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同人之湖崖+番外 作者:吃饭不加盐

字体:[ ]

 
 
这是个扮弱攻x冰山受,妖孽自恋受,腹黑书生受的无节操故事~注意:此攻金手指,某盐先看的是电视版本的《花千骨》,适当的会加些原著的版本,只看原著怕是会失望咯,某盐在此说声抱歉了,可能会和原人物形象不同,只求不喷咯~~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湖崖,白子画,杀阡陌,东方彧卿 ┃ 配角:花千骨等一些乱入的东西 ┃ 其它:同人,bl,
 
☆、瑶池突变
 
?  “嘿,咯咯”若有似无的声音从远处穿来。顺风耳皱了皱眉,这瑶池仙境怎会有婴儿的声音?他今天难得放个假,就想来瑶池附近逛逛,散散心,没想到却遇到这档子事。莫不是自己幻听了?随即摇摇头要说这天界属耳力的,他顺风耳称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不过……那声音忽远忽近倒是诱人的很,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这天帝下了命令,闲杂人等不得越瑶池一步,他可不想因此丢了小命!想了想,便迈开步正想走开。
  “哎呀!”他抬头一看,就见千里眼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发散,似在看空中某个不知名的点。他顿了顿,连忙上去扶起千里眼,又替他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要知道,能让他这位好友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事那可不多。“你看,你快看啊!”千里眼颇为激动地使劲拽了拽他的手,一手指着天。“这……”他的视力比不上千里眼,但却隐隐能看见在烟雾弥漫,灵气四韵的瑶池上方,漂浮着一团紫色的不知名物,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团东西竟成为一个模模糊糊的球体。莫非是哪位仙家在此孕育的宝器成形了?乖乖隆地咚!虽说瑶池是整个天界灵气最足的地方,可要知道离最近一次的宝器仙物修炼成形已是几百年前了,如果这真是如此的话,那可是大大的喜事啊,这不过会是个什么宝器呢?不管了,还是尽快奏明天帝要紧!
  两人对视一眼,便撒开蹄子,只是一瞬间,便只剩下两个模糊的影子在云中穿梭。“你说说,这会是哪个仙家的?”“嘿,这哪说的准啊,不过,好像青云天尊那边有点消息……”“真的么,那我得去准备些好礼了……”“肃静!天帝驾到!”浓眉方脸,眼睛炯炯有神,唇略厚,这便自成了副威严端正之气,眼神淡淡地一扫,早已鸦雀无声的人群自动分开让出条路,。天帝负手站在瑶池口右手带袖往空中一挥,烟雾散去,沿着百花小路便慢慢走了进去,周围的仙家知道结界一破,却无一人敢自行往前,均是面面相觑,直到在一灰布衣裳,仙风道骨的老者进去,嘿,这不是老君吗?众人眼前一亮,纷纷跟上前去。
  待众人围着瑶池池水成了一群时,那团“气体”也越来越大,天帝看了眼众人,不做反应,许是已经默许了。天帝伸出手,成爪状,在空中虚拟地抓了几下,然而一点动静都没有,。
  天帝放下手,暗暗思索着,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何我的法力对它竟一点作用都没有,他转过身,看向这里资历最长的人:“老君,你可知这是个什么东西?”老君上前一步,许是年纪大的人的通病,他眯着眼,细细地研究了许久,他抚了抚自己的胡子,手掌一摊,白光一现,等白光散去时只见一本暗蓝色封面的书,静静地放在那满是褶皱的手里。
  “回禀陛下,如果老臣没猜错的话……这大概是湖崖。”老君翻了翻书,约摸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停下翻页的动作,食指指着书上的一行字。“湖崖……?”天帝皱了皱眉,这湖崖他却是一点也没听说过。也难怪天帝不懂,这届的天帝资历浅,上任不到一百年,许多事多是懵懂的,哪还有时间去管这些书。但这天帝倒是个不耻下问地,他问道:“这湖崖是什么东西?”
  老君却不语了,定定看着那团“雾”,天帝也知道老君这事又看出什么来了,事关重大,便也没追究什么礼法上的事了,便也就默了。“咔嚓”这气体竟发出如小鸡破壳的声音,众人屏住呼吸,瑶池边就只回荡着婴儿的呀呀声。
  那破壳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咔嚓咔嚓”。那团气的半身竟出现了条细密的裂痕,那裂痕闪着微弱的金光,很快在紫气上转了一周,,突然就没了声音。众人正疑惑着,这咋没了声音?
  “呀!”一稚嫩孩童声从中发出,紫气突然间全都散去,一个三岁小儿便漂浮在那儿。他眼睛紧紧闭着,但看着那弧度,便知道待他睁开时,是何种姿态,粉红的小鼻子微微抖动着,像似刚睡醒一般,樱桃小嘴微微翘,定是做了什么好梦哪!小拳头紧紧握着,忽然,他动了起来,眼睛猛地一睁开,仿佛晓雾将歇,又似晚霞般醉人,世间最美好的事物都好像聚集在此。连观音座下的小金童怕也不过如此。他可能不是世间最美的,但绝对是最……最…最萌的……天帝看着一旁泛红心的一群女人,抽了抽嘴角。
  “湖崖,生时紫气围绕,周身金线而环,出生时伴随雏鸟破壳声,超脱六界之外,此物一出,乃天下,实六界之大幸”老君如背书般缓缓吐出天帝想要的答案,眉间眼里一片喜不自禁的样子。“六界之外?!从何得知?”老君看了他一眼,便又将眼神投于那个惹人怜爱的人小家伙。“当时元始天尊冒着神魂具灭的危险,得此天机,后来却还是因天机泄露,连一丝气息也没存于在世间,但这秘闻却保留在这本书上。”说着,老君手中白光一现,那书又变没了。天帝的眉松了,可是还是纠结得很,忍不住开口:“可这超脱六界的事物怎么会在天界诞生?”“这借腹生子的事,还不少么?”说着,用拂尘敲了敲他的背。终究还是年轻人哪,遇事总是这么浮躁。
  待天帝思路清晰后,喜气洋洋地抬头一看囧了,刚才跟我说不要那么浮躁的人是谁?一定不是那个白发苍苍,胡子一把的那个老头吧,不是老君吧?一定是别人吧,是别人吧……天帝这么自我催眠着,但是…………“朕身为一界之主,当然要先看看这传说中的湖崖了,全部给朕让开!”一阵风吹过。怎地没反应?提高声音,再一次:“全部给朕让开!”又一阵风吹过。
  身为一界之主的天帝大人感到很心凉!
  但等众人反应过来,看到那个满身怨气的男子时,一切都晚了……
  “不要啊!!”“呵呵呵”回答他们的只有湖崖当然只有笑声……?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  “这妖神马上就要出世了,陛下,神界这次不能再置之不理了啊?这剩下五界的人都以为我们神界无人,再这么下去,莫不是要让我们淡出人们的视野中?”大殿上的一名臣子站了出来。这说当然到也是,只不过……派谁去呢?
  “诶呦喂!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我的冰昙哪!!”尖叫声一阵阵传来,天帝按了按额角的青筋,他想,他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湖崖啊,我知道你很想下凡间玩一玩,我也不是想阻止你对吧……”天帝看着这个坐在他面前的看上去是10岁小孩,其实和成人一样的——嘚瑟少年。他尽量缓和着态度,因为,他看到两人窗外的无数双眼睛,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一说重话,外面的一群女人便会冲进来,要了他的命。要说天界一天,人间十年。这小子在天界待的几天,仗着自己的女人缘,给他惹了不少麻烦,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在别人那造的祸,到那些女人面前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一些男神仙气的牙痒痒,偏偏还不能拿他怎么样,谁叫他把自己老娘也给哄得团团转呢.
  “所以呢……你要放我走了么?”湖崖停下手中的动作,将玉坠子往腰上一别,双手撑住下巴,神情专注地看着天帝,其实这天帝对他的好,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小孩心性,这偌大神界这样寥寥无几的宫殿虽说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有,可是早就腻了味儿了,他就打算去人间玩玩,要不然也不会到处惹祸给天帝造罪受。天帝踱步走到了窗前,“要说这让你下凡也不是不可……只是……”他将尾音掉的长长的,显然给湖崖吊足了胃口。他撇了撇嘴,撅起嘴,嘟囔着:“有事就说嘛,何必这样拖拖踏踏的。”天帝的老脸一红,威胁小辈做这种事他可是第一次啊……神界也不是没人,可是能把事情快点解决的恐怕也就只有湖崖这个鬼灵精了,再说了……这小屁孩,给他留下那么多烂摊子,天帝颇为头疼的想着。“我希望你在凡间的时候,帮我解决妖神,使他永无出头之日,再把十件神器带回我神界,重新封印。”湖崖点了点头,这个说难不难,难简单不简单,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的逍遥日子,说什么太也要把这个任务接下!
  湖崖直起腰板,手往瘦弱的胸膛招呼,直打的碰碰作响,明明没什么事,却有种岔气的感觉“没事,交给我!”粗声粗气的对着天帝说着,似乎这样便又几分男子气概般。天帝看了这副样子,却突然生出一股不舍之情。走到他面前,衣袖翻转,一个小小的锦囊便出现在他的手中,递给湖崖。“这是金丝锦囊,可困住任何神器,”他顿了顿,“当然,还包括十大神器在内”看不出来,这小小的锦囊还有这种用处,还真是小瞧它了,湖崖若有所思到。“你此去一行,不若福祸,有时间一定要与我们联系……”怎地,没有声音了?天帝疑惑地转头看向他。“不过走之前,没把月老那家伙的胡子拔了,还真是可惜……”天帝郁闷地看着他,这家伙就不能对他认真一回么,什么不舍之情?还是给我早点走人吧!
  “你这次下去,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听到没?”“知道啦,玄女。”“这是你爱吃的芙蓉酥,我多做了点,你带去……”“……”由天帝带领的男性群众呆呆地看着那边仿佛欢送会的仗势,眼看着时辰越来越近,周围的一众神仙都红了眼,他忍不住发话了:“咳咳,时辰该到了!”嗯,没有人理他。“时间到了!!”还是没有人理他。
  三,二,一,零点五,零点四……众人只看到一阵狂风吹过,等众人反应过来,睁开眼,欢送会的主人公已经不见了,留给他们的就只剩“啊啊啊啊~”大家从南天门往下看,那湖崖已经是没了踪影。众人满脸黑线的看着,才刚把脚收回去的天帝,碍于面子也无法说些什么,但…………还我们一个威严霸气庄严的天帝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连给他给准备都没有,现在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可以停靠的地方?湖崖眯了眯眼,却因为下降的原因连眼睛都睁不开,恍惚间想起来自己又不是凡人,于是指尖一点,一个透明的膜罩在他的周围,瞬间舒服多了,真是跟自杀一样,湖崖心有余悸的想着。
  等到湖崖顺利的到达地面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索性大街上的人都不多,所以在小角落里的他根本没被发现。“接下来,去干嘛呢?”还是先去按照人类的习惯去吃个饭吧,光是凡间的饭菜,就真的够让他流连忘返了。“哎,包子,大肉包子,小肉包子,菜包豆沙包 ,不论什么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的诶!”欸,包子啊,“老板,给我来几个包子,外加一壶茶,”“好勒,您稍等,您是带走,还是在小店里吃?”湖崖看了一圈,嗯,干净整洁,早饭就要慢慢来,他满意的点点头,撩起袍子,就往实木板凳上坐了下来。您是不是觉得此处有点奇怪,没错,这时候的湖崖外貌已经是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了,原本带婴儿肥的小脸,已经变成了尖下巴的瓜子脸,皮肤白皙红润,典型的凤眼微微上翘,眼里透着说不出的灵动,身上穿着不是缎子也不是绸缎,只是比一般布料略好点的米色夏白布(某盐:看出来了吧,我是瞎编的,表拍我……),不夸张也不掩其的风华,一派的可爱可人。
  你还别说,这家的肉包子皮薄馅大,一口咬下去,他的嘴都不够接着汤汁了,湖崖边吃边摇头晃脑的想,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一个笼屉的小包子就都快给他消灭掉了。“……你是说,这长留今年要招生了?不对吧,这长留不是三年才招一次生,这次怎么提前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