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空白+番外 作者:永恒绿叶

字体:[ ]

 
文案
白兰:为什么我又遇到了那个蛇精病?甩不掉的话……我要毁灭世界!
 
内容标签: 家教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沢田纲吉 ┃ 配角:白兰·杰索,六道骸,giotto ┃ 其它:重生,家教,黑化
 
 
  ☆、0.
 
  蓝天,白云,燃烧的城市。
  断壁残垣。
  每一处废墟下都埋藏了数以十计的人类,殷红的血干涸后,被浸染的土地到处是暗色的斑斓。
  碎成渣的玻璃碎片化成一滩滩玻璃水,热武器导弹爆发的能量连植物都在瞬间蒸腾,荒无人烟。
  哪里还会有什么人呢?
  那样的一场战争下来,世界都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
  谁也没有想到彭格列的首领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疯子,明明他刚上位的时候和接下来那几年都干得不错啊!
  或许命运就是这样,当他遇到那个人,哪怕仅仅只是隔了几条街的擦肩而过。
  加满油的赛车已经达到了最高速,那便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自那之后,无愧于时代教父之名的彭格列的首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暴君。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无惧于世界,无惧于死亡,浑身流淌着世界最黑暗血脉的人撕下了身上那层人皮,被恐惧的魔鬼以人曾称赞的救主之名行走人间。
  而最后,世界为他陪葬。
  唉。
  男人叹了口气,纯金色的发犹如当空骄阳。
  他站在地平线上望向远处相拥而卧的那两个人,蔚蓝眼眸倒映着纤尘不染的苍空,悲伤而落寞。
  男人从断墙上跳下来,漆黑的披风随着他的动作被路过黄沙大漠的清风吹起。
  他一步一步接近那两个躺在沙漠中央的人,被风吹起的砂砾却穿透了这仿若海市蜃楼般虚幻的身影。
  伤痕累累的躯体相互纠葛,棕发的男人扭断了怀中白发男子的脖颈,而白发男子的手穿透了棕发男人的胸膛。
  上一刻他们还在天空中接吻,下一刻便像折翼的鸟儿般从天空落下。渐渐散去的死气之炎形成的翅膀与从伤口中喷涌而出的血就像传说之中从天堂堕落的晨曦之子伴随着坠落而失去的光之六翼与被深渊的气息染作不祥而绝望的漆黑的路西法的堕天之翼。
  就算是胸膛被穿透,棕发的男人还是活了下来。
  他咳出卡在气管里的积血,低下头去,也不介意身上的伤口,给怀里被自己亲手扭断脖子的男人一个充斥着血腥味的深吻。
  可胸膛被穿透,这男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时,那金发蓝眼犹如幻影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坐了下来,将已经昏过去的棕发男人的上半身抱在怀里,并不介意他胸口的血污与捅穿了心脏的匕首。
  他摸着男人的脸,就好像摸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明明是幻影般的存在,但却能碰触到真实的存在。
  他低头,将唇印在男人的额头,给了愈发虚弱的男人一个晚安吻。
  “又结束了啊……纲吉……”
  “什么时候,你才能听见我的声音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三开感觉牙齿好好哈哈哈……
 
  ☆、1.
 
  伴随着小孩子的尖叫,犬吠声离院子越来越远。
  正在会客厅里谈论着什么的两个男人停下了话语,彼此对视一眼后,起身向后院走去。
  幼小的孩子蹲在地上,哽咽着。
  墙上有一个洞,看样子狗是从那里跑掉的。
  草坪上到处都是被火焰肆虐过的痕迹,以小孩儿蹲着的地方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这、这是?”男人惊疑不定,那种强大力量在怎么看也不应该是自己五岁大的儿子能拥有的。但是不会有错,这确实是他们的家族首领必备的大空属性的死气之炎。
  “没错,是死气之炎。”倒是身旁的上司没有什么紧张,很容易就判断出来了。“应该是因为刚才被吓到才导致死气之炎爆发。不过这么小年纪就拥有这么强的死气之炎,真是出乎意料呢。”
  想了想,老者走过去将哭累了睡着的小孩抱起来,在手指尖点燃死气之炎想要点在孩子的额头将这股力量封印,却有一只手凭空出现挡住了他的动作。
  两个男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只手上,除了这只手,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像是老者指尖的死气火焰点燃了空气,手的主人随着死气之炎的蔓延勾画,最终以完整的姿态出现在两人面前。
  金发,蓝眼。
  若不是老者怀中孩子的亲生父亲也在,那孩子与这新出现的男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那般,谁也不能否认两者间的血缘。
  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老者与孩子的父亲两个人对这男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男人的画像就挂在他们上班地方的走廊上,熟悉彭格列的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能叫出画中人的名字——彭格列初代,Giotto Vongola。
  “你确定要这么做么?”最终,传说中的彭格列初代开口了,老者却没能从那双眼眸中看出任何情绪波动,仿若一潭死水,却又如永恒不变的天空。
  做什么?想到自己之前的动作,老者正打算抽回手指,挡着他动作的那只手却收了回去。老者疑惑,但还是做完了自己之前要做的事。
  等老者把孩子交给他的父亲再去看向初代时,彭格列初代就像他之前凭空出现般消失,只留下证明一切不是幻觉的余韵未息的话。
  “不论你做什么,彭格列的荣耀或毁灭,最终还是会由他决定。”
  想想自己曾经插手后的结果,男人只是用自己虚幻的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并没有插手九代对他的死气之炎的封印。
  那种微弱的封印其实也没办法造成什么影响,毕竟这孩子拥有的死气之炎是何等的强大。并非仅仅是天生拥有,更多的却是时间的奇迹,罪孽的诅咒。
  男人揉搓着孩子的头发,软软的手感很好,但从旁人的角度却看不到孩子头上的那一只手,和蹲在孩子身边的那个男人。
  或许除了刚刚封印了孩子死气之炎的九代,毕竟传承了彭格列的血脉,但若非男人愿意,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他的存在。
  已经不是第一回来到这个对于他而言本该是初次到来的房子了,男人轻车熟路地在房子里绕了两圈,最后还是回到了熟睡的孩子身边。
  又一次,他再一次回到这里了。
  男人都已经忘记他实际上有多少次回到这里了,可若是他愿意,实际上有多少次他都能想起来。
  从他得到自己承认的继承者的记忆开始,推断出一切起因的他跟着自己的继承者,周而复始的重复人生。
  他只能在一旁看着,一直跟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呢,这样一个血脉后裔的存在,就是他的罪孽存在的最佳证明。
  他的后裔,是他唯一的罪。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一直跟在后面,一直看着自己的后裔重复这被诅咒的人生了。
  一直盯着自家后代出神的男人直到房门被打开才回过神来,窗外的天已经沉了下来。
  孩子的母亲进来房间,给孩子掖了掖被角后就出去了。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真是的,每次发呆想的都是这种事情……男人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点在孩子的额头,与下午九代设下封印的同一个位置,稍稍改变了九代的封印方法。
  不能一直抑制死气之炎,因为他所拥有的资质远超想象。若是十年后再揭开封印,就算有一年的锻炼来让身体适应死气之炎的存在,解开所有封印后被压抑了十年之久的死气之炎一定会撑爆这具身体——又不是没有过这种经历。
  除了不能使用死气之炎外,男人更改后的封印并没有限制死气之炎的成长,而是调整了封印方法促进身体对死气之炎的适应。
  他的后裔封印了自己的记忆,但未来肯定会碰到那把钥匙解除封印。男人可是太过了解自己的后裔,若是身体不适说不定就这么干脆的不要了,如果心情不好可能会在闹市区充当人体炸弹什么的。彭格列的名誉他才不会在乎,或许除了钥匙本身,他不会在意任何事情。
  为了避免以后发生这种事,男人只能每次在封印出现后进行调整,反正他一直都在,也不怕错过什么。
  不论如何,他骄傲自己拥有这样一个后裔。
  只要他想,不论何种领域,他都能成为当之无愧的王者。
  也不是没有见过,那种意气风发,没人能看见光鲜背后的空洞,除了他。
  人生于他而言或许是没有意义的,但若是每次都能遇到特定的人,岂不是有了乐趣?
  好在一切都有终结,这并不是毫无期限。
  愿你做个美梦,我的后裔。
  如果可以,真希望你的记忆封印的时间再长一些,这样你就能拥有更多快乐的回忆了。
  而不是像最初回来那样,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再度在雪白的画布上涂抹色彩。
  除了曾经一个个被毁灭的世界,没有人知道男人的意志灵魂一直跟在自己的后代身后。
  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陪伴,直到一切迎来终结。
  你的存在,便是我唯一的罪孽。
 
  ☆、2.
 
  若说有什么还拴着他岌岌可危的理智,便是身为泽田奈奈这位母亲的存在。
  每一次都是。
  每一次在泽田奈奈去世后,本就不好的情势立刻全线崩溃。
  可以说,只要他身上还流淌着这血脉,就永远无法逃脱毁灭的宿命。
  和曾经一样,泽田纲吉的火焰被九代封印后,沢田家光便被派遣了大量任务,以去南极挖石油的名义,离开这个小镇,持续了八年未曾回来。
  实在是不放心啊!或许就是因为父亲常年不在家,才养成了泽田纲吉隐形母控的性格,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泽田奈奈是他唯一的底线,只要越过一步便是永劫不复的深渊。
  乔托知道,这个小镇上没有任何彭格列的成员。
  切断所有联系,毫不相关,漠不关心,才是最好的保护。
  当初应该不会有人想到,大家都看好的十代继承者会被愤怒蒙蔽了理智,受到挑拨跟自己的养父闹翻。
  一发不可收拾。
  九代的手下也不全是听他命令的。
  九代离开并盛的第二年就发生了这种事。
  说他偏心也好、执着也罢,除非自己作死,他决不允许泽田纲吉在记忆封印被解开之前死于非命。
  何况这么多世界走过来,他与泽田纲吉的死气之炎早就融为一体,不然再怎么样他都无法跟着继续走下来的。或许正因为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泽田纲吉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灯下黑说的就是这种事。
  而从另一方面来讲,正因为有了乔托的存在,泽田纲吉才不至于被由灵魂夹带的死气之炎撑爆。有了乔托的日常消耗,泽田纲吉的身体也适应了日常火焰耗损,以致后来上手熟悉的那么快。
  并盛十年如一日的安详。
  没有人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除非动用死气检测装置。可惜现在的科技发展还没有那么快,因此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终究因为时间成为了一个谜团。
  没有记忆的干扰,萌萌哒的泽田纲吉在背后灵的观测下,长成了天然黑。
  死气之炎没有被彻底封印,超直感自然就从封印里溜了出来。
  那种东西跟在后面则么可能会无法发现呢!
  乔托在事情发生的当天晚上就被发现了。
  天然呆的泽田奈奈立刻就接受了显灵的祖先出现在家里这件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