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傲之一顾东方 作者:若然晴空

字体:[ ]

 
文案:
向使当初便逢君,江湖何来血雨风
东方不败:我欲练神功。
顾昭阳(掏药):诚征武林秘籍,悬赏九花玉露丸一包。
东方不败:我欲夺教主之位。
顾昭阳(掏药):诚征武林高手,悬赏五行回阳丹一包。
东方不败:我欲要你。
顾昭阳(掏......药):......
 
东方哥哥是攻,重复一百遍。
小受专注卖自己五百年
双重生,互宠,1v1
 
 
内容标签:重生 江湖恩怨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昭阳东方不败 ┃ 配角:笑傲一群人 ┃ 其它:双重生,互宠
==================
 
  ☆、第 1 章
 
  顾昭阳一脸严肃地坐在小药炉旁守着火,稚嫩的小脸被火光映得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此时他还不是日后名满朝野的顾药王,熬几副寻常补血滋身的汤药却是顺手。
  没想到,竟会在此时,与这人相遇。
  顾昭阳闭了闭眼,敛去眸中复杂神色。
  脉象乱,沉,而急缓不定,阳火盛极,隐现回光返照之兆。
  若换个人来看,只会道是习武之人功法各异所致,然而顾昭阳知道,他……怕是已经开始修炼那葵花宝典了。
  攥紧扇柄,顾昭阳神色不变,心中却在隐痛,太监写的东西,便是天下至宝也要变毒药,他怎么……便信了?
  想起那时江湖中种种不堪流言,顾昭阳咬住下唇,袍袖微紧。
  不能怪那人不自爱,他只是太傲气,不能怪那人太心狠,他只是太不甘……怪只怪当初,没有早遇见他。
  水声骤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轻叹一声,扇熄炉火,用特制的细绵雪纱滤下药渣,倒出一碗煎得乌褐微带金黄的汤药来。
  想了想,顾昭阳从药箱里摸出一只细颈寒玉小瓶来,拔了软木塞,倒出颗雪白圆润的丸药,研了半颗进去。
  不出片刻,原本散着药材苦味的汤药便化成一碗清澈的甜水。
  那人惯爱吃甜,若真给他灌碗苦药下去,只怕心疼的便是自己了。
  小顾药王亲手端着碗出了药庐,丝毫不觉得把江湖上千金难求的三生化雪丹用来给那人甜嘴儿有什么错。
  正是梅雨时节,江南四月。
  药王庄坐落在西湖旁,上了三层高轩便能见那茫茫碧波上,柳叶春风起。
  庄中格局别致,四面围了桃树林,却是行的九九归元阵,将庄内亭台楼阁掩得影影绰绰,似在眼前,却不得近。
  此时虽是明初,庄子却是沿着前朝风气,很有几分华美精致。一路行至客房,所见仆从行的俱是古礼,口称少主子。
  顾昭阳一哂,他虽是长兄师尊关门弟子,却也是他幼弟,这辈分可差了。
  再行几步便到了门前,却只瞧见一扇半开的薄丝鸳鸯落花窗,顾昭阳心下一凉。
  他快步推开门,果然见房中空无一人。碧锦纱帐被雕金钩高高挂起,软面玉枕上,一块漆黑无光的令牌压着一封潦草的信笺。
  纸是隔壁书房的白玉宣,遇水不潮,墨是上好的云见墨,千年不褪,顾昭阳看着,却是从未有过的碍眼。
  “蒙君相救,东方旭不胜感激,今不辞而别实有内情,来日必当登门拜谢。”
  ……
  顾昭阳匆匆赶到时,果然见一众护卫正与一个白衣青年交手,顿时长出一口气。
  “这是误会!”他喝道,“快退下,莫惊贵客。”
  双方身形一顿,那目光冷冽的白衣青年长剑已抵上一人喉间,还是收了鞘。
  顾昭阳连忙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顾昭阳,是此间主人,东方公子有话好说。”
  “是本……在下鲁莽了,还未谢过阁下救命之恩。”白衣青年微怔,眉锋一展,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
  顾昭阳却是愣了,他……从未见过他穿白衣,若说红衣的他骄傲如烈凤,那白衣的他便好似古时的谦谦君子,由里到外散发出一身如玉润泽,却更教人移不开眼。
  少年瞪着一双灵动的鹿眼直勾勾瞧着自己,眼神中是纯然的欢喜赞叹,东方不败笑容不变,神色却是柔和不少,他继续道:“只是我确有要事……”
  顾昭阳抬眼细看,只见他眉眼青黑,唇色泛紫,竟比昏迷时还要苍白几分,心下一急,忙打断道:“东方公子莫要再执迷不悟,武道万千,何苦拘泥于方寸之地?”
  东方不败眼中暗色一闪,旋即扫了那十几名隐隐成阵,将少年护在其中的青衫护卫,不动声色道:“在下愚钝,小公子何意?”
  顾昭阳道:“可否入内详谈?”
  东方不败挑眉,微瞥了眼庄中格局,心知若无人引路,他是绝计闯不出去的,便微微笑道:“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顾昭阳心下一喜,却也知道这人生性多疑,决不会轻易相信他,更何况这些个梦里前尘连他自己都在惊疑不定,便是说出来又有谁信?
  他本就是个藏不住事的性子,心中想什么都摆面上,想事情的时候反应又慢,看着便有些呆愣愣的。东方不败有些好笑的看着方才还一脸正经的少年先喜后忧,又皱着眉头敲了自己一下,垂头丧气地在前面引路。
  顾昭阳一路走一路琢磨着该怎么取信于东方不败,直接说是不可能的,根据脉象,他此时正在葵花宝典的入门期,也正是内力大肆增长的阶段,任何一个习武之人都抗拒不了这种诱惑,没准还会被他当做居心叵测之辈。
  可是论心眼,十个顾昭阳也耍不过他啊……
  顾昭阳咬了咬唇,想起自家长兄师尊的作派,双眼一亮,小脸一板,昂头做高人状,负左手在后,“东方公子请进。”
  东方不败看了看那扇门,有些犹疑道:“顾小公子……何意?”
  蒙你啊!顾昭阳背着手刚要开口就咬了舌头,这才发现人家问的是……
  顾昭阳看着那两扇雕了松柏竹兰的门,眼前一黑,他居然不知不觉把人带到自己房里来了。
  这,这也太快了,顾昭阳脸颊一红,狠狠掐了一下手心,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拐了个弯,推开了隔壁书房的门。
  东方不败微不可察地弯了弯狭长的眼眸。
  “顾小公子可否告知在下此处是何地?在下瞧着,倒有些眼熟。”
  能不熟么?黑木崖上那阵法唤做小归元阵,看样子只得了这庄中阵法三分玄奇,却也精妙。只任意改动一处便能另化九阵,生生不息,难闯得很,若不是任我行熟知此阵,那日也不至于被闯了空门,累得那人……
  东方不败闭了闭眼,淡淡笑道:“小公子?”
  顾昭阳抿唇,令人端了那碗甜水来,严肃地看着东方不败,“此处是药王庄,在下是药王谷第二十一代传人顾昭阳,日前在下行游扬州,正遇见东方公子昏在路旁……东方公子可是同人结了怨?你中毒已深,急需调养,实在不宜走动……”
  东方不败微微挑眉,药王谷?倒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那日同莲弟一道坠崖而死,谁想飘飘荡荡了那么些年,竟还有这等好造化。还阳初醒时更发觉自己身子还齐整,大喜过望之下,却又探到了体内那股横冲直撞的至阳内力,一时竟魔障了。
  药王谷于江湖上名声不显,但他却知道,便是京里那皇帝老儿的御医,也未必有这药王谷一个学徒的医术精妙。
  当年他几乎被一身强劲内力折磨得走火入魔时曾从平一指处得了一颗丸药,唤做二龙护身丹。只那一丸丹药入喉,不光捋顺了内力,连经脉都强韧百倍,自此武功一日千里。照平一指所言,他也不过是药王谷主人的记名弟子罢了。
  “咳,咳咳……”顾昭阳努力板着脸道,“悬壶济世乃是吾辈本分,东方公子不必怀疑,我观东方公子面色不佳,还是先喝药罢。”
  相貌娇甜的小丫环浅笑着端着药碗上前,声音软糯,“公子请用。”
  顾昭阳脸一黑,谁放这么漂亮的丫头来待客的?还笑得这么勾人!这有损药王谷颜面!
  东方不败并不是傻子,纵然他初初还阳,头脑有些混乱,却也能看出面前的少年对他并无恶意,甚至还在努力地……讨好自己?呵,这倒有趣。
  将药一饮而尽,东方不败微微抿唇,眼中划过一丝异彩,却不动声色,从容地接过帕子拭了唇角药渍。
  见他喝了药,顾昭阳乌溜溜的双眼一弯,挥手令书房里伺侯的几个丫环退下去,复又正经道:“东方公子近来可是夜不安眠,浑身燥热难当,内力暴涨而行功滞塞?”
  “确是如此。”东方不败缓缓道,“依顾小公子所言,在下这是中毒所致?”
  上钩了!顾昭阳心中大喜,努力摆出一张严肃的脸,点头,“东方公子是遭了算计了!实不相瞒,这乃是我药王谷中一名败类所制的毒物,等闲人察探不得,再佐以一部邪门功法运行内力,会迷人心智呐!”
  这话真假各半,葵花宝典是门好功夫,可那太监痴迷武道,著书时一心想留下自身习武经验,却也不想想他的经脉运行方式怎与常人同?以致后来人标注:“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世上没有几个司马迁,行过宫刑的男子会逐渐消磨男儿意志理所当然,东方不败意志虽坚,可当他登峰绝顶之际,连人生目标都寻不到,失了常人心性也是自然。
  想到这里,顾昭阳双眸一黯。
  东方不败微微挑眉。
 
 
  ☆、第 2 章
 
  “邪门功法?”他道,“如何邪门法?”
  顾昭阳一呛,心道你怎么还较上真了,面上却不耽误,痛心疾首道:“那功法行功方式全盘错误,若强行习练会使人体内阳火大燥,长时间迫压阴气,再配合那药方以达到内力大增的效果,诱人深习,却不知人生而阴阳持平,阴气积久成灾,终会反噬其身啊!”
  东方不败双眼中骤然闪过狠厉之色,顾昭阳却没发现,继续编道:“东方公子体内阳火可谓盛极,看来已练了不少时日,只差临门一脚便要万劫不复呐!好在东方公子前头练的是锐气无匹的剑道心法,十足耗内功,这才撑到了如今……”
  手中的瓷杯隐隐裂了几道缝,东方不败深吸一口气,压下杀人灭口的冲动,面上露出微微犹疑的神色,“可在下这些时日忙着办差,居所无定,那毒又从何处来?不瞒小公子,在下的武功秘籍乃是长者所赐,若说他存心害我……我,我是不信的。”
  顾昭阳一时哑口无言,他忽然发现无论前世今生,自己于东方而言都只是个外人。
  顿了顿,顾昭阳闭上眼,摆出一付高人模样道:“许是他被人骗了也未可知,我可以证明。”
  说着,他起身从书柜里翻出一只巴掌大的小木箱,那小木箱分十层,俱上了精巧的小银锁,每层都贴了写着字的红纸,东方不败微微瞥了一眼,袍袖一紧。
  顾昭阳无知无觉,数了四层,灵巧地取出一只寒玉小瓶,倒了粒土黄色的丸药来,“这便是那毒药的成品,唤做五……咳,至阳丹,可徒增十五年内力,代价是从今往后于武道上再无寸进,且内力每逢阳月会暴动一次,犹如走火入魔,六亲不认。”
  雪白的掌心摊着圆滚滚的丸药送到了面前,此时一股异香入鼻,东方不败一怔,竟发觉体内被压制已久的内力一瞬间翻腾起来,头脑微微发涨。
  顾昭阳见好就收,后退几步笑道:“东方公子可信了?”
  东方不败双眼微眯,这才有些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少年来。他年岁不大,约有十二三岁模样,五官俊俏,一双圆滚滚的鹿儿眼更显出几分天真可爱。手脸面皮白嫩,穿着虽素,那料子却是上等的,从上到下一股天然的贵气,却不招人讨厌,俨然一副大户人家里被娇宠着的小少爷模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