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羊唐]红尘劫+番外 作者:虹梓辰

字体:[ ]

 
 
 
书名:[羊唐]红尘劫
作者:虹梓辰
 
不能说 一生一世的承诺
度不过 爱是噬魂的业火
问如何 谁能许死生契阔
叹奈何 世事都变化莫测
谁与我 天涯此时共明月
红尘劫 劫后余生方知 情字如何写
不能解 心有情丝千千结
空悲切 人间那一场风月
空悲切 此生难逃红尘劫
以剑三为背景的一篇文,是一个几乎心无外物的道长,和一个有些二的炮哥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卿玦,唐君默 ┃ 配角:唐宁越,安轻墨,唐若,李慕然 ┃ 其它:剑三,羊唐
 
 
☆、之一
 
?  红尘劫之一
  羊唐】红尘劫之一
  林卿玦第一次见到唐君默是在论剑台,那一日只是因为友人的要求想要去看看论剑台,便将人带上了论剑台。
  刚下了马,就见一个蓝色劲装、戴着半块面具的青年现在道边。那另外半张未被遮住的脸上,有些淡淡的茫然。
  直到听到林卿玦二人的脚步声,那戴着面具的青年才回过神来。“啊……是否是纯阳宫的道长?”林卿玦一愣,是专在这候着他?但看这人衣着,长发干净利落束在脑后,未被面具遮住那部分倒是可以看得出那几分俊美冷厉。只是那护腕上的倒刺,甚至是劲装胸口处那一排齐整的短匕首,以及手中那被他牢牢拿在手里的机甲弩一般的武器,无一不说明眼前这人,应当是来自蜀中唐门。
  “不知这论剑台……该如何走?”这唐门脸上有一丝尴尬的神情。
  身边的好友已然笑出了声,林卿玦也不禁有些好笑。
  “这里便是论剑台。”林卿玦信手一指,那唐门也就随着林卿玦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赫然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边有“剑道”二字。
  “我听说……纯阳一直有下雪,却没想到这两日没看到半点雪。”摸了摸鼻子,唐门自言自语道。
  “这两日雪正好是停了,前两日正是鹅毛大雪。”林卿玦如此答道。
  ※※※
  唐君默在长安找到了自家师姐,将东西交给师姐后,师姐问他这段时日是否有任务,唐君默说没有。师姐闻言便是二话不说,拉起了唐君默就走,说是要张罗婚礼。
  婚礼?唐君默发愣,这才分道扬镳几个月,师姐就有情缘了?“自然不是你师姐我的婚事,”师姐扬了扬下巴,笑道,“是我在浩气盟中的好姐妹。”那是一个娉婷玉立的七秀姑娘,和一个风流倜傥的藏剑少爷,这两人站在一起,也算的上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了。
  “他们两个,都是浩气盟的成员,”师姐说道,唐君默未曾入阵营,却已经算的上是半个浩气盟的人了。“那个藏剑,是浩气指挥之一李慕然的好友。”
  浩气指挥之一的李慕然,唐君默自然是略有耳闻,是一名纯阳弟子,算的上是浩气数一数二的指挥了。
  不过这情缘啊……对于可以算的上是做人命买卖的唐君默而言,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啊。也罢,唐君默如此想,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倒也不错。
  “说起来,师弟,你这在长安住了一两日,接下来是怎么一个打算?”师姐这般问道,叫唐君默想起了他先前刚出师的那个江湖徒弟,正是一个纯阳门人。
  那个出师了的少年曾对唐君默提到过纯阳的雪,说是如果在论剑台上眺望远处,会觉得心境开阔。唐君默就对师姐说去看看纯阳雪。
  只是没想到,他会在华山上迷了路。这一路,只有皑皑白雪,和一些偶尔路过的一两只鹿或者白狼,没有半点人烟迹象。
  这一日,唐君默打算再等不到人,便就离开华山。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就有人来了。
  走近的,是一袭白衣和一袭黑袍。这白衣束冠,显然就是一位纯阳道人,而那黑衣……唐君默一眼便认出那是万花弟子。长安就有一位万花弟子时常会在那里坐诊,而那位万花,又是浩气指挥李慕然麾下的医师。
  唐君默只觉那黑衣万花有些眼熟。
  白衣道人眉目淡漠,却那五官的清隽是无法遮掩的,只是那一身出尘的气质,让唐君默几乎以为那道人是从天上而来。
  这一类人,带着从骨子里就有了的漠然,只求长生道,不问凡间事。而眼前的这位道长,给唐君默的感觉更是如此,那一身不曾踏入红尘超脱感,似乎是不会被红尘俗世所扰。
  带着些许的尴尬,唐君默出口询问。却见那道人信手一指,便就是他要找的地方,此时他更是尴尬,只是喃喃道:“?我听说……纯阳一直有下雪,却没想到这两日没看到半点雪。?”却没想到,那道人好心解释:“?这两日雪正好是停了,前两日正是鹅毛大雪。?”
  唐君默站在崖边的大石上,默默看着远处的山。只听一个声音喊他:“那边的唐公子,不去与我们一同小酌几杯如何?”唐君默转头,那黑衣万花带着温润的笑意看着他。
  他突然想起了临行前师姐往他包袱里塞了什么东西,说是这一对新人从江南带来的下酒菜,无聊时候倒是可以解馋。
  “那就叨扰了。”唐君默也不矫情,从大石上一跃而下。“正巧我也带了些下酒菜,不嫌弃就一起吃吧。”说着,从包袱中寻出了那个油纸包。
  林卿玦向唐君默处看了一眼,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唐门,看起来不是这种会到这里来喝酒打发时间的魏晋风度之士士【①】。倒反而,会这样做的,应当是他这万花友人才对。
  ※※※
  林卿玦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毕竟这江湖太大,离开了这里,往后未必会有交集。几日后,他离了纯阳前往洛阳办事,途径一个小镇,便打算在这小镇歇脚。
  只是在他刚下了马时,从来一路而来的方向传来喧杂的车马声。随着声音的临近,林卿玦看清那是一大队的人马,围着一辆豪华的那车。
  走在前头开道之人手执皮鞭,看到前头有行走的过路人,就一鞭子下去,打得路人是哀叫连连,逃窜不已。这原本与林卿玦无关,他只是看的皱眉,却那一路人马是经过他身边。
  他听得马车中之人说了一声:“停。”所有人都停下了,从马车里出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把他给我带过来。”他指着林卿玦说道,还有意舔了舔唇,眼眸中带着yín逸之色。随着中年人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围上林卿玦。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支羽箭,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暗箭如雨点般落下,那中年人瞬间就变成了刺猬,在他倒地的时候,眼中还有着惊愕。
  “有人杀了大人!”
  “是唐门的人!”
  那些人在看到中年人死后,神色戒备,盯上了林卿玦。见状,林卿玦不动声色地抽出了佩剑。“纯阳宫的道士,”其中有一个人打量了林卿玦,露出了yín邪的笑容,上前两步抬起手还未来得及摸到林卿玦的脸,一支羽箭呼啸而过,那□□凝固在了脸上,这人便应声倒地。
  紧接着,数支暗箭又飞了出来。有人眼见着自己的首领死去,觉得大事不妙就想拔腿就跑,显然对方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一会儿时间里,这条道上便是横尸数多。林卿玦依旧戒备着,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并且他在明那人在暗处。
  却让林卿玦没想到的是,那一个藏蓝色的身影飘然而下,林卿玦只看到对方的背影,高束的马尾,是一个一身南皇的唐门。
  那人走向了第一个被杀死的中年人,在他身上翻找了许久。“啧!”最终,这唐门咂了砸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居然不在他身上。”说着,从中年人的要带上拽下了什么东西藏进了怀里,转身却打算离开。
  还没迈步,唐门却转了个身。“道长,可有受伤?”林卿玦一愣,不知这唐门为何会这般关心一个萍水相逢之人。“无碍。”唐门点了点头,打开了机关翼就离开了。
  在唐门转身之时,林卿玦看到了唐门那张年轻的脸,突然就忆起了那日在论剑台上的那个唐门。那只露出的半张脸,是一模一样的。
  ?
 
☆、之二
 
?  红尘劫之二
  第三次见到唐君默,是在长安。
  那一日林卿玦本是到师兄在长安的宅子里小住几日,却在长安天都镇外,看见一身纯阳蚩灵的青年,显然是刚出师门不久的纯阳弟子。那纯阳弟子在天都镇外的地上,低着头不知是在寻些什么。
  就这样低着头,连要撞到林卿玦的马也不自知。“小心!”林卿玦喝道,显然那小道士也被吓了一跳。那小道士抬头,看到了坐在马上的林卿玦,那一个穿着破军的同门却是神色淡漠。
  “你在这里找些什么?”因着是同门,林卿玦就关心了一下。“我在找三七,谷姑娘要治天都镇内的瘟疫。”在林卿玦的帮助下,这小道士是帮助谷之岚治疗了些许天都镇的镇民,看到林卿玦对付那些天都镇飞虫的英姿,小道士是满目崇拜。
  那小道士问他能不能收他为徒,林卿玦本想着是拒绝的,只是在小道士崇拜和真挚的目光之下,无法拒绝他,便答应收了这个江湖徒弟。
  “师父在上,受徒儿唐宁越一拜。”至此,林卿玦知晓了这个徒弟的名字。在敬师堂边,林卿玦就接过唐宁越从敬师堂里拿出的拜师茶。“既然如此,你就先在我身边随我游历一段时日。”林卿玦对唐宁越这般说道。“好,多谢师父!”
  “长安城外的树林里有一些狼和鹿,”林卿玦对唐宁越说道,“你去长安城外的茶馆边,找茶馆的老板娘,她会叫你去做一些事情。”唐宁越点了点头,就听话的跑去长安城外的茶馆了。
  “老板娘的事做完,就到长安大街找我。”林卿玦说着,给了唐宁越一些大黄和甘草。“是!谢谢师父!”
  拿着老板娘给的帮忙的银两,唐宁越在一家医馆门口找到了林卿玦。“师父,我做完了!”
  “宁越?你是宁越吧?”一个女音引起了唐宁越的注意。“若姐姐?”唐宁越定睛一看,那个一身唐门破军的女子,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你刚刚叫林卿玦……师父?”唐门女子带着一丝好笑的神情,看了看这师徒两个。“啊,是啊。”
  “没想到宁越一下子长那么高了,还记得你以前总是跟在你哥后面。”唐门女子比了一个手势。
  “对了,我大哥他还没到吗?”说到了自家哥兄长,唐宁越突然问道。
  唐门女子刚想说什么,就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师弟?”
  “大哥!”
  林卿玦赫然发现,这个骑在麟驹上的唐门,正是他之前两次遇到的。“师父,这是我大哥唐君默。”原来他叫唐君默,林卿玦这般想到。
  “师弟,怎么样?到手了吗?”唐门女子上前问他。“没有!半路杀出个明教,但是那家伙身上,也没有。”
  “本来应当是我们浩气盟内部去寻找的,实在是麻烦你了。”女子如此说,然后看到下马的唐君默身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伤口。“师弟,你受伤了?”唐君默摇摇头:“都是些小……”那个伤字还没出口,唐君默的身体已然是往前倾。
  “小心!”离唐君默最近的林卿玦托住了他。
  唐君默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日上三竿了。他一脸迷离地看着床帐,似乎是不知道今夕何夕,直到一个声音把他拖回现实。
  “大哥你醒了!”唐宁越一看到自家大哥清醒很是高兴。“我师父去端药了,你等一会。”师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