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LC)时光流转 作者:花令时

字体:[ ]

 
 
书名:(圣LC)时光流转
作者:花令时
 
文案
 
哈迪斯:朕到底是倒了多大的霉,才会一不留神就让这个疑似罹患失心疯的侄女给一箭穿心了?
花令时:作为一个神,还是一个凌驾于所有生物与东西之上的洪荒造物之主,平时除了需要维持空间,我所向往的不过就是一世普通人类的生活。
——作为一界域主的冥王哈迪斯挂了,为了冥界乃至于整个空间不会被冥界的坍塌所影响,于是身为洪荒造物之主的神明便出手进行了干预。
——但谁又能想到,不过就是洪荒造物在出手进行干预时,内心的一个小小的愿望,却让某一个抓住了空子,竟想要取洪荒造物之主而代之。
而且,所谓圣战,也并不仅仅是‘哈迪斯想要占领大地’表面上看着这么简单!
 
内容标签:圣斗士 少年漫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令时、花令辰(哈迪斯) ┃ 配角:LC众、SS众 ┃ 其它:
 
 
  ☆、第一章
 
  花令时从一条及膝深的小溪中爬了起来,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这么浅的溪水中都能险些被淹死。
  他的记忆遗失了,除了只记得一个名字,他现在的感情单纯得就像是一张白纸。
  湿漉的头发乱糟糟的黏在他的脸上,就着溪水,他能看到自己小小的脸颊上那已经被溪水泡得发白的伤口向外翻开,露出里头粉红色的肌体。
  “还真是狼狈啊!”他叹息,眼下的情况让他很是为难,现在他除了一个名字,便是一无所有,从溪水中打量着自己小小的身量,一个孩子,要怎样才能存活下去?
  身上的衣裳因为吸足了水分的缘故,变得无比沉重,花令时花了点时间和力气用自己的小手一点一点把它们拧干。
  是夜,小小的人儿穿着半干泛潮的衣裳,借着月光使劲辨认林间被人们踏足出的痕迹,循着小路向树林外走去。
  林子外,是星光点点的万家灯火。
  暖橙色的灯光奇迹般地消弭了花令时身上的疲惫与肌饿。
  花令时的目光停留在一座座两层或是三层的房屋前,惊疑不定地保留下自己心中与眼前的房屋样子有所不同的疑虑,矜持地上前敲响了眼前第一所有灯光射出来的房门。
  屋内的人可能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门被猛地拉开。
  “翠!你到哪儿去……”开门的是一个有着灰蓝色头发的大男孩,他保持着拉开门的姿势,呆呆地看向了花令时。
  对于门里面那个大男孩的意外与怔愣,花令时的神情同样变得为难了,因为他根本就听不懂门内的那个大男孩说的话。
  “咕噜……”但有些时候,哪怕不需要言语,身体也会忠实的反应你的情况。
  胃部雷鸣般的叫声让花令时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灰蓝色头发的大男孩抓了抓头发,叹了一口气,对着花令时道:“进来吧。”
  花令时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他的动作所表达的意思还是被他理解了,他跟着那个有着灰蓝色头发的大男孩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有些简陋,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桌子两只凳子组成的一套桌椅,连一点多余的家具都没有,可见对方的生活过得有多拮据,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把他让进了屋子。
  那是两片又干又硬的方形物体,花令时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但看着对方用近乎狼吞虎咽的方式把东西送进嘴里,花令时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嘴里。
  花令时的眉头皱了起来,说实话这东西真不能算得上好吃,但看到对方盯着他手里的食物那不舍的目光,花令时还是心怀感激地把嘴里的东西艰难地咽了下去。
  男孩抓抓头,说道:“只有两片面包,可能不太够吃……虽然厨房里还有一点,但那是留给翠的……那个,翠和你一样大,他是我弟弟。我工作一天,只能换到这么点吃的,所以你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吧?”
  花令时看到对方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虽然不明白他刚才说了些什么,但还是迟疑地点了点头。
  有着灰蓝色短发的大男孩看着他,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说道:“我叫辉火、我的弟弟叫翠,你叫什么名字?”
  花令时看着他,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男孩还在继续:“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吗?你父母呢?怎么搞得这么狼狈?”他指着花令时身上被树枝刮得破破烂烂的衣服问。
  最后一句因为男孩的动作,花令时听懂了,他指着自己的脑子,微微地摇了摇头。
  灰蓝色头发的男孩有些惊讶:“不记得了吗?”
  花令时记住了这句话的发音,用疙疙瘩瘩地语速重复道:“不记得了吗。”
  灰蓝色短发的男孩一愣,道,“连话都不会说了吗?不是‘不记得了吗’,你应该说,‘不记得了’。”他特地放慢了语速,重复了一遍。
  花令时跟着他,重又说了一遍,这一次的发音很准。
  然后,“辉火。”男孩指着自己。
  “辉火。”花令时字正腔圆地重复,然后,同样指着自己,道,“花令时。”
  灰蓝色头发的男孩愣了愣:“花令时?好奇怪的发音,你应该和我还有翠一样,都不是这里的人吧?”
  花令时歪头看着他,不明白。
  辉火泄气,然后指着面前的桌子道:“桌子。”
  花令时点点头,跟着念:“桌子。”
  “椅子。”
  “椅子。”
  辉火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重新坐下,指着自己道:“我,坐在了椅子上。”
  花令时的学习能力很快,他伸出双臂趴在桌上,用辉火刚才的语法说:“我,桌子上。”
  辉火皱了下眉,虽然花令时这话说得不伦不类,但至少他的意思还是表达出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辉火与花令时都把时间花费在了教导与学习上。
  只是,辉火那平均不到两秒就要往窗外瞄两眼的举动,最终还是引起了花令时的注意。
  “怎……怎么了?”他有些艰难地问。
  辉火道:“我在担心翠,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辉火的语气比较急,这让花令时听得不是很明白,但他还是抓住了语句里的‘翠’、‘晚’、和‘回来’。
  “那、就去、找。”花令时一顿一顿地说。
  “可是翠白天经常不在家的,我都不知道他平时都去哪里,怎么找?”辉火烦躁地说道。
  花令时看着辉火,看到对方的眼里是对自己兄弟满满地担心与忧虑。他拉着他,推门走了出去,兄长的担忧是寻找血亲最好的引路明灯。
  “翠!你怎么在这里?!”辉火抱着浑身是血,完全失去了意识的翠,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怎么会这样!”
  六七岁的男孩蜷缩着身子把自己埋在垃圾堆里,眼神空洞,身上破碎的衣物遮掩不住周身青紫的淤痕,两条纤细的腿光裸着,唇边胸前甚至大腿内侧都残留着半干的白浊液体。
  花令时抬眼看了看身处的环境,这里应该是一处庄园的后门,贵族们用来倾倒垃圾的地方,而翠,一身血污的他同样被贵族们当成了垃圾扔在了此地。
  贵族……
  花令时皱眉,他隐约觉得辉火的弟弟会变成这样,应该和这些所谓的贵族们脱不开关系。
  他脱下自己身上同样破烂不堪,但好在胜在宽大的外袍,上前密密实实地裹住了半裸的翠。
  却不想只是这一举动,他就被辉火推得往后踉跄了一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他不解地看着辉火。
  但没有想到的是,辉火却再也不复之前对他的友好,他瞪着他,几乎此目欲裂:“不用你假好心!你能知道翠在什么地方,所以翠会变成这样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吧!”
  花令时起先没能明白他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随着辉火的怒气越来越深重,渐渐的,从辉火嘴里说出的话就像是锤子一样直接敲进了他的脑海里。
  明白了辉火所指的花令时只得苦笑,他并不认识翠,他之所以能够找到翠,不过就是靠了辉火对于翠的担心,如果没有辉火作为其中的契,他想要找到翠也不可能。
  花令时苦笑道:“我并不认识翠,之前也不认识你,能知道翠的所在,只是因为我身上的一种特殊能力。”他没有留意到,自己这时所说的话已经变得无比流畅。
  花令时转身离开了这里,他无处可去,可他也知道,再留在这里,也只会徒惹人生厌罢了。
  辉火抱着翠回到了家里,本想扔掉那人的外袍,但无奈翠却紧紧地抓着它,完全不肯松手,把裹着大衣的翠放上床,辉火跑进厨房,却发现灶上早已温上了两大桶热水。
  辉火盯着那两桶热水,目光复杂。
  这水是谁烧的一目了然,而在今天晚上之前,小镇上的人谁也不会来关心他们这户最贫穷的人家。
  避开了翠一身的伤痕勉强地替他擦干净了身体的辉火疲累不堪,而翠也在这时终于省过了神,不再空洞的目光开始聚集湿意,转瞬间,泪水肆涌而下。
  “哥哥,哥哥,我好害怕,哥哥……”怀里的孩子脆弱地呢喃。
  “没事了,翠,没事了,哥哥在这儿,我在这里,你已经安全了。”辉火双目爆红,恨不得现在就去把那些欺负翠的人统统都杀掉。
  “笃笃。”楼下传来矜持有礼的敲门声,就如同几小时前那样。
  翠惊叫一声缩回了被子里瑟瑟发抖,无论辉火怎么劝也再不肯出来。
  怒火旺盛的辉火不再哄翠,带着满腔的怒意一把拉开门,积蓄着火气正想开骂,却意料之外的并没有看到意料之内的人。
  门口的地上放着几束野草,它们被白色的布条捆着,布条上面还有褪成淡红色的字迹。
  这几束野草都是草药,而捆着它们的布条上则写着用法与用量。
  辉火看着布条上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叹气,那个孩子,那个几乎与翠才一样大的男孩,不得不说,他要比翠聪明得多,才短短几个小时的教导,他就能自己融会贯通到这种程度。
  只是,看着布条上那殷红的字迹,辉火很不想承认自己有点担心对方是不是因为去找草药的关系而受伤了。
  “翠,”辉火回到楼上,看着依旧闷在被子里不愿出来的翠,只得说道,“翠,我是哥哥,你出来好么?”
  良久,翠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门外的人,走了吗?”
  辉火皱眉,道:“走了。翠,你告诉哥哥,今天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翠闻言又想躲进被子里,但是却被辉火拦了下来:“翠。”
  “哥……哥哥……我不想说……哥哥……你不要逼我……不要……”翠低头环抱着自己,哭得歇斯底里,整个人都呈现出了一种崩溃状态。
  “好吧,翠,我不问了,我不逼你翠。”辉火急忙地抱住翠安慰,不再逼他,“但是翠,你要老实告诉我,你认不认识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黑头发绿眼睛的男孩?”
  一直在哭泣的翠愣了愣,他茫然地摇了摇头,但眼里的泪水却流淌得更肆意了。
  “翠,唉!”对于生性弱懦的翠,辉火所能做的只有叹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