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鼬佐同人]殊途同归 作者:紫汀

字体:[ ]

 
 
文案
第四次忍者大战结束了
 
回到村子,青年总是在冰冷的墓碑前
 
离开村子,青年总是踏过故人走遍的万水千山
 
如果有能力打破生与死的界限
 
他,会不会有能力幸福
 
内容标签:火影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 ┃ 配角:漩涡鸣人,旗木卡卡西,春野樱,我爱罗,大蛇丸,团藏,知离 ┃ 其它:鼬佐,我鸣,四卡
 
 
  ☆、残念
 
  第四次忍者大战结束后,一切都归为平静。
  木叶忍村一片荒芜的空地上,石碑静静地立在那里,上面只有四个字——宇智波鼬。
  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除了正坐在冰冷的墓碑前的黑发青年。望着墓碑发呆了许久,现在他正低声说着什么。
  “尼桑,我走上了你曾经想让我走的路。回到村子,娶妻生子,接受鸣人。我甚至模仿着你爱的方式,很努力的去爱别人...你说的,我都做到了。”
  “尼桑,我现在...幸福吗?”
  “你说过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
  “可是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希望当初没有解开无限月读呢?”
  青年嘴角上扬,一直在笑。
  “嘛,尼桑,我不会做无限月读这种事的。但是啊,无论如何都想要见你一面呢。”青年的眼里露出几分不自觉的温柔,那是他的妻女不曾见过的,“很快了,.再等等...”
  离开了墓地,青年转身走向了久违的家。
  那只是一所简单的宅子,战争结束后,火影做主把老宅还给了他,但他却亲手封上了宇智波家宅。在妻子眼里,是他不想记得伤心往事;在火影眼里,是他想要放下过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封住的是宇智波的秘密,和所有外人对宇智波的觊觎。
  “佐助,你回来啦。”看到远途归来的佐助,春野樱开心的很。
  “嗯。”应了一声,佐助回到房间,转身的一瞬间眉头微皱。
  回到房里,佐助收拾了些东西,估量着什么时候开始下一段旅程。
  抬头,看着镜子,依稀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人的身影。如果是他的话,如今又该是什么样呢?留了长发的话,我们应该会更像一点吧。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佐助回过头去,看到门口探头的女儿。或许是太久不见,小女孩看到佐助向自己看过来,立马反身跑回客厅。倒是佐助看着那个方向,想起了曾经的事...
  其实想死在那次忍界大战中的。看着始终未曾放弃自己的鸣人,不自觉地想起了鼬曾经说,“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就算是被你憎恨。”瞬间的恍惚,原来鸣人在某些地方和鼬还是挺像的。不知不觉的说出了那些话,也不知哪些才是要对眼前的人说的。就连之后面对春野樱的时候,也不自觉的模仿着鼬的动作,学着他的待人接物,然后踏遍千山万水,用鼬的眼睛看遍世间,再沿着他的痕迹一遍又一遍周而往复。
  还记得鼬说过,自己和鼬就像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是互补的存在,不自觉的用尽全力的去变成另一个人,表面温柔内心冰冷。带上那人的面具久了,自然也明白了,鼬心心念念的是木叶啊,那就回来吧。
  回来的那个夜里,忍不住就喝多了。醒来的时候,看到春野樱坐在床边和一地狼藉,不明所以的问,才知道好像确实发生了些意外。没听清春野樱在说些什么,只是想起当初鼬说过,希望自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吧,那就姑且试试好了。于是便说了一句,“我们结婚吧。”
  再后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弄了个房子住下了。按说妻子女儿也该叫亲人了吧,可连带她们回老宅的想法都没有,更别提曾经的那种感觉了。
  春野樱的声音打断了佐助的回忆,来到饭桌,倒都是甜食呢。
  对于春野樱来说,或许这就是佐助最爱吃的食物了,但只有佐助自己知道,甜食是宇智波鼬爱吃的食物,宇智波佐助爱吃的是...什么来着?不记得了呢。
  安静的晚饭很快就过去了,佐助和春野樱打了个招呼就又出门了。
  熟门熟路的翻进宇智波老宅,佐助停下脚步对着黑暗中的某一处说道,“出来吧。”
  一条白蛇蹿了出来,随后变成了熟悉的人。
  “你来做什么?”比起询问,更像是招呼。
  “帮你。”大蛇丸手里拿出几个卷轴。
  “谢谢。”温和从容的接过卷轴,万花筒写轮眼看穿万物,轮回眼不生不灭,在如今的佐助面前,哪还有什么称得上危险?更遑论眼前这个人,只是想要透过自己看到另一种结局罢了。
  “佐助君,你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大蛇丸略带玩味的说道,“总觉得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那我应该是怎样呢。”佐助边说边走,到屋里打开卷轴,细细研读。
  “我认识的佐助君是拼尽全力去爱去恨的,”大蛇丸随着佐助走进屋内,坐在一边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倒有些像僧侣了。”
  “我有妻有女,怎么像是僧侣呢?”曾经的平静是压抑内心,现在的平静确是当真心中再无一点波澜。
  “你对妻子表面上温柔,实际上是确实客气冷漠,女儿也只是个意外。”大蛇丸摇了摇头说道,“对你来说她们只是一种交代吧,或者说是...赎罪?”
  “赎罪?”口吻听上去只是单纯的重复一个词而已。
  “能让佐助君赎罪的话,只能是一个人,佐助君你很想念鼬君吧。”是数年的相处,或是某些相似的想法,大蛇丸可能已经是活在世上最了解佐助的人了,“不过我不太明白,你已经有轮回眼了,用轮回天生的话有什么办不到的?”
  “是吗?”说话的功夫已经看完卷轴,佐助小心的把它们收到书架的一端。
  书架之上,原本的书籍早已被佐助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卷轴。有的已经蒙上了些许灰尘,有的却还崭新如斯。
  “如果不是看到你还有心思搜集这些秘术,我当真以为你已经无欲无求了呢。”大蛇丸起身看过来,“其实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微微一笑,佐助没有回话,而是起身泡了壶茶来招待这位不速之客。
  “想不到有一天,我还会和佐助君一起喝茶。”大蛇丸抿了一口,想起当年不死不休的争斗,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致了。
  佐助只是喝茶,停了半刻却想起如果是那人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样不礼貌的吧,“是呀。”
  “佐助君?”倒是没期待有回应的大蛇丸愣了一下,随即又笑开了,“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呦。”
  “为什么那么在意我的事?”佐助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可以执着于很多事,很多人?只有自己,从始到终都之执着于一人而已。
  “我说过很多次了,想要看你的结局而已。”大蛇丸并不介意多解释一遍。
  “只是这样吗?”其实好像并不在乎答案,只是笃定大蛇丸的目的不止一个罢了。
  “作为老师关心学生的命运也很正常吧。”大蛇丸对视了佐助的轮回眼一下,又补充道,“好吧,少一个字,你们的结局。”
  “现在这样,以后也会这样。”佐助看着茶杯,水中映出自己的脸。
  “如果没有鼬君的话,我可能会相信哦。”大蛇丸喝完了杯里的茶,抬手又倒了一杯。
  “鼬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拿着茶杯的手有些轻微的晃动,几圈涟漪之中,面容有些模糊了。
  “佐助君,你哭了。”
  “什么?”抬手摸到脸上,干干的什么都没有。看着大蛇丸,佐助的眼里终于有了一分情绪。
  “果然,佐助君还是佐助君呢。”倒是大蛇丸笑的不知所谓,“这样的话,我就能确定了。”
  眼里的愤怒消失了,像是当年失控的鼬因自己一句话而找回理智一般,“你看错了,我没有眼泪。”
  “如果是佐助君的话,至少会用轮回眼复活鼬君的。”一饮而尽杯中的水,大蛇丸起身离开了宇智波家宅,“谢谢你的款待,佐助君。”
  “不必客气。”
  看着大蛇丸离去的背影,唯一一只黑色的眸子,慢慢变为红色。
 
  ☆、最后的宇智波
 
  只有在深夜的无人之际,宇智波佐助才会回到家宅。这一点,连春野樱也不知道,虽然年少的时候张狂暴力,但在佐助面前,春野樱至少做到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闹的不闹。如果让佐助说对自己的妻子最满意的地方,莫过于此。
  写轮眼的纹路缓缓流动,万花筒写轮眼能看到宇智波的秘密,远比普通写轮眼多得的,甚至有些轮回眼看不到的,万花筒写轮眼也能看到。
  这不是佐助以这样的双眼第一次审视家宅,透过鼬的眼睛,他看到了许多不曾看到过往,只属于宇智波的过往。宇智波斑的夙愿,宇智波泉奈的悲哀,宇智波止水的执着,宇智波带土的绝望,宇智波富岳的决然……在这里,佐助看到了宇智波的长河般的岁月,贯穿始终的爱,和随之而来背负着宿命的诅咒。在一切的尽头,是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是宇智波鼬全部的爱,宇智波鼬是宇智波佐助唯一的信仰,如是而已。
  佐助起身来到了密室。
  灰暗的格调一如往昔,只是在如今的佐助眼里,这里满满的都是宇智波的鲜血。地上堆积了些佐助这些年带回来的东西,倒真是绝好的实验基地呢。
  直到天色蒙蒙的时候,佐助才起身离开。
  从墙上跳出很远落在地上,佐助暗笑自己好像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从正门进过家门。不过无所谓,反正再也不会有新的宇智波了。就算还有宇智波的姓氏和自己的血脉,也不会再有真正的族人,就让爱和诅咒的双眼一起随时间慢慢消失吧。闭眼,再睁开,属于佐助仅剩的一点表情被习惯的温柔所替代。
  脚步有些虚浮,佐助稳了稳身子,果然晚上的查克拉还是消耗太大了吗?还是赶紧回到新的家里休息一下吧,被看出破绽的话就会有麻烦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
  “佐助,你起来了。”春野樱停下手里的家务,去厨房温了些吃的摆上桌子。
  “辛苦你了。”佐助温和的说了一句。
  “刚才卡卡西老师派人来,说让你过去找他。”春野樱早已不会再像少女时期,会因为佐助随便的一句温柔而脸红。
  “谢谢,我知道了。”
  “佐助...”春野樱樱的眼里有些异样的情绪,明明是温柔的佐助,却总觉得比以前的佐助还要冰冷百倍。
  “什么?”放下手里的饭,佐助转过头来看春野樱,这是宇智波家的礼仪。
  “没事..你先吃饭吧。”欲言又止,春野樱起身继续收拾家里。
  佐助停顿了片刻,继续吃他的早午饭。吃完饭后,春野樱过来收拾佐助的碗。
  “谢谢。”
  转身的一瞬间,春野樱的眼眶里含了些泪,紧接着就听到佐助仍然温和的一句“抱歉。”
  “什么?”春野樱不明所以的回头,却看到佐助的双眼中仍是没有半点波澜。
  “让你因为我难过了,是我的错。”
  “不..不是的。”放下手中的托盘,春野樱走到佐助面前抱住他,“不是你的错,佐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