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楚留香同人)香帅快到画里来! 作者:游欢

字体:[ ]

 
 
香帅快到画里来!
作者:游欢
 
文案
 
原叶是一个插画师,一不小心穿越了,为了生计,他开始画春宫。
本以为会就这样过着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日子,走上人生巅峰,可是……
尼玛!谁能告诉他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楚留香!
 
楚留香:“自从认识了一个春宫画师,我的【哔──】技术突飞猛进,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我决定亲·身报答他。
原叶:“……=口=!”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天之骄子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叶、楚留香 ┃ 配角:谢云清、原随云、无花 ┃ 其它:楚留香传奇
 
 
  春宫画师
 
  缺月挂疏桐,淡淡洒下柔和的光辉。此时本该是万籁俱静的时候,然而有些地方,真正的喧闹才刚刚开始。
  醉春楼是江南最具盛名的青楼之一,其倚湖而建,楼起三层,装潢华丽。门口迎来送往的女子个个娇媚可人,只站在那儿抿唇一笑,便直把人的魂儿都勾了去。
  醉春楼的老鸨春娘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自从她接管醉春楼以来,将其经营得红红火火,名气大增。此时,她却并没有在楼内招待客人,反而站在门口,不停地踱着步子,焦急地向远处眺望,像是在等什么人。
  一旁的小厮问道:“妈妈,这叶先生莫不是不来了吧?”
  春娘瞪了他一眼,“休要瞎说!叶先生怎会食言?你先去收拾一下,切莫怠慢了贵客。”
  “哎,好嘞。”
  须臾,一个青衫年轻人缓步朝这里走来。他的身材修长,颇有几分文人的瘦弱,背后背着一只木箱。这条花街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他却目不旁视,步履稳健,就像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与周围的喧闹格格不入。
  看到这人,春娘顿时眼前一亮,快步迎了上去。
  这青年大概二十岁上下,面若桃花,眉目温润精致。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好似春风拂面,叫人十分舒服。
  春娘向他服了一礼,问道:“请问公子可是叶十三叶先生?”
  青年淡淡一笑,道:“正是在下。路上马车坏了,耽搁了时间,还请妈妈见谅。”
  “无妨,无妨,”春娘连连摇头,“请到先生已是奴家荣幸,您说这话可是折煞奴家了。先生快快请进吧。”
  被称作叶先生的青年点点头,随春娘进了醉春楼。
  春娘道:“先生也知道,这次请先生来是想请您为怜月画像,为一个月后做准备。”
  原叶点点头,道:“在下对怜月姑娘的美名早有耳闻,如今得有一画之机,也算了却在下心愿。”
  春娘道:“先生可还有什么需要?尽可提出。”
  原叶道:“无他,明日在下便可动笔。”
  春娘又与他客套了一番,引他到了三楼尽头的一间清雅安静的屋子,便离开了。
  原叶一进屋子,便放下背上的画箱,一下子扑到了内室的软榻上。
  “苍天呐,总算能好好休息一下了。”他抱着被子,懒懒地打了一个滚,嘴里喃喃道:“古代的服务行业可真发达,连个画师的待遇都这么好,这次肯定赚翻了。”
  没错,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不过是赶了一把潮流的尾巴,狗血的穿越了。
  在二十一世纪,他是个插画师,结果因为熬夜赶作品猝死了,一睁眼就到了这里。原主是个落魄书生,无亲无故,只能以卖画维持生计。可惜没什么名气,即使画技不错,也只能勉强糊口,后来得了一场风寒,便一命呜呼了。
  这身体长年缺少营养,瘦弱不堪,比他原来一个宅男都不如。过来之后,原叶几天就花完了存款,便拿起了书生的笔,重操起了旧业。
  后来他偶然发现,在画廊里,一本春宫要比他的十幅画还贵,翻开一看却差强人意,毫无美感。这古代青楼林立,远非现代红灯区可比,画手却很少有画春宫的,便被他发现了商机。
  想当年他也是个画过无数□□的,小小春宫自然不在话下。他咬咬牙掏出所有积蓄,到青楼开了一番眼界,心中有数后,便按着这里的人喜欢的风格,画了一套春宫图。
  画廊老板一看,顿时眼前一亮,当即和他签下合约。这本《春宫三十六式》顺利出版,以其新颖的画风和香艳的画面在市井坊间掀起了一股热潮,“叶十三”是他前世的笔名,也因此一炮走红。原叶借此机会,一连画出《鸳鸯秘戏》、《风月宝鉴》等几本画册,大赚了一笔。
  穿越至今三年,他已然坐稳了风月界第一画师的宝座,身价节节高升。
  当然,他不只画春宫,也会为一些花魁名妓画像,要价虽高,却可为她们增涨身价。本来上一系列春宫大卖,他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旅个游什么的,又恰逢这醉春楼的花魁怜月下个月初夜竞拍,老鸨请他来为其画像,他便只好先放下计划,等干完这票再好好逛逛江南。
  原叶在二十一世纪是个孤儿,也没什么牵挂,到了这里,生活没什么变化。唯一难以忍受的,就是没有了手机、电脑这些宅男的本命法宝。
  总之不管怎么说,现在都吃喝不愁了。闭上眼睛,原叶沾枕就睡——明天还要见美人呢,黑眼圈什么的必须退散!
  清晨,原叶在鸟鸣声中悠悠转醒,吃过丰盛的早餐后,开始了他的绘画大业。
  怜月身着一件白色纱裙,轻柔的布料贴在她光滑如白玉般的肌肤上,勾勒出一副曼妙的身姿。
  她静静地端坐在一架古琴前,双手虚放在琴弦上,手下微动,便流泻出来一串轻脆悦耳的琴音。
  原叶静静地立在桌前,先是闭着眼睛,聆听了一会儿这千金难求的琴音,一炷香后,才执起桌上的一枝狼毫,凝神静气,在宣纸上勾勒起来。
  怜月美丽动人的脸上隐隐透着一抹红晕,妩媚的双眼不时看向他。而执笔的青年身子虽略显瘦弱,却腰杆挺直,宛若一棵青竹。他俊秀的脸上带着一种奇异的微笑,手下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整个人透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采。
  轻柔曼妙的琴曲缠绵入心,伴随着室内点燃的淡雅熏香,将气氛点染上几分旖旎。
  这一人抚琴一人作画的景象着实静谧和谐,正如一对郎才女貌的神仙眷侣,琴瑟和鸣。
  原叶现在有些兴奋。不止因为他见到了这世上少有的美人儿,更因为这美人儿正于他的笔下缓缓绽放。
  搞艺术的人多少会有些狂热,如原叶这样曾经被戏称为艺术痞子的人,更是对于画美人有种特殊的执着。他略显火热的眼神,甚至让怜月觉得脸颊有些火热。
  笔下的美人渐渐成形,仿佛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少女,缓缓露出娇艳美丽的面容。
  半晌,原叶放下狼毫,换了一支笔题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琴曲也渐渐消音,春娘推门进来,连连赞叹道:“公子的画真是妙绝天下,瞧我们的月姑娘竟是美了三分呢!”
  怜月双眸凝出似水柔情,欲语还休地看着他,柔声道:“有劳先生了。”
  原叶摆摆手,将晾干的画卷起来,抬头便看见怜月一脸娇羞。
  卧槽!这姑娘该不是看上我了吧!
  不过原叶早已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了,这般景象也不知发生过多少回,于是他淡定地将画交给春娘,仿佛没见到那含情的美目,一溜烟跑出去了。
  娶老婆什么的,还得要向他女神刘亦菲那样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以前原叶的电脑桌面就是刘亦菲版小龙女来着,女神那一款才是他的菜!
  不过被美人看上,果然他还是很有魅力的嘛→_→
 
  酒楼遇搭讪
 
  原叶本就是个爱享受的人,更何况他现在也算个有钱人了。
  此刻他点了一大桌子菜,正埋头奋斗。
  逸香居菜品精致美味,远近闻名,吸引了不少经济不那么拮据的各界人士。
  中国人有一种饭桌文化,吃饱喝足,胡侃海谈,所以酒楼一向是大大小小消息的聚集之地。
  手下不停,填饱肚子之际,原叶耳中塞进不少各式消息,大到天子颁发的最新诏令,小到东家的狗叼了西家的鸡……
  “哎,听说了吗?半个月后醉春楼的花魁怜月姑娘要初夜竞拍啦!”不远处一个食客看似压低嗓音,却将声音传遍了整个酒楼。
  “当然啦,听说那怜月姑娘可是才貌双全!也不知醉春楼的老鸨抽个什么风,要给这个清官开.苞。”
  这类谈资总是格外吸引男人的注意,见周围的食客纷纷看过来,最先开口的男人得意道:“不过还有一件事,你们肯定不知道,那老鸨春娘可花了大价钱,请来了叶十三!说不定到时候人画一起竞拍呢!”
  众人纷纷惊讶道:“真的啊!那我们可要开眼界了,听说叶十三的美人图各各赛过仙子,香艳的很呢!”
  香艳的谈资引得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也有不和谐的人小声问道:“叶十三是谁?”声音立即被其他人盖过,有人不屑的看向他,“连叶十三都不知道!他可是风月第一画师啊!”
  “他画的春宫可真带劲儿,去年我买了一本啊……”男人啧啧了两声,抛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啊!”那身着儒衫的书生惊叫一声,道:“一个画、画春宫的?”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要我说啊,那叶十三必定是个深谙此道的高手,不定经历过多少风流艳事……”有人一脸向往。
  “我倒觉得此人必定是个性好渔色,流连青楼楚馆的好色之徒!画这种画简直丢光了我们文人的脸!”亦有人义愤填膺,拍案咒骂。
  大厅中褒者有之,贬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向往者有之,一时间争论得面红耳赤。
  而处于争论中心的原叶却不以为意,只是埋头吃喝,对那些赞扬抑或辱骂充耳不闻。
  本来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喜欢看的人,还能逼他不成!
  须臾,众人已换了话题。
  “说起来,最近城里这么热闹,却还因另一件事。诸位可知道,三日前江南富商沈员外,收到了一张短笺?”
  “那沈员外说起来也是一代人物,本不至于被一张淡蓝色的纸吓得闭门不出。可是,当这张短笺上带着郁金香气时,可就不一般了!”
  有人惊诧道:“莫非是那月夜留香的楚香帅!”
  这厢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却忽听大厅一个角落处,原本安静的地方,传来了“噗”的一声,一食客竟将口中的茶喷了出来,全部贡献给了桌子。
  “楚、楚香帅?”那人眼睛瞪的老大,“难道是楚留香!”
  “可不是!正是那‘盗帅爱销魂,月夜暗留香’的楚留香!”那人接着说道:“话说当晚沈员外大出血,请了十几个高手助阵,却仍是让盗帅偷走了那对鸡血玲珑杯!”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众人的注意很快就被其它话题吸引了去,只剩下角落里惊呆了的人,举着杯子嘴里不住念叨着什么。
  窗边静坐着一个男子,在众人议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只是淡淡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却在原叶喷出茶时,微微侧首。见到将眼睛瞪得老大的原叶,他一挑眉,竟起身向角落里走去。
  原叶觉得他今天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穿越三年,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到了一个架空世界。但是谁能告诉他,这个世界为神马会有盗、帅、楚、留、香!
  什么?那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是因为穿越的不是你好吧。古龙笔下的江湖,死人就跟家常便饭一样,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人物,在这种刀光剑影的世界绝壁会炮灰的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