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心剑解红尘 作者:苏迟不许睡过头

字体:[ ]

 
书名:[剑三]心剑解红尘
作者:苏迟不许睡过头
 
藏剑山庄大庄主叶英,一生持剑护藏剑安危于乱世,身在红尘,心止如剑,百岁之后,无疾而终。
再睁眼时,不见勾魂使不饮孟婆汤,却重生为千百年后的一名少年,陷身于丧尸围城之中。
四面楚歌,断水绝粮,双目失明,身体虚弱导致武力值基本为零——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救命!
等等,那位把笛子吹奏得魔音贯耳的某人,就算看不见,我也知道你是雪魔王遗风。
嗯……这算是他乡遇故知?那么为了补偿我饱受折磨的听力,勉强同意让你把我打包带走吧。
CP王遗风X叶英,现代末世背景。双双重生古穿今,升级打怪谈恋爱,1V1,HE,略有金手指。不救世也不圣母,独善其身,大隐隐于市。
大概,算是腹黑雅痞三观反常攻X君子淡然如剑清刚受。
附带CP莫毛
其实就是个恣意妄为攻辛苦养活感情迟钝受的故事啦。
虽然CP冷到了北极……但是不要因为这个就放弃它啊!来收下这份安利吧!
 
内容标签: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古穿今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英,王遗风 ┃ 配角:莫雨,穆玄英 ┃ 其它:剑三,末世,系统
 
 
 
 
☆、01·初相逢
 
?  (一)
  叶英睁开双眼。
  春温水暖,莺飞草长,恰是江南好时节。
  他眼前却依旧是茫茫然的一片墨黑。
  自天宝二十四年他闭关修习无上心剑之后,双眼盲去,眼前便一直是这浓墨般的黑色,早已习惯。
  只是心剑之术照映万物,世间诸事、三千红尘,不在眼而在心,于是看得见看不见,其实不那么要紧。
  叶英微微笑了一下。他近日来自知大限将至,却并未惊动任何人,如今平躺在榻上,睁开眼仿佛想要再看一眼如画江山,却终究只是轻叹一声,再度缓缓阖上双目。
  罢了,我心如明镜,自有好河山。
  藏剑山庄大庄主叶英,长逝于江南三月翠微春景的一个清晨。
  除却枕边三尺青锋,无人作陪,亦无人送别。安安静静,如闲花落地无声。
  ***
  叶英再一次睁开眼。
  他非常确信自己是死过一次了,然而腹中的绞痛、脑中的眩晕、以及手边冰凉的触感都在证明着一件事——他没死,反而好好活着。
  不但活着,好似还变得十分年轻了。
  叶英坐起身,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从眩晕中清醒过来。
  眼前还是漆黑的,只是,一身心剑修为却不知去了哪里,再也无法清晰地将四周的情况映照于心。他茫然环顾,心底微微一沉。
  现如今,他倒是同寻常盲人无异了。
  腹痛大概是因为饥饿。叶英抿了抿唇,发现自己干渴得厉害。他四处摸索了一阵子,指尖触碰到一抹熟悉的冰凉。
  那是一把剑。
  剑柄温润如玉,触手生温。叶英抬手拂过剑鞘,心底更加讶异。他不可能认错,这是自己当时亲自开炉,铸造给小妹叶婧衣的佩剑,剑名长生。
  而此剑早已失落,不知所踪。
  ——为何又会同他一起出现在此地?
  或者说,他又为何会死而复生,从藏剑山庄,倏忽之间转到了这陌生之地,一身修为尽散,身边只余一柄失落已久的剑。
  叶英素来淡然,既想不透这些,便不再去深思。慢慢站起来,向四周寻摸打量。
  这明显是一间空屋。
  往前三步似乎是一张床,再往前两步是墙面,顺着墙面往右有窗……叶英逐一细探,微微有些心惊——无论床也好窗也罢,甚至屋内的一些摆件,触摸上去的感觉都无比陌生。像是……他从未见过、亦从未听闻过的一般。
  他到底是在哪里?
  思虑无果,也没能在附近找到食水果腹,咽喉里干渴得有如火烧,腹中也饿得如同刀绞,叶英甚至没有力气多走几步,顺势便又靠墙坐下。
  如今的境况……简直不能更糟了。
  叶英握紧那柄唯一让他感到熟悉的剑,开始考虑起今后该如何是好。
  然而没等他有时间想得太久,门外忽然传来砰砰的大力撞击声。
  似乎有什么东西,急欲破门而入。
  叶英眉头一凝,几乎下意识地想要拔剑——他嗅到了来自门外的一股极其腐臭的气息,而这种气息,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在苗疆烛龙殿里,那些天一教炼制的尸人身上感受到过。
  门外传来低低的吼声,嘶哑而癫狂。
  叶英便能肯定了,那确实是同那些尸人类似的东西没错。
  他曾经剑斩过无数此等阴邪之物,而如今……叶英苦笑一声,而如今,他甚至连拔剑的力气都有些匮乏。
  叶英摸到门边,门外之物似乎是嗅到生人的气息,撞门的力度越发大了。门口被许多重物堵住,不知道是否是被这间屋子的前主人搬过去的。
  他坐在那堆重物之后,静静等待。
  门外的撞击声锲而不舍,那东西仿佛永不疲累。
  不知过去多久,叶英终于听见极其清脆的断裂声响。是金属裂开的声音。门锁已坏。
  门外的尸人似乎抓住了门扇,用力往外拉扯——它力气巨大,竟然轻而易举地将门锁被撞坏的铁门生生从墙上撕了下来,哐当扔在一旁。
  至于门口堆着的重物,更是不值一提。
  腥风扑面,叶英微微抬头,耳畔有风声呼啸而过。那是尸人正向他合身扑来的动静。
  他终于拔剑。
  叶英拔剑的动作其实看上去很缓慢,甚至让人觉得有些优雅从容。而尸人扑过来的速度却十分迅疾,几乎让人看不清它的身形动作。
  然而叶英并不需要看这些。他甚至看不见。
  他只是在合适的时间里,将剑拔出,斩向了合适的地方。
  三尺剑锋精准无匹地划过尸人的脖颈,尸人头颅落地,身躯重重倒下,溅满一墙腥臭的污血。
  叶英合剑回鞘,微微松了口气。
  他如今,也只得这一击之力罢了。幸而门外唯有这一只,否则,倒真是绝境。
  叶英双目皆盲,自然没有看见,在他斩杀了尸人之后,有一缕微光从尸人的头颅里流泻而出,十分轻巧自然地融入了他的剑锋里。
  他撑着剑站起来,往门外走去。此地不宜久留,难保附近没有第二只尸人会嗅到生人气息,再度前来,他也需要食物和水补充衰竭的体力。
  门外是一条走道,安静至极。叶英一手扶墙一手握剑,缓缓走过,到了第三十六步的时候,发现了往下的阶梯。
  这种走道和阶梯结构,全然是他所不曾知晓的。不过比这更离奇的事他方才都已然经历过,也就见怪不怪了。
  阶梯每十八级有一次转折,三次转折之后,叶英站住了。
  他双目虽盲,听力却极度敏锐。楼下不远处有沉重杂乱的脚步声,大抵是有尸人在那里徘徊。而且,远不止一只。
  叶英只在原地站立了一瞬间,便折身回返。他不知道尸人能隔多远嗅到活人气息,不过他不想冒险。
  然而,已经是晚了。
  急促的脚步声自楼下追来,叶英心底一沉,知道还是惊动了那几只尸人。他未及多想,迈步隐身在了转折处的墙边,长剑出鞘,只待一搏。
  正当此时,一缕幽幽笛音,乍然回响耳畔。
  笛声低徊,入耳却如惊涛拍岸,隐含威压,镇得人心头一荡。那些尸人的脚步声顿时停下,一个个痛苦哀嚎,仿佛这笛声是它们的催命魔咒。
  叶英讶然转向笛音来处,心底诧异更胜方才——怎么会是他?
  有人凌虚而来,轻轻巧巧落在他身畔。叶英听见那人开口说话,亦满是惊讶:“你是……藏剑大庄主,叶英?”
  声音也是年轻的,清朗如溅玉,无端透出一股子风流恣意。
  叶英忽然想起昔年与此人的匆匆一面,那是第二次名剑大会的时候,他还是个十四岁籍籍无名的少年,抱剑观花,沉默来去。曾见此人持剑帖而来,战天下英杰,胜败皆是一笑,之后拂衣远去,只余剑下几瓣桃花悠然被风送过自己身侧,当真是风流满地。
  此后世事千变,听闻他早已弃剑,名剑大会上亦再无此人身影。
  再之后,许多许多年已经过去了。
  而让叶英惊讶的并不是此时此地的相逢。他自己都已经莫名来此,这人的到来倒也不是那么离奇。他惊讶的是,明明数月之前,已经从五弟叶凡那里听闻了他的死讯。
  “师父过世了。”那天叶凡明明白白这样对他说,“大哥,我想去天山看看。”
  叶英记得分明,那时候正好落过一场初雪,天地皆白。
  他定了定神,才将自己的回忆理顺,对来人微微颔首:“幸会。恶人谷主,王遗风。”?
 
☆、02·知世事
 
?  至少对于叶英而言,这的确是一场幸会,毫无虚言。
  王遗风带他去了自己的落脚点——并不远,大约只步行了一刻钟。也是一间屋子,和叶英初醒来时的那间格局相似,不同的是,这一间里堆满了食物、饮水和许多叶英不认识的用品。
  他接过王遗风递过来的一瓶酸奶,默默地坐下来,边喝边听王遗风讲了讲他的经历。
  叶英听罢之后,沉默许久才开口:“你的意思是,我们都复生在了一千多年之后?”
  “不错。”王遗风在给他煮一袋方便面,闻言挑了挑眉毛,“我看你如今的模样,顶多十六七岁……唔,倒是跟我一样,莫名其妙地变年轻了。”
  “那些尸人又是怎么回事?”
  “没人知道怎么回事。我来的时候这里还太平无事,只是有许多新奇的事物罢了,还挺有趣的。”王遗风说,“大约一个月以前,一夜之间忽然满世界都是这东西了,活人几乎十不存一。对了,现在的人管它们叫丧尸。你刚才杀了一个?”
  叶英点点头。
  “那只大概进化过,否则也撞不开门。你运气好,只碰到个力气大的,一剑下去也就摆平了。”王遗风把煮好的面递给他,熄掉煤气灶,“先吃东西吧,我慢慢告诉你。”
  叶英便专心吃面。
  据王遗风说,他们来的这个地方,一千多年前也有大唐盛世有安史之乱,有杭州西湖,有昆仑天山,却并无藏剑山庄,亦并无恶人谷。
  他们自千百年前而来,却不知已失落在了哪一处时间的缝隙之中。
  王遗风初来时也是只身一人,除了衣物便只有一支雪凤冰王笛伴随身侧,一身武学修为也都不在了。好在他来时天下尚且太平,几个月以来已经修回了一成功力,如今自保倒是无虞。
  而那些被称作丧尸的邪物,初始时是忽然由活人转化,神智尽失,只知嗜血。若是被丧尸噬咬而死,也会化为这样的怪物。若是被咬伤抓伤,撑不过去的也会同化,而能撑过去的,则会十分幸运地进化出异能。
  “异能?”叶英微微皱眉,“那是什么?”
  “千奇百怪,以后遇上你就知道了。”王遗风并不细说,转而问道,“你方才杀那只丧尸的时候,可感觉有什么异样吗?”
  叶英不知他为何这样问,凝神细思一番:“那时我并未留意……不过,似乎斩杀它的一瞬间,剑柄微微有些温热,不过十分短暂,或许是我的错觉。”
  “那就是了。”王遗风一笑点头,“你且先调息片刻,若能凝起些许内力注入剑中,便知晓我何有此问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