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同人)剑网三策藏·执手烽烟 作者:小莫离

字体:[ ]

 
《剑网三策藏·执手烽烟》作者:小莫离
 
文案:
     如果没有发生这场,颠覆了大唐盛世的战乱……
 
那么,洛阳城大概会像许多年前一样,喧闹时人声鼎沸,寂静时庄重不侵。
 
如果没有战乱,就不会有将士血流成河,不会有难民哀鸿遍野,没有人阴阳相隔,没有人流离失所……
 
只是,那样也就不会有在乱世中的传说,和如《击鼓》中写道的誓言了吧。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尉迟烈,叶凛 ┃ 配角:慕容成空,叶清影 ┃ 其它:剑网三,策藏,安史之乱
 
 
==================
 
  ☆、一
 
  稀事儿,尉迟烈回谷里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去找叶凛,而是去找了莫雨。两个人商量了有半天,尉迟烈才转出小少林,往酒池峡那边去。
  烈酒一杯两杯入了喉。酒液不经转直接润了肝肠,留下那种火辣的感觉在体内缓缓地漾开。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饶是这剑舞再有难言之美,尉迟烈只是摆着一张不冷不热还算带点笑意的脸,一壶酒喝了大半天,点了那支剑舞却从不正眼看,仿佛百无聊赖地在等着谁。
  “热酒凉了可就没有味道了。”
  直到门口传来他耳熟的声音,清冷低徊,就似开门刹那漏入大堂中的寒气,在人群中并不突出,却着实让人从醉至醒。回头时来者已走到跟前——金色长衣,微敞的立领刚好露出精致的锁骨,羽玉眉细挑,目似深湖藏珠,墨发高束,如记忆中一般干爽利落。
  叶凛一到,尉迟烈便觉得整个大堂就只剩这一人了。
  尉迟烈将手中酒壶举起,道:“尝尝,十五年的西市腔。”
  叶凛并不接他的情,一皱眉,有些不耐烦似的:“有话直说。”
  “哈,不喝?那等会儿也可以。”尉迟烈索性一仰头将壶中酒全部饮尽,痛快叹了一声,抬手随意抹去嘴角酒液,摒开条椅面对叶凛站起身。那一身护甲将尉迟烈的身形衬得魁梧,灯罩外的光束投下的阴影似要将叶凛包裹。
  “这里太闹,上楼谈。”尉迟烈眯着眼,冲叶凛一笑。叶凛觉得不对,刚要作势招架,只是尉迟烈反应快他一步,三两下出手便将叶凛擒住,叶凛还未挣脱手腕,尉迟烈又伸臂将人打横抱在怀里头,反身往楼梯上走去了。
  米丽古丽瞥了这两人一眼,只丢来一句:“上楼右转,老房间,酒已备好,将军自便。”
  “有劳。”
  ———为了世界和平而和谐了全文见作者微博@雪魔武卫小莫离———
  夜深,楼里醉生梦死般的笙歌舞影终于也归于安静,窗外寒风时而夹着这恶谷骨子里的荒芜,阵阵呼啸着。
  尉迟烈裹着棉被,从后面把叶凛包起来,坐倚在床角,就像是让怀里的人与外界隔绝。叶凛方从刚才的激烈中慢慢平静下来,半身疲乏,累得眼睛都懒得睁开,索性便缩在尉迟烈怀里一动不动。
  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实际上叶凛还是醒着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凛才幽幽地开口问了一句:“这一次几时离开?”
  “明天就走。”尉迟烈虽迟疑了片刻,说时却仿佛毫不在意。怀里的叶凛听见他的答复,一皱眉头,又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
  “一次走得比一次急。”
  叶凛叹了这句,身后人便窸窸窣窣动作起来,微一侧身伸手在枕边寻摸了片刻,便抓过他的手来,往他手里塞了什么东西。叶凛拿着尉迟烈塞给他的东西从被窝里探出手来一看,脸上一阵青——凛风堡的令牌。尉迟烈这是唱的哪出戏?
  “最近啊,外头不大太平。我得回去一趟,凛风堡暂时给你管了。”
  “回去?”叶凛听到这两字,先是愣住不解,思索了片刻,才暗暗揣度出尉迟烈这两个字的含义,但仍是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回哪里?”
  沉默了有一会儿,尉迟烈也没有正面回答,反倒是扯开话题,伸手揉了揉叶凛的头发:“你不是总说想去昆仑看雪么?老王同意了。”
  “你先告诉我外头出了什么事。两边不是才停战么……莫非……?”心底一阵不安,但是叶凛什么都猜不到,“你要……回哪里?”
  “洛阳,就是回家去看看。”尉迟烈拉着人躺下来,细声哄,“别瞎想。”
  要是能不瞎想倒也省事,叶凛见尉迟烈不愿多说,漫无边际地瞎想了一会儿,也枕着尉迟烈的手臂安心睡了过去。
  果真,如尉迟烈所言,叶凛第二日醒来之时,身边已不见了他的人影,这人说要离开的时候一向那么有诚信。叶凛坐起身,抬手摩挲着手里那块凛风堡的令牌,若有所思。发了良久的呆之后,又突然决定了什么一般,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扯过挂在屏风上的长衣披上,匆匆冲下楼去。一赶至大堂,便见到了前来传信的不灭烟。
  “哟,少爷醒啦,房钱尉迟那厮已经结了啊……”米丽古丽一边拨弄着手里的算盘,丹凤眼细一睨叶凛,嬉笑道,“尉迟已经跑了。”
  叶凛脸色微一沉,便连忙问:“谷外可是出了什么事?”
  堂中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起来,片刻,烟才在一旁横出一句:“你,还在想着出谷?”此话一出,叶凛被戳到痛楚似的闭了嘴,而烟也叹了一声:“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处境,那次惨败之后谷主便给你下了禁足令,虽说时隔多年,但谷主对你仍有顾忌,此番若不是尉迟烈回洛阳,也断然不会将凛风堡交予你手。”
  “是呀,小叶凛,谷主这对你已是最大限度的宽……”
  眼前一阵风掠过,都没看清叶凛人就已经出了醉红院的大门。米丽古丽一挑眉,只好转身去取柜台上的板子,手中披红笔一边写一边自言自语:“啧,这年入冬以来,客人越发少了……也是,外头要变天,这群小兔崽子,也不愿留在谷里了。”
  叶凛骑着马本打算沿路往炎狱山方向去,正巧路过烈风集北门时,看见那个要找的人,便连忙扯缰喝住了马,翻下马来上前作了一揖,“莫少爷。”
  风吹得他肩头的白裘翻动着,莫雨侧过头来见是熟人,满脸诧异:“你这是有事要我帮忙?”
  面前叶凛垂头往衣层中摸出那块凛风堡的令牌,“我也只能来找你帮忙了。”不用叶凛说明,莫雨猜也知道叶凛打的是什么主意。
  “你想逃出谷去找尉迟烈?”莫雨压低声音正视叶凛,“之前偷跑两次被抓回来,鞭子都打断两条了,你还没死心么。”
  “我不是傻子。”认识莫雨也不是一两年了,莫雨会不会拦他或者是去禀给王遗风听,这点叶凛还是了解得很。叶凛直接将凛风堡的令牌交到了莫雨手里,莫雨不出所料没有推拒,显然是默许了叶凛这次的偷跑计划。叶凛解释道:“今年入冬以来,谷中人手明显少了,再说月前浩气恶人两边已然停战,把守必不如先前严紧。要逃出去应不是难事。”
  “你打定主意我便不多废话,只有一句。”
  叶凛不解,眨了眨眼:“什么?”
  莫雨仰头望了一眼恶人谷那层层乌云后面透着的一丝天光,平静地应道:“你守在谷里也有数年时日,谷外风云变幻,你自然不甚了解。见到尉迟烈之前,我劝你做好看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的心理准备。”
  心头登时隐隐地被一阵阴霾掩住似的,叶凛下意识地攥住了白马的缰绳。
  “尽早回谷。”莫雨道。
  尽管有了莫雨那类似预言一般的提醒,叶凛依旧没有勇气去想得太多——偶尔回忆起年少时随着尉迟烈入恶人谷的那时候,江湖之上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运转着,至今不过七八年时间而已,白驹过隙一般,能有什么变化。
  叶凛在啖杏林据点中添了些补给,并未多逗留,便牵马折回了官道上。骏马朝着白日的方向疾驰,冷风掠起衣袖,寒意由激人转而麻木。日光透过枫林层层霜叶间的缝隙,投射在脸上,却并没有带来什么温暖。
  潼关之下。叶凛没记错的话,再往东一段路便是洛阳地界了。叶凛提了提精神,恰时跨下白马嗤鼻两声,叶凛皱眉竖起警觉起来,果不其然迎面遭遇了一队人。奇在这队人马里,除了两侧护送的七八位军人是中年壮丁,队里皆是老弱、伤残、妇女之辈,还有人正红着眼眶低声抽泣。看方向是打东边来的,叶凛下意识地接近他们,兴许他们知道洛阳那发生了什么事。
  领头的那位看叶凛过来了,战战兢兢地抬手拦住队伍,朝叶凛喝道:“来者何人?!”
  叶凛被呼得一愣,朝队长拱手作揖,解释道:“江湖人士,正前往洛阳寻人。敢问这位军爷,东都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料无论是那一队乡民,还是负责护送的几位军人,就连本在饮水歇息的守关人,都在叶凛话出口的那一瞬间青了脸,齐刷刷地朝他死死盯过来。
  “老朽兴许是听错了。”关前老人扯起嘴角尴尬地笑了声,放下水袋,低念了一句,“年轻人,你若是还想活命,现在掉头回去,还来得及。”
  “我劝你做好看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的心理准备……”临别前莫雨的话在此刻跳出脑海,叶凛启唇,那种不安却又难以名状。他扫了一眼那一队乡民,衣衫上几点血色,刻意被压抑的抽泣,都在暗示着什么,不敢想,却打心底清楚,那是非常可怕残忍的事,是他再也不想再经历一次的……
  “洛阳出什么事了?”叶凛脸色煞白。
  队长显然也不愿提到,神情阴沉,猛地朝后方暴吼了一句:“你们发什么呆!带乡亲先走!”
  “是!”抬起头盯着叶凛的人立马垂头继续朝西行。
  片刻死寂。“战乱。”队长沉重地挤出这两个字,在叶凛面前握紧了拳,“这些是从河北侥幸逃出的大唐子民。三十日前,叛臣安贼起兵范阳,十五万狼牙大军一路南下,沿途城池挨个沦陷,死了很多兄弟……现今,已兵临东都外。”
  “……!”
  三十日前,那不正是……尉迟烈回谷的那一天……
  叶凛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也什么都明白了。
  队长的衣领被人猛地一把抓了起来,定睛只见眼前这个藏剑青年几乎要发狂一样问道:“从这里到洛阳,除了官道,有没有什么近路可以走,越快越好的!”
  “出关外十里岔路往北侧小路走,可取道洛阳,比官道快一天。只是那路上太多虎狼,还有山贼强盗,你只身一人只恐……”颈边力道已然消失,叶凛未将队长的话听完,便风风火火地策马出了潼关。
  
 
  ☆、二
 
  尉迟烈平日里最爱的那匹望云骓给换上了天策府的马鞍。将军提着□□跨坐在战马上,左手握住缰绳,马蹄沉重而缓慢地踏过洛阳城下的土地,背后红白翎羽低低地翻飞。那深邃的目光看到极远之处,横扫过整片平原,连地平线处的风吹草动也描摹在眼里。平原上现在还没有半点异动,然而谁又猜得到多久之后,战火就会覆盖了这一片平静。
  就在前日夜里,他所在的龙飞大营,被狼牙军攻破。死伤众多,将领无奈,只得带人撤回洛阳城,整合军队之后,编入元帅封常清麾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