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薛大爷重生+番外 作者:水心若然

字体:[ ]

 
 
文案
 
薛蟠乃是红楼里的一号大炮灰,话说炮灰就是用来虐的。
可现在炮灰重生了!!!这是虾米可怕的事啊!!
薛炮灰双手叉腰,大笑道“哈哈哈哈,老子重生啦,看谁还敢虐老子!!!”
 
温馨,有爱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蟠 ┃ 配角:蒋玉菡(祺官),林轩,薛桓,林黛玉,薛宝钗,柳湘莲,夏金桂, ┃ 其它:商斗,宅斗,官斗,
 
 
 
  ☆、庆黄粱大梦一场
 
  黑暗潮湿的地牢,不时的传来的□□声,咒骂声,呼痛声,悉悉索索老鼠活动的声音,这一切听在薛蟠的耳里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自己是谁,薛家薛大爷,“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皇商薛家,四王八公之一。不过就是打死一个店小二而已,怎会落到如此的境界!为什么?明明当年自己打死了一个秀才都没有什么事!
  薛蟠一直不解,为什么这么多天了,还是没有什么人来救自己出去呢!刚开始认为很快自己就会出去了,态度硬气无比,可是一天天的过去,原来的自信被渐渐的磨去,只剩下满心的绝望。昨天又挨了一顿打,双腿大概早就废了。薛蟠心里明白,大概没有什么机会出去了,而且即使出去了,大概也没有几天好活了。
  现在唯一挂念的就是母亲,作为母亲唯一的儿子,薛蟠一直明白自己在母亲心中的地位,在狱中的这些日子薛蟠总是不自觉的想“若是自己被砍头,母亲大概也活不下去了吧!”想到自己牵累母亲至此,薛蟠心里钝钝的痛。在夜深人静时薛蟠也会想起祺官,那个让自己任性的人,薛蟠在心里暗暗祈祷祺官不要被自己牵累。
  模模糊糊的进入梦境,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居住的院子,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每次没少把他拎到这个院子里揍。似乎又回到了父亲病重的那一天,父亲把所有人都赶出屋外,拉着自己的手,细细的看着自己,慢慢的对自己嘱咐着“爹爹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父亲对不起你,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了。你天性善良,又缺少历练,为父实在是放心不下呀!”
  小小的自己却很不耐烦,对父亲的话也是一知半解,没有多深的感悟。对于严厉的父亲,一直是又敬又怕,对于父亲的去世,固然很伤心,但是这些有限伤心抵不过对自由的向往。想到以后就自由了,再也没有人限制自己的行动,心里是一片的欣喜。父亲在自己心里一直都是暴君的代名词,相比于温柔的母亲,父亲简直就是一个陌生的恶魔。
  父亲去世之后,在母亲的宠溺下,便真真成了那脱缰的野马,无法无天至极,呆霸王的名声就是这么来的。母亲只会温柔的看着自己,说一句“蟠儿真淘气!”。若是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惹了什么麻烦,母亲就会细声细语的安慰,没有关系,舅舅姨夫会给自己解决的,于是在自己的心里舅舅和姨夫是无所不能的,他们的地位远远超过了严厉的恶魔般的父亲。
  正沉浸在回忆之中却听见父亲又说话了“蟠儿,王家,贾家以及咱么薛家都不是易于之辈,虎视眈眈的看着咱家的这块肥肉,你孤身一人如何保的住自己平安,保的住薛家!”
  说道这里父亲似乎很激动,低低的咳了起来,脸涨的通红。幼小的自己恐惧的看着似乎随时都会断气的父亲,小脸变得煞白。过了好一会儿父亲才平定下来心情,继续说道“蟠儿不怕,是父亲吓着你了,别怕,一时半会儿的父亲还死不了”。这大概是有记忆以来父亲唯一一次和颜悦色的对自己说话。之后父亲便让幼小的自己,到书架上拿出了一个红翡雕成的麒麟,细细的打量一番之后才放到自己的手中,说道“蟠儿,这是咱家当家人的信物,你收好了,记住,这个东西不能交给任何人,任何人都不可以!”
  看到这个翡翠,薛蟠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把这个红翡扔到哪里去了,毕竟很久没有看到这个翡翠了,准确的说,是只见过一次。自己刚刚从父亲的屋里出去,母亲便叫自己去吃瓜,然后问起父亲说了什么,自己就拿出了这个翡翠向母亲显摆,在母亲的劝说下交给了母亲,并且完整的交代了父亲嘱咐的话。母亲当时说薛蟠还小,自己先帮忙拿着,等薛蟠长大了,能够掌薛家了,再还给薛蟠。当然,一直到现在薛蟠也没有听母亲提起过这个红翡麒麟。要不是现在看到这一幕,大概还想不起来这回事。
  大概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心不在焉,薛恒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为父也不指望你保住薛家了,若是你能保住自己,平安的活到老,为父便也知足了。”然后挥了挥手让小薛蟠离开。
  这时薛蟠的眼前也是场景变换,似乎到了自己在贾府里住的小院。想到自己在临死之前还能在次见到疼爱自己的母亲,也知足了。走到门口,看到一个人焦急的和自家的看门人说着什么?看门人却不耐烦的赶他离开。心中好奇,是究竟是什么人呢?心中一急,镜头便自然的拉近了。一看之下,大吃一惊,竟然是祺官蒋玉菡。看到祺官安安稳稳的呆在京城里,薛蟠先是感到放心,祺官总算没有被自己连累。然后就好奇,祺官到这里干嘛,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在,怎么还会到宁国府来。
  然后祺官的声音就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这位大哥,大爷的事情可是有个准信吗?大爷什么时候可以回来?现在有什么消息吗?你们让我进去见见你们家二爷,说不定还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帮上忙的。”几个门卫像是赏猴一样的围着祺官,听他说完话后哈哈大笑,其中一个还猥琐的摸了他的屁股一把,说道:“你去给那里的县官卖大老爷屁股吗,哈哈哈,这似乎也不错,那大老爷若是迷上了你的屁股,说不定就会放放咱们大爷回来了!”
  蒋玉菡一张粉脸涨的通红,想要发作,但不知为什么又勉强忍住了。薛蟠在心里大喝一声“该死!”冲上去就想把蒋玉菡拉到自己的怀里,狠狠的教训这几个门房,可惜自己的身体直直的穿过蒋玉菡的身体,这才想起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现在只是个灵魂。听到祺官的话,心中叹一口气,自语道“我总算没有白白的为你死一场。”
  这时薛蝌走了出来,笑眯眯的摸了摸祺官的小脸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还是不愿意和我上床?你都被多少人操过了,装什么矜持,若是你答应让我上一次,我保证去给那县官送钱,让我那大堂哥在大牢里过的舒服一点,怎么样?”说完还摸了摸祺官的屁股,色迷迷的说道“若是在床上把我伺候的舒服了,说不定我一时心软想到兄弟之情,就把我那大堂哥从牢里掏出来,怎么样?”
  祺官脸涨的通红,但是却没有反抗,明显在思考什么。最后下定决心一样的说道“若是我和你上床,你真的会去照顾大爷?”听到这样的回答薛蟠大吃一惊,他以为蒋玉菡不过就是为了感念自己救他的恩情,勉强来打听一下自己的消息,也好显得他重情重义,现在看来却并非是如此了,他居然会为自己牺牲到这个地步!!
  薛蝌,自己那温和有修养的弟弟,怎么会说出这样猥琐的话!而且从话里的意思看,明显的就是没有想办法搭救自己,这是那个跟在自己的后面处处讨好的弟弟吗!!难道他就不怕母亲责怪他!
  向下一看,发现薛蝌已经和祺官闹掰了,祺官给了薛蝌一个耳光,薛蝌大叫道“你看我不整死我那大堂哥,他可是为了你才杀人的,怪不得人说biao子无情戏子无义,你既是biao子,又是戏子,自然是无情无义都占尽了!”
  祺官听到薛蝌的叫骂,煞白了一张脸,说道“我是戏子,也是□□,可是我还知道情义两个字怎么写,你却是个畜生,连基本的廉耻都忘了,你看着,我就算是拼上我这条命也会把大爷救出来!”骂完便煞白着一张脸离开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薛蟠心里十分的不安。现在薛家的当家人是薛蝌,那么自己的母亲呢?难道被薛蝌害死了,自己的妹妹呢,妹妹那倾城的容貌,既是福音,又是祸害。当年因为自己不争气,害的妹妹没法入宫,自己一直心中愧疚,平时对妹妹更是千依百顺,一直想为妹妹寻户好人家。现在妹妹怎么样了呢。
  这是场景再次变换,到了屋里,母亲坐在凳子上品茶,妹妹在一边绣花。看到母亲妹妹无恙,薛蟠心里舒了一口气。接着妹妹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朵里“妈妈,你真的不打算救哥哥吗?”这句话让薛蟠的心里炸开了锅。接着却听母亲说道“我的儿,现在家里正是多事之秋,你又不是不知道,安顺王府盯上了咱们,正该小心翼翼的时候,哪里还能把祸往自己的身上引呢!”
  听到这里,薛蟠的心里已是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只是无比的震惊!!接着听妹妹说道“咱家大概是保不住了,值钱的东西还是变卖一下,赶紧的送到贾府吧,这么多年下来,咱么存在贾府的东西也已是不少了,这薛家也不过就是一个空壳子罢了,要不是母亲顾念情分,早早的把薛家的生意停了现在也少了这么多的麻烦!现在能保多少算多少吧!”低下头绣了两针鸳鸯,又说道“以后嫁到贾府我就是当家的奶奶了,倒也不怕东西被贾府私吞。不过母亲还是把那当家的红翡翠麒麟交到女儿的手上吧,女儿管理起家里的钱财也好名真言顺。”
  母亲亲昵的戳了一下妹妹的额头,笑道“死丫头,薛家都没了,你还惦念那红翡麒麟干嘛!再说了,那麒麟在母亲手里,不就和在你的手里一样,你又何必挂念至今呢!”
  接下来的话,薛蟠已是听不到了,满耳都是母亲和妹妹的谈话,红翡翠麒麟,再想想父亲的嘱托,贾家,王家,薛家,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脑子里盘旋,头想要爆炸了一样的疼痛。
  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却原来是黄粱一梦,周围还是腥臭的大牢,几只老鼠咬上了自己的脚趾,自己连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
  心中庆幸,幸亏是梦!可是想到自己入狱以来的种种,以及小时父亲对自己的教诲,却也无法说服自己这完全是梦!
 
  ☆、为谁风流窍玲珑
 
  门口传来了狱丁粗鲁沙哑的叫声“畜生们吃饭了,别装死!!快点儿!”于是牢里的人一窝蜂的涌到门口,接过狱丁手里那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碗。看到狱丁手里的碗越来越少,薛蟠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两手并用,爬到牢门口,抢过一碗看的见碗底的米糊,大口的喝起来。
  吃完饭各人又都回到了个人的地盘,谁也不会打扰谁。这个牢房里里的都是即将处斩的死囚犯,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而且大部分人的身上都带着重伤。整个牢房带着一股死的气息。
  喝完米糊,虽然肚子没饱,倒也没有了原来那尖锐的饥饿感,回过神来,整个后背都是闷闷的钝痛,这才是最难忍的,至于双腿吗,早就没有了知觉,这样倒也少受了不少罪。伴随着外面刑房的高声惨叫,薛蟠再次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境。
  这次梦里的环境是一个自己从未到过的地方。一座小小的一进的宅院,虽然称不上华丽,但是却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院子里几棵大树,以薛蟠的呆霸王的眼光认不出是什么树,树下几个石凳子,也看不出石头雕工的好坏,可是摆在一起,就让人觉得分外的和谐。
  这是哪里?薛蟠奇怪的飘进屋子,屋子里也十分的简朴,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墙上挂着几幅字画,窗台上几株绿色的之物而已。其中一把椅子上做了一个白衣少年,正在蹙眉深思,手中拿的一只碧玉的簪子,倒是有几分华丽。
  薛蟠感到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呢!其实薛蟠和祺官并没有很深的交情。
  薛蟠第一次见到祺官,是在一群朋友的聚会中,当时祺官在台上扮演青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下子就吸引了薛蟠的眼球,薛蟠对美人天生有股怜惜劲,看不得美人受委屈。薛蟠就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一般围着祺官转,祺官对薛蟠的热情说不上视而不见,但也绝对没有表现出亲近,只是一般的敷衍,不得罪,可是也不深交。当时薛蟠知道祺官是忠顺王府的人,也不敢过分的逼迫。
  薛蟠第二次见祺官是在赖大的聚会上,这次祺官虽然没有穿戏服,可是一如既往的光彩照人,风华绝代。薛蟠看到他离开座位,就情不自禁的尾随了,然后就看到他和贾宝玉窃窃私语,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一副知己的模样。两张芙蓉面相得益辉,实在是惹得人心里痒痒,薛蟠情不自禁的跳出来调笑了几句,惹得祺官对他怒目相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