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京喰种之陪你去到明天+番外 作者:渊珣千葬

字体:[ ]

 
 
他带着他独特的温柔自末世而来,命中注定与那个白发的青年相遇。他带着他的温柔,陪着青年走过黑暗,迎来明天。
原创受×金木研攻。「受来自末世,温柔但也残酷自私。ps不喜勿入哟~(??ω??)??」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卿柇/金木研 ┃ 配角:陆卿玲,各喰种 ┃ 其它:耽美,东京食尸鬼同人,温柔受
 
 
 
☆、序  末世
 
?  公元2035年,末世在人们的沉睡中,悄然降临了。
  在末世里里,陆卿柇是个不折不扣的异类。
  在末世降临之初,所有人在面对变成丧尸的亲人时都无力下手,哪怕是有人动手了,也是满怀悲痛的。然而陆卿柇却能笑着将变成丧尸的父母杀死。
  在末世后期,当所有人都不再把丧尸当人看,陆卿柇却仍旧执着的用所有物资来支持“把丧尸转变为人”的课题研究。
  很多人都不明白陆卿柇为什么这么做,大多对他的评价都是:“虚伪!”“伪善!”,甚至觉得,他后来支持把丧尸变回人的实验纯粹是为了收拢人心。然而只有陆卿柇的妹妹,陆卿玲明白,她的哥哥,到底有者怎样纯粹的灵魂。在末世,物资是活下去的保障,没有一个人会愿意为了收拢人心而几乎献出所有的物资……
  其实陆卿玲最开始也不明白,甚至憎恨过这个杀死父亲和母亲的哥哥。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陆卿玲发现她的哥哥并不如她想象中的那么残忍,可是为何?为何当初他能笑着杀了父亲和母亲??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直到有一天,陆卿玲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疑惑。她看着刚从外面杀完丧尸回来的陆卿柇,说出了困扰了她近五年的疑惑。
  “哥哥……”
  “嗯?怎么了?玲儿。”看上去只有二十一二的黑发青年回过头,温和地看着自家妹妹。
  “哥哥,我一直有件事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你能笑着杀了爸爸妈妈,为什么你现在又要坚持尝试把丧尸变回人类?!为什么?!”陆卿玲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漂亮的眼睛中蓄满了泪水,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流淌下来。
  “……”陆卿柇脸上浅浅的笑容收敛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把陆卿玲抱在怀中安慰一下,然而陆卿玲却迅速躲开了。陆卿柇伸出的手一僵,心中写满了苦涩。
  陆卿柇失落地收回了手,并没有直接回答陆卿玲的问题,只是转过身,坐在走廊上,望着红云密布的血色天空。
  “已经三年了啊……”距离末世降临那天,已经过了三年了。陆卿柇勾起一抹浅笑,目光朦胧,像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
  “还记得么?每天这个时候,妈妈她总喜欢拿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织着衣服,等着爸他回来。”陆卿柇自顾自地说着。陆卿玲闻言,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顺着她那因营养不良而变得有些蜡黄的脸颊上滑落。她捂着嘴,坐在了陆卿柇身边,无声地哭泣着。
  陆卿柇看着哭得一抖一抖的陆卿玲,伸手将她揽入了自己怀里,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无声地安抚着。
  过了一会儿,等陆卿玲平静下来之后,陆卿柇接着说道:
  “你知道当初你还没出来前妈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什么?”
  “杀了我,带着玲儿活下去……”陆卿柇清冷的声音变得沙哑,带着深沉的无奈与悲痛。陆卿玲一愣,她开始隐隐地感觉到了,事实和她当初想的,完全不一样!
  陆卿柇闭上眼睛,他还记得,那个伟大的女人用生命在杀死了变成丧尸的丈夫后,脸上带着因快要丧尸化而扭曲地温柔微笑,对他说“杀了我,带着玲儿活下去……”
  陆卿柇睁开眼睛,把当年的事娓娓道来。“当年爸感染了病毒,想要杀了我和妈妈,妈妈为了保护我而杀了爸,而她自己也受了伤。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丧尸了,于是让我杀了她,带着你好好地活下去。”
  “那你当初为什么会笑?”陆卿玲撑起身,用她那哭得红红的眼睛望着陆卿柇。陆卿柇摸着陆卿玲的头,笑了,无奈而悲伤地笑了。
  “因为我想让妈妈知道,我能活的好好的啊……”
  
  陆卿玲愣住了,她忽然想起,当年陆卿柇杀了母亲后和现在笑得一模一样,只可惜当年被恐惧淹没的人们没有一个能看出:那个笑容中到底藏着多少悲伤……
  “哥哥……”陆卿玲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泪水再度汹涌而出,“对不起……对不起……”她这么多年到底做了什么啊!!就这么让自己的哥哥背负了所有痛苦,她作为妹妹,非但没帮助自己的哥哥,甚至还怨恨着他……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陆卿玲再也说不出其它的话了。
  陆卿柇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陆卿玲,目光中尽是柔和,“没关系,是我担心你接受不了事实所以没告诉你,不怪你的。更何况,我是你哥哥啊,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去面对那些……”
  “哥……”陆卿玲低不可闻地叫了声哥,乖巧地缩在自家哥哥怀里。
  “至于我为什么要坚持那个实验,是因为我还记得,哪怕变成了丧尸,但他们曾经终究还是人类,还是我们的不幸的同胞,时至今日,他们还在那一具具腐烂的躯壳里受苦啊……如果连我们都放弃他们了,那他们就真的只能绝望了啊。”
  陆卿玲听着自己哥哥的叹息,心有戚戚然,事到如今,除了自己的哥哥,大概再没有人还记得,那些可怕的丧尸,曾经也是人类,他们的灵魂在看着自己啃食人类的同时到底有多痛苦。这一刻,陆卿玲终于看懂了她的哥哥,一个残酷地温柔着的人。或许在和平的年代,陆卿柇能成为一个深受女孩喜爱的温柔绅士,然而,在这残酷的末世,陆卿柇只能残酷地温柔着……
  那天之后,陆卿柇依旧执着着“把丧尸变回人类”的研究,只是他身边多了个一只无条件默默支持他的陆卿玲。
  公元2040年,因为陆卿柇所支持的研究成功了,原本按照进度应该是十年后结束的末世被生生提前了八年。而作为支持者本该作为英雄而享受无尽荣耀的陆卿柇却在陆卿玲能独挡一面后毫不犹豫地吞枪自杀了,在陆卿柇死后,陆卿玲并没有哭,她笑着看着陆卿柇自杀。
  一如曾经的陆卿柇。她也要告诉她的哥哥:你安心去,我会好好的……
  陆卿玲知道,陆卿柇背负了太多,他太累了,或许死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她还知道,尽管陆卿柇一直温柔地笑着,但是他眼睛的最深处却是盛满了疲惫与荒芜。
  活着,于陆卿柇而言,是种折磨。没有人会在杀害疼爱自己的母亲后还能安心地活着,哪怕他是被逼无奈的。
  后来,陆卿玲秉承了其兄长的意志,致力于研究对于末世污染源的净化。
  
  公元2055年5月26日,陆卿玲进行的研究宣告成功,世界也变回了末世前的样子。同年12月24日,陆卿玲成为了世界联合组织的掌权人之一。
  公元2056年1月5日,z国,柇玲市。
  这里是z国最繁荣的城市,因为两位圣者都降生于这个城市,而圣者陆卿柇更是葬在了这个城市。
  烈士墓园里,一个身穿黑色长裙,撑着黑伞的美丽女人一步一步地向最深处走去。终于,女人看到了一座纯白色的墓碑,女人缓缓地走到墓碑前跪下。在人前无比坚强的圣者陆卿玲此时哭得像个孩子。
  “哥……玲儿来看你了……”?
 
☆、第一章  初见
 
?  第一章初见
  日本,东京。
  夕阳西下,漫天红霞。
  那是末世所没有的壮丽景色。
  落日的余晖撒在河水上,映得河面绯红绯红的,波光粼粼,无端地让人升起一种感动。只可惜河边的一个黑发小男孩儿并没有注意到这美丽的景色,小男孩儿看上去有些瘦小,大概只有四五岁左右,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小小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拨弄着一片草叶,使得草叶一晃一晃的,像是被戳了痒痒肉的孩子。然而这有趣的一幕没有让小男孩儿展露笑颜,男孩儿的脑袋耷拉着,黑色眼眸中蓄满了泪水。他的父亲,就在几天前刚刚下葬,他怎么开心得起来?!
  “哗——哗——”河水冲荡着河岸,忽地,一只苍白有力的手出现在了小男孩儿面前。小男孩儿一愣,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赤着身子的少年大半截身子都浸没在水中,少年看上去十五岁左右,一头和小男孩儿一样的黑发温顺的帖在少年耳边,衬得少年的脸色更显苍白。
  少年那露出水面的苍白皮肤上布着七八道交叉纵横的浅粉色疤痕,其中有一道疤痕直接从少年的胸膛划到了腰侧,可想而知少年当初到底受过怎样的伤。
  小男孩儿好奇地看着少年那清秀的容颜,他是有点早熟没错,可是这不代表他会早熟到恐惧一具尸体。死亡对于尚还年幼的他来说,单纯的只是悲伤的。小男孩儿站起身,挪到少年身边,这个人为什么会躺在水里?这个人现在的样子好像自己刚去世的父亲。小男孩儿戳了戳少年的脸,好冰!
  他会不会冻坏啊?小男孩儿担忧地看着少年紧皱的眉头,终于决定怎么做了。
  小男孩儿用力,抓着少年的手,一点一点地把少年往岸上托,等到少年大半截身子躺在草地上的时候,小男孩儿已经累得大汗淋漓了。“呼——”小男孩儿喘着气,抬手擦了把头上的汗。看着少年赤着的身子,小男孩儿只懵懂地觉得,很漂亮。小男孩儿把衣服脱下来,盖在少年身上,但是衣服很小,只能盖到胸口的一片皮肤。接着小男孩儿也不休息一下,直接转身向家里跑去。
  不一会儿,远远就看到小男孩儿拉着一个穿着素衣的美丽女人朝河边走来。“阿研,小心点,别摔着了。”女人轻皱着眉头,担忧地看着前面累得气喘吁吁仍旧还在带路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回过头,脸上带着和女人相似的担忧,“可是那个哥哥很冷啊。”说着,小男孩儿转过头继续带路。女人见状,无奈的谈了口气,她的儿子还真是……
  等女人看到河边沉睡着的少年时,有些担忧地皱了皱眉,她看得出来,这个少年的身世恐怕并不一般。不过也不会是喰种,毕竟喰种的恢复力惊人,身上一般都没有这样的伤痕。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能看出,这个少年也许是个麻烦,只是本性善良的她终究还是不愿意看着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死在自己面前。女人蹲下身,吃力地扶起了少年,然后让小男孩儿把拿来的一件外套套在少年身上,然后一步一步地向着家里走去。三人的背景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
  ……
  陆卿柇呆愣愣地望着天花板,他没死?
  在愣了半天后,陆卿柇终于接受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居然捡回了一条命,或许,这是天意吧……
  陆卿柇其实是个很珍爱生命的人,那时选择自杀的他实在是扛不住那满满的疲惫和痛苦了。如今他既然还活着,那不论怎样只能继续走下去了。就像路上的行人,如果跌倒了没再站起来,那只有放弃了;可是如果又站了起来,哪怕是别人扶起来的,那也没有再在原地坐下的理由了不是吗?
  陆卿柇坐起身,打量着四周——很整洁的一个房间,但是却有些许压抑,大概是一个挺严肃的人布置的吧。不过,能拥有这么整洁的房子,看来这里的主人是个强者呢。可惜,陆卿柇不知道,他这样想在末世确实是对的,可是这里,并不是末世……
  陆卿柇掀开被子,这才发现,他的身上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摸着那舒适的布料,陆卿柇再次疑惑了,他记得末世的高层里并没有谁能拿出这样一看就是新的的衣服啊,那这里到底是哪里?想着,陆卿柇赤着脚便向阳台的方向走去,他想看看,这到底是哪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