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龙门 作者:六道碧落

字体:[ ]

 
 
书名:[剑网三]龙门
作者:六道碧落
 
樊夜:“喂,你有过试着喜欢一个人到可以为他去死的地步吗?”
“...”叶无声:“没有。”
我只遇见过,那样的一个人。
樊夜:“啊,那还真是可悲。”
他让我为他而活。
叶无声:“是啊是啊,连死都做不到。”
我照做了。
叶无声:“真可悲。”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乔装改扮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无声;白谦 ┃ 配角:唐碧;薄言 ┃ 其它:策藏;剑网三;唐毒;天策;藏剑;唐门;五毒;龙门荒漠
 
 
 
☆、楔子
 
?  樊夜:“喂,你有过试着喜欢一个人到可以为他去死的地步吗?”
  “。。。”叶无声:“没有。”
  我只遇见过,那样的一个人。
  樊夜:“啊,那还真是可悲。”
  他让我为他而活。
  叶无声:“是啊是啊,连死都做不到。”
  我照做了。
  叶无声:“真可悲。”?
 
☆、第一章
 
?  我是在快要到长安的龙门南口遇见的樊夜。
  她一个人,一杆枪,一匹马。
  像一阵风,而且是一阵熟悉的风,就那样刮过我身边。
  然后重重的摔在路旁的沙丘上。
  因为有些在意,我救了她。
  之后才得知她是因为连夜的赶路,体力透支而倒下的。
  “之前以为多少可以撑到龙门荒漠中心的客栈,看来还是有些高估自己啦。”她摸着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大大咧咧的坐在对面的凳子上。
  我有些疑惑她是为了什么这么拼命,但并没有什么立场来询问。
  她的恢复力惊人的不像个女人。
  就在我以为要因为她而在这耽搁上一些日子时,她已经醒过来了。仅仅是睡了一整天,次日就醒过来了。
  还有,她的食量也是惊人地不像个女人。
  我惊恐的看着她不断往嘴里塞着食物的手,她满不在乎地含着馒头说道:当兵的人,不填饱肚子,怎么有力气上阵杀敌。
  我有些发愣,盯着被她吃得干净的盘子回不过神。
  “好啦好啦,等我找到白谦那个混蛋,让他请你吃回来!“樊夜将垂落到胸前的头发拨到后面,站了起来,叉着腰很得意地说着。
  “哦?原来你是来找人的?”
  “是啊,去找那个几个月不回家的混蛋!啊,除了这件事,其实他人很好啦。。。啊这不是重点,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叫樊夜,来自天策府,你呢?”
  名字也不像个女人。
  “叶无声。”
  “藏剑山庄的叶无声”
  我们在荒漠入口休整了两天,准备了足够到龙门客栈的食物和水,在第三天的傍晚上路了。
  我决定陪她一起去找那个白谦。
  樊夜很爽朗,和她交谈总觉得心情会随着她活泼的语气一起好了起来。我问起她在天策府的事,她滔滔不绝的说着,几乎句句不离白谦。
  “他是个军官,既然是几个月未归,为什么天策府只有你一个人来找他?”
  “其实我是偷跑出来的。”我侧头看向旁边的樊夜,她的语气低落了下来,“他们都不让我来找他。”
  “但是居然什么都不说就走了!明明说好今年夏天一起去扬州看花灯的!还说会介绍他的好朋友认识的!小时候还说过!。。。”樊夜的情绪起伏地厉害,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勒马靠近握住她的手。“。。。明明小时候答应我说过的要嫁给他的。”
  手背上有什么东西滴落的触感,樊夜低着头,夕阳的光有些刺眼,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我觉得胸口闷闷的。
  我拉过两个人的缰绳。
  总感觉今天的落日落下的速度很慢。
  大漠里的落日就在我们脚下路的前方。
  我们并肩行走在荒漠里的路上,好像永远也没有尽头。
  恋人。。。吗?
  那还真是个混蛋啊。
  ?
 
☆、第二章
 
?  第二章
  樊夜说让我讲讲自己的故事。我想了想,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只好谈起藏剑的一些日常,包括铸造武器什么的。
  “你还真是又呆又无趣!”樊夜下了结论,“你就没有什么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有啊。”
  “是什么样的?”
  “恩…各种各样的。”
  “各种各样的?!”
  “恩。”
  “那你有没有最喜欢的人?”
  “最喜欢的,怎么算是最喜欢的?”
  “可以为他做任何事,甚至死。”
  “没有。”
  “啊,那还真是可悲。”  “是啊是啊,连死都做不到,真可悲。”
  “你别总是用敷衍我的回答啊,话说你原本应该是要去长安吧,为什么又跟我一起去龙门?”
  “稍稍…有些在意。”
  “什么?”
  “没什么。倒是你,你有没有想过白谦为什么不回天策府?他也许只是想逃出这个地方。你到哪找他?他是自己不肯回去的,龙门的争战已经结束,那么即使找到了,你打算怎么样?他不会和你回去的。”
  “他是为镇龙门神策军和红衣教勾结动乱而来的,他还和我有约定,他答应教我的裂苍穹还没教…”
  “他是个骗子。”我阻止她接下去要说的话,“他的行为是骗了你。”
  “我希望你能回天策,你上战场还需要几年。”
  “…你到底为什么折回龙门?”
  我前行几步,望着远处仿佛还能嗅到硝烟气味的天尽,回头看身后皱眉的樊夜。
  “算是…为了你。”
  夕阳最后一缕光也被远处的沙海吞没,天彻底黑了下来。
  为了你,也为我自己。
  在荒漠赶路有诸多不便,樊夜倒真是天策府出来的人才,一晚的行路脸上也不见倦容,倒是我自己有些吃不消,总觉得有些浑噩,提不起精神。好在终于在朔日正午赶到了龙门客栈,我也松了口气。
  沙漠里也不是多么太平的地方,除了天气,还有可能有埋伏着的沙匪之流,我和樊夜如果遇上大波的匪徒,在天时地利上皆不利于我们。
  到了龙门客栈,这里正有一行商队在此休整,所以在这种荒凉的小店里有些难得地热闹,樊夜应该是对这类人事很感兴趣,但今天意外地话很少,只是闷头吃着饭,之后一声不吭回了客房。
  也许是因为那些话吧,她再怎么讲,也只是个女孩子。
  我一定在做梦。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
  黄沙、夕阳、朱红的铠甲,看不清表情的脸,和飞驰的两匹马。
  画面熟悉地让人想落泪。
  滴在手背上的泪突然有些烫,低头一看才发觉那不是泪,而是…血!不止手背,整个手掌全被染红,身上不断被溅上了血,一层一层…
  然后你笑了。
  我清楚地做着虚幻的梦。
  我也笑了。?
  。?
 
☆、第三章
 
?  第三章
  我错了。
  我也许不该跟着她回来的。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能触发我的回忆,客栈院中间那棵枯树,西北角二楼第三间房,甚至是一盏茶杯。这种环境里,开始是睡不着,再然后是很多很多的梦。真实的,虚假的,憧憬的,后悔的,交织在一起。
  啊,对了,还有客栈的塔楼顶。
  外面月光很明。
  醒来后才发现夜不过刚半。
  我扶着额头坐起来,这个梦很长,长到我还以为一世的时间都过去了。恩,从某种角度,这也的确算是一个人的一世。
  我认识的那个人是个奇怪的人。
  是个很正经又很不正经的人。他喜欢喝酒,喜欢狂饮,也会小酌;有时很严肃,但大部分时间很乖张。
  我认识他的时间并不长,三年而已。三年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真的不算长,但这三年我经历的事情却深刻于过往的十七个春秋。
  会认识,实在是很偶然的遇见。说实在我在藏剑呆了十七年,第一次出门真的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扬州对我来说并没什么吸引力,想去见识下桃源的传言,万花,于是一路北上赶去长安。就在长安郊外临近去万花的树林里,因为好奇去接近了浑身散着诡墨色的鹿,而染上了瘟疫病,在我意识到时,已经没有气力牵马缰,倒在了路边。
  我的位置在树林深处,衣服也是和枯叶相近的黄色,不容易被发现,浑身痛地发抖,意识却很清晰,半个时辰里我的脑袋里想了这十七年的每件能记起的事,后来开始有些后悔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小片阴影,然后脸被托起。
  阳光透过金色的叶子刺在眼里,我眯起眼。
  那是张温润的如书生模样的脸,披散着头发,有几缕因为低头而垂落下来,带着凉凉的风,甚至扫到了我的脸。
  我想说救我,也想说别碰我,我染上了疫病,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视线一转,我已经被他背了起来,要救我吗?可是…
  “剑…”
  我费力地咬出这个字,瘫软在他背上,感觉脑袋烫地快爆炸了。
  “轻重双剑…西湖藏剑家的人啊。”
  我是因为颠簸而从昏迷中醒来的,先前的那人正放我到一席蒲垫上,他身后,是个穿黑衣的女子,二十岁上下的模样,头发的发色竟是白色的,神情温柔,是个极美的人。
  散发的那人让到一边,对女子说:“我先前诊了脉,应当是病鹿瘟疫,我想谷大夫应是擅于此道,便将此人冒昧带来了。”“医者仁心,救济病患是医者本分。”“哈,这话真当说给那个活人不医的裴元大师兄听听呢。”
  手腕凉凉的触感,是在搭脉,女子对那人点头道:“确实是疫病,所幸少侠的体质很好,且感染未深,但我这药材不够了,能帮我去采些来吗,这药也好找,就在这医摊四周,药毒相生相克,那处也有疫鹿,要小心。另还需药引,在前面路西侧茶馆中祁道长处可取来…”
  之后的事记不大清了,之后再醒来是第二天破晓,身上盖着件大衣样的衣物,人也不在医馆,应当是座庙堂类的房舍内,还能闻到淡淡的贡香燃烧的气味。
  转过头,枕边是那个人带着淡淡温和的脸:你醒了。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扬州藏剑的叶家人吧,我叫白谦,北邙天策府,你的名字?”
  “叶…叶无声。”
  ?
 
☆、第四章
 
?  第四章
  我只觉得,天地一瞬,恸然无声。
  我开始爱上了喝酒的感觉,虽然我的酒量并不怎么样,烧刀子的味道并不美味,但就是不想停下,这酒给人和白谦一样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