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肖申克的救赎)我做狱警的那些年+番外 作者:D14

字体:[ ]

 
 
书名:(肖申克的救赎)我做狱警的那些年
作者:D14
 
狱警vs囚犯
穿越vs本土
 
艾瑞克:我是艾瑞克·琼斯,虽然你可能记不清我的名字,但是我是主角。
安迪:我也是主角。
托米:我有一个女儿,她很可爱。
 
小资料:
电影安迪的扮演者蒂姆·罗宾斯身高190,入狱时28岁,19年后逃出,脱逃的导火线是托米的死亡。
艾瑞克在安迪入狱前已经工作了五年,托米假死后安迪并未出逃,此间艾瑞克参加了研讨会。
安迪脱逃后艾瑞克在芝华塔尼奥等了一百六十九天,之后上了两所大学。
那么问题来了,安迪如果现在和艾瑞克相见,那么他现在的年纪究竟有多大?
(此问题将给所有人致命一击)
 
内容标签:英美剧 西方名著 西方罗曼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肖申克的救赎,电影,同人
 
 
 
☆、chapter 1
 
?  我一直认为我只是一个倒霉鬼,不幸从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初的大天|朝穿越到了二十世纪前中期的美利坚,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也没有我心爱的psp,甚至连身份也从一个人模狗样的大学狗变成了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美国佬,干的还是个反人类狱警的活儿。
  不过至少我平白得了一身不用锻炼的腱子肉,甚至还有机会看到活着的詹姆士·史都华因为《费城故事》拿到了他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要知道这个演员可是我父亲的男神之一,仅次于那个演黑帮教父的马龙·白兰度。
  哦对,马龙·白兰度现在还没出生呢。
  我工作的这个监狱的名字叫做肖申克,关着的大多是些终身监|禁的凶神恶煞之徒,十个里面有八个手上沾过人命,不过性别都是清一色带把儿的。
  监狱里的囚犯不是死气沉沉就是被逼成了变态,长得好看的新人总是避免不了被几个特殊爱好者盯上开|苞,而监狱里的狱警则是变态中的最高级,每个月弄死那么几个囚犯跟喝水一样正常。
  是的,他们都是变态,而我,我觉得我可能是个神经病,比变态还要高出一个精神层面。
  大环境逼着人堕落,而我十几年来思想道德教育树立的三观又让我没办法心安理得变成个人渣。
  真是痛苦不堪。
  来到这儿,我虽然学会了抽烟喝酒,不过没有上瘾——我想当个正常的神经病就必须找些途径发泄下工作带来的沉重压力,在肖申克里工作的气氛总让人感觉压抑到喘不动气来。
  哦,你问为什么不换个工作,这是个好问题,要知道美国才结束了它的又一次经济危机,在这种人心惶惶的大萧条时代,有份儿工作就不错了。
  况且这份工作收入不低,尤其是做狱警还能有点黑色收入——给囚犯们捎点烟和酒什么的,天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弄到的钱,要知道监狱付给囚犯的工资可是少的没法看。
  当然其他东西也带,不过我不带□□,虽然那东西我能拿的钱更多。
  不过我的确想攒钱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来到这个操蛋的世界五年,在肖申克也干了五年,自认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偶尔也会动一下我那生锈落灰的恻隐之心。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安迪,姓杜佛兰,入狱前是个银行家,罪名是被指控杀了他妻子和妻子的情人。
  
  我一直觉得妻子出轨还出的这么理直气壮,这个绿帽子也真是绿成了一片草原,至于罪名和清白,在肖申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无暇像个耶稣圣子。
  安迪有一头栗色的短发,体型瘦长,长得也不赖,看起来冷静又自持,还有点骄傲的孤僻,一副上层精英模样,监狱里的那些人很多都好他这一口,尤其是姐妹帮(也可以说是三相助,但我习惯叫他们姐妹帮)。
  监狱里因为强烈欲望成为临时同性恋的人不在少数,不过姐妹帮的人则是沉溺于用暴力逼迫那些长得不错的弱小新人,尤其是姐妹帮的头目格斯·戴蒙,一开始就盯上了倒霉鬼安迪。
  虽然这个世界一直是个看脸的世界,但有时候也会是个祸事,至少对于初到肖申克的安迪·杜佛兰来说是这样,不得不说我一直是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着这个和羊羔一样的男人的,虽然他比我年纪大懂的也比我多得多,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武力值太低了,在肖申克这个鬼地方连自保都不够。
  姐妹帮的第一次试探是在澡堂,格斯·戴蒙被打出了血,我作为一个看完了戏的狱警拎着警棍制止了暴|乱,安迪·杜佛兰也狼狈不堪,眼里冒着火,死死盯着那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戴蒙。
  不得不说这样子的银行家真迷人,尤其还是光着身子的,我一个没忍住对着他吹了个口哨。
  然后他眼里的怒火就有一半留给了我。
  说实话我的口哨吹的还不错。
  大家伙儿都错误估计了这个小羊羔的实力,不过这只是姐妹帮的一次失误,甚至不用想我都知道第二次肯定安迪·杜佛兰要栽。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小羊羔还是没有逃脱四只大灰狼的追捕,虽然他反应很快也足够聪明,但这里毕竟是肖申克监狱而不是安徒生童话,那天安迪·杜佛兰被按在洗衣房的机器上,一把螺丝刀对准了他的太阳穴,如果不出意外未来至少会有两到三天行动不便。
  可惜意外就是我,我觉得我就是从恶龙嘴里救下来公主的王子。
  我没那么好心,实在是安迪·杜佛兰的那双眼睛太迷人。
  做狱警的多少都会两招,再加上警棍加持,姐妹帮的人很快就连滚带爬跑走了,洗衣房里很快就剩下我和小绵羊。
  衣冠楚楚的我,以及衣不蔽体的安迪。
  天知道他那幅样子有多迷人,我发誓我不是个基佬,但是我真真正正对着他吞了个口水。
  他翻身想跑,然后被我眼疾手快一个警棍压回原处。
  我的警棍压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小绵羊又在瞪我。
  然后我在他的瞪视下开始脱我自己的裤子。
  我拿我上辈子和这辈子我来之后的处男之身发誓——
  我想上他。
  然而没有套,没有润滑剂,小绵羊的后面太紧,我怕疼。
  好吧我的那部分遵纪守法的良知又冒出头来了。
  然后我就这么提着枪瞪着他,他就这么被我压在警棍下瞪着我。
  我们俩互瞪了将近十分钟,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最后我眨眨眼睛,眼睛酸的要死,好吧游戏我输了。
  可是下面还是没有软下来的趋势,于是我开始回想我看的那些动作电影,然后发现自己很遗憾没有接触过G开头的要怎么做。
  可能......和A开头的差不多?
  我于是开口:“听着伙计,如果我现在把我的兄弟放到你嘴里你会怎么办?”
  他面色阴沉:“我发誓我会咬断它。”
  真是麻烦的家伙。
  我只好依照着那些早忘的差不多的毛片开始亲吻他,说实话,来到这边这么久我的初吻竟然是献给了一个男人——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咬我一口。
  小绵羊很爱干净,身上也没什么味道,这让我很高兴,我忍受不了这边女人的浓重体味和劣质香水的味道,总会让我接二连三的打喷嚏。
  他让我想起了我暗恋的那个校花,穿着白裙子站在树下微笑的样子。
  我抬头看向安迪,发现他也在看我,眼里面都是诧异。
  有什么好诧异的,我就是生疏怎么样,我处男我骄傲。
  然后我迅速愤怒了——
  卧槽他凭什么比我长两公分!
  不一会儿更愤怒的来了——
  居然还比我持久!
  我晃了晃酸的和断了一样的手,然后抬起头恶狠狠看着他,然后我发现他在笑。
  妈蛋有什么好笑的!
  被压在身下的又不是我!
  我把警棍往下压了压,小绵羊开始咳嗽,然后我飞快地拎着警棍跑了。?
 
☆、chapter 2
 
?  这些日子我一直躲着安迪走,一个囚犯不容易躲开狱警,但是一个狱警想不被囚犯发现还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儿,当然我闲着没事儿也会监视一下偶尔蠢蠢欲动的姐妹帮——
  要知道安迪可是我以后要下手的对象,被这群人玩儿坏了怎么办!
  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纪,我可不想得什么奇怪的病!
  但是看来安迪·杜佛兰还是有点本事,一直试图霸王硬上弓的格斯·戴蒙在某天夜里的自己的囚室里被狠狠揍了一顿,断了几根肋骨,彻底变成了一个“衰妹妹”,更别说还有什么能力去找安迪·杜佛兰的麻烦了。
  那时候没有监控,没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只知道第二天早上格斯·戴蒙没办法从他的牢房里爬出来放风。1948年那时候每层囚犯室都有自己的看守,贿赂一个看守就可以很容易的让随便什么人——也许两到三个人甚至更多——进入到戴蒙的囚室。
  当然这样的活要花费很多钱。当然不是外面的价格,监狱里的钱很值钱,在这里你有一块钱相当于外面的二十块。我想干掉格斯这件事要化费某人15美元给狱警,每个动手的家伙给两美元。
  作出这个事儿的某人不出意外应该是安迪·杜佛兰,虽然没有人能证明和他有关,但是我就是知道。
  只是我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多钱,明明每个囚犯进来的时候都被仔仔细细检查过一遍。
  姐妹帮不止戴蒙一个人,安迪·杜佛兰依旧与其他人在不停抗争,要知道他没办法出钱把每个人都揍一顿——那么多囚犯受伤,狱警们也会收到处罚的。
  于是我不得不开始在监狱里四处走动,然后在他们打架分出胜负之后给所有人关个禁闭,俗称单人小黑屋。
  有时候我也会趁机吃个豆腐,然后在他看过来的时候理直气壮瞪回去——
  救他那么多次,没把他就地正法就不错了,吃个豆腐怎么了!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能看见安迪对我笑。
  嘿,哥们儿,你这么鼻青脸肿的很吓人好么!
  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是故意的。
  安迪·杜佛兰回了我一个无辜的笑容。
  如果说监狱里谁最喜欢关小黑屋,那绝对是安迪·杜佛兰没跑,要知道他的第五间单人牢房比个棺材也大不了多少(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而且他也喜欢一个人呆着。
  安迪·杜佛兰最重的一次受伤是直接被送进了医院然后才关的禁闭,我知道这件事儿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禁闭了。
  那天我晚上琢磨了一下,捣鼓捣鼓煲了个排骨汤带了过去。
  因为我记得上辈子一哥们踢球被弄进了医院,他女朋友成天给他煲汤来着。
  可能小绵羊一个感动就愿意屈服于我了呢。
  虽然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随着时间推移,也许是姐妹帮的人对安迪·杜佛兰失去了兴趣,也许是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总之到了1950年,那帮人几乎不再去骚扰他了。
  但是安迪·杜佛兰他开始来骚扰我了,自从一起撸了那么两三发之后。
  是的,你没有听错,不止那么一次,之后几乎每次英雄救美之后,英雄都会强制性非礼一下美人儿。左右是打不过我也逃不掉,到后来他甚至连象征性的挣扎也没有了。
  我的撸管水准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安迪·杜佛兰从瑞德那里弄来了一把凿子,还没有一本书大,当时没有人把它放在眼里,甚至连安迪自己也不清楚这把凿子会改变他的一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