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邪瓶]宠上瘾 作者:宫槐@玉

字体:[ ]

 
 
文案:
所以说三叔的话不可信,不明明说好是个油斗的吗?怎么尽是些粽子鬼魂的?他娘的好不容易出去了,又被赶鸭子赶回去了。
而且好不容易拽着这闷油瓶子聊上了,结果还蜕皮诈尸了!
 
内容标签:原著向 盗墓 强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闷油瓶 ┃ 配角:王胖子、黑瞎子…… ┃ 其它:邪瓶、盗墓笔记、
 
 
  ☆、第1章 谈恋爱的年纪
 
  “该死!”杭州西湖一角,西冷印社,无邪有些暴躁的揉着自己邋遢的碎发。大有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发都拽下一把的意思。
  坐在一旁看戏的王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故意吊着嗓子咳嗽了两声,硬是把这个比他还要小上两三岁的小老板的注意力从他饱受摧残的头发上给拽了过来。
  “你不舒服?”吴邪青黑着一张脸,目不斜视的瞪着王盟,冷冷问道。
  王盟闻言心头一堵,差点儿就回了句‘你才不舒服!’可是看在那每个月三位数的工资上硬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抚平了堵在心头的那口气之后语重心长的说到:“老板,你要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不妨说出来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给你出点儿主意……你再这样子一个人苦恼下去,也不见得能被你自己给想通了。”比起你自己想通了的可能性,你的头发倒是更有可能想被你自己全拽光。
  王盟说话间还不忘撇了撇吴邪头顶乱得一塌糊涂的头发,有些担心,他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小老板吴邪迟早会变成秃子。
  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三天了,而今天则是第四天。前三天的时间里,吴邪做什么都明显属于走神状态,上店里能穿着睡衣,嘴角还挂着药膏沫,吃饭能把饭一粒一粒的数出个明确的数来,等等……
  三天之后的今天,吴邪出门的时候倒是没出什么岔子,可却开始折磨起他的头发了。
  吴邪接连四天的归一举动看得王盟都有些头皮发麻,小老板这是中邪了还是思春了?
  处于走神状态的吴邪没想到王盟会来这么一句,一时之间不禁有些发懵。
  “若是有什么难处也可以跟我说说,我虽然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说出来我也可以帮你想想办法……”王盟道。
  吴邪总算是明白了王盟都在说些什么,不过他脸色立刻由红变白再由白变青,就在王盟以为小老板的脸会变成黑色的时候,他的脸色却又回归了最初的苍白无力。
  王盟早已经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是连店倒了要关店门儿这种事都想到了,因此王盟看着吴邪的眼神中颇有些豁出去的味道。
  与之相反,坐在另一头的吴邪眼中却满是纠结与挣扎。
  吴邪不开口,王盟也不急,他只是安静的等着,直到王盟以为自己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吴邪才开了口,小声的说了句什么。
  王盟有些迷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没想吴邪憋红了脸,声音比之前更小了几分。
  不过这一次,王盟总算是听清楚了小老板到底念叨了些什么。
  吴邪问:“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听明白了小老板念叨了些什么的王盟有些微愣,随即释然,小老板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
  
 
  ☆、第2章 胖子你听我说
 
  
  吴邪接到三叔电话的时候还在早晨梦醒时的迷茫当中,所以直到耳边的电话已经‘嘟嘟……’作响的时候吴邪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经历的不是一场梦。
  反应过来之后吴邪触电了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就着手中还未放下的手机直接回拨了过去,神魂未定的确认了刚刚三叔电话里说的内容是真的之后,吴邪懵了。
  吴邪懵的时间并不算长,在看到自己满屋的狼籍之后整个人立刻蹦了起来。早上四五点的时辰他开始在家折腾自己,收拾房间。
  吴邪住的地方是间不大的单身公寓,厨房、洗手间、书房再加一个卧室便是全部。收拾起来也快,前前后后、彻彻底底的做了个大扫除也不过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而且这一次的大扫除吴邪做得格外认真,以往逢过年过节的都没这么认真仔细。
  等吴邪一头热的做完了大扫除才发现现在才不过七点多,离开店门的时间还早得很。也是这是吴邪闲下来的大脑才总算是缓冲过来,开始处理起三叔电话里的内容。
  三叔的话很简单,一共也不过两句话。第一句:哑巴张最近要住你那里一段时间。第二句:你准备一下。便没有了下文。
  听了三叔的话之后吴邪来不及想为什么闷油瓶会住到自己这里来,他的身体已经先思绪一步整理好了屋子。
  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吴邪有些无奈,心里道:又不是春心萌动的小男生,怎么一听闷油瓶要来就搞得跟要见未来老婆似的,紧张嘻嘻的。
  可一想到这儿,吴邪突然浑身一震,嘴角从听到闷油瓶要来开始就不知不觉挂上的笑意有些僵硬。
  吴邪回忆起和闷油瓶相关的一切,从初见到重逢到再见,从陌生到认识再到熟悉,从不喜到探究、好奇再到挂心,这样的过程确实是有些异样。比朋友多了一份挂心,也比朋友多了一份惦念,更是比朋友多了一份担心。
  早在第二次海底密室里时吴邪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份异样,只是当初把自己的察觉当成了错觉。在看到盗洞里闷油瓶那一笑的时候,把悸动‘错觉’成了因为了解闷油瓶新的一面时的兴奋。在每次意外见到闷油瓶时的时候,把喜悦‘错觉’成了是因为见到了久别的朋友时的振奋。
  现在回头想想他也把胖子也当做是朋友,可却从来就没有因为见到胖子而兴奋得一遍又一遍的用眼睛去确认闷油瓶确实存在。一遍又一遍的用无聊的话去叨扰一脸冷漠的闷油瓶,不厌其烦。
  吴邪坐在床边,越想手心越是发热冒汗,直到后面发现自己已经满手汗渍,才发现自己已经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而紧张到冒冷汗。
  “白痴,怎么可能……”吴邪在早晨冰冷的空气当做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提神,然后开始打理起屋子当中唯一还没有打理过的自己。
  洗澡、穿衣服、洗脸、刷牙、出门,去了店里的吴邪直到被王盟以及其惊讶的视线注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的模样到底有多奇怪。
  上身是单衣长袖,下身却是睡裤加拖鞋,更甚的还是嘴角还留着白色的泡沫。
  明白自己从来就没有被从混乱中清醒过来的吴邪,记忆像是突然被打开的闸门,那些明明没有去在意却被记得十分清晰的画面便以倾城之势开始泛滥,占据着吴邪的思绪,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吴邪就开始了混乱与震惊、纠结混和的日子。
  直到今天被王盟以奇怪的咳嗽惊醒,吴邪才忐忑不安的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吴邪不是没有过女朋友,但是有了女朋友也并不代表着就谈过恋爱。大学那时候的恋爱不过是两个小孩子新奇体验所带来的一阵脸红心跳,时间久了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模糊了。关于恋爱的感觉,吴邪并不十分明确,也是因此才有了吴邪那万般纠结、包含他所不觉的期待的一问。
  找回了一定理智的吴邪瞪着眼睛看着面前常常以约会为由而迟到早退的王盟,等着对方给出明确的答案。
  王盟闻言微愣,下一刻他有些八卦的凑了过去,八卦的追问道:“老板,你看上谁了?有机会带到店里面来给我看看,我帮你把把关。”
  吴邪看见王盟那八卦的眼神莫名的想起了王胖子,虽然胖子有些不着边际,但是他有些时候还是很好用的。这事儿得找他商量商量,说不定就是他自己一时想岔了而已……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甘被王盟岔开话题,吴邪紧张的追问道。
  “老板,你真准备给我找个老板娘呀?”王盟见吴邪不像是在闹着玩,他惊讶的看着吴邪。
  “快说,不然我扣你工资!”吴邪威胁。
  “好好好,我说我说!”王盟应到,“无外乎就是没见到的时候想见,见到的时候想摸一摸抱一抱呗!”
  说起这些的时候,王盟一脸留恋,看着就让人来火。吴邪不雅的撇了一眼沉静其中的王盟,脑子却已经步了王盟的后尘,开始想闷油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和那比女人还要软上几分的身子骨。
  吴邪想起王盟说的摸一摸抱一抱,他却更加想要把那只闷不吭声的闷油瓶子护在怀里,好好养着。不让他动不动就割腕放血,也不让他动不动就消失,更不会让他就露出淡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落寞表情。
  想起闷油瓶那受伤放血之后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想起闷油瓶那漠视一切的眼,想起闷油瓶那动不动就消失的性子,吴邪不自觉的捏紧了身侧的拳,若是那样的闷油瓶能够留在他的身边……他定不惜倾尽所有,也要宠着对方,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再露出让人心疼的表情。
  先不说闷油瓶那家伙会不会让他如愿,反正他是舍不得他再做这些事情了。
  吴邪的脸色一变再变,王盟在一旁看得惊奇可却没有打扰吴邪,而是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给吴邪自己去揣摩。
  王盟漫不经心的打扫着古董架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吴邪却突然整个人跳了起来,冲向了店里得的柜台,开始打起了电话。
  “喂,胖子,我……”
  
 
  ☆、第3章 再见小哥
 
  
  闷油瓶从三叔让人载他来的小面包车上下来的时候,带的东西很少。一个空扁的黑色旅游包,一个似乎永远也没有睡醒的人,便是全部。
  “小哥!”吴邪连忙迎了上去,伸手想要接过闷油瓶身后搭着的旅游包,却被波澜不惊的闷油瓶看了一眼之后侧身避过了。
  吴邪也不恼,利索的收回了位处尴尬的手,开始把人往家里领去。
  “小哥,这边是厨房。”吴邪指着屋子一角,介绍到,“那边是洗手间……”
  “我睡哪儿?”没等吴邪说完,张起灵便打断了吴邪的话,问道。
  吴邪嘴角笑意更甚,领着闷油瓶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推开房门,简单但温馨的卧室便展现在了两人眼前。
  “你睡这儿。”指着自己的卧室,吴邪到。
  闷油瓶看了看吴邪,然后又看了看卧室,面无异色的走了进去。
  “你睡这里,我睡书房。”只消一眼吴邪便读懂了对方那双仿若死水般的眸子当中的意思,跟在闷油瓶的身后进了屋吴邪顺便解释到:“你是客,客随主便,所以我让你住这儿你就住这儿。”
  公寓一共四间房,除却厨房、洗手间就只剩下两个地方可以住人,吴邪考虑到闷油瓶睡眠浅的原因,主动把卧室让了出来,好让闷油瓶可以好好休息。
  闷油瓶没有回答吴邪的话,而是直接在床上躺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
  吴邪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之后在床前蹲了下来,和闷油瓶平视。那时之所以会给这家伙起个‘闷油瓶’的外号,就是因为对方够闷,现在看来,闷油瓶已经不足以形容他闷的程度了。
  闷油瓶闭目养神,察觉到面前的空气流动,睁开了眼。入目的正好是吴邪对着他万般无奈一笑的时候。
  他死水般的眸子当中泛起微澜,不知道是因为两人过近的距离还是因为吴邪眼中的宠溺和无奈。想起临出门前黑瞎子说的那些话,张起灵觉得自己抓住了些什么,可又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有事?”张起灵问。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些东西再睡?”吴邪问道。凑近了看闷油瓶闷油瓶未经雕琢修饰的脸庞五官更显精致。同时,比粉红色更淡的唇色也更加的显得苍白无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