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同人)毛毛,我是你大哥莫雨啊 作者:米花叽

字体:[ ]

 
 
 
书名:(毛毛雨)毛毛,我是你大哥莫雨啊
作者:米花叽
 
学生毛穿了,然后他成了天狼穆玄英。
嗯,不会写文案_(:з」∠)_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玄英,莫雨 ┃ 配角:影,林可人,谢渊,莫杀 ┃ 其它:剑网三,毛毛雨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人称,雷者勿入                        
  冬天,从西伯利亚刮来的风经过一重重山脉的阻挡后仍不要脸的蹦跶到了内陆,厚颜无耻的赶走了秋留下的最后一丝余温,大街越发的萧索,人人都躲在橱窗后面隔着窗上的白雾看天,天灰灰的,不复曾经的蔚蓝,就连雪也是脏的,难得出来一趟,走在路上冻的直哆嗦。
  不过,还是冷点好,冷了他就会牵着我的手伸进他的口袋。再冷点,就会把那条长长的围巾解开,一起围上,两人手挽着手,贴的近近的。更冷点,就干脆不出门了,在家里黏黏腻腻的,羞得全身燥热。
  可惜在冷战。
  他转头瞥过来的目光凉凉的,比刮在脸上的风还要利了几分,躲的话太怂,不躲又承受不住,到底是自己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一不留神就让这场冷战持续的更久。
  “明明就是你先追的我......”
  “......”
  “中秋节的那天!”
  “呵,你做梦不成?”
  “......”
  那真不是梦一场,我确信,那一切都是真的。
  只是......看着他,看着大家,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罢了。
  那是距今约1270年,43550天,11125200小时,#@#&$%%&%......秒之前的故事,那一天,我活生生的从梦里热醒,想挣扎起来找水喝,又活生生的痛的躺回了床上,然后我疼晕了。
  不过我这一番动静,似是引来了不少人,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本就听不清一吵更是听不懂的语言化为了几何倍的嘈杂,在空的只剩疼疼疼的脑内如五颜六色的乱码弹幕从这头噼里啪啦的射向那头,鬼都看不清楚,更看不懂,但是很明确的知道烦的要死。
  “我......要......屏蔽。”
  屏蔽按键在哪里?当然找不到,但是周围,安静了。
  额头被贴上了湿凉的东西,浇了一身的怒火,舒服极了。
  下次醒来时,一群穿的稀奇古怪的见我睁眼全哭了,没哭的眼睛都红了,哇啦哇啦的一群围过来,我呆若木鸡的想躲,疼的动不了,扫视这群怪人一圈,多看了那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几眼。
  天呐......世间居然有如此出尘.......呜,全身好疼。
  再次醒来是不知哪一天的半夜,月亮的明媚,星子都看不见,我挣扎着坐起来,一缕长长的油油腻腻的头发垂了下来,我拽了拽,哭了。
  真的。
  我颤抖着解开了被汗糊在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又拉回去了,裹得跟木乃伊一样。我纠结了半响,认认真真的看了看这原始的房间。第一次,知道了想家想的想哭的滋味。
  想妈妈,想爸爸,想稻香村,想我那道做错的题,以及就因为一道题做错了就把我臭骂了一顿的秃......咳咳,张老师。
  等我好起来是在一个月后,七月流火,终于从热死热活转凉,我很佩服这原始的医术居然能把这半死不活的身体救回来,但是有一件事让我头疼万分。
  第一句话,那群人就认为我傻了,虽然他们没说出来,但那惋惜的眼神跟看白痴一样。
  “玄英啊,你感觉有没有好点。”
  “啥!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们是谁。”
  好了,一切终结了。
  本来打算装认识的,奈何第一句我能听懂的话就让我忍不住露了馅。
  我真傻,真的。
  我想家,想稻香村。
  当我独自一人嘀咕稻香村时,一个带着面具的突然冒了出来,吓得我:卧槽!! 都冒了出来。
  他自然没听懂,他看不到表情的情绪高涨,吓得我以为他对我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兴趣’,我才十八岁,我才上大二,我不敢肯定自己对男人没兴趣但我确定我对他没兴趣。
  “玄英,稻香村!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对!就是稻香村,再想想,稻香村里的人,稻香村的......”
  “粽子,月饼,元宵......”
  面具男沉默了,他看不见表情的伤感着,如paozh一般惊天动地吓死人的蹦跶出来又如烟一般消失的极为迅速。
  “影哥......去给你找点吃的,不过......玄英你还只能吃清淡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又不傻。
  这个身子很帅,有胸肌,腹肌,肱二头肌等等很帅的躯干肌,这些我都......不,我还是有点的。唯一让我惊讶的,是从铜镜里照出来的与我一模一样的脸,到底是铜镜,模糊看不清细节,但这惊人的相似度让我吓蒙了。
  与‘他’比起来,我怎么跟小白脸一样就长了一张脸。
  怎么可能!我还有身为现代人的智慧!!
  我不甘示弱的早早就开始复健,站起来时的疼痛让我恨不得直接眼睛一闭昏过去,但是我不想输,不想输这个看起来就比我强的‘他’一步,我没有经过淬炼后的铜皮铁骨,但我有不输于他的意志力与勇气!
  晚上因为白天蹦跶过度,睡不着了。
  我又开始想我做错的那道题,想不留情面的张秃......咳咳,张老师。
  张老师是大唐史的老师,那门课选修,所有人都抱着听故事的心选的,然后一失足成千古恨,张秃.....张老师是武侠迷,是真武侠迷,不是迷恋小说的那种,他说中华史上唐朝是武林最为兴盛的时期,之后便开始转衰,虽然后世也曾□□过,但怎么也比不上盛唐。
  唐史一直是考试的重点,但考点多为朝政,多为那些天天写我特么怎么又被贬了的诗的诗人,说实在的,我对豪杰史绿林英雄史知道的不多,知道的也多为系统的编写过的水浒之类,因为小说看的有意思,虽然等我大了后都忘的差不多了,我想初中高中也少有人会从晦涩复杂的史书中发现什么新奇,而且,如果一段历史考的太多,大部分学生对其的兴趣会大幅度下降。但是张老师他嫉妒迷恋浩气盟,天天讲浩气七星,满嘴恨不得以浩气之身战死,然而他讲一幕幕精彩的故事让连上课玩手机的都没有,学长学姐对这课的评价极高,奈何人无完人,这人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
  一门选修课还特么的爱考。
  但是我还是报了,爱听故事的我心动了,虽然我历史烂成狗,但我还是来了。
  第一节课,自我介绍,在我说了我的名字后他对我的好感大幅度上涨,等大家都介绍完了,下课了,好了,第二节课课堂,他开始考试了。
  有一道题
  以下哪位是安史年间红尘一脉的传人
  A莫雨 B穆玄英 C林可人 D陈月
  鬼知道,用排除法,首先排除女的,红尘一脉据说多男少女,于是靠感觉ACD都排了,我选了名字最帅的B。
  于是我被骂了,我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答错了唯独我会被单独的叫出去谈,跟中学生一样被张秃很不顾形象的指着鼻子骂你就是个 2B 。
  叫穆玄英是我的错吗!选错了又怎么了嘛!我坚持选最帅的不动摇!
  于是我稀里糊涂的穿了,不知是不是惩戒我对真实历史的不屑一顾。
  老天爷啊,我知道错了,莫雨就莫雨吧,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
  “为什么是莫雨啊......”
  ?
 
☆、第 2 章
 
?  “唉......你果然还在想着他。”清冷的声音如珠玉滚落玉盘,成功的划破夜的凉薄,我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白色的影子‘嗖’的一声从窗外蹿了进来。
  “呜啊啊啊!!!”
  反射性的尖叫出声,反倒让白影被惊着一般趔趄了一下,下一秒,我乖乖的闭上了嘴,可人姐姐的剑未出鞘,眼神却在不轻易间泄露了锋芒,虽及时掩去,却仍让我惊出了一声的冷汗。
  “玄英,小声一点。”可人满脸歉意:“抱歉吓着你了,不过......”
  她困惑道:“往日我这么接近时,你都能察觉,为何今日被吓着了?”
  我呆愣了,正要解释,更深月色半人家,见夜色正美,一时诗意涌上心头......便忘了四周什么的。
  诗什么?莫雨吗??
  
  暗道不行,正在找别的借口,就见可人少见的露出伤感的情绪,她声音微微颤抖,不可置信道:“难不成,你不止武功......连耳力也......”
  what?感觉她在说这个身体的武功已经废了,没关系,我本来就不会,废了刚好重新练,还能学点,武侠小说不都这么写的吗。
  可人自圆其说,我自然抓紧时机岔开话题:“可人姐姐,这么晚了,你来找玄英何事?”
  然后我自己都噎住了,三更半夜,孤男寡......额,难不成这个玄英和她有......我不敢再想,安静等她的回答。
  可人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往rì你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都要半夜偷遛出去寻他,见他。我便在夜里守着你,只望能拦住你,不让你拖着病体独自离开,太危险了。”
  “不过又几时拦住过你呢?你的执念太重,姐姐知道,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你,就算关着你,你也会想尽办法出去......我也只希望你,等伤养好点再走。”
  可人笑了,如昙花绽放,带着令人垂怜的忧伤:“但是你也不肯,总说,晚了,他就走了。”
  “你总难过你追不上他,又何曾想过,若他愿意等你,又怎忍心你追的这么辛苦?”
  我眨着眼看着可人,从第二句话想,‘他’是谁,他?她?它?然后一边听一边排除‘它’这个选项,突然可人笑了,惊艳了我,于是等我回过神,就只听到我追的辛苦。
  哦,不,不是我。
  可人不说话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只好开口问道:“可人姐姐......那个‘他’是谁?”
  可人嗤笑一声,哼道:“别寻姐姐开心,你方才不还在念叨着嘛。”
  额......莫雨。
  所以他究竟是谁啊!是男是女!是敌是友!为何‘穆玄英’拖着伤三更半夜去找他!
  可人见我一脸纠结,以为我是被打破了秘密的尴尬,便接着道:“姐姐不瞒着你,莫雨就在南屏山,你若执意要去我也拦不住你,不过姐姐还是劝上一句:别忘了你这一身伤拜谁所赐,姐姐可以纵容你的任性,但不许你就这么糟蹋自己的身子。”
  我一身伤拜莫雨所赐......往日我都拖着一身伤去寻他,难不成是......寻仇?
  我惊出一身冷汗,越来越觉得我想法合理,为何要去找他?因为有深仇大恨,为什么一身伤去找他?因为被伤及性命越发的恨,半夜都无法咽下这口气,不惜拖着伤重的身体半夜偷袭。为何我来时这身体武功都废了?因为上一次打的格外的狠,一不小心连本也赔了进去......还有,为什么可人姐姐半夜来劝因为,‘我’的武功已经废了,再打下去就是赔命了。
  纵我地理也不怎么好,也知此时莫雨离我极近,他是来寻我的吗?寻我做甚?难不成......‘我’上次和他打虽然被打的很惨,武功都废了,但他也讨不了好,他是不是知道我没死!想来解决我!
  “可人姐姐......”我干巴巴的咽了一口唾沫,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色惨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