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带卡]中年组 作者:yo0yo0

字体:[ ]

 
 
文案:
     个人带卡短篇文集。副西皮包括但不限于佐鸣。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火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配角: ┃ 其它:
 
==================
 
  ☆、当你死了 完
 
  《当你死了》
  带土很有经验。他死过两次,第一次他才十四岁,要死得时候疼的要命,但他竟然没有哭出来。跪在他旁边的卡卡西已经哽咽了,琳红着眼睛。他想,真疼啊,也许我快要死了,可他们可要好好活着。第二次也就是现在了。
  他眯着眼睛,仿佛时光能被拉长一般。他转过头看着卡卡西,过往的一切像是深夜的礼花一般,在他脑袋中炸开了。
  他想起很多事情。
  他想起那年夏天,卡卡西趴着他的窗台,偷看他亲吻琳的照片。他想起每次迟到的时候卡卡西鄙视的看着他,叫他吊车尾。他想起中忍考试的时候卡卡西挡在他面前,说“这才是队长做的事情嘛”,他想起那一次出任务,卡卡西靠着树干睡着了,火光印得他白皙的脸一片红晕,他悄悄走过去掐他的脸蛋。
  不,这样还不够。
  他记得十八年的年年岁岁,卡卡西在慰灵碑前的身影。他记得他皱紧的眉和哀伤的眼神,他背脊挺直像个雕塑头却低垂下来。他记得他不像小时候那样骄傲自负,曾经的棱角被时间打磨的圆滑,尖锐的眼睛变得懒散,卡卡西站在木叶的土地上迎着朝阳,他身边有木叶飞舞。
  那时候他说什么?他说:“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在忍者世界,不遵守规则的忍者是废物,但是,不注重同伴的人是废物中的废物。
  十八年里,已经比他们认识的时间还要长了。
  这些年他听见写轮眼卡卡西的名字响彻五大国,看着当年骄傲倔强的他变成木叶稳重的第一技师。他是故意忽视他,不去想他的一切,听见他的一切只是一笑,那些情报还不如他了解的多。十八年的时间,再见的一瞬却还是熟悉的可怕。明明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不是以前的性格了,但是骨子里还是该死的熟悉。
  他看着卡卡西眼里呈现出悲哀的神色,卡卡西说:“你要死了。”
  带土眨眨眼睛,他眼前一片灰暗,卡卡西的影子都显得模糊不清。
  “是啊,每次我要死了都让你看到了。”
  卡卡西似乎没听懂他的笑话,“这次你真的要死了。”
  带土点点头。
  死亡并不可怕,也并非痛苦。他原本在十八年前的战争中死去,这些年活下来也无非是更深的痛苦。世间的黑暗,生离,死别,战争,求不得,爱憎会,他通通感受过。
  他一心想创造一个没有黑暗,没有纷争,大家都存在的世界,来填补内心的空虚。但卡卡西说,不用那些虚幻的东西,同伴可以填补内心的空虚。
  他原本是不信的。但最后和鸣人对战的时候,看着鸣人的眼睛,竟然又幻想起——如果真按卡卡西所说的那样,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忍者不断改变自己的道路,是不是有永恒的意志存续心中?是不是有永恒不灭的羁绊维持着两个人?
  他已经看不到结尾了,但他希望卡卡西能替他看到这个结尾。
  
 
  ☆、替身忍者(1)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鸣人盘着腿坐在自家沙发上,睁着蓝色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叹了口气,“就是分手了啊。” 
  “不相信!”八岁的鸣人猛地摇头,“不可能!” 
  卡卡西揉了揉鸣人柔软的金发,懒洋洋的说。 
  “爱信不信,还有,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带土的名字。” 
  等到卡卡西走后,鸣人去找父亲,八卦这个巨大的消息。 
  水门摸了摸下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想那么多。”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可那是卡卡西哥哥和带土哥哥啊!”鸣人很为难,“带土哥哥还让我在卡卡西哥哥面前说点好话……” 
  水门了然,“原来又是带土。” 
  “那关系着一乐拉面一个月的优惠劵啊!”鸣人很苦恼,“如果卡卡西哥哥听我的话和带土和好就好了……” 
  “好吧,今晚让妈妈做拉面。”水门妥协说。 
  从十几岁两个人生涩的接吻到现在已经几年了,分手什么的闹过很多回,打过冷战过然后和好过,两个人越来越能容忍对方,磨合的越来越好。 
  可卡卡西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下定决心要分手。 
  前一天在床上,两个人动情时,带土喊的竟然是琳的名字。 
  卡卡西当时血液都凝固了。红晕迅速从脸上褪下,身体变得僵硬。 
  卡卡西和带土是一个班成长的。班里的另一个成员是琳。琳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在忍者中能力并不突出,但待人和善,在带土是吊车尾经常受人嘲笑的岁月里给予了他春天般的温暖。遗憾的是,在几年前的一次行动中,琳不幸负伤身亡。 
  卡卡西班为此消沉了好久。忍者世界里生离死别他们已经经历太多。 
  卡卡西当然知道带土喜欢过琳。毕竟当时只有琳对带土很好,自己嘛——按带土的话,“我最讨厌笨蛋卡卡西!!” 
  可他没想到,在琳去世的几年后,在他和带土已经稳定的几年后,带土会错把他当成琳。 
  卡卡西心冰冷一片,他觉得受到了侮辱。 
  虽然两个人因为工作原因在暗部常常遇见,带土对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卡卡西一概不理。 
  他向四代主动请缨做了几个月的任务,远离木叶远离带土。 
  几个月前他还在想也许这辈子就和带土这么吵吵闹闹的过去了,现在却也觉得外面的天地无比宽广。 
  不是没想过带土会有什么解释,可是无论是什么解释,都不能弥补带土拿他当替身的理由。 
  那时带土受伤,把眼睛给了他。失去了眼睛的带土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医院,卡卡西觉得十分不忍。 
  两个人本来是见面必吵的冤家,卡卡西却难得温柔了一把。 
  带土像只拔光了刺的刺猬,无比温顺。他刚刚开了写轮眼,却永远失去了另一只眼睛。 
  卡卡西提出要还回眼睛,带土笑着说,你以后做我的眼睛就好了。 
  可带土还是会一个人常常发呆。 
  之后水门因为在三战的出色水平当选火影。两个人被水门推荐进入暗部。两个人在暗部的关系互相扶持,配合得无比顺利,被五大国所知。他们单独出战未必是最强,但配合得太好,一加一直接等于三。 
  所以加着加着也加到床上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们年少相识,知道对方的家世生活习惯身体上哪里最敏感,在战场上配合默契,以为对对方无比了解。 
  所以事情发生后卡卡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是他已经过了执着的年纪,觉得屈辱也知道活人也争不过死人。 
  从十七岁到二十二岁,从鸣人只是个奶娃娃到现在到处捣蛋,已经五年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该找个新恋情了。
  
 
  ☆、替身忍者(2)
 
  卡卡西执行的是个很普通,又很艰巨的任务。 
  保护火之国的大名安全前往风之国。 
  太平世道,路上也很少出现拦截的不入流的忍者。到卡卡西这个份上,光用名字就可以吓到不少人。 
  这次却很奇怪,四代派了两个忍者。 
  鼬。 
  卡卡西对他有所耳闻,还是因为带土的原因。宇智波一族重要的两个人物,吊车尾带土和天才鼬。后者就是这个十三岁进入暗部,深沉内敛的孩子了。 
  说是孩子,其实也不甚准确。身高已经到自己鼻尖,看着已经像个十七八岁的成年人。脸上又经常带着严肃的表情,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真是年龄。 
  鼬虽然年少,却不负宇智波天才的名号,体术忍术幻术样样精通。在都是精英的暗部里也能占得一席之地。大家已经不敢想象,这个孩子真正长大后,会展现怎样的力量。 
  大名是个身体微微发福的中年人,人很和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这次轻装简行,只带了两三个护卫。卡卡西和鼬也扮作随从的样子,走在后面。 
  大名笑眯眯的对他们说:“火影特地推荐你们两个,想不到是如此年轻的两个小伙子啊。”还特别赞许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他注意到卡卡西眼睛上的疤痕,了然的说,“银发,眼睛上有疤的忍者。你就是卡卡西吧?”他又看着鼬,“黑发的忍者,和卡卡西寸步不离,你就是带土吧?” 
  卡卡西有些窘迫,“我是卡卡西,他是……” 
  “鼬。宇智波鼬。”鼬说。卡卡西还是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清冷,带着不自觉的少年的圆润。 
  卡卡西又忍不住想起自己接触最多的那个宇智波。明明都是一族的人,世人说宇智波天性好战,孤僻冷漠,少年老成。偏偏那一个天天嘻嘻哈哈,整天像个笨蛋。 
  卡卡西好像第一次看见宇智波一样,细细打量着站在他旁边的人。 
  大名路上都在念念叨叨,什么他的任务好重什么给木叶的经费太多害他一年都很难做这次好不容易才能出来玩玩这次云云,卡卡西和鼬只是礼貌的点头。果然到半途大名就私自改了路线,改为从城镇取道,一路走走停停到风之国。 
  卡卡西和鼬自然阻止,大名这次也很坚决。 
  “我已经给火影和风之国的大名打过招呼了。事情已经决定了,你们的任务已经改变。你们是木叶的精英,难道还不能保护我吗?” 
  卡卡西或无不可的想,这样他回到木叶的时间又推迟了,如此甚好。 
  大名显然是有所准备,给他们几个换了服装,他们装扮成商人的样子,每天做的就是吃喝玩乐。 
  忍者是个艰苦的职业,木叶村游玩的地方也少得可以,大千世界万紫千红也禁不住让卡卡西咋舌。看大名带的其他的几个随从,似乎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 常。最有意思的就是鼬了。毕竟只有十三岁,平日除了任务就是修炼,估计什么世面也没见过,虽然还板着一张脸但是眼中还是掩饰不住的惊奇。 
  卡卡西看见他从一个小贩处买了一个玩偶,他走上前,貌似不经意的说:“你喜欢?” 
  啧,真是恶劣的搭讪。也许被当成大叔也说不定。卡卡西自我唾弃着。 
  “卡卡西君,你该陪着大名。”鼬把小玩意收入袖中,一本正经的说。 
  “唉,真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卡卡西叹气,怒了努嘴,“大名正在和女孩子搭讪,这个时候去打扰他可是会生气的。” 
  他从背后拿出一串丸子,“呐,这是前辈送给你的。” 
  鼬比他矮,要稍稍抬头才能看见卡卡西的眼睛。 
  两个人离得有些近。卡卡西看见属于鼬的少年的皮肤和气息,如同浸了寒水的宝石般的眼睛,水润的唇。年轻的岁月,像朵花在摇曳着。 
  卡卡西顿觉自己有些老了。 
  最好的岁月,回想起来,被那个笨蛋占据了一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