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夏同人)七天无条件退换 作者:冉秋

字体:[ ]

 
 
 
书名:七天无条件退换
作者:冉秋
 
是会有很多很多的亲吻和牵手,很多很多的傻白甜和糖。保证是HE。
有内涵都是错觉,有案件都是瞎扯,因为作者是个逗逼,所以希望看的人也轻松。
文已经写完了,会分七天连续更完。之后或许还会有个小番外,但一定不是肉,不是肉,不是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厚着脸皮牛皮糖一样连续几天缠住医生要求“验个货嘛先生七天之内可以无条件退换所以就是试一试嘛”的侦探,狗血且High,但糟糕地好喜欢这样缠人的侦探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Sherlock,John ┃ 配角:夏洛克,约翰华生 ┃ 其它:
 
 
☆、第一天
 
?  【第一天】
  厚着脸皮牛皮糖一样连续几天缠住医生要求“验个货嘛先生七天之内可以无条件退换所以就是试一试嘛”的侦探,狗血且High,但糟糕地好喜欢这样缠人的侦探呢。
  ***
  “所以。”John说。
  “所以。”Sherlock同意到。
  “好吧。”John深吸一口气,眉头紧皱。他看起来终于下定了决心:“这是个建议。”
  “没错。”Sherlock理所当然地道,“七天无理由退换,商品是我。你可以试试。”
  “呼……”John挫败地双手捂住脸揉了一会儿,语调很无助,“听着,我们这样就很好,所以为什么你会……”他打了个模糊的手势,然后就以此概括了他接下去的所有问句。
  “干预性研究。”Sherlock很快地回答道,灰绿色的眸子直直的凝视他的,“因为你质疑我演绎法的准确性。”
  John瞠目结舌了一会,然后他迟疑地道:“你不会是认真的。”
  Sherlock控诉的眼神就仿佛John的愚蠢让他遭受了被贬低的折磨,又像是John竟然敢于怀疑他伟大的演绎法从而给他带来了什么不可缓解的精神打击似的:“不是认真的?——听着John,你很明白我的头脑工作的方式。现在你对你自己的性向下了定论,并以一个偏激的论断来否定我演绎法的科学性,我拒绝接受这种没有事实依据存在的论证——那完全是个不理智的判断。无论是你要证明它抑或我要证伪,都需要取得对应的数据。实际上,我已经对你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基线数据,但干预效果的评价必然要有干预前后指标的比较才能下初步结论。你给自己下的定义里并没有囊括进‘男性’干扰项的对照组,因此这个观测结果是不客观的。如果你试图确认你的实际性向并以此说服我,你需要设置合适的干扰因素实验组,让它不至于引入低级的选择性偏倚,显然我也如此——我们都需要一个实验。”
  他最后用他的经典句子做结:“这很明显,John。”
  John愤怒地喷了一口气,左右转着头,听起来又恼火又想笑:“Sherlock,也许你说得有道理,但你不能随便捉一个人,然后就对我说:‘嘿,老兄,我们来搞基吧!’那太荒谬了。”
  Sherlock的眼睛眨都不眨:“——我没有随便捉一个人,我是说我自己。”
  John意图张了几次口,但他发现他居然无法提出异议。最后John只能无奈地用两根手指揉了揉眉心,放弃和Sherlock就逻辑问题进行进一步的探讨:“……好吧,但为什么是你?”
  “这个问题好多了。”Sherlock快速地假笑了一下,用极快的速度说道,“你是问题的提出人,我则知道实验应该如何正确进行;作为一个室友我无疑是你最便利获得的实验对象,从情感上来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起你以前有过的同性友谊要更为亲密一点儿。此外——只是顺带一提,我发现这种商城促销的低端手段对你有着令人不解的吸引力。”
  John明显被“商城促销的低端手段”戳了痛脚。他的确那样干,但却不准备在Sherlock面前直接发作出来。
  “听着,不管你的理由有多充分,我——约翰·从不和他室友一样幼稚·华生是不会陪你做这种毫无意义的实验的。瞧,工作。”John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抓出他的工作日程,对着Sherlock晃晃,“病人还在等着我。所以就是,没门儿,我劝你打消这个想法。”他斩钉截铁地说完,然后抓起外套离开了221B。
  Sherlock撇了撇嘴,若有所思地擦了擦琴弓。
  这一天还是挺长的。
  当John下午看完一个疝气的病人、帮一个摔断了自己小臂骨而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少年固定好上臂,并努力劝服一个可能得了脑瘤的疑病患者他疼痛的地方真的不是大腿外侧后,他回到221B的时候几乎已经忘了上午那场该死的讨论。
  于是看见Sherlock就靠在门框上似乎在等待他时,John愣了一下,但他随即想着那或许只是夏三岁突发奇想的觉得一个橡木门框更适合休歇他尊贵的长腿呢。你永远不应该用大人的思维去臆测一个孩童的想法。
  但Sherlock在两人擦身而过的瞬间,优雅地抬眼问道:“考虑好了?”
  John越过他进入房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停下步子看向Sherlock,眉心皱了起来:“啥?”
  “七天无条件——”
  “Oh!Go fuck yourself!”John大声打断他然后深深吸气。他再次将它们呼出来的时候就好像要把肺呼出一半儿来,然后他给了Sherlock一记带点儿不客气的中指,“停止这个话题,我警告你。别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惹我。”
  他怒气冲冲地越过房间,去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没有Sherlock的。
  Sherlock撇了撇嘴,从门框上支起来,然后就着门拉起一首自己改编的无词歌Op19 4A。门德尔松总是会让John放松下来,他时常在试图表达歉意和让John不那么生气的时候拉这个。
  他拉了几句,将眼角的余光瞟向正在喝茶的John:“Ok,当你心情好了的时候告诉我。”
  John换了个角度看电视,不加理会。
  那烦人的大侦探只是耸耸肩,而后继续演奏下去,看起来对于‘道歉到让John心情变好为止’这件事儿,他还真是惊人地执着。这让John不由得有点儿烦躁,他总是不擅长于长久地生气,不论是对他的病人,还是对他的室友——或许尤其是对他的室友。
  他忍耐着聆听那悠扬的小提琴声二十几分钟,当Sherlock N+1次询问道“现在你心情好点没”的时候,John终于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宣布结束了和自己的冷战,他没好气地回答道:“好了,别再问了,如果你都已经知道了答案的话。”
  并非John Watson自认能对咨询侦探接下来的所有麻烦适应良好,当然也不是他对Sherlock的胡闹有着无穷无尽的耐心。但如果他再不给点反应,他毫不怀疑那情商和智商成反比的咨询侦探真的可以幼稚地与他互相对峙一直拉琴到天亮去——就算John可以铁石心肠地消受得了那彻夜的音乐,也消受不起那些投诉产生的账单。
  两害相权取其轻。
  之后一直到上床前的两个小时John简直过得像地狱。
  因为Sherlock像吃错了药似的,拿出卖安利的劲头和搞传销的缠劲,差不多利用一切机会让自己在John的视野里晃动并试图说服他和自己进行个为期七天的意志力实验是个好主意。
  看在上帝的份上,和自己的高功反室友谈个恋爱会是哪门子的好主意?!
  如果说出来的话能够被再吃下去,John真的不介意付出任何代价,把他一时冲动之下说出的那句“显然演绎法也并不总是对的——比如我跟一个男人同居了两年,但我仍绝对是个异性恋,Sherlock Holmes”给收回。
  一个牛皮糖状的Sherlock实在很让人消受不起。
  “这没有任何风险John。”当他去打扫的时候Sherlock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你知道的,如果实验结果不理想,我可以删掉它,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它只是实验,假使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它也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现有的关系。”
  “我保证这里面不会有让人难以接受的实验内容,最多就是比现在更多一点儿的接触,”当John去打扫地毯的时候Sherlock形影不离地在他的右前方徘徊,保证道,“JohnJohnJohnJohn,理智点,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住在一起而且随时都愿意为救对方而涉险,实际上我们并不是突然就过渡到这种关系——所以这到底有什么很难接受的?”
  “Piss off!”John的回答是糟心地怒视他,“你挡住我的吸尘器!”
  到底Sherlock有没有自觉,关于他正将一些天知道是什么的粉末踩在John刚吸过的地毯上?
  “我有理由怀疑,”当他抱着衣服去洗的时候,Sherlock不厌其烦地甩着琴弓在他身后探头探脑,“如果你是直的——如你所说笔直笔直的,那么你本该毫不担心这个实验,因为你根本对我没有反应,所以到底你在抗拒什么John——”
  John Watson终于爆发了。
  他把表情绷得紧紧的,努力忍住自己要飙粗话的冲动,同时抱住肩膀以维持话语里的平静:“好的,那么说来听听,你打算干些什么?”
  Sherlock缓缓地放下琴弓,露出了得逞的、猫捉到猎物一般的微笑。
  他意味深长地道:“明天,明天你就会知道的。”
  “我保证那会是相当的有趣。”
  ?
 
☆、第二天·上
 
?  【第二天·上】
  嗯哼,一个做饭做得很好,以及打扫也干得不差的侦探?
  John为这‘相当有趣’的实验内容发愁了一整夜。
  但与他疯跑的想象构成严重落差的,是当他早晨刷完牙、换好衣服、做好了一切必要的心理准备、脚步沉重地下楼来时,他的室友看起来正一切如常地在客厅里做,实,验。而且看起来,Sherlock明显认为那‘天知道是什么劳么子’的粥状物比John迷人多了。
  他甚至都没有回一回头,只是胡乱哼了几声就算是问过了早安。
  John走下台阶来,在那里歪着头蹙眉站了一小会儿,突然有点不太确定。但他立刻决定这个话题不该由自己来提起。于是他清清嗓子,尝试用正常的方式来开启今日的交流:“Sherlock?茶?”
  “噢,两颗糖,谢谢。”他的室友流畅地回答道。
  John在三分钟后满腹心事地端给他一杯茶,Sherlock愉快地喝掉了它,没有道谢,没有多余的接触,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不寻常能用于标示他和John现在处在一个性质特殊的实验里。但是John就是无法不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临出门前,他又不确定地确认了一遍:“Sherlock,我走了?”
  Sherlock敷衍地向他扬扬下巴,嗯了两声,似乎还有点疑惑为何John今日要特意道别。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继续转回去做他的实验。
  John满脑疑窦地走了。
  在内心底,John有几分怀疑Sherlock是不是故意耍着他玩儿,又或者是不是忘了。但是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则清楚地知会他:得了吧,别TM瞎扯了,你明知Sherlock从不干这样的事。
  多半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下班时,John顶着一颗大了两倍的脑袋回到贝克街。他嗅了嗅以确定Sherlock没准备着什么可怕的‘浪漫’在等待他。他推开门。
  然后发现Sherlock在做饭。
  没错,做饭。这句话绝对值得重复两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