他?
  后悔伤怀了那么久,就算之后对于小不点儿的事,也并不完全将他心中的遗憾和愧疚抹去。
  可如今,他一壶酒后,竟是颠倒时光了吗。
  这时,琉夏还未上长留,一切,还没有开始。
  他不会再让琉夏死,他也不会再让小不点儿再承受后面那么多的痛苦……
  虽是震惊,但是杀阡陌还是很快平静下来。
  “哥哥,你可是抢回了伏羲琴?这伤,可是那白子画伤了你?”琉夏看他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瞧,虽是心中甜蜜又害羞,但是见他脸上的伤,还是心疼又气愤。
  谁见了哥哥不是爱怜痴狂,竟是有人敢伤他的脸。
  “不,是哥哥不小心伤到了。”杀阡陌当下反驳,他不能让历史再重演,不能让琉夏死,绝不可以。
  “哥哥,除了他,还有谁能伤了你,哼,那白子画仗着自己是长留掌门便了不起么,哥哥,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抢回来!”
  听他反驳,她却是冰雪聪明的想到了。
  “不可!”杀阡陌心中一惊,上一次,就是自己将她的话当成了戏言,没有放在心上才成了大错。
  “可那是哥哥你想要的呀。”琉夏皱眉着,想着要帮哥哥将剑抢回来。
  “现在哥哥的脸伤了,琉夏,你帮哥哥去找些养伤的药便可,这件事,不许再插手,明白吗?”平时邪魅的神色一正,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哥哥,我知道了。”
  她垂下头,重重点头,想着,等自己医好哥哥脸上的伤,再去长留也不迟。
  哥哥把找药这样的重任交给自己,她必不负他的期望,当下领着人准备去找灵丹妙药,必要将哥哥脸上的伤治好。
  杀阡陌这才松了口气,虽是宝贝容貌,但是现在,他却是没有时间想别的,一边涂抹了一些伤药,但是白子画的断念剑不是一般的剑,所以伤也不是一般的药能医好。
  这一次,他不能任由着妹妹因为自己而死。
  但是,自己要怎么做?
  最有用的方法就是阻止琉夏上长留当徒弟,只要自己说一句,她一定会乖乖听话。
  只是……
  想到这,杀阡陌修长的秀眉拧成了结,琉夏现在对自己情意至深,自己若是再与她日夜相处,只会让她更情根深种,若她只是个不相关的外人便罢了,他不会在乎。
  但是偏偏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人。
  他怎么忍心伤她半分,但是自己于她不是男女之爱,又怎么能委屈了她。
  想到这,他突然想到了竹染。
  自己若是能让他们有个好结果,以后,便也不再让自己担心了,只是,长留山上那几个偏执的家伙,可真是让人头疼——
  摩严的偏执顽固可不比白子画少,他要怎么做,才能让一切完美,不再让琉夏受伤?
  “该死的这几个长留老顽固,我就不信没办法把你们捋正!”杀阡陌低咒几声,小不点儿的幸福是白子画,琉夏的幸福是竹染,这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不要他们任何人再受伤。
  上一次,他冷眼旁观,不参世事,任手下胡作非为,这一次,他不能再这样无动于衷下去。
  不管是琉夏还是小不点儿,都不应该遭受后来那些蚀骨之伤,彻骨之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