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阁主宗主游江湖(琅琊榜) 作者:丽小雅

字体:[ ]

 
 
谁认识林殊?”蔺晨闭了闭眼睛,以此平息自己的情绪,
“我千辛万苦想让他活下去的那个朋友,不是林殊。。。
你自己也曾说过,林殊早就死了,为了让一个死人复活三个月,
你要终结掉梅长苏吗?”
“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
一句话,没有条件自己创造。
伦家看完《琅琊榜》以后超级萌这个CP,
无奈网络上木有人yy,伦家自力更生写,欢迎同好支持!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晨,梅长苏 ┃ 配角:飞流等 ┃ 其它:琅琊榜同人
 
 
☆、楔子
 
?  大渝是大梁北面的一个国家,素来不以安分守己为己任,专门作死挑衅他国。本来有赤焰军在还能震慑一下他们,毕竟人家是老牌军队,装备精良,且战斗力爆棚,不是一般人能干得过去的。
  但是自从大梁的皇帝昏庸了以后,或者说是他更加昏庸以后,纵容夏江和谢玉等人心怀不轨,只为一己私利而弃大局与不顾,而一手炮制出十四年前的梅岭惨案,大梁在军事上实力就降低了很多,不仅是失去了七万身经百战、技能纯熟的将士那么简单,更大的损失是之后的隐患。
  政治上,失去了一代贤王的祁王,官员结党营私成风,只为了帮助自己的主子在夺嫡称帝的道路上赢得更多的筹码,丝毫不顾及国家的发展以及人民的需要,幸好大梁底子过厚才没有败光。没有加入党争的官员也不敢耿直进谏,因为皇帝陛下更是由于当年祁王事件的影响,心思全花在平衡之术上。朝廷上下一片乌烟瘴气,根本不复往日清明。
  军事上,兵士可以再招,经验可以磨练,但是优秀的统帅可遇而不可求。林家以林燮为代表的一干将领都是身负绝世才华的大将军,上马除外敌,下马定良计,无一不擅长。还有其公子林殊,更加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结合了母亲晋阳长公主与父亲二人身上所有的优点,威武双全也不足以概括这位少年将军的耀眼。
  金陵作为大梁的都城,向来是公子哥儿林立的地方,林殊在一众世家子弟中高出数头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林殊小朋友可谓是男女老少通吃型人才,上到太皇太后护着他他不被父亲责罚,下到一推弟弟妹妹整天围着他崇拜的不行。无论是当时的宿儒大家太子太傅黎老先生,还是军队中一个小小的士兵,提起这位林少帅来都是赞不绝口。可惜过慧易夭,天妒英才,这位小少爷随同他的赤羽营一起葬生于梅岭的大火中,最终落得尸骨无存的凄惨下场。
  案件牵连的不只是林家一家,很多文成武将都卷入这场前无古人的惨案中。赫赫有名的聂将军、季将军无一人幸免。不只是战场上的明刀明枪,朝堂上的暗波汹涌更是阴险防不胜防,祁王殿下的亲族就不提了,谋反必定是会被株连的。其他于之交好的人或者是想要为其求情的人,不是被夏江、谢玉等人提前暗害了,就是被那位皇帝陛下咔擦掉了。一时间朝堂上乌烟瘴气的厉害,根本没有人敢说实话、说真话,久而久之形成了如今这样不作为的局面。
  当时那场灾难举国震惊,谁能想到一向忠君卫国的林帅居然会叛国,不过证据确凿再加上皇帝陛下的刻意阻拦,很多事情没有查清楚就草草结案,直到最近才被新登记的太子,原靖王殿下重新翻案,为一代忠臣洗清了不白冤屈。
  而靖王殿下能一举成功,不仅依靠的是他本人在其皇长兄常年教导下所形成的正直的为君之道,更是依赖于被琅琊阁评为“麒麟才子”的江左盟宗主的梅长苏。梅长苏作为靖王殿下的心腹谋士为其荣登大宝出力甚多。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识遍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当然他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原来这人就是经历过火寒之毒导致面目全非的天才少帅林殊。借由许多父辈旧交顺利改头换面,以江左梅郎的身份入朝,为好兄弟保驾护航的同时,使大梁恢复以前的海晏河清的全盛局面。赤焰旧案的重审就是开端。
  可叹天妒英才,心愿好不容易了解,却又碰上了四面楚歌的国家危机,身为林氏后人的责任感,使得他服下为其三个月的绝命□□,激发体内最后的生机,与至交好友踏上最后的征程——作为监军和参谋随军抵抗大渝的进攻。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
 
☆、布局
 
?  战事虽然胶着,但是有着英明的监军的大梁军队并不担心他们会输。当然还有蒙大统领,脑子有点不好使,不过武艺上的确无人能及,不愧是琅琊榜上排名第二的高手。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主要是监军的苏先生太耀眼了。
  最开始确实大家都很不看好这位身体孱弱的参谋。对于他的身份大家都有耳闻,什么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还有琅琊榜公子榜蝉联十多年的榜首,也是现今太子、当年的靖王夺嫡的谋士,这些七彩光环在军营统统没用,军营都是军人,也可以说都是一些糙汉子,他们评判人并不是从你的智商而是从你的实力。
  梅长苏大宗主由于常年身体不好,瘦弱和苍白是必然的结果。对于军营的汉子来说,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了,即使他是太子殿下的得力助手,也改变不了他只是满腹经纶、玩弄权术的人,不要说是行军打仗了,估计他连真正的战场都没有见过。
  大家都想得是这位仁兄大概是如同以前的那些大老爷一样来挣军功的,将士尤其是常年驻守边关的将士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了,没有能力瞎揽事儿,到战事兴起的时候还要专门分出人手护卫他,麻烦。
  这种不屑一顾的观念在经过第一场战役以后高层首先改变了这样的观点——这个人是真的有能耐,不同于以往的花瓶,不负麒麟才子的盛名。
  蒙大统领只是领兵之人,起初梅长苏和萧景琰提议由他作为主帅就是想借助他的勇猛和威名来提升己方的士气,好与大渝军队抗衡。毕竟接连的战败很是打击信心,这时候就需要一剂强心剂,重振士气。蒙擎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身为禁军大统领数年,多少还是积累了不少威望的,也有统兵的手段与经验,至于对战局的分析不充足就靠梅长苏来补足了。
  选择蒙擎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长苏的真实身份,会百分百相信他的决策,不会提出质疑更加不会阳奉阴违,在战场上,时间一分一秒都不容浪费,在你质疑一个正确的决策的时候,或许已经耽误了最佳的战机,损失了不可计数的人力和物力。
  第一场战役是由大梁发动的,新兵到来要立威。而且大渝刚夺取了大梁的一个城池,正是携带疲惫的时候,是他们一举拿下的好时机。梅长苏首次提出的建议,只有主帅额蒙擎和原本的部下卫峥无条件服从,剩下的人再不赞同也没有用,军营可不和朝廷里一样。军营就是个不讲理的地方,谨记一切服从命令就够了,不是很需要你的理解。
  毫无疑问,这一场战役以大梁的胜利作结,算是一场出其不意的奇袭胜利。大渝是得到了对方援军到来的消息,但是按照常理,新来的都要和原本的驻军交接一下再商量战术,然后才开始打。按照他们的想法,在大梁蘑菇的时候他们就休整好了,所以也没想着在撤回营地,只驻扎在新占领的城池,恢复兵力。
  其实大渝的将军分析的也不错,援军千里奔袭而来,疲惫是肯定的,但是打仗讲究的是士气。正好大渝刚刚抢占了他们一座城池,士兵们听闻这个消息正是爱国保家之情激愤之际,趁热打铁一鼓作气势如长虹不是一举数得吗?行军跋涉的疲累与大战之后的疲累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程度基本级别的。
  而且根据江左盟与琅琊阁的情报网,长苏早已算计到了一过来就会面对的这种局面,在路上就特意吩咐过蒙擎要注意士兵的休息和营养的供给,也就是说其实并没有多少力不从心感,胜利是肯定的。
  军队这边获得了大捷,蔺晨却不能像蒙擎等人一样放下提起的心高高兴兴地庆祝久违的胜利。作为这次队伍中唯一知道长苏实际身体状况的人,他承担着远高于他人数倍的压力——既要隐瞒长苏的病情,又要帮他调理身体,还要与琅琊山的总部那边通信,查找续命的新方法,或许还得在他精神不济的时候分担一下军务,简直比热锅上的蚂蚁还要忙碌。
  幸好忙碌还是有回报的。大概长苏也知道太对不起蔺晨了,当初说好要不想大限期,努力活下去,然后两人一路游览回到琅琊山,结果现在食言而肥地不顾劝阻身处军营之中。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都很迁就他,非常有一个病人的自觉,让睡觉就睡觉,让喝药就喝药,不管里面有多少黄莲也甘之如饴。废话,他敢不喝顺带摆一张苦瓜脸吗?不看看蔺晨的那张脸,那才是真真的苦瓜脸,而且浑身还散发着难以言明的怨气,就差挂个牌子写上“林殊,你还我的长苏来”了。
  梅长苏梅大宗主舌灿兰花的功夫能轻易摆平任何人,却摆不平这位江湖上结交十数年的好友加专属大夫——论智谋,两人不相上下,谁也别指望能瞒另一个人什么事儿;论武力,梅大宗主铁定完败,这个就不用说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说的就是他;论骗人,那更是窗户也没有,蔺晨本身是大夫,最清楚他的病情,而且那枚冰续丹也是他炼制的,骗鬼也骗不过他。
  什么都不知道得人永远是最幸福的。冰续丹能激发体内最后的潜力,也就是说把人所有余下的生命力都压缩到这三个月来,成倍地提前透支的结果自然是在精力上、脸色上好看了很多,即使是诊脉也发觉不了真实情况。蔺晨是不一样的,他自身的医术高明不说,还是知道真实情况的,对于脉象的把握很是有一套,而且出了冰续丹的事情,他变得格外严厉和沉默了,每天也不捉弄飞流了,就像他当初所说的那样一样,做梅长苏的一个亲兵,几乎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
  但凡武将都是情商欠费的,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蔺晨的紧张和担忧。对于梅长苏不同于往常的苍白也只是认为病好了,或者是蔺晨医术高明给调养好了,并不会想到现在的好是以后不好的开端。也许是人潜意识里的一种回避,只能也只愿意去看想要看的,对于不愿意见到的事情不是忽略就是扭曲成自己想要的,算是一种保护机制吧。
  然后现在的局面就是需要梅长苏的人发现不了他的不适,还把他当作健康活泼的林殊一样信任着依赖着,而不需要他的只有蔺晨,却只有他整天担忧着。
  操心也没有办法,梅长苏要是能听进去他的话的人,别说不会到战场了,兴许连金陵都不会去的,安安稳稳地呆在廊州和琅琊山多好。为今之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他补身体,大把大把的珍贵药材像是不要钱的白开水一样一天五顿的喝。尽人事听天命吧。
  再查典籍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多年下来蔺晨早已把琅琊阁里相关的书都翻烂了也得不出什么好结果,只能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猜想走一步看一步了,再怎么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
  冰续丹本身是解药的同时也是□□,不过当初在做的时候考虑到长苏身体过于羸弱有可能压不住药性,所以毒性减去了好几分,相对于其它的而言可以忽略不计。而补药的作用鸠是增加身体自身的能量,与药性相融合,使得它少消耗一些生命力。简单来说吧,激发的潜能所需要的能量是一定的,不从外界获得就从身体内部汲取,用外界的代替内部的就能延长期限,在多出来的时间
  里兴许还会有什么转折出现。希望渺茫也好过没有的强。
  蔺晨在炼制冰续丹之前已经飞鸽传信于他的父亲,也就是琅琊阁的老阁主,告诉他尽一切努力找到克制冰续丹药性的法子。那时候还不知道会有这场战争,但依据蔺晨的直觉,这药总会有用到的一天,早做准备的为好。事实上果然如此,让他猜对了,想放下一切远离庙堂回到江湖就那么难吗?老阁主常年在外飘荡,一来是性情使然寄情与山水,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找到至于梅长苏的方法。
  转眼间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期间大渝和大梁的战役虽是频繁,但成果却不显著,大梁占据微弱的优势,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要不然就马上会被对方乘胜追击扳回来。
  这样的局势也在梅长苏的预料当中,大梁人多却长途劳顿,都是一些外来的兵马,对北境的冰天雪地很难适应;大渝占据地利,却人数上处于下风,要不是单兵素质过硬,早就被打回老家了。
  三月之限眼看就要到期了,不知是冰续丹还是补药真的有效果,反正梅长苏是基本没有再犯过病。只是偶尔会咳嗽一下,无论是风寒还是吐血都没有出现。蔺晨每天不允许他外出,更不要说是去战场上实地考察了。蔺晨也学会了赖皮,硬的不行来软的,实在不行来横的,往军帐门口一站,双臂大张挡住门口,“你去吧,只要能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就去吧。”梅长苏自知亏欠蔺晨许多,也不与他争辩,由着他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