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木落尘埃 作者:卧槽帮成员02一长情

字体:[ ]

 
 
书名:木落尘埃  (七金)
作者:卧槽帮成员02一长情
 
文案
"活着是我给你的惩罚,人间是我给你的地狱。”
 
这一句话,金光听到过三次。
 
第一次只觉得愤恨。
 
第二次是惊愕。
 
唯独这一次是痛心。
 
真真切切,字字痛心。
 
是啊,地狱,你亲手推下去的。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甜文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光,七夜 ┃ 配角:青枞,诸葛流云 ┃ 其它:七金同人,倩女幽魂
 
 
 
  ☆、第一章
 
  前言
  细笔狼毫舔墨于宣纸上书:天魔冲七煞之后,无泪之城弥漫着一种浓重的萧瑟之气,这场由无泪之城而起又因无泪之城而终绵延了七世的悲剧最终走向了结局。
  破败的长街之上一个疯癫之人奔走而来,满头红发随着夸张的张手舞臂而晃动,口中念念有词,周身魔气萦绕,所过之处有细碎的荧光受他魔气牵引而至,满地碎裂的书纸在他的跑动下随风而起,飘飘而下,那些书满人间情爱的话本缱绻在风中将那人的身影掩去。
  街头角落处,飘飘落下的一页残卷上写道:何为缘,何为劫,缘由心生,劫由心生。
  第一章:——找。
  他在想,他和眼前这个人或许是有些联系的。
  眼前之人,他叫金光。
  是个疯子。
  这是第三天,他在这个叫金光的疯子身边醒来。
  他不认识他,之所以知道他叫金光是因为这个疯子时常大吼一句话。“我金光终于将魔道赶尽杀绝了,祖师爷您看到了吗?这全是我金光的功劳。”
  可见,这个人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偏执的疯子。
  他的心有些发堵,每当听到金光大吼这句话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更加的强烈。
  酸涩的心情,想落泪,却无泪。
  他在想他以前或许是认得金光的。
  三天前他在金光的身旁醒来,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抗长的梦,梦中之事已全无知晓,醒来后独留一片痛心的疲惫。
  我是谁?
  金光又是谁?
  “看我玄心奥妙!哈哈哈……怕了吧,魔道宵小,受死吧!”
  莫名的,在金光激昂大叫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将他摧毁的冲动!
  他知道那是恨!
  深沉的恨!
  喧嚣澎湃又被桎梏在了心里的恨!
  眼前之人又一次在他的面前被人踩在了脚下!
  “玄心宗主何等伟岸之人,你一个疯子竟敢冒充他!”
  “疯子,你自己找死,再胡说八道,看我们不打死你。”
  “打!狠狠的打!”
  拳打脚踢,地上的粉尘将原本狼狈的他弄得更加脏乱,这个人伤上加伤,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待到那些人拍着手,吐着唾沫相继离去,金光被人扔在了一个巷口角落。
  他在他的身旁看着他,俯视着,居高临下,不带半分情绪的看着。
  从艳阳高照,再到夕阳西下,金光他一直没有醒来。
  他便一直那么看着,残存的思绪萦绕在心底,深深的,带着幽沉的想到,这个人不该是这样的!
  他该是高高在上的,平静的,冷漠的,孤绝的,藐视一切的。
  而不该是向现在这样丧家之犬一般!
  “金光,你起来!”
  他忽的蹲下去试图将他揪起来,然而手却轻易的穿过了金光的身体。
  他有些怔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瞬间仿佛被电击中一般,他突然僵直了身体,神色变换不止。
  他在干什么?
  他居然想要叫醒他!
  这个人他不是深刻的恨着的吗?就这样让他死了不是更好!
  然而,在内心更深处,却有另一道声音传来。
  不,你是不希望他死的。
  他大退几步靠在了墙壁,脱力一般蹲坐在了地上,心中在反复纠结,似有两道强劲的力量在不断交战。
  不死不灭,不灭不休。
  金光,你是谁?
  为何我会恨你,又偏偏不想杀你,你究竟是谁?
  是我的谁?
  或者,醒来告诉我……
  我是谁?
  
 
  ☆、第二章
 
  第二章:——醒
  莹白的月亮洒下了清冷的辉光。
  街头巷口已变得极为寂静,打更的路过敲着邦邦邦的声响缓缓的走过。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已是三更天,金光一直躺在地上一动也没动,要不是还有着微弱的鼻息,他或许会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这次金光的昏睡比他以往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长。
  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这样的金光和一般流落街头的乞丐也没什么两样。
  他望着天空中的明月,深思越见飘渺
  有人说,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牵绊就是缘分。
  他忘记了他一切的牵绊与缘分,如今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金光的身旁,这样算不算做缘分?
  身后传来了一阵细碎微弱的声响,他回过头去,看到金光双唇紧抿,紧皱眉峰,深色颇为痛苦,似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他蹲下身去细细瞧他,金光的神色压抑至极以至于那张脸看起来还有些狰狞。
  他是在说着什么。
  他附耳,金光微不可闻的话语在他耳旁萦绕。
  “我金光……一生不愧天,不愧地……为何……会有如此下场……”
  “……祖师爷……能否告知……为何……”
  他的耳朵几乎贴在了他的唇上才能听清他微弱而又破碎的呢喃。
  他不知道自己如今究竟是何种表情,只觉得五味杂陈,太不是滋味。
  金光啊金光,你坚定至此,执念至此,又沦落至此。
  这样的境地,这样的遭遇你还未放弃你的坚持,这样的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回头,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心头一跳,只见金光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一双点漆般的双目正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眼神彷如高山般坚毅纯粹,又如山间泉水清澈幽静,那样的一双眼让他心中万分欣喜起来。
  他能看到我?
  “金光?”
  无可忽视心底的快意,毕竟这是他醒来后第一次能被人看见,更何况着个人还是极有可能知道他过去的金光。
  “你是不是看的到我?”
  他继续唤着他,然而眼前之人并没有半点回应,他看着金光的眼睛,那眼睛那么明亮,那么幽深,有房有树有月亮,独独没有他的影子。
  原来金光也看不到他,心底有着淡淡的失望,然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让他一怔。
  不对,金光他不是疯了么?
  他低下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之人,现在的金光面色平静,眼神清明,哪还有早前疯子的癫狂与浑浊。
  他确认,金光他,醒了。
  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他沉睡的神识。
  金光缓慢的眨了眨眼睛,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让他每一次轻微的行动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牙齿紧咬着下唇,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滑下,单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有多少痛苦的样子。
  金光撑着墙壁一点点站起来,期间似乎扯到了身上的伤,一声没忍住的闷哼从唇中溺出,撑着墙壁喘了几口粗气方才缓过来。
  一眨眼面上只余平静,那还能看到先前半分痛极的神情。
  他看着他倔强的样子他突然想到,这个金光他究竟有多么变态的骄傲感才能让他在这样毫无人烟的地方还要保持自己的自尊与形象。
  金光缓步前行,他晃了神,直到快要看不到金光的身影时,方才记得要追上去。
  金光看似平常的穿过大街小巷,狼狈的外形掩盖不了那孤绝的气势。
  然而一路随行的他却清楚的知道,这个人是要背负着多大的苦楚才能这样挺直了脊背稳步前行。
  现在的金光,他就像是一头骄傲的狼,走在荆棘丛生的荒野,孤独而又坚定。
  
 
  ☆、第三章
 
  第三章:——浴
  他在想,若是他知晓金光是来沐浴,他或许不会跟过来。
  至少不会傻乎乎的认为他要自尽跟着走进水里来。
  摇头,失笑。
  若是他真的想要自尽,他又能做什么?
  他不过一个幻影罢了。
  夜晚的水是冷的,天上的明月投下的余辉是凄清的,三三两两的虫鸣声让这个地方更显寂静。
  水漫过了金光的腰,他站在水中几近急迫的揉搓着自己的身体,随着衣物除去,他看到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
  新伤,旧伤,血痂和斑驳的青紫痕迹遍布了全身。
  金光神色平静的扫过那些痕迹,一味的撩水冲洗身上污垢。
  有血丝混着水流淌下来,有的结痂的伤疤在清洗中再次裂开,金光的动作毫无停顿,那揉搓的手势连触碰到自己的伤口也分毫不停。
  金光的沐浴仿佛一场自我惩处的刑法,他在旁看着却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究竟在做什么
  围绕着金光周围的水已经变得红艳,他在想如此下去金光会不会倒在自己制出的血泊中,然后他就看到金光真的倒了下去。
  仿佛看到了一尾轻绵的芦苇,那么缓慢的侵入了水中,没有溅起过多的水花,就那么缓缓的慢慢的一点一点融进了湖水中。
  金光?
  忍不住再次为这人皱了眉头,他在水面上眨也不眨的盯着金光消失的地方,这一刻很安静,仿佛月光都是停凝的,那慢慢潋滟开来的波纹一点一点归为平静,远处的虫鸣不知何时已然停止。
  他缓缓俯下身,将自己的脸贴服在水面上,试图透过层层水波看到里面的那个人。
  此时,月光盈盈,水波莹莹。
  金光却在他俯身下来的那一刻从水下浮出,他蹭的站直了身体,后退大步,方才想到自己不过一抹幻影,本无被他撞到的可能,一抬眼却见此时的他与金光的距离不过一步之遥,他看到金光好看却满是苍白的脸,一头乌发披散在胸前身后,身形消瘦,神情溶淡,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有那么一瞬间刺痛了他,那是一双怎样悲伤而又沉痛的眼,仿佛无尽的痛楚都在最汹涌澎湃的时候生生凝结压缩在了那一双眼眸中。
  不过一瞬,却叫人真真一眼也瞧不下去。
  他有些怔愣的望着金光,金光微仰着头看着天边明月,他看到一滴水珠滑过金光眼角处落下,似泪非泪。
  那一瞬,月光惨白的有些晃人。
  
 
  ☆、第四章
 
  第四章:——法
  他以为金光已经到了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地步了,然而之后的事,让他推翻了这个想法。
  金光在给自己疗伤。
  手法不算轻柔,但确实是在给自己疗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